阅读:203回复:0

晚清被随意丢掉的国土,被这个瘦弱书生拼死夺回,100年后的今天,却无人知道他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5-31 21:39

01

二品大员成琦就是一位奇官,奇到了毫无底线的境界。

1860年冬天,乘着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危,沙俄装扮成调停人,推推搡搡逼迫清政府签署了《中俄北京条约》,

像切西瓜一样切走了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相当于今天黑龙江全省的面积,并且还利用条约的模糊性,给下一步蚕食打下了伏笔。

珲春原来出门就是日本海,现在却失去了出海口,吉林由沿海地区,一下子变成了看得见海的内陆省;

本来中俄在珲春图们江一带并不接壤,现在却有了共同疆界。

清廷深知,同强盗做邻居,剩下的家当也不保险,因此加紧谈判,好不容易与俄方达成了脆弱的协议:第二年夏天双方勘界立碑。

中方勘界代表团团长是户部仓场侍郎---成琦,朝廷之所以选中他,一是仓场侍郎专门负责中央粮库工作,管着北新仓、海运仓等13仓,办事比较仔细,对数字也敏感。

二是因为中央粮库的客户只有皇室一家,其负责人政治上绝对可靠。清廷没有看到仓场管理人员的另一面。

在清代,仓场和内务府分掌皇室钱粮,是最有油水的两个机构,干部地位高、权力大、来钱快,吃喝玩乐样样在行,工作上扶个油瓶都怕累着。

果然,成琦既不专业又不可靠,还怕吃苦。

成琦到达现场后,嫌边境地区路不好走,根本不实地勘察,整天躲在宿舍喝酒泡妞抽大烟。

手下给他准备了地图,他看不懂,也不问,干脆扔到一边。而俄国人却一刻也没闲着,情况早已了如指掌。

勘界谈判时,俄国人拿出私制的地图,指哪里、说什么,成琦只管连连点头。

俄国人摸清了成琦的底细,开始坑他。签约之前,俄国勘界负责人说,这是两国大事,咱俩实地走一遍为宜。

半天下来,成琦已经累得不行,加上烟瘾发作涕泗横流,早早就回去了。

第二天,成琦死活不愿意再受这个洋罪,俄国人乘机拿出单方面准备的协议文本,成琦看都没看就签了字。

埋设界碑之前,俄方代表又提出,这是两国大事,咱俩到各点搞搞仪式,以示郑重。成琦面有难色,这得跑多少路啊,这不得累死我呀?

对方顺势说:当然,国际上还有一个变通办法,既然两国友好,双方领导可以不出面,派基层干部具体办就行了。

成琦赶紧说这样好,这样效率高!马上指示手下的小干部,跟俄方人员一起去立碑。

俄方的界碑是石头做的,非常沉重,成琦做的是木牌牌,轻飘飘的。尽管如此,俄国人几圈下来没嫌累,成琦的手下却瘫在地上不动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人平时做惯了大爷,何况烟瘾又来了。

这时俄国人及时伸出了友谊之手,对中方办事人员说:这点小事我们顺带一块办了,你们回去休息吧,谁跟谁呀。

这边一听,连说“好好好”,一溜烟往回跑。结果,中方一共8根界桩,俄国人帮着立了6根,每根都向中方境内拼命偏移。

最要命的是,最具战略意义的编号为“乌”字的一根,本应距日本海仅一箭之地,后来死活找不着!俄国地盘扩大了不说,中国离大海更远了……

02

与成琦恰恰相反,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其职责相当于今天的监察部副部长)吴大澂,却是一位奇异卓绝的民族英雄,其成就直到今天也令人难以置信。可惜我们如此健忘,几乎记不起他的名字。

1886年,在成琦草草了事的勘界工程25年后,吴大澂过来检查边防工作。这个瘦弱的苏州人一天也不肯歇,踏遍了边境的每一寸土地,入夜秉烛疾书,给光绪皇帝打了一份充满民族义愤和责任意识的报告:

图们江出海口看不到乌字牌影子,土字牌距海达44公里,远远大于议定距离;

由于风吹雪打和俄方肆意挪动,我方木质界桩早就毁损不堪,俄国的界碑则被当地群众称作“马驮界碑”,不知向中国境内流动了多少回;

从珲春河到图们江500多里,竟然一根界桩也没有,黑顶子山一带早已变成俄国兵营,中国一只兔子也进不去。

如此下去,整个东北不保,北京将成为前线!

朝廷的意思是死马当活马医,成琦之流兴奋地等着看笑话,朋友和同志则捏着一把汗。而吴大澂,早已横下了一条心,决计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战场上做不到的事,谈判桌上能做到吗?在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不占的困境中,吴大澂困兽犹斗,他的大智大勇发挥得淋漓尽致,给他苦难深重的祖国长了一回脸!

首先是据理力争,要求重立土字碑。俄方强词夺理,说海潮涨到哪里哪里就是大海,现在这个位置就合适。吴大澂驳斥道,全世界都知道江口就是海口!

按照你们的道理,哪天海水倒灌到长白山,那长白山也是俄国的?由于依据的是正式条约,俄方又讲不出新鲜道理,很不情愿地让了步。

位于吉林省珲春防川中俄边界土字碑

于是,土字碑大步向外推进,一块宽600米、总面积10平方公里的土地重回祖国,使中国距离日本海只有15公里,大海清晰可见。

接着,吴大澂提议中俄两国共享图们江出海权。

俄国人非常吃惊:这位中国代表与他的北京同僚不同,竟然具备了现代海权意识,于是极为敏感地断然拒绝。吴大澂不依不饶不放手,最终达成了这样的妥协:出海权虽不能共享,但中国船只可以借道出海,俄国不得阻止。

从此,中国在法理上有权顺江而下,只要一杯茶的功夫就能驶入日本海。从这里到日本的新潟港只有400多公里,比从大连出发要近600公里。

考虑到东北亚复杂的地缘政治现实,获得了图们江的实际出海权,其战略意义无论如何估价都不为过,可谓功在千秋。

在19世纪的中国能具有如此远大的目光,吴大澂实在不同凡响!

值得一提的是,128年后,中俄两国在上海亚信会议期间,签署了共建共享扎鲁比诺海港的协议。海港离中国珲春只有18公里,建成后将是东北亚最大的港口,也是中国与欧亚之间新的海上丝绸之路。

这个协议的前提条件正是吴大澂当年给我们预留的。

最让俄国人瞠目的是,吴大澂竟然得寸进尺,索要黑顶子山地区。把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沙俄历史上真没有这样的习惯。

但吴大澂故意先说要滨海土地,等于要出海口,俄国人火冒三丈,激烈的争执客观上导致谈判得以延续。

就在锯子拉得最艰难的时候,夜里俄国人把海参崴港军舰上的氙气大灯一起打开,炫耀武力,警告中国见好就收。

可惜吴大澂不是成琦,他早有安排。整支北洋舰队及时赶来进行友好访问,吴大澂热情地把俄方请上定远舰参观。入夜,吴大澂突然命令舰队打开所有电灯,比俄舰的氙气灯不知耀眼多少倍,照得海参崴彻夜不眠。

俾斯麦的名言“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俄国人最有体会。虽然在8年后的甲午海战中,这支舰队不幸全军覆灭,但此时却稳踞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其中定远号还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军舰。

俄国人叹口气,恋恋不舍地将黑顶子山地区完璧归赵,这就是今天珲春的敬信镇。

仅从土地面积上看,吴大澂为国家争得的总共不过百十平方公里,似乎并不起眼。

然而,自鸦片战争以来,清政府与外国的每一次谈判,无不以割地赔款告终,从谈判桌上拿回土地、争得权利这还是第一回,直到清朝灭亡都是唯一的一次。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贪官懒官,但这艘老旧大船还能够往前走,吴大澂这样的民族脊梁是重要的支撑。

在那国家任人宰割的破败年代,中华民族竟站出过吴大澂这样的优秀儿子,怎不令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盈:谁说中国无人!

03

今天我们来到图们江畔,膜拜吴大澂面朝大海的高大石像,心中自然产生一个疑问:同样的高级官员,成琦为什么会丢弃国家核心利益、遗臭万年?吴大澂为什么能虎口夺食、名垂青史?

第一次视察东北边务,吴大澂就向中央提出开放东北全境、准许内地移民的建议,这是冒着极大政治风险的:东北是清朝的“龙兴之地”和战略后方,封闭东北是其基本国策。

但吴大澂看得清楚,东北之所以不断被外人蚕食,就是因为人烟稀少。只有人口增加了,资源开发利用了,东北才可能稳固。倘若东北出了问题,全民族都没了退路,哪还有爱新觉罗一家的私利!

开禁政策实施没几年,吴大澂再次来到这里,看到路边有一群可爱的孩子在捉迷藏——原来边疆已是人丁兴旺,一片祥和!

这位诗人政治家禁不住热泪盈眶,诗兴大发,细腻描绘了内心的欣喜和豪迈。

在与虎谋皮过程中,吴大澂一有空就反复书写“龙”、“虎”两个大字,爱国激情力透纸背,其手书龙虎碑至今还屹立在那块失而复得的土地上。

他每天写日记,抒发必争必死必胜的决心,留下了《皇华纪程》这部洋溢着强烈爱国主义激情的珍贵史料。

在顺利结束对俄维*权谈判后,吴大澂一鼓作气,更换了成琦的所有破烂牌牌,加上补立的,总共36块厚重石碑巍然矗立。

此外,更有一尊金光闪闪的铸铜界碑,高达4米多,直径1米多,镌刻着他自撰自书的铮铮誓言:疆域有表国有维,此柱可立不可移!

就这样,文弱的吴大澂挟着壮烈的民族精神、炽烈的爱国情怀,在虎背熊腰的欧洲人面前,顶天立地,凛然不可侵犯!

显然,对国家、民族和人民最真挚最浓郁的爱,正是吴大澂建立奇功的原动力,也是他与成琦大相径庭的内在根源。

有了这份大爱,就有了忠诚和信用,就有了利计天下的浩然正气和无尽的聪明才智,就会有所作为、甚至大有作为。以升官发财为人生目标的人,孜孜以求的只是个人和家庭的私利,贪懒散奢、失信背叛是其本能选择,自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来自网易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