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zb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阅读:201回复:1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知青生活(2)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2-24 21:05
    【海南黎母嶺下的青春岁月】一知青生活(2)    陈林清    
                 
        
《山林咒语》

刚下连队,我们知青对海南这块遥远的土地不大了解,对它自然原始的秀美和本地的风土人情传说,充滿了十分的好奇,特別 喜欢向老工人打听一些有关当地黎族百姓习俗和离奇的传说。
   老工人告诉我们,如果有人走进山林里,不懂山规,中了当地的山林咒语,那么这人就会老是在同一个林子里转,走不出那片树林。
  我们那时偶尔也看到一些黎族上了年纪的妇女,很多脸上会涂抹很难看的花纹,(那时我们不知那叫纹脸) 看上去挺吓人的,就算在路上撞面,都不敢靠太近了。还听说不能随便吃百姓给你的食物,因为听说他们会用法术把树叶变成可口的食品。
   如果有黎族姑娘喜欢上你,她会用法术把烟草让你闻到,这人就会无意识跟着她走,帶到幽静的地方去玩成人游戏。 (这我倒沒认为是坏事!嘿嘿 )
   这些古老荒诞的故事听起来有声有色,使我们对当地的黎族人平添了不少的好奇和戒备,当然年轻人也不会很容易轻信这些东西。哈哈,说远了,还是回到要砍木头的事来。
   新建一个连队,除了人员配备,首先要解决住房,厨房。那时的新建点只能盖茅草房,因为成本低,也快捷。首先去砍伐些木料,行条,搭金字架,反正地皮不用钱,不用报国土局,树木任砍!要建多大多小随你便,屋顶把茅草给铺上扎紧,屋墙也是用茅草糊上泥巴,弄潮湿抹挂上围栏就算是墙了。
    我那时在基建班,班里几个人全是清一色的汉子,.进山砍行条这又累又苦的活,也就非咱们莫属了。
   那天早晨,象往常一样,我们要进山里砍木了。绕过后山小坡的小路,踩碎了两边草叶上的露珠,很快就走进茂密的山林中。由于白天的热空气在树林里还没完全被散发出来,这时迎面吹来的风,也会时凉时热,更使人感到山林深处有种朴朔迷离的神秘力量在作怪。
    我们各自分开去寻找合适的木料,砍削好就集中堆放在一起,待以后用牛去拖拉回去。
   今天 我巳砍了两棵了,又继续在附近悠悠转转,寻找物色可用之材。想不到的事出现了,因为不经意间抬头望一望,眼前有一块百来平方绿葱葱的草地,出奇的平滑,甚至没长一棵小树杂草。因为没有树挡着,那片地上的天空会显得特别的蓝。几根参差不齐的棍子零乱插在草地一边,上面还飘挂着几条白色的带子。情况很古怪。
     不对?!!这是与亡人有关的地方。我环顾四周,周围静悄无声,看不到同伴的身影和砍木头声。也没有听到鸟叫虫鸣。
    想起自己可能闯进了当地人安息的领地,想起恐怖的法术和咒语,恐佈的感觉向我袭来!我扭头就往身后跑,顾不上脚下杂草丛生绊绕,也不管身上的 藤蔓树枝扫缠,只想尽快离开这不祥之地,大概两分钟后才停下来喘气。
   惊魂未定,仰首再望,天!眼前又是白色的带子在飘动!仔细辨认,跑了这么久竟然又回到同一个地方。这下惨了!咒语灵验了,我可能触碰了当地人山里的规戒,传说中了他们的咒语的故事要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胆子本来就不大,有点腿软。
    我又发疯似的往回跑,不过这回就尽量朝光亮的方向跑,我认为光亮的地方靠近路。(突然聪明起来了) .终于在树林的尽头碰到了自已的同伴,我把刚才发生的事赶紧告诉他,但他却不与为然,认为我是自已吓自巳。话是这么说,但至少那一整天,我都没有单独离开往较远砍木了。
   晚上,我向老工人讲起白天遭遇到的事,他倒是教我一个秘诀,以后再碰到这些离奇古怪的事,不用心谎。赶紧往自巳的周围撒一泡尿,要把自已圈起来,再沾点尿抹在前额上,(不知会不会骗我)? 那么任何的鬼异东西都能破解了。听了老工人一泡尿的故事后,心里踏实多了。后?来也我曾在夜里一个人走几十里的山路和胶林,也不怎么害怕了, 所以,最终也没有用上那一泡尿。
    日子长了,也会接触到当地的黎族百姓,偶尔还跟他们买波萝芭蕉什么的。连队也曾组织我们去帮附近村寨的百姓他们抢割过水稻。
   有一回我还跟一位叫老黄的海南藉人?老工人 (祖藉福建,已三代前迁徒海南)到过黎寨村里找他的拜把兄弟,村寨里全都是简陋的茅草房,阵阵的牛粪土味,很浓。我们进屋呆了半分钟就走了,所以沒有吃到传说中老鼠干,(听说当地人招待客人最好的食物就是老鼠干)
   与当地村寨的人相处的时间多了,相互交流也容易了,那神秘感就少了,其实他们也很善良。我们也不再相信那些吓人的整蛊咒语了。

                                       19996月初稿,
                              201712月再稿,陈林清
沙发#
发布于:2017-12-26 11:41
黎族人是有天-葬的习惯,类似这种情况我们也遇到过。一般咒语是用在甘蔗园,让偷甘蔗者走不出来。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