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77回复:3

老首长雪地两次大战狼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05 18:34
      在建军九十周年之际,让我们怀念粤海生产建设兵团培育我们成长的老首长,兵团首长的功迹永存!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祝兵团老首长们身体安康,安享国富民安的人生快乐!


1970年,我在粤海兵团三师八团(南田农场)团部警通班当班长,庞日海副团长经常到我们班指导工作,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每次,我们总要请他讲述他在战争年代中所经历的故事。



他说:“这次就讲我在北疆雪地勇斗狼王的生死故事吧。”



 狼是十分凶残、鬼计多端,报复心理极强的恶兽,我部也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某铁道兵正在修筑黑龙江军垦农场一条必经的铁路时,1954年6月我和1.7万志愿军刚好从朝鲜战场回国,当时就被派去某团部任通信班长。



一次,团里要派出一名通信员到一营的伐木施工点去送文件,通信员竞四天毫无音信。理应早就返回了,他着急得吃不下饭,团参谋长命令他带一个侦察班的战士沿路去寻找。



  他们去到一营驻地,经了解,该战士在第二天一早就冒着风雪返回团部了,不知为何过了两天了,还不见音信?



一营周营长是个东北抗联的老战士,他对茫茫雪原的风险十分了解,他说:“团部通信班这次犯下一次不可原谅的错误,违背铁道兵总部开进北大荒执行修筑铁路中,有规定不允许战士一人单独行动的禁令。在风雪中让他一人单独执行任务,可能早已遭到不测。人命关天!还是让我再多派一个班的战士持武器,火速去帮助寻找吧”。



 庞日海指挥大家分两从路雪地返回,要求必须十分认真细至地去寻找蜘蛛蚂迹。去到离驻地约三里地,庞日海突然在一棵大树挡住风雪的地面发现有一撮带血的狼毛,战士们快速扒开附近积雪,发现有一副狼的骨头遗骸。不好!必然是失踪的通信员在此与饿狼遭遇,发生了一场战斗。庞日海命令打两发绿色信号殫,召集另一班战士紧急会合。


队伍集合后,全体人员进入了一级战斗准备,他们向着一个可疑的小山包上迫近。
  刚登上山顶,就发现了半山中的狼群。

当战士们看到山坡下有成百条恶狼,正转来转去围困着几十棵密集的柏树,大家的心情一下紧张了起来,那名失踪两日的通信员必定就被恶狼围困在此。庞日海班长命令,队伍分两路立即向狼群开战,为这名通信员解围。







饿得疯狂了的这群野狼,竞然不怕我们两面包抄上来的军人,狼群自以为狼多势众就可险中取胜,于是张骨舞爪迅速赴向我们。



  一阵清脆的枪声连续响起来了,狼群竞然不怕子弹的杀伤,一群群不断地朝我们冲上来。



  但30多支各种的武器火力还是占了上风,狼王一声长呺,活着狼的纷纷四散而逃。侦察班的董副班长十分细心,他一眼就分辩出有个狼王在指挥狼群,他快速抄起一支苏式步骑枪,一枪就击中了狼王的眼眼,但狼王却被活狼救走了。此役,击毙饿狼30多条,但失踪了的通信员,也被严寒冻僵在大树上,早已无生命气息。



原来,该通信员在返回途中遭到狼群攻击,他击毙几只饿狼后灵活地爬上一棵大树。狡猾、残忍、凶恶的饿狼吃光了被击毙的同类尸体皮肉后,竞然在狼王的指挥下,一只一只轮着来撕咬大树头,企图大树倒下就可以捕食到活人。



狼虽然不会爬树,但牙齿却有着极大的优势。但这位通信员也是个十分灵活的人,他在树顶利用叉开的树技,从一棵大树又爬到另一棵大树上,反反复复令狼群累得疲于奔命,啃咬了两天两夜而无果。狼王也极度失望,但是它仍不放弃这次捕食活人的机会。



当战友们看到十几棵被野狼咬得千疮百孔的大树头,地下四处散落了不少美制卡宾枪的彈壳,还落有十几副野狼的血腥骨骸,可以想像当时人狼战斗是多么的激烈。大家在烈士的六个彈夹中,只找到剩余的三发子彈。当时我们刚从战场走下来,战士均配足150发子弹的,他肯定是准备留在最后一刻。他的失误是在此次行动中,无配带信号枪出发,无法发出求救信号,大家一切都明白了。



据当地居民言:饥饿的狼群是不会轻易放弃追杀中的活体动物,这是狼王第一次去冲撞我铁道兵军人,我们不幸牺牲了一人,但狼群自己也招来了一场灭顶之災。



故事到此,本该结束了,然而中枪成了独眼龙的狼王竞然死不了。两年后,真是冤家路窄,庞日海又与这只狼王相遇了。



军垦农场的铁路主杆线终于开通了,大批铁道兵要屯兵戊边,开发北疆的南山三江平原。部队组建了850、851、852、853军垦农场,数万名人民子弟兵将在这片亘古荒原,一天天在将其改成为万亩良田。播下了小麦、玉米、大豆农作物,使这里变成了祖国的粮仓。



庞日海此时已成为基地团指挥部的保障股长了,一天上级发来急电,一场暴风雪将要袭来北疆。上级命令,立即要通知各分散连队,将打下的小麦、大豆、玉米紧急收仓封存,当时连队还没有架通电话线路。



庞日海只能坐着一部三轮苏式摩托,率领两个战士全付武装冒着微微的风雪出发,当他们通知完40多个连队,在返回到离团部还差两里地时天已变黑,摩托车咔嚓一声停下,坏了!三轮摩托车汽油已烧光,怎么办?只能下地推着车走。



三人走不出半里地,彭日海发现后面有点不妥,发然有三只饿狼跟踪而来,三人不得不加快了步伐。但更不妙的是,路前又发现了成百只饿狼已包抄上来。



三人无路可行,此地又无高大的林木,只见在打麦场中有用麦杆堆成几丈高的草垛,在无计可施情况下,只能占草垛防卫了。



庞日海三人相互帮助爬上高高的草垛,他立即命令通信员取出信号枪,向不远的团部连打三发红色求救信号彈。他又命令两位战士,只要狼群不主动攻击我们,我们就坚守待援,绝不先去激怒这群冬天的饿狼。



然而,饿狼还是被饥饿所迫,要以拼死的姿态来攻击我们,狡猾的饿狼竞一只只跑去麦垛底下,一把一把将麦杆咬住拉出,企图将麦垛推倒捕食我三人。此时,庞日海一眼认出了远处两年前被击盲一只眼的那只狼王,狼王也认出了打过它一枪的董班长,真是冤家又聚头了,只能又来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原来复仇心切的狼王,已专门在850基地出入口路段等候庞日海和董班长已有两年了,今天它终于找到了机会。



而我们今天三人刚好也有备而来,携带了三支清一色的铁把54式冲锋枪,每人又备有150发子彈。在雪地出勤,我团指战员、我庞日海怎会忘记前一次留下血的教训呢?我们是不会再重犯同一种错误的。



三人朝着靠近麦杆草垛的饿狼开始扫射。在一轮暴风雨式的枪弹扫射下,几十只俄狼倒在血泊之中,狼王此时又大呺三声,竞然不出十五分钟就四处召集了几百只饿狼,正在万分火急之中情况发生了变化。



庞日海又命令通信员再打三发红色求救信号彈,狼王此时也明白了它的时间不多了,又大呺一声!数百只野狼向麦垛一齐进攻,此时三支54式铁把冲锋枪,朝着四处进攻的狼群反复扫射,成片饿狼倒在血泊之中。



恶狼的攻击减弱了,此时我一百多名的指战员全副武装,分乘三辆苏式前后驱动卡斯汽车也赶到,大家以排倒海之势杀向狼群。



只听见一声悲惨的狼王长啸,死剩的群狼落荒而逃。



  庞日海说:我们三人得救了,战士们在雪地中拾获了200多只死狼,装满了两辆卡车胜利而归。那年冬天,团部机关人人都用上了用狼皮制成的毛辱来铺床,可暖和了。



  狼王失算了,它完全不应该两次来惹怒我部来开发北大荒的军人,狼王两次失算大败,它也很快被狼群罢免了它的王位,被孤孤怜怜地逐出狼群。



庞日海说:“在团部往后的半年中,还可经常在夜间听见,孤独的老狼王在人狼大战处声声哀呺,一年后再也听不到它的呺声了,这条敢与军人争斗胜负的狼王已落荒而死。



  两场人狼大战,军垦战士用军威镇住了恶狼,这使850团部基地十年来再也听不见野狼嚎。



庞日海于1955年在铁道兵授御时评为中尉。1958年他随同十万从朝鲜回国的志愿军官兵开赴海南岛。1963年6月21日,他又主动请鹰作为民兵加强连连长,戴长胜为指导员,从南田农场紧急召集近200多名武装民兵,火速参加围剿台湾美蒋空投在陵水吊罗山的8个武装特务。他宝刀末老,军人色彩一点不减。他在崖县南田农场后来任副场长,1968年改编为兵团三师八团时,他任副团长。



  庞日海副团长最后说:”我也是通信员出身,干了十多年的机关兵,我两次大败狼王,不是我有本事,而是我们的军威可战胜一切敌人!



董班长是个临危时,面不变色,心不跳的人。在1969年他参加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来已官升到兵团某师副参谋长一职。



  重新回忆起50年代的故事,也是翻开我军的光辉历史,爱我中华,壮我军威!





                                                      作者:许志勇



   



                                                        2017年7月5日







沙发#
发布于:2017-07-05 18:36
翻开我军的光辉历史,爱我中华,壮我军威! 好好好!!!
板凳#
发布于:2017-07-05 18:37
 两场“人狼大战”,军垦战士用军威镇住了恶狼!真威风!!
地板#
发布于:2017-07-05 20:17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