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68回复:2

祖父是中*共创始人,父亲是人民“青天”,他却“贪污腐化”被举报......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5-16 15:47

他的祖父,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

一生为国为民,两袖清风,

他的父亲,主政一方,

曾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廉洁奉公,被誉为“人民青天”,

而他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

可却屡遭多次检举,

被揭发利用职务之便,

并倚仗祖父、父亲之势,

涉嫌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他的“贪赃枉法”惊动了中纪委

明察暗访后,

中纪委揭开了他背后真实的故事......

他,就是李宏塔

1949年5月,

他出生于北京一个根正苗红的高干家庭,

祖父是赫赫有名的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

父亲是北京市第二副书记李葆华

母亲田映萱是长辛店车辆厂党委,

如此名门之后,

可他的生活却既不温馨也不优渥。

那时父亲正为新中国的成立,

忙的不可开交,

母亲则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

他出生才19天,

就被送进了一家市民托儿所,

直到6岁才被父母接回家。

可刚结束了孤独无依的生活,

迎来的却是粗茶淡饭的日子。

1960年,

父亲李葆华调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

当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

家里生活十分清苦,

饭桌上根本看不到荤菜,

父亲常说:“当人民群众温饱难济之时,

干部绝不允许搞特殊化,

生活中有许多东西在变化,

但有一样东西永远不能变,

那就是共产党的宗旨,

这一点如果改变了,那就不是共产党了。”

(李葆华)

一天,

有人送来几袋当时还很稀罕的新疆葡萄干,

他年纪小不懂事,拆开一包就吃,

父亲回来发现后,第一次狠狠的批评他:

要记住,我只有一个权利,

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动不动收礼物,这就不是共产党人干的事!”

父亲随后把葡萄干退回,

他吃掉的那包,也折成现金一同退款。

无论职位升到多高,

父亲外出始终轻车简从,

还心系民众,经常深入基层调查,

那时文*革刚结束,父亲顶住压力,

为4000多名被错划的右派平反,

这在全国都是敢为人先的举动,

因此那时大家都叫他“李青天”。

父亲经常给他讲祖父李大钊舍己为人的故事,

为创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

祖父从自己120元的薪水中,

拿出80元作为经费,

还向穷学生仗义疏财,

每到发工资时就会领回来一把欠条,

导致家中儿女交不起学费,

冬天买不起煤球,冷如冰窖,

1927年4月28日被军阀杀害时,

所剩遗产仅1块大洋。

1965年,16岁的他中学毕业后,

积极响应祖国号召报名参军,

告别父母那天,父亲语重心长地说:

“要准备吃大苦,不能吃苦,就不能成人!”

他牢记父亲的教诲,到部队后主动要求,

分配到贫瘠落后的江苏河口农场,

当了一名农垦兵,

他犁田、播种、插秧、除草、沤田,

样样都干,不怕苦不嫌累,

艰苦磨练下,身高体瘦的他,

竟能挑起100多公斤的重担。

他还是部队活动中的急先锋,

射击打靶、游泳比赛,样样第一,

多次被评为“劳动能手、

射击神枪手、万米游泳能手”。

1969年他从部队退伍后,

和所有人一样被分配,

他去了合肥化工厂当上了一名普通工人,

当时化工厂技术条件落后,

有害气体腐蚀性很强,

可面对这样极具危险性的工作,

他非但毫无怨言,

工作第一天就积极参加操作直到深夜,

班长夸他:“第一天就动起手来,真不错。”

积极肯干的他很快成了厂里骨干,

在班长介绍下,他也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3年10月,厂里推荐他上合肥工业大学,

大学毕业后他仍选择回原单位,

还是作为一名普通的技术员,

而当时身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父亲,

从未开口为他要过一个官职。

五年后,工作成绩十分突出的他,

通过差额选举的方式,

被选为团市委副书记,

1983年10月,才34岁的他,

就当上了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

他从政期间,

从基层干部做到副厅级领导,

凭的全是自己的勤奋努力和踏实肯干!

而未来的路,

他却毅然决然选了最难走的那条!

38岁时工作调动,

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安徽省民政厅

中国那么多部门、单位,

“民”字打头的就两个,

一个是“民航”,一个就是“民政”,

而民政工作是为最困苦的群众服务,

全安徽省有170万优抚对象,

64万退役士兵,

3400名军队离退休干部,

6031名红军失散人员,

48000农村五保户

5000多城市“三无”对象,

有“低保”户90万,有残疾人500万

有流浪乞讨救助对象15000多人……

这些数字几乎涵盖全省弱势群体

这其中要展开的工作千头万绪,

任务艰巨复杂,实属难中至难,

干好了,看不到摸不着,

干错了,人命关天,

那么多清闲又优厚的工作等着他,

可他偏偏就看中这一个:

“我就是想找一个干实事的部门去工作,

民政尤其实在,是直接给老百姓办事。”

1987年他毅然来到安徽省民政厅,

一干就是18年,

许多人为他迟迟得不到升迁而“打抱不平”,

可他对此却泰然处之:“我能力有限,

升与不升都没有什么,

只要能够为百姓工作就心满意足了。”

而他在省委任何一位领导面前,

都从没提起自己的职务问题。

可如此一心为民的他,

却在2005年,一封封检举他:

“利用担任安徽省民政厅厅长职务之便,

倚仗其祖父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

其父是安徽省原第一书记、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李葆华之势,

涉嫌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

一系列重大经济问题......”的信件,

摆在了中纪委的案头,

中纪委震怒:“马上进行调查!

经主要负责人批示,

未与安徽省有关部门打招呼,

便派出调查组直接赴安徽进行调查。

可中纪委明察暗访一个月后,

他20年来的工作情况、

他“贪赃枉法”的秘密,

令中纪委都大吃一惊!

举报中说他开着“豪车”,

可他却是骑了一辈子的自行车上下班!

在安徽,就连交警都知道,

他这个民政厅厅长,

总是一身便服骑着自行车满街跑,

厅里几次要安排小汽车接送,

他笑着说:“我还是骑自行车方便。”

有人曾提醒他:“你这一搞,

老百姓肯定是拍手叫好的。

可厅里的副职怎么办?别的厅局怎么办?”

他哈哈一笑:“按规定办,该坐就坐,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骑车是锻炼身体,

我习惯了,改不掉。”

他说的的确是大实话。:

50年代初,父亲李葆华担任水利部党组书记时,

当时的高干子弟都在学校寄宿,

但他家因人口多,经济状况不宽裕,

为了减轻负担,

他都是从家里挤公共汽车去上学的。

当时他年纪小,

常常因为挤不上公共汽车,

走去学校而迟到。

老师为此家访时跟李葆华夫妇说起了这件事,

他们很重视,就请秘书到旧货市场,

买了一辆旧自行车让儿子李宏塔上学骑。

他上学时是骑自行车,

退伍后到合肥化工厂当工人,

再到任共青团合肥市委副书记、书记,

安徽省民政厅副厅长、厅长至今,

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怎么能不成习惯啊?

他的爱人说:担任领导工作20多年,

他骑坏了4辆自行车,

穿坏了5件雨衣、7双胶鞋。

真的是“我行我素”20多年如一日,

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骑车上下班。

有一天,厅里一位同志看到他步行上班,

便问他:“你怎么不骑车呀?”

他无奈地说:“车子放在楼下被偷走了。”

后来年纪大了,他将自行车换成电动车,

自己还笑称说是“与时俱进”。

举报中所谓的他的“豪宅”,

是一个不足60平米的小房子!

现在谁会相信,一个厅级干部,

住的宿舍只有55平方米?

没有装修,也没有什么家具,

更没有现代化的电气设备。

记者来他家采访,只见门厅不足8平方,

长方餐桌用手一撑便有些摇晃,

一台老式吊扇在头顶慢条斯理转动,

开裂脱漆的床、衣柜

都是20多年前结婚时买的,

可他依然舍不得丢弃,

还乐呵呵地说:“那都是正经木板做的。”

客厅被组合柜、书柜挤得满满当当,

一组三人沙发因地方太小而被分开放置,

他风趣地说:“这样正合适,

谈话可以面对面了。”

记者说:“您这20寸的电视也太小了。”

他幽默地解释:

“我就喜欢小电视,清晰度好。”

而事实上1-9-8-9年和1994年,

他两次直接主管负责,

民政厅机关建房和分房工作。

无论什么甄选标准,

他都是有十分理由分到一套的,

至少也可以调到面积大一点的。

但是,两次都落空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直接负责分房,

知道很多同志住房困难,

有的三代挤在一起,

有的年轻人领了结婚证仍然分居……

比了又比,想了又想,

他果断将自己名字从分房名单中划去。

1998年最后一次福利房分配,

别的同志都为他着急,提醒他:

“这是‘末班车’了。”

可他还是不当一回事,

笑说:“末班车上人多,我怕挤。”

同志叹气道:

“哎,你怕“末班车”挤,就不怕住得挤。 ”

举报中所谓他挪用“公款吃喝”,

吃的就是街边小店几块钱一碗的面条

他住不讲究,吃更不讲究,

每次下乡考察到了吃饭时间,

就往路边小饭店随便一坐,

两个馒头,一碗手擀面条,再来两盘素菜,

就是他一顿丰盛的午饭。

在官场上他经常十分心痛地说:

“讲好是‘四菜一汤’,

端上来的却是‘四盆一缸’,

哪里能吃得完,一大半都倒掉了.....”

不但浪费粮食,更浪费时间。

是啊!这样节俭的生活也是他习惯了的。

祖父李大钊衣食节俭,

经常是大饼就大葱就是一顿。

父亲李葆华家中的简朴,

更让人难以置信,

房子是70年代的老房,

没什么家具,仅有的沙发坐下就是一个坑。

2000年中央有关部门要为他调房,

他说:“我住惯了,

年纪也大了,不用调了。”

这样简朴的家风,让李宏塔的清贫,

再自然不过,毫无“作秀”之嫌。

“革命传统代代传,坚持宗旨为人民。”

这是他自撰的一副对联,也是他的座右铭。

没有豪宅豪车,没有公款吃喝,

这就是真正廉洁奉公的名门之后!

他的家风同样赋予了他,

“一要干事,二要干净”的为官之道。

2003年夏天,安微省境内发生水灾,

省民政厅保存的救灾记录里,

曾有一段这样的记载:

7月3日凌晨1时,

蒙洼蓄洪区王家坝水位达到29.39米,

根据国家防总命令,开闸蓄洪,

李宏塔厅长,

紧急飞往北京民政部报告救灾方案,

又马上往回赶,

20:40分下了飞机连家也没回,

吃了一碗方便面便冒雨奔赴重灾区,

阜南县蒙洼蓄洪区指挥转移灾民;

4日,

赶赴姜家湖蓄洪区指挥转移灾民;

5日,

陪同回*良*玉副总理前往阜阳市视察灾情;

6日,

到淮南市大通区、凤台县灾区布置救灾工作;

7日,

到滁州市来安县、明光市布置救灾工作;

8日,

到蚌埠市布置救灾工作;

9日,

到毫州市利辛县、蒙城县布置救灾工作;

10日、11日,

陪同温家宝总理视察蚌埠、阜阳两市灾区

……

直到7月22日这天,

他没有一天停过脚步,没有一夜睡过觉,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渴了喝几口矿泉水,饿了啃几口干粮,

两条腿肿胀不堪,嗓子说得沙哑.....

这就是别人都不愿干的最辛苦的民政工作,

可他却说:“我们多一点辛苦,

群众就会减少几分痛苦。”

20多天跑下来他确实累得不行了,

很多人看了都心疼,劝他睡一会。

可7月23日一大早,他又急冲冲地奔向灾区,

赶到颍上县王岗镇金岗村察看灾情。

中午时分,他走进灾民住的帐篷和庵棚,

顿感热浪滚滚,暑气灼人,

他叫随行人员用温度计进行测试,

草搭的庵棚里是45℃,帐蓬里是50℃,

用蛇皮袋搭的庵棚里,温度竟高达55℃,

他急得直跺脚:“这怎么待的住人?!”

他马上联系县长,

建议党政机关腾出办公室,

对灾民进行第二次安置,

无话可说的县长马上动员腾出机关办公室,

一次性妥善安置了5万多灾民。

忙了一早上,当天快到吃午饭的时间,

他又说:要去看看灾民都吃的什么?

当他看到一个老大娘正在庵棚做饭,

他揭开锅盖,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他顿时皱眉,

从锅里夹起几颗米粒咀嚼,

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救灾办主任薛昆明也尝了一口,

肯定地说:“米霉了。”

他问老大娘:“您什么时候领的救济粮?”

老大娘说才领回来两天,

于是他马上用塑料袋装了约半斤米,

放进自己的公文包,

之后便是彻底的清查......

他担任领导工作20多年,

安徽大大小小的村庄都留下过他的脚印,

日晒雨淋的他,不过半百年纪,

头发却已全部花白。

一位老干部深情地说:“从宏塔身上,

我们看到了革命先驱李大钊先生的革命家风,

看到了革命后代的精神风采。”

在他的嘴边常说的就是三句话:

视孤寡老人为父母,

视民政对象为亲人,

视孤残儿童为子女。

2004年,安徽农业税改革

“方案”规定,由群众筹助供养五保户,

而这完全是画饼充饥,

在安庆市宣店村有位双目失明的五保户,

每年由群众筹助的粮食仅值350元,

远不及当地农民的人均收入的五分之一

(1748元),

这样的话,五保户根本无法生存,

情急之下,他找到省长许仲林,

大声疾呼:

“我的48000户五保户怎么办?

死了人拿谁是问?!”

许仲林听完他的汇报,

叫他尽快写一份书面报告,

于是,他夜以继日写好了

《关于农村五保户生活问题的紧急请示》。

在《请示》中他通过大量的实例,

严肃地提出:“如此下去,

五保户极有可能出现生活无着,

要饭和大批上*访现象。

万一出现非正常死亡,应该追查谁的责任?”

这引起了升级领导的重视,

后经有关部门研究,决定实行,

农村五保户每人补助400元的政策。

不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

也对安徽的做法签发意见,

民政部将安徽的经验批转全国各地参照执行。

就这样,一个差一点就被遗忘在角落的五保户群体,

因为他重新挺直了脊梁。

在他面前,

没有任何民政工作可以掺杂水分,

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他都在乡下奔波,

每次都轻车简从,步行进村入户,

检查救济粮的发放情况,

要出存折核对抚恤金有没有到位,

从百姓家里出来,他再到县市听汇报,

如此一来,

很多同志都熟悉他的“反方向工作法”,

在他面前汇报,不敢有半句谎言。

而他的办公室,

也是省协办公楼最简陋的,

只有几个大书柜,一排旧沙发,

一个脱漆的茶几,来他办公室喝茶,

很多同事都自带茶叶,原因无他,

他给的茶叶实在太“劣质”了。

2005年2月19日父亲李葆华去世,

有记者问:你父亲给你们留下了多少遗产?

他说:我们不需要什么遗产,

李大钊的子孙有精神遗产就够了。

的确如此,2008年他从民政厅退休,

举报人说他拥有“巨额财产”,

而财产公示,

他的存款都没有超过1万块,

可就算工资也应该有一些啊,

他的钱都到哪去了?

民政厅里的同事们人人心中有数,

在每年“送温暖”、“献爱心”的名单中,

他的名字都是排在最前面。

还有,他因民政工作经常走访农村,

看到了五保户家的房子漏雨,

“低保户”家过年包饺子没钱买面,

或是福利院里看到老人被子薄,

甚至来找他的残疾人还没吃饭,

下雨了,来找他的下岗工人没带伞……

他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10块8块,

同样的情况数不胜数,

别看每次数目不大,

可累积下来开支可不小的。

最终中纪委针对举报的调查结果是:

李宏塔不是贪官,而是一个,

跟他的祖辈父辈一样的清官、好官。

之后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

又用了一个整版刊载了一篇题为:

《在李大钊革命家风沐浴下》的长篇通讯,

并指示要将他作为典型进行宣传。

面对全国一片叫好声,却他淡然回答:

这是为官的本分,公务员就应该这样做。

2013年3月,

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参加“两会”,

将目光又瞄准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

他大胆地说:

“中央财政对60周岁以上的城乡老年居民,

每人每月补助55元的基础养老金,

不仅低于国家最新的农村扶贫标准,

更是远远低于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他建议:从2014年起,

对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

进行大幅调整,

至少每人每月达到100元,

力争到2020年达到每人每月200元以上,

从而真正实现老有所养的目标。

他劳碌一生,

已是花甲之年仍不忘为百姓谋求更多福利!

而今,他仍旧奔走在人民群众中

为群众发声!

为民请命,当仁不让,

赤诚于心,忠义长存,

在一些官员养尊处优时,

在一些领导尸位素餐时,

总有像他一样的人,

坚守内心一方净土,

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宗旨!

铁肩担道义,浩气贯长虹,

这才是真正的党员精神!

这才是真正的红色家庭!

这才是当今盛世中国,

所有共产党干部的楷模!

沙发#
发布于:2018-05-17 13:57
这可是国宝级的人物,为数不多的干部的楷模!
板凳#
发布于:2018-05-17 16:04
中国心lm:这可是国宝级的人物,为数不多的干部的楷模!回到原帖
这样才是共产党的干部!才配做党的干部!谢谢中国心点评!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