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71回复:35

日本古典文学——《徒然草》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02 10:21
徒然草
 精选古典(7)
                                                         著作:西谷元夫
                                                                                                  翻译:岳峙
                                                                                                  2017年6月29日

                                   
                          

                                  


.《序段》
             亦无事可做,任由其闲得无聊,从早到晚,终日面向着砚台书写,消失在映照心灵的镜中,映照後又消失。经常写与己无关的无聊事儿,总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不可思议、奇怪起来了似的。

二.《第一段》
             却说,哎呀!既然出生来到了现世,当然,不论谁,希望那样,希望这样,愿望大概很多吧。天皇之御位,说这说那,也应该是诚惶诚恐。再到皇室的天皇子孙、不是凡间人一事,的确值得尊敬,摄政、關白的样子当然应该值得尊敬,即便其他的、贵族的人——由朝廷赐予了舍人(随身)身份的人,也被认为是非常好的事。甚至连那样的名门出身的人的子孙,即使破落了,也依然是上等的。比起那,低身份的名门的人,按照其门第,遇到了适当的机会飞黄腾达,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虽然自己认为好像是优秀的人,但是,若从旁观看的话,非常无聊。
            
             如同法师,無人不羡慕。“被人视为木屑、冷酷无情的人一样啊!”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也写着,真是一点儿也不错。因权势强盛,即使加上了“有声誉”,也不见得优秀。就像增賀聖等等所说的一样,因为有声誉而感到烦扰心神,总觉得大概是违反了佛的教义吧。与此相反,真正的出家人,反倒一定也有令人满意的方面吧。

            为人者,容貌或者风采优于他人的事儿,大概是理想之事吧。说些什么,其表现方法,听着不刺耳,采取和蔼可亲的谈吐风度,话不多说,如果对人,希望应该是:到什么时候都不腻烦、相向而谈。但是,我认为是那样了不起的人,见过的人却与预料相反,好像令人失望似的、好像显示天性那样的情况,的的确确是遗憾的事情吧。虽然,名门和容姿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吧,但是,心如何?若朝着贤上更贤的方向转变的话,没转变过吗?理应一定让它转移。即使容姿和性格多么好,没有才学时,门第便降低了,即便现在已经混进了面孔好像令人嫉羡的人中间交际,也不能与之抗衡,毫不费劲地被压倒,是真的无可奈何。

            就人所具备的最理想的事儿来说,是真正的学问啦、作诗啦、和歌啦、音乐的领域等等,并且,还熟悉与朝廷的官职、服饰、仪式等等相关的知识,关于朝廷的仪式方面,好像成为人的范本那样的事儿,确实是非常好的事儿。笔迹不难看,书写灵巧、流畅,再者,在酒宴等,声音极佳,合着笏拍子的节奏唱歌,虽然,被劝酒显现出为难的样子,但是,并非完全不能喝酒,就男人来说,当然很好。
          
三.《第三段》
            纵使一切都很优秀,但是,不溶入恋爱情趣那样的男人,真的是美中不足、孤独寂寞,肯定感觉那就像没底的玉杯,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一样。夜露和朝霜濡湿,没有定所,晃晃荡荡地徘徊行走,因为小心顾忌母体的意见、人们的责难之类等等,心境没有空闲的时候,给我出了这样那样的主意,尽管那样,多为自己单身一人就寝,所谓也没有迷迷糊糊地打盹儿的夜晚,真是有情趣。虽说如此,不是一味迷恋色情,不是女人令人瞧不起,就像被看作是可靠的男人那样,对男人来说,当然是最称心的事儿。



          (待续)
沙发#
发布于:2017-07-04 09:38
(接上)

  四.《第七段》
           爱宕山野的朝露没有消失的时候,另,就像鳥边山的青烟没有离去、没有消失一样,不是短暂,是永远,如果有能够在人世持续住下去的习惯的话,无论怎样,大概连事物的情趣都没有吧。就是说,在人世中,无常确实好。如果看看人间有生命的东西,没有其他的东西像人那么长寿。例如,也有像蜉蝣那样的,早晨生,不到傍晚就死;像夏蝉那样的,既不知春也不知秋的东西呀!与那相比,人类即使舒畅平静地生活在一年之中,也应该是无比的悠然自得。永远不能满足,如果想珍惜生命,纵使生活了千年的岁月,那可真是,也感觉仅仅像一夜之梦般短暂吧。关于终归不能永远住下去的人世,活生生地迎来了自己难看的形态,若问究竟该怎么办呢?不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吗?

 
          寿(命长)则多辱,就是长,也顶多不过40岁左右死较体面吧,一过了40岁左右的年龄,恥於相貌之心也就变没了,走向社会考虑想要和人们交际的事儿,即便年迈像夕阳倾斜一样,对子孙还是感到难以忘怀,直至亲眼看到其子孙繁荣兴盛的将来。一味过分地指望自己长生,贪图这个俗世的名誉和利益的心只会变深,之所以其结果变得好像任何事物的深切的情趣都溶不进,是因为确实无情。

五.《第十段》
            住宅舒适、整体和谐,想居住在那样的住所,虽然当做是在人间临时居住的小房,却很有乐趣。既有身份又有教养的人安安静静地定居的地方,可见连照进来的月光也能感到更加沉静。既不是现代风格,也不是华丽,但是,总觉得那住宅的各种树木古朴苍翠,看不见故意加工修改过那样的纯天然,连庭园的草也有情趣的样子,板条式的外廊地板和篱笆,配置的样子也颇有韵味儿,稍停,身旁周围的器具类也的的确确有古老式样的风韵,之所以心灵能感觉到安详恬静、淡雅,是因为非常优美娴静。



(待续)
 


板凳#
发布于:2017-07-05 18:11
(接上)
                        众多的工匠努力完成,陈列着有中国的,也有日本的,珍贵得无法形容的、漂亮的器具类,甚至于庭院前面种植的花草树木,违背草木的本性、不自然地塑造,看起来很苛刻,总感觉很不愉快。即便照旧那样,就能永远长生吗?或遇火灾,可能在一瞬间便烧为灰烬吧,刚一看见,立即就觉得是那样。就是说,大概根据住宅的样子、那家主人的人品,就能推测出来。
           後德大寺大臣的寝殿,为了不让鸢(老鹰)栖止在屋顶上,用绳子拦开,西行法师看见後,想:“鸢栖止之处,可能有什么障碍吧?不应该有障碍吧。这位大臣的心胸那么狭窄吗?”听说,从那时起,便不拜访这位皇族了,由于绫小路宫(亀山天皇的皇子、性惠法亲王)所在的小坂殿的房顶不知什么时候,拉上了绳子,所以,想起了那个後德大寺的大臣的先例,的确!哎呀!乌鸦成群落在上面,因为捕捉了池子里的青蛙,所以,亲王看着这情景,觉得可怜。
         “像那样,用绳子拦开!”有人跟我説。
           要是因为那种情况的话,绫小路宫的行为则被认为是高尚的。即使那位後德大寺,大概也有什么理由吧。

六.《第十二段》
           的确,与性格合得来那样的人心平气和、平心静气地谈话,无论是有风趣的事儿,还是不大容易在人间保住性命的事儿,不隐藏遮盖,谈话使心情安适这样的事儿,大概都是高兴的事儿吧。由于不会有那样的脾气相合的人,如果想要不背离对方那样的、哪怕是一点点意见,面对面,简直像一个人一样,大概感觉到寂寞空虚吧。双方吵架的程度,虽然只听见“怪不得!理所当然!”的评价,但是,即便那个人的话和自己的意见略有不同之处,那样的人,“我希望那样想吗?(哎呀!不考虑。)”等等的争辩,即使是“情形是那样,是那样。”等等,如果要对话,我认为也是宽慰心中的寂寞吧,但是,实际上,对于社会,即使稍有不平不满的方面,和自己没有相同想法那样的人,期间,大概只是谈些一般的、微不足道的事情,算是可以了吧。但是,就真心的、融洽对话的朋友来说,之所以肯定有远隔之处,是因为确实是没有情了。

七.《第十五段》
           因为上哪儿去都行,不久,将出去旅行,一般,确实像觉醒了一样感觉新鲜。经过旅游目的地一带,如果一边走,一边这看那看,那儿有点乡下地方的味道啦、是山中的村庄,等等,真的,看不惯的事儿确实很多。去京城,接着寻找在京城的家族,送上托带的书信,其中写着:“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事情,找到了好机会,请别忘了做完”等,打发去说的,确实是深有情趣。在那样的旅途中,但凡遇到事情,总是自然而然地被关怀照料。甚至所持的、日常生活的器具类,经常能见到(比一般更好的)好东西,有表演艺术知识的人,也有容貌极好的人,总能见到(比平日)更优秀的人。
           在(不是这样的旅行的)寺院和神社,不让外人知道,悄悄地闲居在寺院神社中斋戒祈祷也很有趣。


(待续)
地板#
发布于:2017-07-07 18:30
(接上)
              
八.《第十九段》
           季节的变化,理所当然对各种各样的事物不胜感慨。“由季节受到的、深切的情趣,秋天最佳”,好像谁都那么说,而且,仅仅那些理由,再有,心里格外高兴的,好像是春季的情趣。鸟声等等也特别像春天,从受到恬静柔和的阳光照射、墙根的草开始发芽的时候起,春意渐浓,附近远远一大片霞霭,可以看见樱花也准备渐渐地开始开花的样子,偏巧这个时候,不凑巧,雨和风连续不断,花的心好像慌张忙乱似的凋谢。直到那樱花树葉变绿,所有的事儿只是操心费神。
            柑橘的花香,就使人回忆起过去眷恋的人来说,虽然有名,但是,除此之外,通过嗅梅花的花香,也能返回到已成为过去的往昔,怀念之情油然而生,令人回忆。棣棠花洁净地开着花的样子啦,紫藤花好像无依无靠的开花的样子等等,全都不能不关心。
            有人说“浴佛会的时候和賀茂祭的时候以及嫩叶梢头、似乎清凉繁茂起来的时候,世间一般风景的、深切的情趣,眷恋人的心绪,全都与平常不一样,超过平常”,的确说的对。五月五日,屋檐上插菖蒲以及移种秧苗的时候,发出秧鸡叩门那样的鸣叫声等等,不觉得心里不安吧?(确实心里不安)。到了六月,破旧简陋的房子,可以看见瓠(hu)子花开着白花,在那所房子,冒起了熏蚊子的烟雾,总感觉是沉静悄然的情趣。六月祓别有风趣,有意思!

            七月七日,举行七夕的庙会,感觉高雅优美。渐渐地,夜寒越来越厉害时,雁鸣迁徙飞来时,胡枝子下面的葉子呈黄色时,另外,早稻田收割晒干等,这呀那呀,汇聚着令人心平气和的情趣,秋天最多。从秋末到初冬刮的大風,次日早晨趣味深长。如果像这样继续说下去的话,都已经是老生常谈,进入到了《源氏物语》和《枕草子》等,同样的事情,并非不想现在再重说,由于心中想的事情不全部说完的话,好像感觉腹胀似的,所以,任由笔头转动书写,抚慰无聊。因为书写应该是随破随扔,所以,外人看见了也不好。



(待续)
4楼#
发布于:2017-07-08 20:35
(接上)
                 那么,冬天草木枯萎的景色大概不逊色於秋天吧。引进庭院的水旁边的草上散落着红叶,下着很白的白霜的早晨,引进庭院的水的水蒸汽像白烟似的升起,很有趣。年终将至,相互之间,谁都在做贺年的准备时,理所当然有情趣,而且,没有能超过它的情趣。就没有意思的事儿来说,连欣赏人都没有的月光,过了冰冷清澈的二十日,空中的样子总是孤独寂寞。在宫中,御佛名的仪式以及被派遣去神前献币的荷前勅使出发时等等,总觉得情趣很深、很尊贵。朝廷的各种仪式也增多了,与新年的准备重叠举行的样子,是大好事儿。从年终的追傩仪式,继续进行到年初的四方拜仪式,真是有趣。
           十二月的除夕夜,在很黑暗的时候点上火把,直至渡过午夜。奔走、到别人家登门,是咋回事儿呢?夸张地大声叫唤,不像是脚踏实地似的、慌慌张张到处跑,接近天亮时起,果然,热闹的声音变没了,能感觉到在那里的、整年的余韵,孤独寂寞。说是死人返回到现世来的夜晚,这些天来,在京城,祭魂法事没有举行,关东地方应该是还在举行,深感风趣。如此明亮的天空景色,虽然看不出与昨天不一样,但是,变得截然不同,是清新的感觉。大街的样子,在那边一带,全都立着门松,洋溢着欢快喜悦,理所当然能感觉到浓浓的情趣。

九.《第二十一段》
           人间的所有事情,通过眺望月亮,应该是能够得到宽慰的。某人正在说:“没有像月亮那样有趣的东西吧。”另一个人说:“秋露有浓浓的情趣。”之所以争辩,是因为的确有趣。偶尔,应该有什么乏趣吧。
           月和花自不待言,風这种东西好像也能让人产生感慨似的。粉碎岩石、清澈流水的雅趣,没有时间之分,总是好看的。虽然见过“沅水、湘水不分昼夜,总是向东流去,是遥望京城,为了陷于忧伤之中的人,连片刻都不想停留”这种诗,那的确是不胜感慨。
           嵇康也说:“遊山澤,觀鱼鳥,心甚樂之。”像在远离村落的水草清净之处溜达、徘徊着走那样,心里不是悠然自得。



(待续)
5楼#
发布于:2017-07-09 20:30
(接上)
10.《第三十段》
          没有比死了人之後更悲伤的。中隂(人死後七周,四十九日)期间,家属亲戚等人转移到山村的寺院等地,在不方便、非常狭窄的地方,集聚着一大群人,为死者祈祷冥福、做各种法事,一起去那个期间,总是很忙乱。感觉时日很快就过去了,似乎没有可比的东西,终于到了四十九天最后的日子,很冷淡,相互间也不谈正经的话,争先恐後地赶紧整理随身携带的东西离开了。返回原来自己的家,大概又再次特别悲痛地追忆故人吧。
          说“如此这般的事儿,啊!请好好保重。对于之後剩下的家属,应该是避忌吧。”等等,在如此悲伤中,为什么有必要说那样的没意思的话呢?如果没有必要说那样的事的话,人心同样会因为不喜欢而被认为无情。

          即使经过了很长的年月,也忘不了逝去的人,连古书都说:“去者日以疎,被逐渐遗忘”,尽管岁月流逝,虽然没忘,但是,大概不感觉到像死亡当时那样悲痛了吧。说没趣的事儿,不由得笑了。遗骸不知道为什么收纳在寂寞的山中?如果只是像每次在应该忌辰那样的日子扫墓的话,不久,舍利子塔也将长满青苔、树叶散落将埋没坟墓,只有傍晚的暴风雨和夜晚的月色,变成了来访的亲属的样子。

          想起了死去的人,像有戀慕的人那样以前,大概还好吧,像那样的人没多久也死了,只知道传说那个人的事儿的子孙,有悲伤的感觉吗?(没有悲伤的感觉)。一提到那样的事儿,因为死后的法事等也停止了,那个墓在哪儿?是什么样的人的?连姓名都不知道,只是每年在墓的周围生长着春草,虽然,见到懂得事物情趣的人大概深有感慨,但是,最后像被暴风雨刮过、抽泣似的(发出了悲哀声)的松树,也未待千年,便被摧毁成柴薪,翻土古坟变成农田了,而且,连那些形迹都变没了,实在是令人心酸。
(待续)
6楼#
发布于:2017-07-10 10:16
(接上)


十一.《第三十一段》
          雪边下边积的早晨,韵味颇深。曾经说过一定去某人家、写过书信,但是,在那封回信中,没怎么说雪的事儿,之所以写着:“怎么看这场雪?大概也就说了一句左右,确实像不解情趣、性格怪癖的、那样的人说的,如何能知道呢?(绝不可能知道)。是周到仔细、遗憾的心。”是因为确实是有趣的事儿。
          因为现在这个人已经死了,所以,连这么一点的小事儿都不能忘记。


雪和女《徒然草画帖》
(第三十一段绘画)译文:
                          在一个雪天的早晨,兼好写了封一点儿也没有言及雪的信。第31段,令人欣慰地回忆那时对方的反应。对方好像是位女性,严整的文面上,隐约洋溢着娇媚,在回话。
                          在优美风雅的王朝風俗习惯中,有在下雪的日子里与亲近的人真心诚意地相互通信的习俗。


(待续)


               
7楼#
发布于:2017-07-11 11:29
(接上)


十二.《第四十四段》
                  从简陋的竹门中,出来了一位很年轻的男子,因为月光,虽然,衣着颜色的状况不清楚,但是,光亮美丽的便服上,穿着浓紫色的和服裙子,似乎很有来历的样子,领着一个小男孩做陪伴,一直走在连续很长的田间小道上,一边被稻葉上的露水沾湿,一边拨开稻葉行走期间,吹着无法形容的、清脆美妙的笛声自娱取乐。当我感觉:听了那笛声之后,那么好的音色,也没有人能听懂,太可惜了!便想知道这个男子的去处,于是,送了一程又送一程,追踪下去,不久,吹笛停止,进入了在山边、有住宅外边的大门的宅邸内,能看见在榻台竖着的辕的牛车,比京城的样子,感觉好像让人注目一样,一问在那车旁的男佣,说:“这样的地方,是皇族所在之处,做法事等等吧。”

                  佛堂那面,僧侣们正在拜访。到了晚上,为感觉稍有凉意的季节风所吸引,也不知道从哪里隐隐约约地传来了香味儿,感觉像沁人心脾似的。往来于正殿到佛堂相连的游廊的妻子,经过之後,也好像留有余香味似的,惦记着焚香熏衣服等等,虽然是很少人出入的山中的村庄,但是,仪容修饰的很整洁。
                  尽情地感觉像野草茂盛、秋天的原野似的庭院,如今已经好像连摆放的场地都没有了似的被降露埋了,虫子的声音像在吐怨言似的继续鸣叫,引入庭院中的水的声音,听起来也感觉到悠然自得,京城的上空,雲的往来也觉得像很快似的,月亮忽晴忽隂,转瞬间变化,不能够分清。

十三.《第四十九段》
                  “莫待老来方学道,古墳多是少年人”,也没料想到患病,忽然,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开始自然地明白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方法错了。这个错误不是别的,当必须快的、佛道修行事情缓办了;当即使不着急的事情,(世间的杂事),却先做了,就是说,活到现在,遗憾的不得了。即使到其临终的时间后悔,又有什么用处呢?(不是任何意义都没有吗?)



(待续)
8楼#
发布于:2017-07-12 10:56
(接上)
                
                 人,很平凡,要将无常(也就是说:死)迫近自身牢记在心,片刻都不忘。要是那样留心的话,不淡薄在世间俗念利欲上的贪恋烦恼,就不能忠实于修行佛道吧。(就是说,还必须淡薄在私欲方面的迷惑、烦恼,心也得变成是忠实的东西)。                   很早以前,某高僧,对别人来说关于自己的事情和关于对方的事情时,回答道:“因为现在非常紧急的事儿(死亡)迫在眼前,或在今夕、或在明朝……”然後,塞耳念佛。最终,极乐往生、安然去世了。——在禅林寺永観律师的《往生十因》中记载着。
                   另外,叫心戒的高僧,据说,他认为人世是太无常的事儿,甚至连一动不动地静坐都不肯,平日只是蹲着。

十四.《第五十二段》
                  在仁和寺的某法师,为直到年迈还没有拜谒石清水八幡宫而感到遗憾。有一次,忽然想起,于是,好像只是一个人徒步参.拜去了。然后,参.拜了极乐寺和高良等。认为石清水八幡宫也不过如此!好像就返回寺院去了。于是,面对同事,好像说:“长年放心不下的事情终于实现了,所闻超出想象,是很尊贵。并且,参.拜的人全都登山去了,到底有什么事儿呢?虽然,我也想去看看,去祭神,但是,考虑到原来的目的,用不着到那座山看,所以就回来了。”就是说,(要想不重演这样的失败),即使是小事,也希望有向导。

十五.《第五十三段》
                  这位也同样是仁和寺的法师,童仆说想要成为法师而告别,同僚便集中在一起举办酒宴,曾在各自演艺时,喝的酩酊大醉,乘兴之余,拿了旁边带腿的鼎刚要套在头上,好像是受阻难进,于是摁扁鼻子将面孔放了进去,因为在酒席上有舞蹈,酒席的所有人都觉得无以伦比。不久,舞蹈之后,想要把鼎抽出来,可是,根本抽不出来。

                  酒宴之败兴,怎么做了呢?茫然失错。想这样那样地抽出来,脑袋瓜周边将受伤流血,只会整个肿起来,气也喘不上来,虽然,想要把这个鼎切割开,但是,不容易切割。而且,由于忍受不了当当的响声,又不能把鼎切割开,什么手段、方法都没有,在三足鼎的角上挂着单衣,牵着手引路,让他拄着杖,领着去京城的医师跟前儿,途中,人们无比惊奇地观看。去到了医生那儿,看来是与医生面对面坐着那样,想必是怪模怪样的吧。不管说啥,被包在里面,变成了听不清的声响。



(待续)
9楼#
发布于:2017-07-13 16:37
(接上)
                  因为医生说:“这样的事儿,在医学书上也没见过,也没听老师口授过”,所以,又返回仁和寺了。虽然,近亲和年迈的母亲等聚.集在枕边哀泣,不能够认为那位法师大概听见了。在做这些事期间,某人说:“即使耳和鼻划破、死了,生命怎么办?也不保了吗?(理应必须保命),只是请使劲儿拽!”
                   将稻秸插入脑袋周围,鼎的金属与脑袋之间弄出空隙,就像把脖子揪掉似的,正拉的时候,耳和鼻缺口了,那之后,虽然是穿了孔,然而,好歹退出来了。于是,保住命了,听说病了好久。

十六.《第五十五段》
                   房屋的建筑方式,以夏天为要较好。冬天不管怎样的地方都能住。夏季热的时候,建造差的住所总是忍无可忍。引入庭院的水,积水很深,不感觉凉。水浅潺潺流动着的水始终是凉的。看用细微的小字书写的书籍,带拉门的房间比蔀格子房间更明亮。天井高的建筑冬天冷,灯火暗。房屋的建筑方式 ,制作不必要的地方,看起来也很有趣,人们相互评论,意思是:起到了各种各样的作用,很好。

十七.《第五十六段》
                   隔了很长时间见面的人,连续不断地说这说那、全是自己一方的事情,应该是很无聊的事。亲密无间、全都是熟悉亲近的人,过了很长时间见面时,相互之间应该毫无拘束吗?(理应必须拘束)。教养不如别人的人,无意中,外出或回来,说在外出的目的地看见了有趣的事儿,好像没有喘息的时间似的接连不断,说了些感觉有趣的话。地位高贵、有教养的人说话时,即便人多,面向着那当中的一个人说话,自然而然地,其他的人也应该在听。



(待续)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