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楼#
发布于:2017-08-01 19:10
(接上)



三十九.《第一八六段》
                   叫吉田的马术家说:“无论什么马,哪匹马都不好对付。所以,知道不能够为人力所争就行。
                   首先,要好好看清楚预定的所乘之马,一定要知道其强弱之所在,其次,要点检道具辔和鞍有无危险之处,若有担心之处的话,就不让那匹马跑。
                   就是说,将不忘这样提醒的人称为真正的马术家,这就是骑士的秘诀。”

四十.《第一八九段》
                   虽然今天想要干这干那,但是,发生了其它的急事儿,掺杂在一起,乱糟糟地度过了一天。
                   等待的人有事儿没来、没有预约的人却来了,确实,相求的事儿没有按预定时间、只有出乎意料、没想到的事儿挺顺利。
                   种种担心的事儿什么事儿都没有就过去了,理应容易解决的事儿却不能像想象的那样顺利进行,烦扰心神的不得了。
                   每天每日过去了的情形,竟然和早前所想的不一样,一年亦如此、(我们的)一生亦是如此。
                   也有原以为早前的约定全都将落空的事情却自然而然地、顺利地进行了下去,事情越发不能如此这般地决定。
                   因此,只有明白了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是不定的最为真实,没错。



(待续)
31楼#
发布于:2017-08-02 15:47
(接上)



四十一.《第一九四段》
                   达人观察人的眼力,决不会有丝毫差错的地方,譬如,某人在社会上制造谎言,如果说有时欺骗人的话,那么,在听了那个谎话的人当中,
                   信以为真,听任对方摆布受骗的人有之;
                   过分地相信那个谎言,兼之重新思考繁杂的谎言,添加解释的人有之;
                   毫不介意、满不在乎,不表示关心的人有之;
                   觉得靠不住、有几分令人担心、既不是相信、也不是不相信、(怎么好呢?)——一动不动沉思的人有之;

                   感觉怎么都不像真的似的,因为是人言,觉得大概也会有那样的事儿吧,没有深加考虑、就由它那样的人有之;
                   作各种各样的推测,虽然,表现出像是很清楚了似的样子、像是通情达理似的点头微笑,可是,根本一点儿都不明白的人有之;
                   猜想真相:“啊!好像(肯定)是那样”,一面想,还一面对自己的判断感觉也许有误、可疑的人有之;
                   不是也没有显著的改变吗?鼓掌笑的人有之;
                   很了解事情的真相,却不说知道,清楚地了解事情,不想要说这说那揭露谎言,同不知道(那是谎话)的人一样生活的人有之;
                   从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制造那个谎言的本意,一点儿也没有瞧不起人,变成了和制造那个谎言的人同样的心、配合骗人的人有之;
                   甚至连同这样的、愚人的同伙的戏言,在知道真相的人面前,像上述那样的、各种各样的理解、做法,无论从口气上,还是从表情上,都没有隐藏的地方,一定全都明白。何况明白事理的人看见为不懂道理的心所迷的我们,宛如看见掌上之物一样,就是说,清楚地知道。
                   即使那么说,有这样的推测方式,也不该用相同的方法论这论那、甚至评论佛法。(就是说,佛法和这,完全是另外的东西。)


                  

(待续)
32楼#
发布于:2017-08-03 09:54
(接上)

四十二.《第二〇六段》
                   德大寺之故大臣殿为検非違使厅的别当时,在德大寺家的中门,进行検非違使厅的评定期间,官人章兼的牛脱离了车,闯入到官厅中来了,登上了别当的座席——浜床之上,反刍了所食的东西,横卧躺着。这是件很严重、怪异的事儿。
                   因为这件事儿,对还是将牛牵到了隂陽師那儿占占卜较好、对在那儿的官员们的各个提议,德大寺之故大臣殿的父亲——相国听了这件事後,说:
                  “牛对事物的好坏没有判断能力,因为有腿脚,哪儿不曾上过呢?不管哪儿,都能登上!低薪贫穷的官人决不会因为那样的事儿,无缘无故地没收出勤用的痩牛。”
                   于是,将那头牛还给了原来的持有者——章兼、更换了那头牛伏卧过的草席。据说,后来一点儿不吉利的事儿也没有就完事了。
                   从前的谚语也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四十三.《第二〇九段》
                   将他人的田说成是自己的、提起诉讼的人败诉,由于窝心,说:“给我把那田里的稻子全部收割掉!”
                   正派人去的时候,某人看见那些被派去的男子们,从一端开始,先把中途稻田里的稻子收割了,便说:
                   “这块田不是被起诉的田!为什么这样做无法无天的事儿?”
                   “即便是收割的男子们受命要收割的稻田,也没有可以割的道理!因为,反正是要坚持错误下去的人,有哪块田不能割呢?不管哪儿,都能割!” 据说是这么说的。
                    找了这么个理由,很滑稽可笑!



(待续)
33楼#
发布于:2017-08-04 06:44
(接上)
四十四.《第二一五段》
                   平宣時朝臣上岁数後向人谈起了自己的经历,说:“某夜,还未至深夜時分,因为最明寺入道殿曾招呼过我,虽然,我说了‘马上拜访’,但是,没有直垂(整洁干净的、武士的平服),在这个那个磨磨蹭蹭的(过程)中,使又来了,说:‘没有直垂等等吗?因为是夜里,即便是不同寻常的服装也没关系,请快拜访去!’穿着皱皱巴巴的旧直垂、便服模样正在拜访的时候,最明寺入道殿拿着酒壶陶杯出来了,说:‘一个人喝这个酒,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美中不足、寂寞,所以,吩咐你来了。下酒的菜什么都没有呀!大概家人已入睡、夜深人静了吧,适当的酒肴有还是没有,请到处找找。’点燃纸烛,找遍了各个角落,其中,在厨房的搁板上的小陶碟上找到了点豆酱,刚说:‘找来了这些’,便被说道:‘用这作酒肴就足够了!’心情舒畅,一杯又一杯地喝了好几回,喝的很高兴,那个时候(時頼作为執權在职期间)就是这样节俭。”


(待续)
34楼#
发布于:2017-08-05 06:38
(接上)


四十五.《第二三四段》
                   人向自己寻问什么事情的时候,对方的人并不一定完全不知道那件事儿,因此,实事求是地将事实告诉人,看起来似乎很傻,(大概是感觉吧)。
                   好像使对方的人迷惑一样进行回答,不好。即使是对方的人已经知道的事情,大概也希望知道的更详细、清楚而询问的吧。
                   另外,确实不知道的人如何没有呢?一定有!所以,若给予清楚说明的话,听起来必定觉得稳重。
                   将人还未听说的事情托付给自己知道,如果只是把“哎呀哎呀!那个人的事儿惊呆了呀!”等等写在书信中的话,对方的人就会反问:“曾经有过什么事儿呢?”确实不愉快。
                   在世上反复说的、已经不新鲜了的事儿,因为偶尔也有忘记问的人,所以,不会不清楚那样地告诉对方的人,是坏事吗?不是坏事!这样的事情,是不谙世事的人会做到的。



(待续)
35楼#
发布于:2017-08-06 13:18
(接上)



四十六.《第二四三段》
                    我在八岁那年,面向父亲问道:“佛是什么样的呢?”
                    于是,父亲回答道:“佛是人变成的。”
                    我又问:“人怎么变成佛呢?”
                    父亲又答道:“那是根据佛的教义成佛的。”
                    我又问:“将成为了教义的那个佛,用以教导那样的人,教什么呢?”
                    于是,父亲又答道:“那还是根据之前的佛的教义那样教。”
                    我再问:“那个教义的首佛是怎样的佛呢?”
                    父亲笑着说:“呀!那或者是空降来的吧、或者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吧。”
                   “被儿子追问的无言以答了呀!”父亲跟人们说,觉得是很有意思的事儿。


                                        

(完)

                                                              翻译:岳峙
                                                             2017年8月4日


                  
36楼#
发布于:2018-02-14 15:31
老岳翻译、书写的日本古典文学——《徒然草》钢笔字原稿(部分):
37楼#
发布于:2019-03-12 10:53
上一页 下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