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38回复:0

朱日和今天举行建军90周年阅兵 这个最神秘的军事训练基地 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30 09:20
       7月30日上午9时,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将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届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将现场直播。
       朱日和是亚洲最大、也是解放军最先进的陆空军事训练基地,可与美国的“国家训练中心”媲美,被称为东方的“欧文堡”。《环球人物》记者曾在2014年8月独家探访过这个神秘的军事基地。
走进朱日和
       朱日和位于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和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境内,占地1066平方公里。这里地形复杂,分布着哈尔德勒山地、都新草原、乌登草原、察汗敖包丘陵、杭盖登吉丘陵等,由沙漠、草原、山地、沟壑等组成,具有独特的排兵布阵优势。
       
       看得出,这是一处绝佳的战场。的确,整整800年前,成吉思汗的铁骑由此扬鞭远征,横扫亚欧;300多年前,康熙皇帝御驾亲征,经此征讨准噶尔叛军。如今,这片广袤的古战场崛起为一座现代化的军事训练基地。
       高速公路两旁的碧树绿草在眼前疾速闪过,远处茫茫荡荡的草原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忽然,一个有上百匹骏马的马群、一片几百只绵羊的羊群接连闯入视野,令人顿时想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句。
       从内蒙古二连浩特市机场乘汽车3个小时后,《环球人物》记者终于来到了训练基地门前。走进大门,迎面就看到一座10多米高的平台,上面停放着一辆我国自行研制的99式新型坦克。它昂首挺立、威风凛凛地注视着进出基地的人流和车流。
       神秘的“战场”
       朱日和曾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当年在报纸上连名字都不会提,仅以“华北某训练场”代替,外军也只能在侦察卫星图片上,目睹它的风采。近几年,随着我军与外国军事方面的交流日益增多,这里才慢慢地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2012年前,记者第一次来朱日和采访时,就被它的恢宏气势征服了。站在察汗敖包山上,俯瞰这片广袤的训练场,听朱日和训练基地高级工程师、全军训练基地建设专家组组长张冀湘讲它的传奇故事。
       20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简单的装甲兵训练场。1997年7月,中央军委为适应未来战争需要,决定将训练场扩编为陆空合同战术训练基地。1998年初,时任北京军区通信部指挥自动化处长的张冀湘,被任命为朱日和训练基地副司令员,负责基地的信息化建设。
       当时,基地的信息化可谓是一穷二白。巨大的现实差距,促使张冀湘只能快马加鞭地建设。
       历经10个月的苦战,一个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计算机网络为平台,集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综合保障、基地管理“五大系统”于一体,着眼未来预留拓展空间的高技术体系,正式启动运行。7名中国工程院院士组成的鉴定委员会评价称:“该系统属军内首创,填补了国内空白,技术性能达到了国际同类信息系统先进水平。”
       朱日和基地建成后,主要担负的任务是组织师、旅、团级部队完成合作战术演练,协同装甲兵和其他兵种进行技术、战术训练,可容纳5个整编师同时进行实兵演习,并为陆军装备的各种武器进行实弹、实爆作业和航空兵实施对地面部队攻击演练提供保障。
       在基地的导调中心,记者见到的中国最大信息化战场,果然气象万千:密如蛛网的“电磁丛林”、奔腾不息的“数据江河”、“从子弹到导弹”的靶标战术设计、扣人心弦的实兵模拟交战。数字化导调大厅内,在一面国内最大LED显示屏上,演兵现场影像、交战三维动画、战斗力指数曲线、装备和人员损伤统计等各类信息一目了然。
       2005年9月27日,“北剑—2005”军事演习在朱日和举行,中国国防部邀请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24国40多名军事观察员前来观摩演习。这是建国以来解放军邀请观摩国家最多、对外展示规模最大、开放透明程度最高的一次涉外观摩演习,朱日和也因此受到外军的强烈关注。也就是从那时起,有人将朱日和称作“东方欧文堡”。
       记者曾问张冀湘:“朱日和,在蒙语里是什么意思?”他指了指心口说:“心脏。”如今,朱日和又汇聚了中、俄、哈、吉、塔等国数千精兵在此进行反恐联合军演,这里又何尝不是“心脏”呢?
       专业化模拟蓝军诞生地
       走进基地深处,记者看到智能化混合雷场、染毒地段以及堑壕暗堡等工事星罗棋布,城市作战、特种作战阵地犬牙交错,仿佛进入了一个真正的现代化战场。
       朱日和的魅力,就在于它是我军首个“复杂电磁环境应用系统”和唯一“联合作战实验场”,正引领军队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
       所谓“复杂电磁环境”,主要是指在一定的作战时空内,人为电磁发射和多种电磁现象的总合。构成复杂电磁环境的主要因素有敌、我双方的电子对抗,各种武器装备所释放的高强度、多频谱的电磁波等。现代的信息化战争多是从电磁场拉开序幕,实施电子干扰是夺取电磁战胜利的基本手段。而“联合作战实验场”则是指,该训练基地可以组织信息化条件下陆空联合、新型作战力量联合的作战实验。
       近年来,朱日和训练基地已先后导调、保障了上百场陆空联合战术兵团实兵和网上对抗演习;上千名军师旅指挥员率近百个师旅数十万名官兵,在这里轮番鏖战,创新了上千个训法战法。
       我军第一支专业化模拟蓝军部队即在朱日和训练基地诞生。前不久,来自南京、广州、济南、沈阳、成都和兰州六大军区的各一支陆军合成旅在朱日和展开代号为“跨越—2014”系列演习,这是解放军首次组织的多支部队跨区机动演习。在这次演习中,蓝军充当了“磨刀石”的角色﹐表现不俗。当时,朱日和基地及其蓝军部队,为各军兵种进行联合战役和合同战术训练,提供了全时空的舞台和强劲的战场对手。
       据一位亲临朱日和观摩此次演习的美军高级军官评价,朱日和训练基地完全可以和美国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相提并论。


 
(来自网络)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