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zb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阅读:233回复:1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一知青生活(3)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2-29 15:38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一知青生活(3)

流沙笔记,晶森配图
《砍不倒的神奇大树》
新连队大大小小(除知青外还有几户老工人和家属小孩)共有差不多近百号人要吃饭,得盖一个饭堂,还要有专门的伙房,和种菜养猪的专职人员,为了保证基本伙食基础,一块菜地是少不了的。
   在小河边划出一块地,可以方便浇水,离简易的茅厕也近。(这茅厕, 真的用茅草和甘蔗叶搭围起来的。)  这菜地离生活区也并不远,如果有想偷菜的也容易发现。修整菜地是把那些树呀草呀统统弄掉,砍了,树根清理掉。把地搞平整起垄。这些种菜的活,汕头知青很懂。唯一的是还有一棵几十米高的大树砍掉,要不然,这太大的树如同在半边天空里开着一把大伞,正挡着日光往下照,还可以长蔬菜吗?长蘑茹还差不多。
   砍大树的任务还是我们基建班干,我们曾打量过这棵叫“海南相思格”的大树,树底直径大概九十到一百公分,能长成这么大的树,起码要三几百年以上,树心巳长起红木格八,九十公分。要用最长的米五“过江龙”拉踞,才能锯开这么大的树径。
   一个上午的努力,我们轮流作业,包括其中大伙还偷挖几根木薯,并火局烤分吃完毕。加上偷懒和抽烟,直到中午过后的时分,才发出倒大树的警戒通知。其实在深山老林里,周围要找个人影作伴都难。连鸟也早给吓跑了,但该做的安全措施也是要做,其实也就是在判断树将要馬上倒下时,让平时嗓门大的,喜欢穷叫唤的家伙大吼几声 “噢,  一一倒树了,快跑吧! 老工人说, 山里的规纪、这个噢,? 要拉很长,最好听到回音,这样就行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时却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根据以往的经验,当横腰锯的树,将近过半时要打木尖防止夾锯。锯断了大部份,仅剩下不多的小边料时,树杆会发出吱吱的纤维断裂声,随之再倾斜摆动。这时我们会判断树倒的方向,这才决定反方向离开。但不需要离树头太远,三两米就行,太远反而就更不安全。但是这棵树已早过预警线,树并没有动,稳稳的立着,有点较劲。
   再锯,打尖,没动。
   又再锯,再打尖、还是没动。
   完全锯断,锯片从另边取出,该倒的树还是沒有倒下来。
   我们开始心虚了,盯着树顶看,因为树不倾斜,我们也不知确定往那躲。
  什么问题? 有神异? 触犯山规? 要念什么倒树咒语吧!,,,,,天灵灵,地灵灵,茅山师傅顶尿埕! 各路闲游过往神仙,请帮忙,快来帮忙推倒大树,木薯烤好大家来吃!
   在人们的惊恐和不安中,差不多有二十多秒钟吧,树顶的梢叶才开始好象先动了。最后才是倾斜,树杆变角度。倒下,巨大的响声,足以吓倒周围的所有生物,和地下的山神公公。
   树终于倒下了,我赶紧去查看会有什么鸟窝蛋,小松鼠类的好玩东西。
  以往高高在上的大树杈们,失去了早前的高傲和招摇,七横八竖躺在大地任我踩踏,切割。但是,有关整棵大树被拦腰全锯后,为什么不象常规倒下,会如此任性,难道真老树的老树精神灵?在哪?
  大树的倒下,天空也亮敞了很多。
  几十年后的闲聊中,我还是没找到令人完全满意的答复。
  这始终是个迷。
文完

 19995月初稿2O1712月重稿陈林清
沙发#
发布于:2017-12-29 17:00
这样的状况俺们也碰过,后来想来还是平衡作怪,只看树干歪斜没看树冠大小的原因。高菜地 俺们多是义务劳动搞出来的,但是菜地搞出来了还是种不出菜吃。最长时间是近两年长 只吃酱油配色的盐水、稀饰酱油、大腐乳、小腐乳、萝卜干、酸菜等来配饭。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