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253回复:10

原创短篇纪实小说《命运》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3-25 00:36
                                    

图片:命运.jpg



                                                                       (六)

       1968年那场上山下乡运动,知识青年犹如舞台上的演员,他们在鼓乐齐鸣里拉开序幕,从衰乐声声中走下舞台。曲尽人散后,带着残留在这些喜乐悲衰的所有记忆,走向未知的人生旅途 。

      从此,生产队的蓝球场,没有了他们激烈的竞争,水库里,没有了欢乐的嘻耍喧哗,黄昏里的屋檐下,再也看不到他(她)吹拉弹唱的身影了。
                 

图片:《1》.jpg


       高大榕树下,满地残枝落叶,代替了昔日排练时那种紧张而又陶醉的场面,一切,从车水马龙昔日夸,变得门可罗雀今朝愁。
       随着时光向前推移,随着中越战争爆发,“血X的风采”,“最可爱的人”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和思维中的话题,新鲜事物的掘起,从而取代了“知识青年”和“上山下乡运动”。一首“十五的月亮”家喻户晓,唱遍祖国山河。“到农村去,到边疆去…”这个在六十年代未最响亮的音符,最终在人走茶凉寒刺骨,曲终人散夜未央中消失了。  
       屈指可数仍留在农场的知青,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在悲哀、痛苦和茫然若失中苦苦挣扎,他们是多么期待在极度焦虑和困惑中出现柳暗花明。
       艳多姐离开生产队两年多了,刚开始,她还会常回来看看大家,随着队里的知青一个个都回城了,渐渐地,生产队里,再也没见过她的身影。
       在越来越多本场职工子弟,从自家的生产队分配到另一个生产队的同时,我终于以照顾年迈的父亲为理由,离开了整整生活了六年的生产队。
       记得办完了调动手续后,那一天,我骑着那辆已经变得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去找艳多姐,除了想告诉她,我已经被调回父亲身边了,更重要还是希望能听到她何时回城的好消息。
“群英池”的上空,依旧从那间茅房上挂着的广播喇叭里传出已经变得沙哑的女中音。我终于见到了历经磨难和身心疲惫的艳多姐,她不竟变得寡言少语,从她憔悴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笑脸。
       我很难过,尽力强忍着不让泪水涌出,她已经够痛苦了,这个时候,我更不能在她的面前,流露出难过样子,否则,更会让她难受。我低着头,不停地用手扯着指甲,茅房里一片沉默,我非常同情,也理解她,她一直艰难地在这个偏远的鬼地方,默默无闻硬撑着苦苦挣扎…。
       我不想就这样痛苦地僵持下去了,最后我说:“姐,我要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身体。”
       艳多姐没留我吃饭,只是难过地说道:“路上小心点。”她的声音沙哑、微小,甚至还有些颤抖。
       我离开了“群英池”,当回过头望着她时,艳多姐仍站在门口,向我挥手道别,接下来的举止中,我知道,她一定是哭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平日里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回想起在我遇到挫折和困惑时,对我的开导,想起在生产队的日日夜夜,经常能听到她那甜美的歌声和阿娜多姿的舞蹈,如今,再也看不到昔日存留在她脸上的青春与阳光了。多才多艺,正值风信年华的艳多姐,早已被无情的风霜雪雨摧残的风韵不在。我的心,像万箭穿刺,悲痛欲绝!

      那一天,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艳多姐,也是最后一次听到她从广播喇叭里传来那疲惫的沙哑声,从沙哑声中;我仿佛听到的是世道对她不公的发泄,听到命运对她残酷无情的呐喊。
      1979年10月,我回到父亲身边后不久,农场就把我借调到工会工作。农场文化宫,会议室,每个生产队的办公室里,挂满着各式各样的美丽画景,我和我的师弟,可以每天在一起,把我们的绘画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图片:《2》.jpg


                          (右师弟蓝华清,背景是我俩已完成的作品)
    
 就在我为命运的转折而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命运”,既然和我开了个玩笑。第二年临近开割前,我又从工会回到生产队。在农场里,我的才华就像往年艳多姐那样,犹如摆设在厨窗里的奢侈品,中看不中用。在这些操控者眼里,我,只是他们的一个棋子。同样,到了第二年的冬季,我又一次接到场工会通知,和上一年一样,以“借调”的名誉,做些和上次一样的工作。不过,这一回,我拒绝了,我不会再和过去那样,像个羔羊任人宰割了。

“春天的故事”这首优美和振奋人心的歌曲,终于在祖国大地,全面掀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
       中国开启了当代历史新时期,实现了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性转变 如何使自己尽快地摆脱贫困和落后,这是中国面临的重大课题。
       1980年,深圳,成为了打开国门的一个窗口,特区成立后不久,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离开了荒芜贫穷的农场,那一年,艳多姐,终于带着12年来的心力交瘁,也离开了农场…。
       我终于在28岁那一年成家立室了,经过五年的闯荡生涯,我又回到了农场,开始和在医院工作的妻子,还有她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那一年,我也正式成为了农场新建立的防腐厂的一名工人。
       随着时光的日月流逝,随着好日子的到来,“知青”,还有我们和他们在那些艰难困境中度过日日夜夜的往事,已渐渐在人们脑海里变得暗淡,模糊。那些带着无奈和身心俱疲离去的身影,也许,永远也不会在这片红土地上重现了。
      1986年,场里突然成立了文艺宣传队,在我毫无知情的情况下,被通知成了乐队一员, 在成立大会上,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让在场的队员们喜笑眼开。
“知青”要回农场啦!知青回场的消息,不经意中一下传篇了整个农场,每个农场人,在他们喜悦的心中,无不欢天喜地,大家都翘首企盼,盼望那一天早日到来。
       让我永生难忘的是农场与回场知青举行的第一次联欢晚会,我终于看到了当年那个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艳多姐,她又回到农场的舞台上了,不同的是,如今她已显得曲眉丰颊,变得更加高雅,成熟。

                   

图片:【4】.jpg


                                          (艳多姐魔术表演)
      
那天晚上,我俩没说上一句话,也许,她没认出我,又或许,她正在聚精会神表演节目,她的诡异般的魔术,博得满场喝彩。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停在农场招待所门前的三台大巴,它的周围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知青们今天要去参观当年与老职工一同日夜奋战,农场著名的“群英池”。

                   

图片:【5】.jpg


                                    (李艳多八六年回场照片)
       艳多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终于看到了我,她滿脸春风地向我迎面走来。她笑着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爸爸妈妈身体好吗?”

      我还是像第一次识她那样,脸一下子红到脖子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胆怯和羞涩,这些天来,不是每时每刻都渴望早点见到她吗?可是,现在她就站在自己面前了,怎么瞬时间就变成这样拘束。我觉得自己很自悲,就好像城里人和乡下人聊天那样隔阂。
“姐姐和三嫂都还好吗?”
“妈妈,三哥和三嫂都在香港,姐姐都成家了,有的已离开农场。”
“爸爸呢?”艳多姐接着又问。
“爸爸身体很好,早己退休了,现还在生产队里。”
       看得出来,家里人一切近况让艳多姐感到欣慰,;“你结婚了吗?”她紧接着又问道…。
       当她知道我已成为人父时,感到特别高兴,:“这样吧,”她笑着说:“明天,我抽空去探望爸爸,顺便也去看看你的宝贝女
儿。”说完后登上那辆巴士,前往曾经让她饱经风霜、备尝艰苦的地方。
      短暂的闲聊,都是她问我答中结束,过后,我有些后悔怎么不去问下她回城的情况。
      后来,我才知道,艳多姐回城后不久,下海经商了,她用在人生道路与苦难交锋中所累积的精神财富,广结善缘,短短几年,成为农场知青中出类拔萃的商人,成了大型纸箱厂的大老板。如今,又成了美国赛班岛的新华侨。
      我的父亲和家人,最后还是没有见到艳多姐一面。我心里很清楚,那一年的春节,她那优美舞姿和大家庭的欢声笑语,将成为唯一能留给他们对过往的美好回忆。
       那一年年底,我终于离开了整整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农场,踏上人生新的征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随着年岁的逐渐增长,对过往不可复制的艰辛往事,变得越来越淡忘。
       光阴似箭、岁月如流,不知不觉四十年过去了。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艰苦拼搏,“命运”早已经为我铺垫好一条温馨,幸福之路。在我的人生观里;幸福,并不一定需要拥有富贵,只要在成功或者失败时,用快乐和平常心去面对,平淡的生活同样可添加一缕缕温暖的阳光,让生活
过得更加灿烂夺目。
      2007年11月8日,我突然被同城队友,叫余向阳的惠州老知青打给我的电话,让我已经平复多年的心境,瞬时掀起层层涟漪…。
“李艳多”这个熟悉的名字,却让我整夜难失眠。;“她不是移民美国了吗?怎么现在又回来广州定居?而且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带着这些疑问,我索性从床上爬起。走向窗台,倚在窗前凝视着远方,心中百思不解。
       我答应了老余的请求,第二天一早驾车与他一同前往广州,参加在艳多姐家举行的小型本队老知青小聚活动,一路上,老余讲述了艳多姐回城后的一些情况。谁也不曾想到“命运”仍然摧残着这位坚强的女人。
       民间创业从1979年以后开始,体制外出现了民营企业家,包括了农村中创办乡镇企业的人,还有插队回来没找到工作的知青。
       艳多姐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第一趟列车,回城后不久,她看到了民间创业的好时机,她知道
做生意要先学会做人,懂得社会礼仪交际,知道人品,诚信在人的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凭自己的聪明智慧,一定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于是,她决定和丈夫一起下海经商。
      艳多姐用她的聪明才智,很快,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从小型纸箱厂发展成大型企业。事业成功后,她广结善缘,仍不忘矜贫救厄。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事业如日中天时,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在她的头上。才十一岁的儿子遭劫匪绑架了,最后,在一个防空洞内残遭杀害。真是祸不单行,不久,家庭婚姻亮起了红灯,与她一同生活,一起创业的丈夫,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镳 。身心又一次遭遇摧残的艳多姐,在痛彻心腑和万般痛苦中选择了远走他乡。
      从此,她开始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孤独地坚强生活,不甘寂寞和永不退缩的性格,造就她重新创业,最后她选择投资泰国。她从美国塞班岛居移泰国后, “命运”之神终于怜悯了这位多灾多难的人。          
       一位原友队,同样与她一起上山下乡的广州知青,从香港来到了泰国,俩个并肩经历过艰苦磨难的同命人,最后走在一起,牵手走向幸福生活。本以为美滿幸福,平安生活的日子从此走向未来。艳多姐,又一场恶运正悄然无声地向她走来。这个一生遭遇“命运”坎坷的人,灾难又一次降临在她的头上。
      艳多姐中风了,一个天生聪明快乐,能歌善舞的人,从此就这样,将坐在轮椅上,渡过她最后的人生。
      老余又说:“多亏战友红一司,(艳多姐丈夫)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月是故乡圆,”俩人最后选择了回到故乡广州生活,因为,哪里有他们的同学,哪里有一群曾经把青春热血挥洒在哪一片红土的老战友…。
       11月9日上午九点多,我终于在广州猎德村,见到了离别整整21年的艳多姐。不算很大的客厅里,她坐在轮椅上,高兴地迎接我们的到来,从她的脸上,我已经找不到她从前婀娜多姿,青春靓丽的影子了。虽然青春无存,但精神饱满。
       艳多姐抬起头,双手握住我的手,艰难颤抖地说道:“你…是…谁?”
       好一会,我才听清楚她说的这句话,我知道,她已经完全认不出我了。
“艳多姐,您还记得一个叫阿荣的人吗?”我弯下腰,双眼含着热泪贴近她耳边说道:“我就是当年,您老是让我用口琴吹奏白毛女那曲子的阿荣弟弟啊。”
       我的手被她抓得越抓越紧, 从艳多姐的眼睛里渐渐闪烁的泪光中,她,终于认出我这个
阿荣弟弟了。
“爸爸…妈妈…还好吧,”她一字一句吃力地说着。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强忍着泪水,痛苦地抬起头,这时,队里的老知青也一个接着一个敲门而进,借着这个机会,我挣开了艳多姐紧紧握住我的双手,以上洗手间为借口,离开了已经变得热闹非凡的大厅。

     洗手间里,我拼命用水冲刷着不断涌出的泪水,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当年连队里的广播,想起了那个让人感到亲切的女中音,想起了阿娜多姿的优美舞蹈,想起了那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
       我和老余推着坐
轮椅上的艳多姐走出电梯,我们又和她的丈夫一起扛起轮椅走下阶梯,在我们的身后,是一群曾经同甘共苦、一同披星戴月,一起在沧海桑田里的艰苦岁月中并肩奋斗过的老知青。我们一同迎着温暖的朝阳,朝宽阔平整的大街上前
      此刻的艳多姐,虽然从企业家做回平凡人,虽然过得平平谈谈,可她懂得怎样去平衡人生,懂得如何掌握自己命运。
       这个命运坎坷坚强的女人,在她坚毅的脸上,淀放出充满幸福和灿烂的笑容,她早已领悟出什么叫幸福,在她
心里;幸福不需要像大海那样轰轰烈烈,也不需像泉水那样沉寂无闻,她只需它像清澈的小溪,虽然是涓涓细流,以足够让心温暖。
       这个“命运”坎坷和坚韧不屈的坚强女人,在我人生旅途的舞台上,永远也抹不去的一个亮点。
                                            《完》

                                   2016、3、24          
                     广州电视台《1986年知青首次回场》录像  





不详
沙发#
发布于:2016-03-25 11:53
您大侠~原创短篇纪实小说《命运》1至6其实我都有看!我们这代人的经历是多么艰苦呀!但没有捧场!现在烧串大炮仗补给!捧场来啦!

板凳#
发布于:2016-03-25 12:14
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写知青小说,其实就像趟水过河小心翼翼。因为涉及到很多政治问题,是青春无悔还是不堪回首,这些在知青中至今乃争议不休的话题。所以写知青小说,是一个劳神伤气的一件事情。这是我最后写的知青故事了。就让过去的辛酸往事藏在心间吧!多谢你一路关注和支持!再谢!
不详
地板#
发布于:2016-03-25 16:50
拜读知青小说《命运》当年知青都有不一样的往事,只能深藏在逝去的岁月里被慢慢遗忘。
镜明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4楼#
发布于:2016-03-25 17:04
不倒翁: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写知青小说,其实就像趟水过河小心翼翼。因为涉及到很多政治问题,是青春无悔还是不堪回首,这些在知青中至今乃争议不休的话题。所以写知青小说,是一个劳神伤气的一件事情。这是我最后写的知青故事了。就让过去的辛酸往事...回到原帖
“就让过去的辛酸往事藏在心间吧!”
君子不镜於水而镜於人,镜於水,见面之容;镜於人,则明其吉与凶。
镜明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5楼#
发布于:2016-03-25 18:03
不倒翁: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写知青小说,其实就像趟水过河小心翼翼。因为涉及到很多政治问题,是青春无悔还是不堪回首,这些在知青中至今乃争议不休的话题。所以写知青小说,是一个劳神伤气的一件事情。这是我最后写的知青故事了。就让过去的辛酸往事...回到原帖
家里的电脑坏了,打不了字,所以,刚才的回复只能用复制的方式。文中所写的经历十分曲折,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缩影吧,是苦难但也是磨练。
君子不镜於水而镜於人,镜於水,见面之容;镜於人,则明其吉与凶。
6楼#
发布于:2016-03-25 19:04
未来人:拜读知青小说《命运》当年知青都有不一样的往事,只能深藏在逝去的岁月里被慢慢遗忘。回到原帖
说的对,把这些辛酸深藏在逝去的岁月里被慢慢遗忘。。
不详
7楼#
发布于:2016-03-25 19:10
镜明:家里的电脑坏了,打不了字,所以,刚才的回复只能用复制的方式。文中所写的经历十分曲折,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缩影吧,是苦难但也是磨练。回到原帖
一代人的恶梦梦,一个代人的缩影。要不把它忘记,要么留在心底。
不详
8楼#
发布于:2016-03-25 19:12
不倒翁:一代人的恶梦梦,一个代人的缩影。要不把它忘记,要么留在心底。回到原帖
一代人的恶梦,一个代人的缩影。要不把它忘记,要么留在心底。
不详
9楼#
发布于:2016-03-25 20:36
拜读知青小说《命运》.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