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zb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阅读:239回复:0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知青生活(13)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2-28 21:03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知青生活(13)          
              《寻找当年海南留下的足迹》
                                          雪梅原稿流沙编辑
 

     我是属于我们学校第三批去海南的知青。当时,对海南岛的概念,当时只是书本上的知识。    蓝蓝的天,茫茫的海,海里有很多没有见过和吃过的鱼。浪很高,也很有气派。海岛有热带自然环境和风士人情,以及那里当地的少数民族生活习俗都很吸引人。树上长的各种水果会很多,一年四季可尝到,吃不完。高高的槟榔树结了槟榔果,一串串。笔直的椰树上结了很多很多的椰子。
     島上的人特好客,美丽的少数民族姑娘会摘些揶子来招待我们,很客气,吃完了再去摘,不用掏钱了。,,,哈!想多了!去了好几年一个椰子也沒吃过!
     我们属兵团四师七团的白沙农场,我被分配在场部茶厂工作。后来听说了,比起那些种胶割胶,还要三更半夜起床,刮风下雨都要开工的开荒生产干累活的连队,要幸运多了。  
     我对于种茶,采茶,制茶都做过,虽然沒听说有人喊过我为专家,但喝茶品茶真有几分感想。不信,请我喝茶试试!  
     我就是沒种过橡胶和割胶水,属外行,这点我会很谦虚。  
     但记忆最深有关吃的部份,还是要讲下木薯,海南木薯这東西生吃熟吃,煮烤随便怎么吃都可以,很粉,不会中毒。海南土地肥沃,木薯很容易种,很适应懒人耕作。埋下小节薯杆,用脚压一下,种下去不用多少管理,到时去挖就行,收成很多,单枝两三十斤的产量很普遍。  
     在丰收的季节里,连队吃不完,知青们可以去挖回来让事务长称量过,几分钱一斤,我们也会拿去送给別的连队老乡煮吃。还可以去找到木工师傅,借个木工用的木刨,反过来刀口向上,木薯对着来回刨,下面架着冲凉用的铁桶,没多久就可以有一桶木薯片,折下两床草席,铺在球场上,天气好时,到晚上就晒干了。象刨花一样薄薯片,拿小桶装起。    
    有些勤快的广州知青,更是有兴趣,觉得好玩,把薯片捣成粉,等到回去广州探亲时,用布袋装两袋木薯粉,再坐红卫轮回广州,向家里人和朋友们来渲耀自巳的劳动果实和海南岛特产。城市知青也会有人带木薯粉回去。  
     连队驻地与当地村寨不太远,几里地。外出县城,抄近路走,要穿过当地百姓村中间的牛车道。最初,要是沒有两个男的同行,我们都不敢踏入寨子。  
    黎寨都是茅草房,会有几条狗在奔吠,寨村里大多卫生环境不太好。有些草房之间还有停放着几口棺材,都不知里面是否装着人,平添了不少神秘和恐怖。那时我们才十几岁的小女孩,哪有胆量随便过路进寨,但等发了工资,有点钱了,就想进寨买点肉,或弄个鸡来吃,也只会当作一场冒险的行动,还要结队齐去最好。
      回忆在海南到黎佬村买東西, (? 我们习惯把老百姓叫黎佬 ),回想起也会觉得好笑,就是我们从茶厂去团部要走小路,必须从黎寨中间经过,顺便买点什么。最初那回是和老知青一起去的,黎寨的路边的树头上或有挂着芭蕉,水果,有绑着挂在树上的鸡。老知青告诉我们,这是代表他们是要卖的。我们进了寨子就要喊? “阿烏!阿烏?”? 这大概是打招呼语,(? 如今我也沒弄明白说的是什么。)? 他们的人出来,你可以指着要买的鸡,给他们几张随便一两毛钱纸钞,就可以拿走那只鸡。如果你给的是张一元或两元,你都难以拿走只鸡。  
     不是说当时的黎族同胞太豪气,是因为他们不会算数,也不知纸币的面值,(没读书), 只会简单的数数,几张一毛钱纸钞数量多过一块钱纸就满意了。所以知道这坑人的道理后,我们有小散纸币都储起来,用去黎寨买东西,来欺负我们的同胞。(? 现在才说声,对不起了!)  
   当时黎佬村的柚子2分钱1个,任你摘。甘蔗也一两分钱1斤,我们几个女知青拼命去砍。荔枝也是2分钱1斤,很平宜的!跟去打劫差不多。只是每次回来的收获太多,太重。汗水都会湿透衣衫。.  
     当然,并不是每个村寨都是这样,那些靠近国道公路的会好些,接受新文化信息容易,进步也快。    
     海南的几年生活,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和感想,也还有很多要讲的话,感谢朋友们一起分享这些当年生活的点滴,有闲我们再聊了。
      当我们正值豆寇年华的青春岁月,面对的却是,人生飘渺,何日是归期的茫然。     回首看人生,就象品到杯好的茶,有苦有甘有回味!     因为我在茶厂干过!!! (本文完)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