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03回复:37

那抹不去的记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09 10:45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广州起义路(原维新路)十四中门口,几部敞篷的解放牌大卡车,静静的等待,我和一百多位同学,鱼贯从学校门口陆续登上了卡车,四十九年后的今天,依然记忆尤深,天空阴霾,秋风送凉,马路两旁的椆树落叶纷纷,站在卡车上的我,因为就要离别这个生活十多年的地方,而感到莫名的寒意。
沙发#
发布于:2017-07-09 14:01
                                        67年10月,上头发出(关于大中小学复课闹革命)的通知,当年“破四旧,闹革命”的革命小将又乖乖返回课堂,可学校的老师心有余悸,谁也不敢踏进课室一步,每天我们回到学校就像去到花果山,不久,工宣军宣相继进驻学校,当年风光无限的小将都成了落水狗,只有被痛打的余地。
板凳#
发布于:2017-07-09 19:07
不过,军+工*批 斗学生的小运动没持续多久,六八年四五月份上层开始焦虑了,那时候,伟大领袖还没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光辉指示,耽误了三届的小学生也到了小学毕业的时刻,,有一天,我正在课室门前无聊的溜达,突然碰到以前邻居正在上小学的小孩,我以为他没事跑来我们学校玩耍,后来他告诉我,读四五年级还没毕业的他,已经分配到我们学校,只等我们离开学校,他们立即踏入初中课堂,《老三届》这时候面临的,继续读书还是踏入社会工作的抉择,到了七八月份,上层开始明确表示,《老三届》除了极少数人留在城市读书工作外,绝大部分都要分配到农村(揸七)
地板#
发布于:2017-07-10 10:03
老3的回忆录写的很好。(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写,揸七之后又……?)
4楼#
发布于:2017-07-10 12:52
岳峙:老3的回忆录写的很好。(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写,揸七之后又……?)回到原帖
多谢岳老师浏览
5楼#
发布于:2017-07-10 13:52
               当时,我自认没有“手持三尺屠龙剑,誓将荆棘劈坦途”的豪迈气概,但去农村(搵食),真是不敢走进担屎桶田头施肥,弯腰曲肩插秧的生活,这种情景我在读初中参加校外农忙活动时已深深烙下恐惧的印记,恰在此时,南田农场的招工人员在我们学校礼堂安排了见面会和图片,游说我们报名的工作人员把南田说得天花乱坠, 其中令我心动的就是,南田是橡胶老垦区,不用下水田,基本工作就是割胶,第二工资制度,第三每月每人享受四十斤大米口粮,要知道,我当时在广州粮食定量只有十八斤每月,没和家里人商量,我和一个同班同学当即填写了去南田的表格
6楼#
发布于:2017-07-11 21:19
                     红卫轮静静的停泊在珠江白鹅潭,灰黄浊浪轻拍太古仓码头的石墩,一栋栋红砖结构的仓库排列有序,墙壁上铺满了字体大小不一大字报和标语,从码头的门口直到轮船的舷梯,布满了头戴藤帽,手持木棒,两眼园瞪的工人纠察队,对于我们这些手挽铁水桶,肩背棉被,还没真正成为知青的学生,从他们厌恶的眼神看出,这些低头匆匆走过的人流,就是城市里的垃圾,恨不得将之通通扫到珠江,随水流走,永不返回,可没曾想,三十年后,这些威风八面的大部分人,也会被改革大潮扫出工厂,成了下岗弃儿,真是讽刺。
7楼#
发布于:2017-07-12 09:31
               忧               伤  

           红卫轮满载离别忧伤    
          海鸥尾随追逐白浪    
          一路逆风来到海南    
          满目荒山满目苍凉    

          茅草房油灯竹搭的床    
          灰土砌上泥糊的墙    
          青菜叶子伴稀饭    
          棕榈油漂浮萝卜汤  

          我愿化作一朵白云    
          乘风飞跃琼州海峡  
          回到我可爱的家乡  
          与亲人团聚不再忧伤  
8楼#
发布于:2017-07-12 09:32
。。。。。。
9楼#
发布于:2017-07-12 15:52
3814部队黄继光支队:红卫轮静静的停泊在珠江白鹅潭,灰黄浊浪轻拍太古仓码头的石墩,一栋栋红砖结构的仓库排列有序,墙壁上铺满了字体大小不一大字报和标语,从码头的门口直到轮船的舷梯,布满了头戴藤帽,手持木棒,两眼园瞪的工人纠察队,对于我们这些手挽铁水桶,肩背棉被,还...回到原帖
这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