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0回复:0

原创长篇小说《女行长伊婷》第十九章 3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1-13 17:30

3

 几个星期后,荆鸿登上了飞往海南的飞机。他身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拉着一个大行李箱。白皙的皮肤衬着忧郁的大眼睛,使人感觉到要比外表成熟得多。

 飞机向高空爬行,积木般的建筑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荊鸿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闭目靠着座位,痛苦的回忆起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情……

/

 伊婷出逃了,东城支行一时间乱哄哄的,荆鸿的调动暂时搁浅,他在支行就成了多余的人,人们看他时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为避免荆鸿把事情说出去(其实他啥也不知道),升任副行长的管明急忙让人事科长帮他办好调动手续。外运公司经理谢立新得知伊婷的事情后,便不肯接收荆鸿,要把他的档案退回给东城支行,管明却以“人已调出”为由不肯收回。

 外运公司和东城支行互相扯皮,荆鸿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上班,只好赖在支行。他的储蓄科长职务已经交接了,他呆在科里也没啥事可干,天天无所事事,俨然一个闲人。

 自打陈淑文被管明撤职后,人们更是唯恐惹祸上身,更有意无意疏远荆鸿。荆鸿伤透了心,想从王娜处得些安慰,接连多天打电话给她,却无人应答。

 这天下班,荆鸿独自一人在街头踯蹰,猛然间停住脚步,原来已经走到东方夜总会门口。他徘徊良久,终于迈上了石阶。

 自接手东方夜总会,新老总翟进非常喜欢王娜,留她当近身秘书,有专人办公室。翟总虽年过50,但风度翩翩,又开酒店又开公司,有的是钱,很多女孩子有事无事都找他,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睐。可他只喜欢才貌双全的王娜。一来二往的,俩人关系越来越密切。不过,这事当然瞒着荆鸿。

 荆鸿来到王娜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门好不容易开了,翟总挺着圆圆的肚子走出来,他斜了荆鸿一眼,抖一下西装下摆,昂首挺胸走了。荆鸿进了门,王娜很不自然地整理一下头发,扯了扯衣服。荊鸿正满腹心事,没太在意她的举动。

 王娜很快恢复常态,问荆鸿道:“有事吗?要不,咱们到咖啡厅坐坐吧。”

 两人入定后,王娜的表情显得很关切:“你怎么了?好像心事重重?”

 荆鸿把近来东城支行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然后道:“这几天我烦得很,想找你商量一下。可打你的手机,要不忙音,要不没人接,你怎么不回我的电话?”

 其实,王娜早就知道了伊婷出逃的事。没待荆鸿说完,她的脸色已然沉了下来,俨然一个“冷美人”:“你也知道我换了工作岗位,得尽快熟悉业务,加上这段时间工作非常忙,我真的没时间接电话。你是个男子汉,连这么点小事都没办法处理,还做什么大事?我这辈子倚靠你,还会有安全感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荆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向温和顺从的他生气了。

 王娜正自沉吟:荆鸿现在连工作都成问题,跟着他肯定会受罪,这样拖下去就没啥意思了。与翟总相比,荆鸿除了相貌好看之外,其他条件都相差太远了。漂亮是不能当饭吃的,做人还是现实一点。长痛不如短痛,干脆快刀斩乱麻,现在和他摊牌算了。

 于是,王娜用咄咄逼人的口气对荆鸿嚷道:“我说错了吗?你现在连工作都没了,还能养家糊口吗?我还能指望你给我幸福吗?”

 荆鸿没想到王娜竟然一下子“反转猪肚就是屎”!他愣住了,结巴道:“你,你的意思……”

 没等荆鸿说完,王娜斩钉截铁接口道:“对,分手!”说完把咖啡杯往桌上重重一放,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扔,扬长而去。

 荆鸿呆住了,手上的咖啡杯滑落桌子上,连垫杯子的小碟也给敲碎了。他猛然想起关于王娜的风言风语。他原本是不相信这些传言的,因为他觉得王娜很爱他,而且是王娜一直在追求他,两人才走到一起的。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些传言决不是空穴来风,刚才从王娜办公室出去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的新相好!

 “唉,罢了,谁叫我碰上这种风尘女子呢!”话虽这么说,荆鸿还是很伤心。

 万分痛苦的时刻,荊鸿猛然想起他阿爸:阿爸,婷姨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现在我终于理解你和婷姨分手时的心情。可难道你连失恋这一点都遗传给了我吗?

 荊鸿呆坐良久,终于醒了过来,知道事情已没有挽回的余地。万念俱灰的他没有象阿爸那样心痛欲绝。他知道,婷姨离开阿爸是无奈的,直到现在她的心里还有阿爸,他们之间是一种真情;而王娜离开自己则是为了金钱地位,为这样的女人去哭太不值了。

 荆鸿冷冷地扫视了四周一眼,踉跄地离开了咖啡厅……

最新喜欢:

蔡金生蔡金生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