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35回复:3

浩气长存黄花岗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3-31 21:34
在广州先烈中路,耸立着一座巨大的三拱仿凯旋门式的花岗石牌坊门楼,门楼上孙中山亲笔手书“浩气长存”4个大字,金光闪闪,苍劲有力。这里就是作为广州近代革命策源地重要见证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图1 浩气长存牌坊门楼)


今天的黄花岗庄严肃穆,园内苍松挺拔,翠柏长青,是广州缅怀先烈、游览参观的胜地。据悉,每年到黄花岗凭吊烈士的海内外同胞达数10万之多(图2 凭吊烈士的旅美侨胞)。每年的3月29日及清明节还有许多广州的政府机构、社会团体、青年学生及海外侨胞,到陵园拜祭先烈。


潘达微收骸黄花岗
清宣统三年(1911年)农历3月29日,被孙中山形容为“惊天地,泣鬼神”的黄花岗起义在广州爆发,起义当日,黄兴率领起义军,与清军激战一昼夜,终于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而惨遭失败。起义军伤亡惨重,喻培伦、方声洞、林觉民等86人死难,其中华侨29人,死难烈士的遗骸被陈尸在咨议局前的空地上(图3 黄花岗起义烈士就义前的照片)。


革命党人潘达微目睹爱国志士舍身成仁,悲愤交集,不惜典卖祖居筹款,设法谋求营葬死难烈士。潘达微以《平民报》记者身份,作现场采访,并前往各善堂洽商验葬。他听说广仁善堂在沙河马路边红花岗有空地一段,便向广仁堂求援,对善董徐树棠痛陈大义,并自我介绍是该善堂创办者潘文卿的儿子,说:“在座的都是我父亲的朋友,怎能忍心不帮助晚辈呢?”言词痛切,双泪直流。徐树棠等善董深受感动。潘达微又向其父亲好友清乡督办江孔殷求助,江孔殷协助其疏通官府,并电告广仁善堂负责收殓,广仁善堂于是出让红花岗作烈士墓地, 并负责棺木营葬各事。潘达微又亲率近百名仵工,将七十二烈士的遗骨葬于红花岗上。
潘达微还以《咨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为题,将安葬情况作了报导。潘喜欢菊花,故将红花岗改为黄花岗。因此,这次起义亦称为“黄花岗起义”。没有潘达微冒险葬烈士,也就没有今天的黄花岗,故有后人称潘达微为黄花岗之父。
孙中山亲率官民公祭
1912年初,潘达微首先提出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举行周年大祭,参加“3· 29”起义的胡汉民等人,也提议在黄花岗原墓葬处,“崇大其墓,俾之景仰”。广东省议会决议拨款10万元修葺黄花岗。 5月15日(农历3月29日)黄花岗起义周年纪念日,孙中山率广州军、学、商等社会各界80余团体、近万人汇集黄花岗,以至呈现出“工商士女,络绎于途,人如山积,难以数计”,“铜鼓喇叭,宣传数里,花圈旗影,耀映八方”的壮观场面。在公祭七十二烈士的仪式上,孙中山担任主祭官,宣读了《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文》,称颂烈士为国牺牲,千古流芳。
广仁善堂为烈士墓献上青松四株,由孙中山亲手种植,以作纪念。可惜,当年的这4株马尾松,现在只剩下一株。为保护好这一珍贵的松树,广州市于1995年把它列入了古树名木,市政府每年都拨专款进行养护,2004年还拨专款10万元,在树旁加设了避雷针。据悉,陵园现在对孙中山手植树的“保健”更是小心有加,就是发现少一点松毛也要请专家会诊。
孙中山对黄花岗起义烈士怀有特殊的情感。当孙中山获知参与起义的江北死难烈士“遗下妻孥,贫苦无靠,竟有沿街乞食之惨”时,即以私人款项1080元赠予烈士家属共18家,每家60元,表示其对死难烈士家属的关怀。孙中山还多次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写祭文。除1912年首次公祭祭文外,1919年、1921年、1923年、1924年都分别写了祭文,表其悼念和哀思。
烈士方声洞的哥哥、滇军师长方声涛于1918年募款继续修建陵园时,烈士墓上仅有石碑一块,其后方有茅屋2间(图4 1918年方声洞烈士遗属拜祭黄花岗)。

1919年参议院议长林森又发起向海外华侨募款扩建,从此增建了墓亭、纪功坊、乐台、四方塘等建筑,1921年陵园落成。此后又增建了黄花亭、西亭、正门等建筑,至1935年基本建成现有的墓园规模,并开辟为黄花岗公园至今(图5 上世纪20年代七十二烈士墓资料图)

孙中山确定纪念日
黄花岗起义发生在清宣统三年(1911)农历329日(公历427日),在1924年前,孙中山及其革命政府一般都在农历329日举行悼祭黄花岗烈士之活动,使“3.29”黄花岗起义已经在中国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由于民国政府在1912年以后已经采用公历,每年祭拜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公历日期都不在同一天,又不可能将“3.29”改为“4.27”,所以为纪念黄花岗起义带来不少麻烦。于是1924630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会第39次会议决定,将黄花岗烈士纪念日由农历329日改为公历的329日;同年7月,孙中山发布大元帅令,通令各机关团体等嗣后以公历329日为法定纪念日,自次年开始实行。1930年7月10日,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委会第100次常会,又决定以公历3月29日为革命先烈纪念日,“所有历次革命之先烈并于是日纪念之”。以公历3月29日来纪念广州3月29日起义,自1925年一直沿用至今。
今天陵园庄严肃穆
走进“浩气长存”牌坊大门后,是一条长达230米的宽阔墓道,墓道两旁栽种了苍松翠柏,像两排卫兵守护着陵园,烘托出满园庄严肃穆的气氛。墓道当中有一默池,默池上有一石拱桥,是瞻仰、拜祭先烈的必经之道,游客走上石拱桥,由于斜坡的作用,便会不由自主地把头低下,就像低头默念,使人肃然起敬。墓道的尽头就是七十二烈士陵墓。
陵墓呈正方形,每边长17.5米,石砌围栏四周围有铁链栏杆。墓中建一墓亭,亭内立有一墓碑,上书“七十二烈士之墓”。亭顶形如悬钟,寓争取自由警钟之意(图6 七十二烈士墓近照)。

烈士墓前右侧有一碑亭,碑亭内立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碑”,碑上刻有72位烈士的姓名,碑座刻有“中华民国八年春林森监修汪兆铭书石”字样。其左侧还立有一碑,上补刻有至1932年审查所得的14位烈士的姓名,碑名“补书辛亥三月廿九广州革命烈士碑”。
烈士墓后是七十二烈士记功坊,其上所刻 “缔结民国七十二烈士纪功坊” 为章炳麟所撰写。坊身正面刻着孙中山手书与正门相同的“浩气长存”4个大字。坊内东西两侧各有螺旋式石梯可达石坊的顶层,记功坊顶上由72块长方形青石迭成崇山形,象征72位烈士。每一块青石上,分别刻上当时国民党海外各支部名称和个人的名字,作为他们捐款建设墓园有功的“献石” (图7 刻有捐款者名称的“献石”)。 “献石堆”顶端矗立着高举火炬的自由神石雕像,两侧各竖有一个折柱,象征着烈士为追求自由解放而死的献身精神重于泰山,他们堪称国之栋梁,而今栋断梁折,实乃民族的重大损失。

纪功坊后耸立着一块《广州辛亥三月二十九日革命碑记》石碑。该碑是1934年刻置,高3.02米,宽1.82米,是广州现存最大的石碑。该碑文长达3000余字,详细地叙述了广州“3·29”起义的历史和陵墓修建的经过,以及86位烈士的就义情形。
在陵园西角还有一红铁门,其拱形门额上嵌着“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道”10个大字。此门原是陵园的正门,陵园增建大门后遂成为侧门。侧门后的墓道旁是碑廊,林立着多块后人悼念烈士而刻置的石碑(图8 碑廊)和一对石雕龙柱,还有起义烈士喻培伦的衣冠冢。

自由女神像曾历尽沧桑
高高耸立在七十二烈士纪功坊顶端自由女神像是中国唯一的一尊自由女神像,其落成至今近90年,也历尽了人间沧桑。
1921年陵园落成时,七十二烈士纪功坊顶端自由女神像是由美洲华侨捐献的,最初的自由女神像,约有2米多高,左手挟书,右手举槌。而槌的正前方,正好是立于墓碑亭上方的一个自由钟。象征着辛亥革命追求自由,向往民*主,为自由鸣钟。当年的自由女神像左右两侧,还各立有一只自由鸟(见图5)。
至于自由女神像何时被国民党党徽取代,现在的许多纪念黄花岗的文章都说,在西安事变后的1937年,蒋介石到黄花岗拜祭先烈,看见自由女神像心中不悦,说了一句“现在的民*主自由太泛滥了”。随后,当局下令以国民党党徽换下了自由女神像。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当年有人提出黄花岗记功坊上的自由女神像,是外国人崇拜的偶像,纪念为中国革命牺牲的七十二烈士,不宜将外国偶像放在烈士们的坟场中。因此,1930年5月,广东省政府第五届委员会第78次会议议决《重修黄花岗坟园计划》,其中最大的工程有二项,一是将记功坊上的自由女神像,换成国民党党徽;二是改建墓道,开辟正南大墓道,正面大路入口处,建筑一座宏伟古朴的牌坊作为正门,上嵌孙中山1921年所提“浩气长存”四个大字,原来的大门改为侧门,整个改建工程于1937年3月修竣。在竣工后的记功坊上,不但是国民党党徽取代了自由女神像,而且自由女神脚下两侧的自由鸟也被拆除了。(图9 1937年修竣后的黄花岗记功坊顶的国民党党徽)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党徽被取下,重新放上了原来的自由女神像。至于有传说上世纪50年代初期曾经将自由女神像右手所举的槌换成了枪,据陵园的有关工作人员说,至今还没有看到有一张照片能够证明这一说法。
1966年中国大陆开展文化大革命后,自由女神像被毁,换上了一把2米多高的火炬(图10 记功坊上的火炬)。1976年,不知是何原因,火炬又被取下。此后的5年,纪功坊顶端一直空无一物。

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政府拨款复建自由女神塑像,由广州美院雕塑家林毓豪参照纽约自由女神像以连州青麻石重塑,像高3.4米。据说当年这位雕塑家以其堂妹为模特,故广州黄花岗的自由女神像具有典型东方人的特征,以后有人称之为“东方自由女神像”。从此,一座左手挟法律书,右手高擎火炬的自由女神像,又巍然耸立于黄花岗陵墓的纪功坊上(图11 现在的自由女神像)。

众多烈士特许长眠黄花岗
在黄花岗除了七十二烈士之墓外,还有一个辛亥革命烈士墓区,其墓区在七十二烈士墓东侧,区内营葬了民国以后许多为国事死难的烈士,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经过孙中山先生特许在这里下葬的。这些烈士大多是生前拥护孙中山,为反对南北军阀而牺牲在战场上的革命先烈。    
在此墓区中以邓仲元墓规模最大,有墓道门楼、铜像、乐台、八角亭、墓冢和墓表。墓道门楼面阔3间,两旁设厢房,是仿西方古典建筑风格的砖木结构的建筑。祭场右侧的邓仲元铜像原置邓被刺牺牲处,上世纪50年代移到现址。
距离七十二烈士墓最近的,则是被称为“黄花岗之父”的潘达微之墓。其墓在七十二烈士墓左后侧,孙中山手植树前。墓前有方柱形墓碑,正面刻“潘达微先生之墓”,背面刻潘达微自述,左右两面皆为碑文。
1929年,潘达微病逝于香港,翌年灵柩运回广州,葬于黄花岗旁的旧模范监狱附近1951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将其迁葬至七十二烈士墓旁(图12 潘达微墓其后为孙中山手植树)。

墓区内还有被孙中山誉为“中国革命空军之父”的杨仙逸之墓;有中国第一个飞机制造家和飞行家冯如之墓;还有叶少毅、王昌、梁国一、韦德、金国治、翁飞龙以及越南烈士范鸿泰等众多烈士墓。这些烈士们生前轰轰烈烈,死后万众瞻仰,虽死犹生。
国家4A级旅游景点
新中国成立后,广州市政府十分重视陵园建设,在陵园四周筑起围墙,加强整治保护。陵园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1年和1986年广州市政府两次拨款维修。陵园1986年入选新“羊城八景”之一,名曰“黄花浩气”;1996年被评为“广州十大美景”之一;2002年成为“新世纪羊城八景”之一,名为“黄花皓月”;2004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AAAA”级旅游景点。


 
(来自新浪博客
沙发#
发布于:2018-03-31 21:54
                                          《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全文阅读:
                                                           出处或作者:孙文
        满清末造,革命党人,历艰难险巇,以坚毅不挠之精神,与民贼相搏,踬踣者屡,死事之惨,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围*攻两广督署之役为最。吾党菁华,付之一炬,其损失可谓大矣!然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顾自民国肇造,变乱纷乘,黄花冈上一杯土,犹湮没于
荒烟蔓草间。延至七年,始有墓碣之建修;十年,始有事略之编纂。而七十二烈士者,又或有纪载而语焉不详,或仅存姓名而无事迹,甚者且姓名不可考,如史载田横事,虽以史迁之善传游侠,亦不能为五百人立传,滋可痛已。
        邹君海滨,以所辑黄花冈烈士事略丐序于予。时予方以讨贼督师桂林。环顾国内,贼氛方炽,杌陧之象,视清季有加,而予三十年前所主唱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诸先烈所不惜牺牲生命以争之者,其不获实行也如故。则予此行所负之责任,尤倍重于三十年前。倘国人皆以诸先烈之牺牲精神为国奋斗,助予完成此重大之责任,实现吾人理想之真正中华民国,则此一部开国血史,可传世而不朽!否则不能继述先烈遗志且光大之,而徒感慨于其遗事,斯诚后死者之羞也!予为斯序,既痛逝者,并以为国人之读兹编者勖。
板凳#
发布于:2018-04-02 15:44
最后的那篇 《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的作者孙文,就是孙中山先生吗? 概括了烈士们的不朽功勋,我们后辈要发扬光大先烈的遗志
地板#
发布于:2018-04-02 15:55
中国心lm:最后的那篇 《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的作者孙文,就是孙中山先生吗? 概括了烈士们的不朽功勋,我们后辈要发扬光大先烈的遗志回到原帖
孙文就是孙中山先生,这篇文章在以前中学的课本里有。谢谢中国心浏览本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