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77回复:65

日本古典文学——《枕草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8-06 13:03
                                      枕草子
                                         精選古典(8)
                                 
                    


                                                                                     著作:西谷元夫
                                                                                     翻译:岳峙
                                                                                     2017年8月5日

一.《第一段》              
             春季,黎明时分最美,渐渐地白起来的、山顶周围的天空,变得些许明亮,带点紫色的云彩,在其周围,纤细地随风飘动,很有趣。
             夏季,夜晚最美,月亮出来的时候自不待言,即使是月亮不出来的黑夜,也照旧有许多萤火虫乱飞,样子优美有趣。
             另外,仅仅一两只萤火虫发出微弱的光飞起来也很有趣,下雨等等也有趣。

             秋季,黄昏最有趣。夕阳照耀,变得离山边很近的时候,乌鸦就要归巢,甚至三只、四只、两只、三只地,这样聚在一起急速飞过,深感有趣。况且,大雁等排列成行飞过去,看起来渐远渐小,确实有趣。
             自夕阳完全沉下西山开始,风声和鸟虫的鸣叫声等,这又是无法形容的情趣。
             冬季,清晨最有趣。下过雪的早晨那种情趣自不必说,有时早晨霜下的很白,或者,即使没下霜,冬季严寒的早晨,急匆匆地生火等,拿着炭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分送的样子也很合乎这种寒冬的早晨的情形。
             但是,到了白天,渐渐地暖和起来,寒冷一缓解过来,木制的圆火盆也因为没人用了,仅剩下了白灰,所以,理所当然感觉不好。



(待续)
沙发#
发布于:2017-08-06 13:07
(接上)
二.《第九段》
             为天皇所饲养的御猫,承蒙被封为從五品下的官位,被赐名叫:命婦之大殿。因为很招人喜爱,所以,天皇很珍惜地豢养着的那个猫。
             有一次,因为在走廊前头睡觉,负责照料那个猫的馬命婦喊道:“哎呀!不像样!请进里头来!”
             馬命婦想要吓唬正在太阳晒着的地方睡觉的猫 ,刚说:“翁丸(犬名)呀,在哪儿呢?请咬住命婦之大殿!”翁丸便信以为真,因为这个蠢货跑过来,命婦之大殿惊慌,便进到帘子里去了。




(待续)
板凳#
发布于:2017-08-08 10:17
(接上)




             恰好那个时间,天皇在用餐的房间,看见这个样子,大吃一惊,将猫抱入怀中,呼唤在殿上侍臣的男子们,蔵人忠隆应命到身边趋候。
             因为天皇说:“对这个翁丸稍作惩罚、放逐往犬岛吧,现在马上!”于是,人们汇集在一起合力捉翁丸,闹得大乱。
             就连负责管理命婦之大殿的馬命婦,天皇也斥责了,由于说了:“把猫的照料工作变更掉!按现在这样,心情感觉非常沉重。”所以,馬命婦小心谨慎,即使在天皇的御前,也不露面。
             翁丸被捉到後,命令滝口(宫中的警護武士)等放逐了……

             说:“哎哟!翁丸使劲儿摇晃着身体,很得意似的各处走动的样子。三月三日,頭之弁将柳葉柳枝盘成圈让犬戴在头上、让犬头上插着桃花、腰间别着桜等等行走时,翁丸大概没想到就这样地倒了大霉吧。”等等,觉得翁丸可怜。
            “中宫様用餐时,翁丸一定与中宫様面对面、待命,翁丸一不在,就很寂寞”等等。
             经过了三、四天,某日白日时分,因为听见犬发出了很大的惨叫声,以为大概什么犬都是这样长鸣吧,结果一打听,原来很多犬是跑去看动静的。

             在那里面,称为‘御厠人’(清扫宫中厕所的女官)的人跑过来说:“啊,出大事了!蔵人用了俩人在惩罚犬,大概死了吧。天皇把犬赶走了,据说,犬又返回来了”,凄惨的事情啊!那就是翁丸!
             而且,御厠人说:“忠隆和実房等人在打”。正派人要制止惩罚的时候,那犬仿佛停止了叫唤,
            “因为死了,所以,把尸体扔在警護官员的守候室外了。”
             因为是使者说的,我觉得很可怜。傍晚,尸体严重肿胀,样子惊人地难看的犬。心里好像很寂寞似的,一边直打哆嗦,一边四处走动。
             因为妻子说:“那犬大概是翁丸吧,这些天来,是这样的犬在行走吗?走倒没走吧?”虽然,喊了声“翁丸”试试看,但是,也没反映。有某妻子说:“是翁丸啊!”仍有其他人的妻子说:“不是翁丸呀!”
             由于各有各说,中宫様说:“右近很熟识翁丸的情况。”一呼唤,右近便在中宫様的旁边趋候,于是,中宫说:“这是翁丸吗?”让右近看。
             因为
右近说了:“像倒是像翁丸,可是,这个犬的样子好像也太令人不快。另外,如果只招呼‘翁丸呢?’的话,就会很高兴地靠近过来,可是,不管怎么呼唤都不靠近过来,这个犬好像不是翁丸。蔵人等说:翁丸‘打死扔掉了’,若是俩人打的话,能这样活着吗?不能活!”等等,所以,中宫様变成觉得翁丸很可怜。


(待续)
地板#
发布于:2017-08-10 07:12
(接上)



             天暗下来了,虽然,让那只犬吃东西,可是不吃,所以,确信不是翁丸。
             这件事停说後的第二天早晨,中宫様理了髪、洗了脸等,让我拿着镜子瞧,于是,我便坐在旁边侍奉。昨天的犬由于蹲伏在柱子那儿,远眺那只犬,我刚说:
            “啊!可怜啊!昨天,竟粗暴地殴打翁丸呀,听说是死了,干了件很可悲的事儿!下回大概会转世为什么东西吧?挨打死去时,可能是多么凄凉孤苦的感觉吧?”
由于在那儿蹲伏着的犬浑身哆嗦、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我感到意外,非常惊讶!要是那样的话,那只犬就是翁丸吧?一想到昨夜,欲将翁丸的事儿悄悄地隐藏,包括凄惨可怜,都是无比兴致的事情。
             我放下镜子,刚说:“那么说,你是翁丸?”它便跪拜吼叫,将它搁置在中宫様那儿後又变得大笑起来。中宫様召唤右近之内侍,“这般如此”地刚一说完,老婆们的喧哗笑声,即使天皇也听说了,出来到了这里,而且,
说完“惊讶的事情,连犬都具有这样的人心啊!”之後,笑了起来。

             随从天皇的老婆等人也听到了这件事儿,集中来了,老婆们一呼唤翁丸,此刻,便不客气地站了起来,如上所说的那样在动,我刚一说“这脸的周围还肿胀,希望给配些药啥的。”老婆中的一个人便说:“终于觉得翁丸可怜、说出真心话了?”等等,正笑的时候,忠隆听见喧哗,便从台盤所(老婆的办公室)方向传来:“是真的吗?看看那只犬吧!”
            “啊,很为难!决没有那样的东西!”我说。
             经别人一说,忠隆便说:“是吗?大概有时在那当中也能发现吧?不可能只是那样躲藏!”
             有那样的事情之後,天皇对翁丸的责难也消解了,变成了像原来一样的命运,依然被人们同情、打招呼。颤抖着身子叫起来,无法比喻,既有意思,又很可怜。若是人的话,理所当然被他人说同情的话、做感觉很为难的事儿。但是,犬因为被人类同情、打招呼而吼叫,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待续)

4楼#
发布于:2017-08-11 08:19
(接上)
三.《第二十三段》
                作为与清凉殿东北角的北侧的间壁设置的屏风拉门,描绘着‘荒海之绘’,因为是有生气的东西等等,绘制着长手、长足,所以,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中宫様所在的‘上之御局’(天皇召见时作为休息所的房间),因为门敞开着,所以,“很讨厌总能看见手长足长的怪物画”等,老婆们说完後笑了。
                高欄的地方安放着青花瓶,插着很多五尺左右长的、盛开着的樱花枝干,直至高欄底部,花开的很灿烂。
                这种白昼时分,大纳言殿穿着桜(襲)之直衣 (贵人的平常服)、变得稍微柔软的濃紫色固纹的指貫(和服裙子)、再加上白色衬衣、其上,濃郁的红色斜纹缎实在鲜艳的出袿(出衣)的姿态进宫,正好这个时候天皇来到这儿,所以,大纳言殿便在房门前的细木板坐了下来跟天皇说着什么话。

(待续)


5楼#
发布于:2017-08-12 08:58
(接上)


               在竹帘中,老婆们身着宽敞舒适的、宛如由肩膀滑动下来似的桜襲之唐衣(平安时代女性的盛装),那里面穿着的藤襲和山吹襲等等的和服五光十色,外表也令人满意,将衣装的袖口从许多小半蔀的竹帘溢出到外面,这个时候,在清凉殿内的、天皇白天的居室方向,能够听见给天皇运送膳食的人们很响的脚步声,每当听见喝道等的声音——‘让路’,每当晴朗和暖的、春天的阳光的样子等等时,都很有趣。
               送来了最後的膳食的蔵人来到这里,将膳食准备好了的事儿一向天皇上奏,天皇便从中之门出来,来到白天的居室。作为随从、陪同,大纳言殿从厢房出来观望后,又返回到刚才的花的旁边坐下了。
(待续)
               
6楼#
发布于:2017-08-13 09:11
(接上)
               中宫様把贵人面前的御几帐放在一边,来到门楣横木处和大纳言殿说话的样子等等,没什么,只是因为觉得已经非常好,在中宫様旁边服务的老婆们也没有任何担心,感觉很满足。
               “斗转星移日月行,永恒不变三室山。”大纳言殿非常平静、舒畅地朗吟着这首古诗的样子,每当这种相应的场合,都觉得深有情趣。的确希望:就按现在这样,中宫様的样子一千年依然荣华显赫。

                掌管、伺候天皇用餐的人,因为要撤下餐具,正在考虑招呼还是不招呼蔵人时,天皇来到了这里。
                虽然,中宫様对我说:“请用砚台研墨。”可是,我的眼睛没朝墨的方向看,只是朝向了其它方向,因为只是看着在那儿的、天皇的英俊的样子,一发呆,墨夹子的夹口也好像是脱落了似的。
                中宫様拿着白色方形美术纸笺折叠,说:“请各写一首马上想起来的、这样的古歌”。
               “这咋办好呢?”我刚跟在室外坐着的大纳言殿征求意见,大纳言殿就说:“请快点儿写!因为这样的时候,男人不会这样那样地从旁出主意指指点点。”
                方形美术纸笺被送回竹帘子里了。中宫様把砚台给了我,严厉地催促说:“快!快!不要这个那个地胡思乱想!譬如難波津的歌或者别的什么,把忽然想起来的古歌写下来就行”。
                为什么那样胆怯呢?脸已经变的通红,这呀那呀,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呀!



(待续)
7楼#
发布于:2017-08-14 08:38
(接上)


                  虽然说吟咏春之歌啦、花的风情啦等等感觉困难、困难,但是,上臈(比作者的身份和地位更高的女官)们写了两三首左右,
                 “请写在这儿”,因为转到了我这儿来了,所以,将‘因为活了很长的年月,我随之已经变成为高龄了。不过,并非那样,一看见这美丽的花开,成为遗憾的操心事便一件都没有’这首歌,重新改写成“一拜见了天皇英俊的样子……”呈上,中宫様就拿着那首歌与其他人的歌相比较,说:“只是这样,想知道你们的机智呀!”就便说:
               “在円融院(一条天皇的父亲)时期,因为天皇跟殿上人(四位、五位以上的人以及六位的蔵人)说了:请在草(册)子上各写歌一首》。所以,人们很厌烦写、也有提出辞退的人时,由于円融院说:‘仅仅笔迹的好坏丝毫不是问题,另外,歌与这个场合的气氛不相称也不打算作为问题’,大家非常为难,记在了歌中……
(待续)
                   
8楼#
发布于:2017-08-15 13:40
(接上)


               谈起现在的関白殿(中宫定子的父亲藤原道隆)、又,三位中将(近卫府次官)时,
                每当中宫様说起把‘海潮常涨潮,出雲之海滨。总是那样深,深深思念君。’这首歌的下句改写为:“君为我所依”,得到了円融天皇极大的赞赏等等时,就会无缘无故地感觉到冷汗汗珠在滴落。
                虽然我能那样写,但是,我认为:可以说是年轻的老婆们大概还不会那样写的内容吧。就是平日非常擅长书写的人,也有事与愿违、十分胆怯、写坏了的(人)。

                中宫様将古今集放在了贵人面前,说了许多歌的上句,然后问:“这些歌的下句是什么?”
                总是不管白天黑夜地记在心里,虽然,也有自然而然地忽然想起的歌,但是,那些完全答不上来的是怎么回事儿呢?
                宰相之君(藤原重輔的女儿、随从中宫的女官、作者的深交),好容易才仅仅答了十首,那些也算领会了吗?不算在掌握之中!况且,如果只是记住了五、六首左右的话,只能说“不会”,就是说,告诉中宫様较好。
               “那样冷淡无情,就算把苦口婆心说的,当作没有意义的东西,好吗?同样,必须回答”。觉得为难、遗憾,也很有意思。
                对那首歌的下句、没有人回答‘知道’的歌,就那样继续全部读完,虽然,用书签似的竹木片隔着,但是,女官们叹息道:“这首歌是熟识的歌呀!怎么记性这么差呢?”即使在那当中,也有再次书写《古今集》等等的人,当然,全部都记住也是好事儿呀!



(待续)
                                   
9楼#
发布于:2017-08-17 08:50
(接上)

                中宫様说:“村上天皇在位期间,提及宣耀殿的妃子(藤原師尹的女儿)的人,是小一条之左大臣殿的女儿,这个事儿谁不知道呢?无论谁都知道!”那人又谈起姬君的时候,村上天皇听了父亲(大臣)所讲述的教育:“第一,要练就写一手好字。其次,要努力弹琴、比他人.弹得更好,而且,要将《古今集》的歌二十卷全部背下来以求知识。”之後,便于斋戒日拿着《古今集》来到妃子的房间,拉上了围屏隔着……

                宣耀殿的妃子和平日不同,样子觉得很奇怪。由于天皇翻开了《古今集》,询问“在哪年哪月哪日的当儿、叫什么的人吟咏的歌是什么歌?”妃子被天皇拉上围屏隔开是否因为这个?虽然,觉得能够理解也很有趣,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觉得错了,或者甚至有忘了的地方的话,大概就变成很严重的事情了吧?心里应该很不平静吧。
                据说,天皇只是叫来了两、三个精通和歌方面的人,摆放围棋子、用以计算被妃子答错的数字,意欲强迫妃子回答。那个时间是多么美好!情趣应该是最深吧。
                那个时候,连在贵人(中宫様)面前侍奉的女官,我都很羡慕。天皇一强迫妃子回答,妃子便装作聪明机灵的样子,尽管不能就那样马上把歌从头到尾地回答完全,却丝毫不错。天皇还是想办法找错才欲作罢,哪怕是一点儿。妃子的记忆好的程度,甚至感觉到变成了令人羡慕,那些竟达十卷之多。
                天皇说:“简直是徒劳无益的事呀!”
                将夹算(书签似的竹木片)夹在《古今集》中就寝,也是好事呀!



(待续)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