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叔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阅读:382回复:2

《山野上那些木棉花》续集:后记( 庞康养)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1-30 13:32
       近几年,湛江知青界格外活跃,大动作、大手笔接连不断。


       继2013年推出大型知青文集《山野上那些木棉花》之后,近6000名老知青积极响应粤西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的倡议,踊跃捐资160多万元,在湛江市中心兴建“粤西知青文化园”。园内知青亭、知青广场、知青群塑、知青小道、知青诗廊,以及橡胶林、剑麻园等等,一应俱全。自此,粤西知青又多了一个自己的情感家园。


       在知青文化园施工建设的同时,研究会又筹划编辑出版《山野上那些木棉花》的续集。知青们对此反应空前热烈,来稿多达170余件,内容除了与上集相同部分外,自然增加了兴建知青文化园所衍生出来的若干篇章。中国大陆旅美作家、批评家、耶鲁大学教授、知青组歌《岁月甘泉》词作者苏炜也热情赐稿,与大家分享知青往事、知青文化在大洋彼岸引起的轰动效应。这无疑为文集开辟了一个从异域他邦观照知青运动的崭新视角。


       文集计划于文化园开园典礼上同时举行首发式。届时,一书一园,彼此呼应,相互辉映,蔚为大观。在大规模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之际,此举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不管是兴建粤西知青文化园,还是出版知青文集,组织者始终坚持并反复申明一个原则,就是客观、包容,对知青负责,对历史负责。这体现了组织者的大度、清醒、睿智和担当。


       知青运动将成为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无法忽略的一部分,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将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些这都似乎成了共识。至于这段历史怎么写,怎么评价,可就莫衷一是了。有学者提出了“知青学”的概念并开始了相关的探索研究,还主张“知青学”的研究对象应以知青史作为核心和重点。尽管这一命题的科学性还值得商榷,但将知青研究上升到学科建设的高度,还是令人期待的;强调知青史对知青运动研究的极端重要性,也是正确的。


        这样,我们就面对一个问题:作为知青运动主体的知青,对于写好知青历史,应该做些什么?可以做些什么?


       按传统观点,人类史离不开史实、史情和史论。史实即历史事实,历史真相,是客观实在;史情则是指不同历史主体在该历史阶段对历史事件所表达出来的情感,这些情感可能是内生的,也可能是外加的;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虚假的;可能是自觉地,也可能是盲目的;可能是个性的,也可能是共性的。史情有两重性:主观性和客观性。对历史主体而言,它是历史主体对史实的主观反映,因而具有主观性;而从该段历史的局外人看来,所有相关的情感都是客观存在,都是史实的一部分,因而又具有客观性。至于史论,则是人们(包括历史主体和非主体)对该段历史的考证、解释和评价。这是纯粹的主观产物,可以因不同论者不同的立场、目的、素养、方法等等而千差万别、大相径庭甚至绝然相反。


       知青是个庞杂的群体,起点、际遇、现状各各不同。我们不可能要求很多知青成为知青研究的专家。但是,正如莎士比亚所说,“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历史”,作为知青历史主体的每个知青,我们的每一段亲身经历,都是最真实的“史实”;我们的每一份爱恨情愁,每一丝酸甜苦辣,都是最鲜活的“史情”;我们对诸如“知青运动”、“
知青现象”、“知青情怀”、“知青精神”等等的认知、感悟、判断的表述,就是最直接、最率真、最质朴的“史论”,不管它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零碎的还是系统的,浅显的还是深刻的。我们应该做和能够做的,就是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和途径,把这些记录下来,传承下去。眼前这辑《山野上那些木棉花》(续集),正是又一次为知青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和平台。可以说,它的功用是历史性的,真正是功德无量。在此,我们对文集编委会、顾问组、赐稿者,以及所有为本书的编辑出版作出贡献的朋友们致以由衷的感谢和敬意!


       期望粤西知青有更多的文集问世!但愿这篇短文不算是真正的“后记”。
沙发#
发布于:2018-01-31 12:42
期望粤西知青有更多的文集问世!
板凳#
发布于:2018-02-02 23:30
我们弘扬知青精神,就是要弘扬他们“为国分忧的民族精神,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无私奉献的的主人翁精神,执着进取的时代精神。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被挤压成任何形状,可以接纳任何污秽,可以消磨任何棱角。人经历的沧桑太多,苦难太多,所以学会了宽容和谦让,懂得了适者生存的.于是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