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174回复:88

忠臣蔵——元祿十五年的反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5-12 09:56
 
沙发#
发布于:2019-07-31 11:51
(接上)
                                     “是妥當的結論啊!假如我也寫柳沢騷動脚本的話,就是那樣結尾。如果不那樣的話,觀衆就不會信服,第一,即使作爲戲劇,平衡也是不佳的,因爲時代劇是勸善懲惡啊!可是,並非變成了那樣,最終,被殺的卻是綱吉。綱吉夫人信子最後忠告:不能讓吉里進西城的城廓内,可是,為osame 的美色所迷的綱吉全然不聽,所以,夫人爲了天下,好像是爲了德川家,刺死了綱吉。而且,讓家宣接班(繼後)之後,自.殺了,變成了那樣的結尾。怎麽樣?小加奈?您的感想如何?”
                       “吉保和吉里變成什麽樣了呢?osame 變成什麽樣了呢?”
                        “吉保閉門反省,結果,只是得到權威人士保證的百萬石一紙被沒收後便結束了。吉里也沒有被責備,柳沢家也還是原樣。osame 變成了什麽樣了呢?也沒寫‘無論怎樣都要受罰’呀!”
                        “可是,這綱吉并不是欺人太甚。”
                        “爲什麽?”
                        “可是,如果是故事流傳的話,綱吉説出那樣的事,大概全部都是按照柳沢的教唆吧,如果是的話,與其殺綱吉,還不如殺吉保或吉里,不就是正當的戲劇嗎?”
                        “是正能量的戲劇嗎?”和彥哧哧地笑,
                        “京子女士,你怎麽認爲?關於這個結尾?”
                        “是不是沒有辦法?”京子說。
                        “所説的沒有辦法是……?”
                        “柳沢父子什麽罪也沒被問是歷史事實,當然呀!因爲這個所謂的大隂謀實際上是沒有的,柳沢吉保平安無事地隱居著,享盡了天年。因此,像柳沢被處死這樣的結尾不是不行嗎?”
                        “京子女士,很遺憾,我認爲那是不同的呀!”和彥用斷然的語調說。
                        “‘的確像個學者’這樣説也許反倒失禮,卻是從尊重史實的立場發的言,若能聆聽劇作的專家述説的話,小説就是更加自由的東西。例如,在這個故事中,就連綱吉的死也是史實的病死,卻被寫成了被殺呀!”
                        “同樣,即使是柳沢,假如是在虛構中的話,即使怎麽處理都是有可能的。在綱吉死的同時沒死,享盡了天年?但是,比如,這時候真被殺了,因爲變成了羞恥,柳沢家不聲張那件事,幕府也忌諱公開事情,默許那樣,即便是這種寫法也可以呀!即使吉里實際是被流放到了邊遠的孤島,繼承柳沢家的是受幕府之命的吉里的替身、甚至這樣的説法也可以。所謂虛構,就是謊言呀!如果是謊言的話,不拘什麽樣的事都能成啊!儘管那樣,爲什麽柳沢父子在戲劇中沒有被罰呢?在這場戲劇中,與其説能看見惡臣受害的綱吉,爲什麽還不如必須被殺呢?實際上,本來就是病死,卻……”

(待續)
板凳#
发布于:2019-07-24 06:07
(接上)
                                     “我想大概是吧。我不是學者,我是戲劇製作方面的人、是個經營製作虛構的人,以這樣的人的眼光來看,所説的實錄體小説,我覺得:難道不可以説是反過來、逆證明具有真實的歷史嗎?”                      
                       “那是咋回事兒呢?”
                       “首先,畢竟,綱吉是個坏將軍。據説,至少,在江戶時代的人是那樣認爲的吧。”
                       “——”
                       “即通過一系列的柳沢騷動物,可以説對綱吉是堂堂正正地、正面地提出批判。豈止那,就連那個決定版的《護國女太平記》也是通過綱吉被殺,事件才結束。他也不是被壞家夥暗殺的,是被正義的烈女、認爲照現在這樣下去的話,國家將變得無望的將軍夫人所殺。這兩點,是出人意料的、重要的要素呀!在江戶時代為最神聖的權威的將軍,這在江戶時代,是叫做比天皇‘更至高的存在’。雖然那麽說是怎麽虛構,可是,被殺了之後,又將那動機正當化了啥的,這個時代可是個瞎誹謗將軍的話是要被斬首的時代呀!無論怎樣的地下文書,寫進了那裏頭的事,被寫了也沒辦法,在社會上有這樣一種共通的認識,並且,批評那個坏將軍,(鬱憤得到發泄后)心情暢快這樣的欲求,據説,大概存在于廣泛的社會中吧,因此,柳沢騷動物不是被連續不斷地改寫嗎?在江戶時代,‘殺將軍’大概只是勉强被正當化了的虛構之類吧。所謂綱吉無論如何都是個坏將軍的説法,這我也知道。然後,第二,柳沢吉保并不是社會上所説的大壞蛋,這在史學上好像也已經被證明過,可要是我的話,僅僅通過這個《護國女太平記》的劇本分析就能夠證明呀!”加奈帶著津津有味的表情向前探著身子。
                      “怎麽辦?”
                      “那麽,小加奈,首先請記住:這個《護國女太平記》別名被稱爲《柳沢騷動》,因爲標題非常重要,可是,所謂的《柳沢騷動》是什麽意思?”
                      “不是如您所説的意思嗎?”加奈歪著腦袋。
                      “因此,假如是跟小學生說明的話呢?”
                      “柳沢吉保發起的事件,應該説是壞事吧?”
                      “是,就是説,這個標題說‘是柳沢坏’,將其放在心上,因爲從現在開始講《護國女太平記》的梗概,所以請聽仔細。
                       甲州武田家的遺臣的子孫柳沢弥太郎(吉保),雖然,變成了低身份的幕臣,但是,不久,便企圖搞陰謀、讓曾經的主人家、武田家的仇敵——德川家大吃一驚,我認爲這是讓他的妻子——osame的哥哥模仿智積院隨高、護持院隆光。隨高這個人,有。有一次,看了只不過是館林公的綱吉的面相后,就預言了(他)‘將成爲掌握天下政權的人’。弥太郎聞此言,通過隨高的介紹,在館林家仕官,巴結了家臣之長的牧野成貞,成了綱吉的小姓(武家的職務名稱)。不久,綱吉成了五代將軍,吉保用計謀讓有厚恩的牧野喪失了地位,成為了頭等的稱心如意,通過合夥隨高,讓綱吉極盡實施了生類憐憫令等等暴政。另一方面,向綱吉進獻上了自己的妻子osame陪侍枕席,得了個兒子——安暉。不久,吉保變成了大老(輔助將軍的最高職務)的職位,被賜姓:松平,兒子安暉也取了綱吉中的‘吉’一個字,稱爲:‘吉里’。吉保窘迫地說:“吉里是你的兒子啊!”逼迫他讓吉里繼後,是侵占劫持將軍家的陰謀。可是,這并不順利,結果繼承人變成了綱吉的哥哥的兒子——甲府宰相綱豐、後來的六代將軍家宣。但是,吉保并未死心,命令隨高策劃咒殺家宣,可是,這個也失敗了。因此,吉保忽然想到了這麽一個新的手段——將吉里充當為家宣的養子,命令osame 説服將軍,拿到了諸侯給臣下的、這樣的文書——作爲第一階段,給吉里百萬石,終於答應了養子的事兒。對這個事兒,綱吉夫人鷹司信子爲了粉碎這個陰謀,請求譜代大名(江戶時代有門第的諸侯之一)的雄、井伊掃部頭協助。吉里正式作爲家宣的養子,進入江戶城西的城郭内的日子——明天,迫近了。假如綱吉無論如何都要强行那樣的話,井伊就決心奉戴家宣、討伐吉保父子、幽禁綱吉,並向譜代大名(江戶時代有門第的諸侯之一)發出了檄文。且説,最終的結果——,小加奈,最終的結果,雖然,前面已經說了,但是,這是電視劇的話,你怎麽結束呢?”
                        “切合史實?”加奈反問道。
                        “不,作爲沒有虛飾的電視歷史劇爲我們考慮,如何?”
                        “決定了呀!壞蛋、罪魁禍首的柳沢吉保大概是被一刀斬了吧。”
                        “吉里和osame怎麽辦?”
                        “是啊,雖然,斬了也好,但是,因爲有點可憐,所以,流放到邊遠的孤島呀!”

(待續)
                                                                 
地板#
发布于:2019-07-11 21:33
(接上)
                                   “就是説,丸谷氏作為為了演繹出‘忠臣蔵是殺將軍的體制詛咒的戲劇’這樣的結論,或者論及到了第一問的《曾我物語》,或者正在提倡第三問的《嘉年華會說》吧。所以,假如結論能夠直接證明的話,就沒有必要涉及那些事兒。”
                     “究竟是這樣的事兒嗎?即便不使用《曾我物語》和嘉年華會說什麽的,據說也可以直接證明《忠臣蔵》是殺將軍的戲劇,是嗎?”
                      “‘什麽的’這樣的説法,對開拓者而言,我覺得是沒有禮貌的,但基本上是對的。”
                      “是更加異想天開的人啊!你那可真是!對國文學界極大的侮辱呀!假如像你那樣的外行能夠假設出了那樣的事兒的話,國文學者的存在意義不是變沒了嗎?”
                      “一旦發生問題的話,就要保護老巢呀!卻說斷然告別那樣的世界……”
                       和彥用開玩笑的語調說。
                      “別開玩笑啦,好嗎?你在學問的世界裏證明呀!”
                      “明白。大概是不參雜想像、基於文獻,給出能夠使第三者信服的、合乎邏輯的結論就行吧。”
                      “直覺不行,循環論法也不行啥的呀!”
                      “知道啊!不絮叨也知道!”
                      “好,既然都說到那兒了,如果能夠證明的話就來個電話!我親自斟酌。”
                      “您負責斟酌嗎?好啊!一定去電話,能上這兒來吧?”
                      “一定去!嚴格地做出審判啊!到了那個時候你可不要哭啊!”
                      “當然好!”
                       和彥挂斷了電話,之後,對這個問題的證明感到强烈的積極性正在湧現。
              
                               17
                      “所謂的實錄體小說,多半是被整理成了説書式的《丸本》(成套的書),所謂《丸本》(成套的書),講故事的人拿著,詳細記述了整個口述,就是常説的藍本。”京子一面看著筆記本一面報告。
                       “對於這,把書寫的、僅僅是口述的要點的東西,好像叫做《點取》,大體上,大多被認爲是出自説書人之手,因此,據説作者不明的人和新發表的年代推斷難的人也很多。内容是御家騷動(内部糾紛)、報仇、裁判的東西,這是像大岡政談那樣的、町奉行(武家的職務名稱)的裁判物,於是,大致被區分爲武勇傳四個。御家騷動(内部糾紛)裏的幕府,被提交到相關的裁判的東西,可以説,是特別的評定物,因爲這相當於在現今的最高法院的評定所處理。雖然,評定物和裁判的東西全都是裁判,但是,後者始終是關係到民衆的事件,當中,也有著像偵探故事那樣的色彩的東西。其次,假如為《柳沢騷動》所迷的話,這也變成了所謂的内部糾紛,因爲舞臺變成了將軍一家,變成了和其他不同的、規模大的東西。一系列的東西,在綱吉死亡的寳永六年八月的(秘傳的)序跋——《日光邯鄲枕》,是最早的作品。這是在幕臣八木主稅(ちから)閑居在日光的東照宮齋戒祈禱時,出現在夢裏的東照宮,即德川家康的派去的人,變成了批判綱吉的惡政和吉保的惡行這樣的情節。”
                       “我認爲,的確是讓家康乾的呀!”和彥默默地笑著,
                       “對不起,請繼續。”
                       “後來,那個《三王外記》,雖然,傳説這不正是批判綱吉的政治的儒學者太宰春台的作品嗎?但是,這個《三王外記》的主張卻大幅地被采納,即:形成了作爲柳沢騷動物的定本的是《護國女太平記》。這個別名,那東西也直言不諱地又被叫做了《柳沢騷動》。”
                         總覺得京子的報告中沒含熱度,和彥看穿了那個理由。
                       “京子女士,我總覺得好像對所説的實錄體小説進行認真研究的研究者不是沒有嗎?怎麽樣?”
                        京子顯得很吃驚,
                       “確實是那樣呀!雖然,有像中村幸彥先生那樣的、熱心的人,但是,就學界的、衆多的人來説還是少,論文數也沒有。”
                       “其理由知道啦。”和彥停了口氣,感覺了京子和加奈的視綫之後說:“歷史學者認爲實錄體小説等净是謊言,不符合史實的捏造過多,另一方面,我認爲國文學者就像醜聞報告似的東西,文學性明顯低下,不是不能由雙方做對手嗎?”
                       “——”

(待續)
4楼#
发布于:2019-06-30 08:33
(接上)
                                    “怎麽樣?情況?”
                     “哦,不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嗎?”
                       和彥説完,久保下了一跳,
                      “嗬,那可真是!有出息啊!那麽,新作真的快了呀!”
                      “那還太早,但是,有預感,總覺得能出好作品。”
                       關於大家所説的《忠臣蔵》,和彥仿佛覺得能夠開拓新視點似的。這種預感,所謂的出乎意料,即不落空。
                      “現在在乾啥呢?”
                      “剛看完《三王外記》和《柳沢騷動》啊!作爲新寫的《外記》方面的文章爲我放著,可幫了大忙啊!真不愧被認爲是城南大學國文係建校以來的秀才。”
                      “已經是過去的事兒了呀!因爲説起來,那個東西是虛構啊!根據最近的研究,柳沢好像并沒有策劃那樣的陰謀的事實。”
                      “嗯,知道。不過,即便這本身是杜撰,爲什麽會產生這樣的虛構呢?思考這種事情頗有意思啊!”
                      “是怎麽回事兒呢?”
                      “殺將軍,啊,雖然,怎麽説都不是公開出版的地下文書,可是,卻公然地寫著將軍被殺的虛構什麽的,大概別無他例吧。”
                      “那麽説起來好像是那樣啊!”
                      “無論怎樣,五代將軍綱吉被憎惡都是存在的嗎?這也知道。杜撰方面儘管那樣,因爲,應該是最神聖的將軍被殺掉了,在十五代將軍中,縱使是虛構中,被暗殺掉了之類的,大概就是綱吉一個人吧。”
                      “嗯,那也許是那樣呀!”
                      “《護國女太平記》就是《柳沢騷動》的事嗎?”
                      “那也有。”
                      “説是《假名手本忠臣蔵》也絕不會是那樣的吧?像丸谷才一似的。”
                      “如果說是那樣的話呢?”
                       久保在電話那頭笑。
                      “那個東西不合乎道理啊!和諏訪教授辯論的雜志應該也加進去了,沒看嗎?”
                      “看了呀!”
                      “那麽,大概知道吧。那不管怎麽認爲,都有
諏訪教授的份兒。
                      “爲什麽?”
                      “不是規定的嗎?大概《曾我物語》和《忠臣蔵》沒關係吧,《曾我》中,將軍頼朝(よりとも)的的確確登場了,可是,在《忠臣蔵》中,將軍尊氏不是一回場也沒登嗎?是怎麽殺了沒登場的家夥的?即使只有那些,也不是‘殺將軍’的戲劇。本來,即使《曾我物語》將軍登場,也絕對沒有理由被殺,不是反倒殺曾我兄弟嗎?”
                      “那個是那樣,可是……”
                      “在那場辯論的最後,
諏訪教授大概向丸谷才一提出了問題吧。”
                      “是。
諏訪教授的三個難題呀!”
                      “三個難題吧,確實是那樣呀!如果能答上的話,應該獲得諾貝爾獎,話雖如此,雖然,回答容易,但是,因爲沒有那樣的事實,所以,不可能證明。”
                      “假如能證明的話,如何?”
                      “哈哈哈,即便是劣酒,不也喝嗎?即使是寫《忠臣蔵是什麽》的御本人也答不上來呀!你來回答那個嗎?”
                      “正因爲如此,才問你要是答上來的話怎麽樣?”
                      “我投降啦!終生敬仰你啊!不説截止也不合理,珍重吧!”
                      “好,我回答。”
                      “嗬,當真啊?”
                      “是當真。”
                      “那麽,聽著!試著説説看吧。”
                      “還是不明白。”
                      “什麽,什麽時候才明白?”
                      “什麽時候還説不清楚,但不是那麽遙遠的將來。”
                      “嗬,異想天開的人啊!雖然什麽時候是不知道,但是,準能知道啊!”
                      “啊,不過,我回答的只是第二問啊!”
                      “嗯,什麽?準備逃跑?(找借口逃避?)”
                      “不是那樣,第一問和第三問與《忠臣蔵》不相關,反倒應該是為導出第二問叫預備的提問。”
                      “是咋回事兒呢?”

(待續)

5楼#
发布于:2019-06-16 07:43
(接上)
                                    王很喜歡安暉的母親,頗親近,不久,便生下了安暉。河越侯(柳沢)悄悄地說這個孩子不像自己,變成了以此歪曲誣衊王,王也不太拒之,想:“或者這是”,較之,視安暉如子——。(原漢文)
                        這安暉是柳沢的長子,之後,要了綱吉的一個字,是改名叫‘吉里’的人物。父親保明也要了一個字,改叫‘吉保’。獲得將軍名字中的一個字(賜偏諱)的事,是非常光榮的事。
                        這一節,總而言之,綱吉經常往來于柳沢宅邸,顯示和柳沢的長子的母親(即柳沢的夫人)發生了肉體關係。據説,柳沢居然面對綱吉說過‘這個孩子不像鄙人’等。如果柳沢不是父親的話,真正的父親就只有一個人。綱吉沒有否定。是否覺得‘也許是那樣’?從那時起,就變成了將安暉(吉里)看成像我們的孩子一樣了——。
                        這發展下去就變成了之後的柳沢暴亂。對于綱吉,(雖説是男孩,但是),最后還是沒生孩子,不對,生過一次,但是,夭折了。那麽,因爲無論如何都想要生兒子,所以,采納了叫隆光的和尚的戲言、始創了那道坏法律——生類憐憫令,就是成了:狗年出生的自己,假如憐憫狗的話,就能得到孩子這樣的迷信的俘虜。
                        但是,即使那樣,也沒生男孩,於是,綱吉想從德川家的直系三家之一的紀州招綱教(つなのり)為女婿繼後,可是,這個女兒、女婿綱教都先死了。沒辦法,便將短命死去的、哥哥的兒子——綱豐(つなとよ)收為了養子。但是,儘管那樣,是有血緣關係的侄子,綱吉卻總覺得不稱心。就是說,正在這個時候,柳沢抓住了機會。如果吉里是綱吉的親生兒子的話,就成了唯一的男孩,是個好不容易才有血緣關係的男孩,要說爲什麽不讓吉里做繼任人呢?像暗示似的。王也有那樣的擔心,於是商定趕緊將甲斐駿河加在一起、給吉里百萬石,可是,還沒實現的過程中就患急病倒下死了,接著,藤后(とうごう)(藤原氏出身的皇后之意,指綱吉的夫人鷹司(たかつかさ)信子)也死了,那樣清楚地寫著,其次,用‘或者說’這樣的形式講述真相(?)。

                       王已謀劃好,即將完成、下詔,藤后得知此事,故期待早死的一天,因此,勸誘王起居並用刀傷其,藤后亦自.殺了。別事近臣進行會議,秘密舉行藤后之喪,以出天花一病不起為説詞。

                       因爲綱吉想要讓吉里繼後,所以,夫人把王殺了,自己也自.殺了。幕閣隱瞞了其事實,使其變成了:(綱吉死後)夫人因病不能動彈,(於是,一日之後死了)——。

                       夫人殺了綱吉,是爲了粉碎柳沢的陰謀。吉里是否真的遺傳了將軍的血統?不知道,倒挺可疑的。即便不强拉那樣的吉里等等,也還有血統正宗的綱豐(之後的六代將軍家宣いえのぶ)。因此,夫人是爲了國家、爲了德川家而殺了綱吉的。——那是《三王外記》傳事的來龍去脈。這個《三王外記》的憲王部分,之後成了被小説化了的《護國女太平記》,護國的烈女即綱吉夫人的事兒和綱吉在隆光建的寺廟,大概借機挂著‘護國寺’吧。是個巧妙的標題。
                       在這本《近世実錄全書》中登載著的叫:《柳沢騷動》的
錄體小説(如果用現在的風格說的話,可以説是:‘非虛構的長篇小説’吧),和這本《護國女太平記》是相同的東西。後世以《柳沢騷動》爲題,膾炙人口。
                       因爲這次加進了各種各樣的奇聞軼事,所以,有單行本一冊左右的分量,雖然那樣,仍然能夠一口氣讀完。正想喝咖啡的時候,電話鈴響了,是久保打來的。

(待續)
6楼#
发布于:2019-05-26 09:27
(接上)
                       “嗯,應該是在那裏頭。不過,我覺得正在變成為叫柳沢騷動的問題。”
                       “柳沢?是柳沢吉保(よしやす)嗎?”
                       “嗯”
                       “那麽,在那當中,所説的被殺的將軍是綱吉?”
                       “嗯,應該是呀!”
                       “這件事好像挺有意思似的啊!趕緊、今晚讀一讀吧!——然後,還有一個請求是……”
                       “是什麽?”
                       “小加奈也給我問問”
                        和彥重新坐在了沙發上,
                       “挑前人的成就的毛病很簡單啊!我也很小心謹慎,但是,對這位丸谷氏的《忠臣蔵是什麽》,有一點我極爲不滿啊!”
                       “什麽?所説的那種不滿是……?”
                        加奈說。
                       “因爲本人也說這不是評論歷史,而是評論文藝,要是敢讓我說評論文藝的話,必定會涉及到的觀點是不是缺少了一點呢?”
                        和彥輪流地看著兩人。
                       “怎麽樣?不懂?”
                        加奈搖頭,京子也歪著腦袋。
                        和彥洋洋得意地抽動著鼻子,
                       “是論作者啊!”
                       “——”
                       “沒有論作者吧。寫《假名手本忠臣蔵》的人究竟是在哪兒出生、受了什麽教育?教養到什麽程度?在怎樣的環境、有著什麽樣的信念呢?——我本身同樣只是經商,非常擔心,怎麽樣?”
                       “可是,這不是大約三個人的合作嗎?”
                       “即使是合作,論作者也可能,關於三個人,不調查行嗎?名字是知道,更兼三人中,誰是主誰是從?主要撰稿人是誰這事兒,當然不調查不行,我認爲那是可能的。”
                       “是啊!我覺得不是不可能。”
                        京子點點頭。
                       “由於原作是人形(木偶)净琉璃,所以,我認爲或許是關西人。查了查《歌舞伎事典》,記載著些許簡歷,我想:在那裏,大概參考圖書和論文也例舉著。”
                       “好,那麽,那些就拜托小加奈,明天下午之前能完成嗎?”
                       “再到松本去啊!這樣的話,就只好幹到底。”
                       “好啊!可靠啊!”
                       “請問,我幹啥呢?”
                       “關於江戶時代的實錄小説,能拜托京子女士再調查一下嗎?將其完成和展現這樣的東西……”
                       “明白了。”
                       “那麽,今天就散會吧,稍早了些,但是……”
                        雖然是這麽說,可是,時鐘已經過了四點半了。

                                                               16
                        那天晚上,和彥在專心致志地讀書。
                        首先是《三王外記》。
                        這是著者不明的地下出版版本。
                        不,所謂的出版,不正確,應該說只是作爲抄本流傳,不用説,因爲那些内容是犯上的東西。
                        綱吉用憲王的名字上場,這并不是要使用匿名,只不過是文章是采用漢文體、修改成了中國式的説法。‘憲’這個字,一定是來自綱吉的法號常憲院的‘憲’,在起首処,堂堂正正地寫著綱吉是憲王。
                        的確,叫做大膽無畏吧?就連不是江戶時代的人的和彥,也認爲即使寫在這裏也好那樣。那種無情揭露的筆鋒,好像使人想到今日的周刊雜志那樣。呀,如果想到將軍家當時誇耀在皇室以上的權勢的話,這個筆鋒就更加可怕。據説是把將軍比喻成王,把幕府看作是朝廷。那麽,要説原來的朝廷變成啥樣了?即便可憐,也被稱為山城天皇等等。這不是個人的名,是山城囯(現在的京都府)的天皇這一意思,換言之,就是有:日本國全土的支配者——王(將軍)這樣的含義。儘管只有奉承,綱吉、不,憲王卻輸的一敗塗地。因爲王搞了臣下的女兒(他人之妻),對於男同性戀的臣下慷慨地亂發俸祿啦,實施惡法(生類憐憫令)啦,鑄造了許多惡幣啦,簡直沒有辦法。
                        這個憲王最喜歡的家臣首先是牧野成貞,其次是柳沢保明(やすあきら)——吉保(よしやす),因爲這三個人都是狗年生的,(牧野最年長,甲戌;其次是綱吉,丙戌;吉保,戊戌),所以,世人把這三人稱爲:三頭狗(三匹犬)等,寫的很粗暴。
                        另外,引起興趣的是下面的記述:
(待續)
7楼#
发布于:2019-05-22 12:54
(接上)
                                    “再一個,咱們都卡在了谷先生的反駁上,無論怎麽施暴政,據説,那馬上就牽涉到了好像希望將軍死一樣的反感方面……”
                      “嗬,那是咋回事呢?”
                       和彥歪著腦袋瓜。
                      “江戶時代的社會,是有身份、階層、根據那才得以維持秩序的社會。我覺得如果能恰好聯想起印度的血統社會為好,在那種社會,分別屬於各階層人的身份、地位被判明了,超越那個的行動並不多。”
                      “——?”
                      “我認爲由於戰後的日本變成了即便在世界上也是罕見的平等社會,所以,這個事兒就變成了非常難以理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恰當的比喻,但是,即使在大家所説的歐洲的民.主主義國家,譬如,這個階層上大學的人也不少,就是去,或者也不參加現有的保守政黨,而是加入在野黨;或者雖然說職業沒有貴賤,但是,從這個階層出來的,只是體力勞動者。雖然,日本人立即想把這説成是差別,但是,我覺得未必是那樣。特別是在江戶那樣的社會,武士階層即使施行暴政,城鎮居民也不説話、遵從,譬如,有批判政治的自由啦,有參加政治的權利啦,我認爲:是絕不會按照那樣考慮。不參與政府所做的事情,不能!那不正是普遍的想法嗎?”
                       “當然,由庶民批判政治等等,結果是:不可能呀!”
                       “是的,因爲歌舞伎是庶民的娛樂,所以,我覺得:認爲更兼被加以高度的政治批判,不是估計過高了嗎?”
                       “提一個問題行嗎?對政府所做的事情,無論怎麽低頭禮拜,即便是不能不順從,比方,綱吉時代和下一個的家宣時代,政治内容可是完全不一樣啊!有‘生類憐憫’和沒有,大概是大不相同吧。我認爲綱吉時代的情況,對於政治的不滿的相當多,關於所說的那種不滿,是怎麽消除了的呢?假如説不允許批判的話……”
                       “我想:那就是有階層社會彈性之処,如果用一句話説的話,據説是有比自己更低下的階級啊!所謂士農工商,因爲區分方法很大,實際上在那當中,大概被細分化成了好幾個階層吧,武士有俸祿和門第,長幼有序,農工商也像那樣似的,并且,即使那下面,也設置著別的階層。”
                       “有在自己之下水平的人,如果自己在那個階層之上的話,就會通過欺負下層消除不滿?”
                       “雖然不知道是否真的欺負了,但是,事實是:發生問題的時候,有碰到不滿的對象。比起人人平等的社會,説不定那種社會的人安定度更高。”
                       “的確,就是這種多層構造的情況啊!”
                        和彥幾次點頭,
                       “多虧您,我得到了個啓發啊!”
                       “——?”
                       “我不明白綱吉治政下的元祿時代在那樣的暴政下爲什麽是日本史上罕見的享樂時代呢?或許是那樣吧。就是説,如果不是批判不滿,而是通過偏重於享樂這種形式消除的話,就會變成不滿越大,享樂就越大。”
                       “啊,是那樣啊!我認爲那是個非常好的觀點。”
                        京子好像很贊成似地點著頭。
                       “順便再提一個問題。那麽,江戶時代、特別是在綱吉周邊的時代,所説的批判將軍,
不論以什麽形式,都完全沒有嗎?”
                       “這是否能説是批判將軍?不知道,但是,地下出版的實錄小説在江戶時代就存在了,由於這是地下出版,所以,不客氣地使用了實名寫幕閣的事,我認爲作者也是屬於知識階層的人。當然,雖説是實錄,但是,實際上卻是杜撰的呀!在那裏面,好像還有將軍被暗殺這樣的情節的作品。”
                        和彥目光炯炯。
                       “那確實是殺將軍嗎?那是叫什麽的作品呢?”
                       “是叫作《護國女太平記》的作品呀!”
                       “是什麽内容呢?一定要讀一下啊!”
                       “啊,在那個紙箱裏,”
                        京子很客氣地說,
                       “我感覺方才一晃、隱約地看見了,好像《近世實錄全書》在裏面似的,”
                        和彥站了起來,從裏面取出了濃茶色、皮封面的舊書。
                       “是這本嗎?”

(待續)



8楼#
发布于:2019-05-12 12:36
(接上)
                                    “嗯,嘿!是主人公,在緬甸成了僧侶的是日本人呀!那很好!所説的很好嘛,因爲如果假設是緬甸人的話,大概不管怎麽杜撰都不成。”                                             “爲什麽?”
                      “是因爲:小乘佛教的戒律遠比日本人所想的嚴厲,將快樂這種東西排除到底。如果排除到底的話,即便用口頭說,大概也很不好理解吧。譬如,美食家之類的也不行,因爲那也是一種快樂的追求啊!他們出去化緣,那個時間,接受食物的施捨,不管裏面放入了多麽不喜歡的東西都必須吃,不允許挑肥揀瘦。話雖如此,像活青蛙之類的,即使放了進去也不能吃啊!因爲變成了觸犯不殺生戒。當然,音樂也不行,因爲這也是一種快樂吧。和尚持有樂器這種事,即使暫且持有,也絕不彈奏‘埴生之宿’(貧窮狹窄的家)。若是佛經音樂,姑且不論。”
                      “可是,那個電影很好呀!如果好的話,并不是那樣就行了。”
                      “不能只限於日本國内,哎呀!現在,緬甸是共產囯,但是,比方去泰國,女子將豎琴遞給和尚,希望他彈奏或者想要拍照啥的,要是靠近的話,哎呀!是很大的事兒啊!對方大概會驚慌失措逃跑吧。”
                      “——?”
                      “戒律是:即使觸碰女子也不行。這并不是比喻說,而是如文字所説的:不能接觸,即便僅僅是觸碰也不行。”
                      “是那樣的區別呀!”
                      “哎呀,的確,在佛教中有女性區別的側面呀!可是,對方的想法必須尊重。然而,看了那種電影,爲什麽對方逃跑了呢?大概不明白吧?於是,就會產生相互不信,我啊!擔心的是那個呀!”
                       和彥長嘆了口氣,接著,清醒了過來,
                      “不成,話題大幅度地跑到岔道上去了,回到原來吧!京子女士,去到哪兒了來著?”
                      “是關於
諏訪教授的難題呀!關於第一問,就這樣行嗎?雖然沒下結論……”
                      “先討論下去,然後再到其次的第二問吧!”
                      “好。一到這裏來,就覺得丸谷先生的説法越發爲難,我是這麽一種心情,但是……”
                      “請說!”
                      “就連對將軍的反感都被隱秘在《曾我物語》裏,所以,證明那有殺將軍的體制詛咒的巫術性是困難的。這個一變成《假名手本忠臣蔵》,不是可以説更加困難了嗎?要説爲什麽的話,是因爲在《曾我物語》中,將軍源頼朝登了一下場,而在《假名手本》中,將軍沒有登場。”
                      “出來的是將軍足利尊氏的弟弟直義呀!將軍至始至終沒出來。”
                      “嗯,而且,那個直義也只是在大序(第一段)出來過,至於如果說哪位是名君都不過分的話,我覺得至少像被描寫成了好人似的。——這樣,怎麽能説是殺將軍呢?”
                      “高師直(こうのもろのう),將軍的執事(管家)的高師直代理將軍,就是説,如果認爲是代替將軍被殺如何呢?”
                       和彥試了試為九谷說辯解。
                       京子微笑著,
                      “如果那樣考慮的話,證明了師直確實在戲劇裏代替了將軍,不接受不行。不僅那樣,反派人物被殺是理所當然的,所以跑掉了呀!”
                      “請分析具體的作品進行證明——好嗎?果然,最後變成了那樣的要求啊!”
                       和彥再次注視著
諏訪教授提出的三條設問。
                     “最後,第三條也相同呀!只要一、二不能證明,三也沒法證明,因爲變成了一和二是相對於三的具體例子這麽個關係。”
                      “老師,”
                       京子眼睛朝下看,
                      “更進一步地說行嗎?”
                      “當然沒問題。”


(待續)
9楼#
发布于:2019-05-09 11:19
(接上)
                                     和彥察覺到了京子的存在,                      
                     “失禮的説法啊!實在是對不起!”
                     “啊,沒關係。學到了很多東西,我提問行嗎?”
                     “請!”
                     “所謂的儒教,是宗教嗎?還是哲學之類呢?”
                     “首先,有術語的問題吧。叫儒教還是叫儒學呢?也就是:看作宗教的時候叫儒教;看作哲學的時候叫儒學,就是這種情況吧。到日本來的,大概是儒學吧。與其説是到日本來的儒學,或許,還不如説,日本人只是從儒教中接受了儒學的部分,話雖如此,天人相關說等等明顯是由作爲宗教的儒教來的東西呀!因爲天和當政者的行爲同步這樣的信念并不是科學,是屬於信仰的東西。我認爲只不過是因爲後來,儒學在日本完成了獨自的變化,所以,不能籠統地說作爲哲學接受了,因爲是含糊的表達方法,不好意思……”
                     “不知道在中國是怎樣的?”
                      加奈說。
                     “我認爲在中國一定是宗教,天人相關說也是那樣,的確,革命說也是,除了宗教的信念外不是別的。”
                     “說起革命,那個革命是什麽?”
                     “嗯,現在,雖然作爲革命的翻譯詞使用,可是,原來在中文裏,兩者的意思完全不一樣,在中國,‘有德者王思想’這種東西,並不難,根據天人相關說,君主是有德的人物,即:如果不是有德者的話,社會將變得混亂呀!因此,君主必須是有德的人物,是這樣的思想。雖然是正常的,但問題是以後,君主必須是有德者,那麽,如果君主失去了德的話,無德者成了君主的話怎麽辦呢?就那樣棄置不顧的話,社會就會發生混亂、天變地異。小加奈,怎麽辦呢?”
                     “換君主不行嗎?”
                      加奈滿不在乎地説道。
                     “要是君主說不願意的話怎麽辦呢?”
                     “要是不願意的話,即使是强迫,也要趕下去的話——”
                     “可是,那樣的行爲,對儒教的根本道德的忠,不,正確地說,君臣之間的道德,雖然叫‘義’,欸,還可以用日本的用語說吧:忠義,不是與那個忠義相違嗎?在儒教中,所謂的忠義,是絕對的道德啊!如果踐踏忠義的話,原來所説的君臣關係就不能維持,忠臣蔵也將告吹。”
                     “——”
                     “好像挺爲難似的吧,確實爲難!因爲是臣下,所以,不能討伐君主,但是,對坏的君主大家都很煩腦。現在想起了孟子,失去了德的人,已經喪失了作爲君主的資格,所以,他已經不是君主、只不過是一介平民,因此,即使驅逐也沒有關係,即使討伐也沒有關係。”
                     “怎麽回事?”
                     “可是,驅逐了君主、成了新君主的人仍然必須是有德者,那麽,由誰來選新君主呢?不是民衆、是天,天意改變命令、能誕生新的君主,這就是革命思想呀!所謂革命,就是改變天命的事兒。”
                     “但是,實際上,不好的人把君主殺了、自己成了君主的情況大概也有吧。”
                     “要是跟孟子說那樣的事兒的話,是要被打倒的呀!基本上,那樣的事兒不可能有啊!正因爲是有德者,才受到了天的支持、成爲了君主。所謂成了君主這樣的事兒,結果是:有德。嘿,大概這也是一種信仰吧。因此,儒教也就是宗教呀!不過,現代的中囯學者大都主張:那是儒學,不是宗教呀!”
                     “那是為什麽呢?”
                      京子問。
                     “常常作爲理由舉例的,據説,大概是因爲沒有人格神吧。的確,孔子和孟子不是神,在儒教中,應該解釋爲聖人爲好。在儒教中,相當於神的是天,這裏沒有人格,但是,即使不是人格神,也不能說不是神吧?而且,雖然説是説,但是,中國的學者說那樣的事,我認爲是馬克思潛在意識綜合表現的把戲……”
                     “——?”
                     “所説的現代的中國學者,大概是馬克思主義全盛時期做學問的人們吧。馬克思將宗教作爲蒙昧無知的東西予以否定呀!提出了唯物論,說宗教是鴉片,對那樣接受洗禮的人們來説,自己的祖先不希望相信被困惑于那樣的迷妄、這種心理,不是無論如何也要顯現出效果嗎?如果被說成是過於臆測的話,則無話可説,但是,對於感覺困難的事情,就連日本的學者、本地的學者,因爲都是那樣説,所以,囫圇吞棗的家夥,是啊!有這種人,那就越發引起混亂,總之,所説的日本學者的,是啊!日本人總體的宗教音痴,是很過分呀!”
                      和彥浮現出仿佛自嘲似的笑,
                     “小加奈,知道《緬甸的豎琴》的故事嗎?”
                     “啊,連電影都看過呀!”
                     “那麽,那個如果從佛教方面看的話,是很有問題的作品,知道嗎?”
                     “不,有那樣説的嗎?”

(待續)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