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746回复:60

我与知青网一起走过的日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1-25 14:49

      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粤海知青网成立九年多了,网站正在筹备庆祝成立十周年的活动。回顾自己与知青网一起走过的日子,无论是上网交流方面,还是参加网站组织的各类活动,收益匪浅。概括起来就是,结识了新朋友,开拓了新视野,更丰富了自己的退休生活。借网站庆祝活动之际,谈谈自己参加网站相关活动的一些体会。
         

         一、结识新朋友
         

         说到结识新朋友,首先要感谢那些把我带进粤海知青网的朋友。
         第一个要感谢的朋友,就是我的农友周显元了。周显元是我的校友,也是我的农友。196811月,她与我们十多位校友一起被安排在海南岛屯昌县中坤南昌跃进生产队。在海南农场时,我与她并不熟悉,只知道她回广州后在中山大学工作。
         对周显元情况的一点一滴,是我在海南中坤农友网交流是才知道的。她退休前在中山大学图书馆工作,对利用电子计算机改进图书管理颇有体会,成绩显著。那时她就与华师附中65届初三一班的几位同学一起创建了附中三一网站,开展了互联网的网上交流,上网交流的同学中,有不少知青。
         2006年,周显元退休后上粤海知青网交流认识了鄞映明农友,她在映明农友的帮助下成立了广州第一个以原海南农场为交流范围的小型网站《海南中坤农友网》。网站成立后,她与众多的农友联系,发动大家网上交流。我也怀着好奇心上网浏览,并为自己起了一个“穿越荒野的步行者”的网名登记成为海南中坤农友网的会员。上中坤农友网交流的网友互相认识、知根知底,彼此之间没有顾忌。随着上网次数的增加,我在网站的《畅谈录》栏目上陆续发表了《痴人说梦》、《一纸家书抵万金》、《同心结》、《汤伯伯》、《顾伯伯》、《理解与宽容》、《两块姜的故事》、《二世祖》、《脸朝黄土背朝天》、《与快乐结缘》、《美国观光随笔》等10多篇文章。我写的那些东西,只有《痴人说梦》、《一纸家书值千金》两篇是与知青生活有关的。我觉得农友们在网上交流不能只限于“知青”话题,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事物都值得关注和交流,否则,就不能长久持续下去。
         那段时间,我主要上中坤农友网,偶尔也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上粤海知青网、香港知青联网站浏览。我把这三个知青网做了比较,除了规模、组织架构、功能各具特色外,最大的不同是中坤农友网实行的是实名制。中坤农友网网友在网上发文要把文章先电邮给网站管理员映明,经审核后才正式刊登在网上。实名制并不妨碍网上交流,当时我的感觉是中坤农友网《畅谈录》栏目要比粤海知青网《谈天说地》栏目显得活跃。中坤农友的交流是真诚、坦荡的,在网上没有人穿“马甲”跟帖留言,令人有“家”的感觉。    

    周显元是位用心做事的朋友。2007年初,我接到她的电话,说粤海知青网正在策划慰问晨星农场遇难知青家属的活动,有两件事要我帮忙,第一事是提供一个开会的地方,第二件事是我为该项活动写一封慰文信。我答应为她找一个开会的地方,写慰问信的事我婉拒了。
沙发#
发布于:2016-01-25 14:57

    在我看来,慰问活动是把“双刃剑”,其固然能够扩大粤海知青网在社会上的影响,但上门慰问对遇难者家属来讲,无疑再一次令他们跌落痛苦回忆中。
    晨星农场那次灾难的幸存者何启珍在其编辑的纪念册《永不消失的绝唱》中记录了组织慰问活动的组织经过:“2007年1月21日,热心知青碰头会在广东交通大厦召开。那时知青网刚成立不久,在网上讨论决定采取行动后,网友们凑到一起热烈而认真地讨论。”
    古国柱是特邀人物,他同意为慰问活动写慰问信。网站负责人霍东龄参加了那次会议,并为活动提供了慰问金。就在那次慰问筹备会议上,我认识不少知青网的活跃分子,如何启珍、虞耀华、李启栋等。  
    慰问活动按计划在春节前进行,广州电视台等有关媒体也进行了相关报道。我觉得大家都把那次慰问晨星农场遇难知青活动看做是一种人文关怀,有着积极的一面。这种“人文关怀”也充分反映在粤海知青网的论坛上,在一个以纪念晨星农场罹难知青的主题帖里,许多知青朋友纷纷跟帖表达思念之情。我细心浏览每一个帖子,深受感染,虽然与罹难的知青并不相识,也跟帖写下了自己的感受:
                     
               永远的思念
             
              1017日那一天  
              远方传来你在轻声呼唤
              耳边响起
              你匆匆的脚步
              眼前浮现
              你璀璨的笑脸
              你的足迹  
              深深印在河滩上,
              你的笑声  
              永远荡漾在山间。
          今天  
           我重读逝去的青春
             而你
             却在那故土中
             长眠

             1017日那一天
             远方传来你在轻声呼唤,
             时光
             静悄悄地离去
             转眼
             三十七年
             你的笑声
             依然那么甜美
             你的模样
             一直没有改变
             你的纯真
             留在我的记忆里
             我们只能
             在思念中相见

             安息吧
             好战友
             我会把那深切的思念
             持续到永远
   
板凳#
发布于:2016-01-25 15:09

    第二个要感谢的朋友就是李启栋,他是粤海知青网旅游和摄影栏目的版主。李启栋是个热情洋溢的摄影师,是粤海知青网最活跃的人物。我喜欢摄影,在粤海知青网发的第一个贴子《如何发照片?》就发在摄影栏目。我感谢李启栋朋友,不仅仅因为他在摄影方面对我个人的直接指导,他长期以来以知青网的名义组织了各种摄影活动,虽然我只参加了一部分活动,但大大地丰富了我的退休生活。
         李启栋也是把我拉进粤海知青网当了旅游版版主人。我退休后不久,他组织了几个网友到《红光农场知青园》参观,途中他接二连三地动员我,我被他的执着所感动,终于松口答应了。
         与李启栋的接触多了,不仅体会到他对朋友的关心,还发现他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相信许多认识他的人,都与我有同样的感觉。
     

    照片说明:我在启栋指导下拍摄的照片







图片

地板#
发布于:2016-01-25 15:23

    粤海知青网成立后,曾组织过不少在广东知青中颇具影响的活动,我认识的新朋友越来越多,如:西舟、下里巴人、放牛娃、b2000、丁纪明、东子、金星人、linlinZTM030wangying、小碗粥、那山那水、娅仔、天涯、李为民、潘老师、曾教练、陈禧贤等等。

图片

4楼#
发布于:2016-01-25 15:31

      二、一场争论给我的启示

       在我看来,在粤海知青网组织的一系列活动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2008916日在白云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主题为《永远的情怀》的文艺演出了。为了那场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40周年综艺晚会,网站组织了专门的演出队伍,筹备演出时间长达一年之久。
    当我从网站上得知汇演订票的消息,立即叮嘱已经退休的老伴儿把票款汇入代购票农友指定的银行账户,购买两张150元的票。老伴儿没下过乡,压根不知什么知青情结,我对老伴儿说: 40年过去了,大多数参加演出的知青都是50多岁的人了,别指望演出有多精彩,我只想到现场亲身感受那怀旧的气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知青网公开组织的活动。
    购票后,我收到同事曾德平给我的一张赠票,我把那张票转给了另一位(海南知青)同事,并约他当晚一起去看演出。
    演出当晚,我们夫妇俩与那位同事一起来到剧场。我向那位同事提起自己两次回海南探访的经历:第一次是19894月,我借去海南出差的机会顺道到琼中县六师师部旧址,看到的却是是空荡荡的旧营房和一片荒地。第二次是2007年初,我与六个农友一起回到中坤农场跃进生产队,只见到几个老工人,大部分的老职工都退休返回原籍家乡了。离开连队时,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惆怅。
    那位同事也说起回农场的经历,他动情地说:总要回去看看的,回去的理由是寻找自己人生的轨迹。
    演出开始后,我打开节目单,方知整场演出分为两部分:上半场是歌舞《永远的情怀》,下半场是组歌《岁月甘泉》。
    歌舞节目,是在主持人牵动人心的开场白说完后开始的。巨大的电子屏幕展现了一群年轻人从离别城市到农场垦荒的画面,剧院里回荡着40年前那再熟悉不过的旋律。只是,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不再是花季少年和花季少女,演员脸上的油彩掩盖不住岁月的沧桑。演员们在舞台上绽放出的激情;感动着舞台下观看节目的老知青,使他们仿佛回到40年前的那段日子。我特别喜欢人生码头胶林晨曲知青秀此情绵绵无绝期这几个节目。
    下半场组歌的表演,更令人惊喜,首先是演出阵容庞大,其次是有名家献艺。广州交响乐团与粤海知青合唱团的完美结合,为每位知青朋友带来听觉的盛宴。如果说,当晚带有强烈时代印记的歌舞表演是下里巴人式的,那么组歌《岁月甘泉》的优美旋律给我的感觉便是阳春白雪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组歌《岁月甘泉》上演后,有网友在知青网论坛发帖指责《岁月甘泉》这组作品是为文 革唱赞歌,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5楼#
发布于:2016-01-25 15:39
    其实,文艺汇演并非这场争论的主要起因。自知青网组建,就一直存在着对上山下乡运动不同的认知。在网站协助拍摄的《我的知青岁月》、《青春》、《红树林》等专题节目中,接受采访的每一位知青都谈到自己的知青岁月,这些访谈内容就已表达了不同的认知。
    我不知道那些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看做是一场劳改的网友有没有听说过侯隽、邢燕子、董加耕这类人物的先进事迹。
    我觉得《岁月甘泉》这部音乐作品唤醒的,是一种集体回忆,是绝大多数知青的共识。正如原广东省委副书记、曾当过知青的蔡东士在为《岁月甘泉》音乐光盘发行写的序言中的那段话:“人们都说岁月如歌,如泣如诉。而我们这一代垦荒戍边人的脑海深处,知青岁月永远是一泓甘泉。至今仍时时在洗涤我们的灵魂,净化我们的心境。她让浮躁安静,催庸俗高尚,促沉沦奋起,令怨恨和谐。正因如此,我们问心无愧,回首无悔,坦坦然让那段历史告诉未来:我们没有辜负知青时代的艰苦岁月,那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传下去的金色年华。”
    事实告诉我们,多少年后,这组由霍东龄作曲、苏炜作词、反映知海南青生活的音乐作品已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德国著名城市的音乐厅唱响。
    论坛上的那场争论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对同一段历史的不同解读,正反映了不同的历史观和价值观。
    如果说知青是一种身份,那么当回城后的知青逐渐融入社会各行各业时,这种特殊的身份随即就消失了。许多年后,当人们重拾这个身份的时候,仅仅是为了一种情怀吗?据我了解,那些喜欢唱歌跳舞的老知青,许多人并不关心网上的争论,甚至不懂得上网,他们参加网站组织的文艺活动,仅仅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已。

图片

6楼#
发布于:2016-01-25 15:55
     三、为知青网这个共同的家园添砖加瓦
   
    我以为网站论坛的激烈争论引致的高“点击率”并非是一件好事,香港知青联后来因政治观点不同而引致的分裂,印证了我的判断。为此,我在论坛上发了两篇短文:《你离政治有多远?》及《我对使命感说声再见!》。希望网友们少谈政治,多谈健康。我觉得政治话题只能给网站带来无休止的争论,对知青网这个“共同家园”毫无益处。网站论坛不同专题的版块和栏目正是为了网站成为知青共同家园而设置,每一个网友都应该为共同家园添砖加瓦。
    在我看来,为知青网这个共同家园添砖加瓦,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不要只把眼光盯在“知青岁月”上,要开拓自己的视野,多关心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要多发一些容易引起共鸣、容易达成共识的帖子,避免上传敏感问题的帖子。把爱护知青共同家园的愿望变成自己的实际行动。
    我尝试着把视角延伸社会不同角落,创作不同的题材的主题帖,如:《厕所的变迁与民 主意识》、《中国文人尚有可敬之处?》、《菲律宾的家族政治》、《刘晓庆的情感语录》、《房奴》等。帖子发出后,跟帖极少,似乎没有找到知音,也说明网友的关注点不同,交流的效果有很大的差异。
    2011年底,粤海知青网开通了反映广东革命斗争史的新栏目《南粤春秋》,我被邀请担任“追寻先辈足迹”板块的版主。然而,新栏目开设伊始,即遭到个别网友非议,质疑新栏目是为“东江纵队后代”而设置,并提出质疑:“如果新四军后代提出同样的要求,是否也为他们在知青网建立一个栏目?”我以为提出这个假设性的问题的实质是“排他性”作怪。
    事实上,新栏目设置后,并没见有多少东江纵队后代到栏目发帖,但通过栏目的设置去挖掘或重现华南革命历史,缅怀先辈绝对是一件充满正能量的大好事。
    作为版主,为了发帖,我抽空到博物馆、纪念馆、烈士陵园去寻找可作为发帖的历史资料。并在《追寻先辈足迹》版块上先后发了《来自影像中的信息》、《读<脱险杂记>有感》、《记忆碎片:可敬与可爱的人》、《记忆碎片:从团一大25名代表说起》、《信仰》、《一个用歌曲震撼人心的音乐家》、《新闻背景:人民英雄纪念碑》、《画家笔下的民族英雄》、《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何香凝--近代革命与美术的先驱》、《八月:参观<粤桂边革命风云录>有感》、《龙启明:国内唯一健在的飞虎队员》、《东纵战旗红》等等。
       在上述的帖子中,只有《读<脱险杂记>有感》、《东纵战旗红》涉及东江纵队历史,其他帖子内容均与东江纵队无关。我的实践足以证实,《南粤春秋》栏目绝非为东纵后代所设。在寻找题材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追寻先辈足迹”的现实意义。在安放中国伟大音乐家冼星海的墓园里,我在展览室观看了展现音乐家平生的珍贵图片,了解了音乐家的革命情怀。在展览室,我看到著名诗人光未然写的一首纪念冼星海的长诗,感慨万千。
7楼#
发布于:2016-01-25 16:04
 
附:著名诗人光未然的诗
     
                          星海园沉思录
              光未然
   
         广东的初冬仿佛早春,
         白云山林荫道多么幽静!
         我专程看望你呀,星海,
         我久违的同志和友人。
         
         虽然长别了半个世纪,
         难忘你沉着矫捷的身影。
         你那洞穿世纪的乐语,
         仍然像钟鼓撞击人心。
         
         为什么我怦怦然心跳不停,
         眼看着星海园已经临近。
         好像不是来访久别的战友,
         而是接受一场严峻的拷问。
         
         白里透红的花岗岩胸像,
         背靠浓郁的竹林松柏林。
         作曲家用深沉期待的目光,
         凝视着远道来访的人们。
         
         不错,这是冼星海在沉思,
         思考着祖国和人民的命运。
         他花岗岩般刚强的品格,
         也像劲松翠柏四季常青。
         
         在南海的波涛中诞生,
         在巴黎的学海中苦撑。
         中华的黎明,群众的抗争,
         练出黄钟大吕的时代新声。
         
         刚离开烽火连天的祖国,
         有加入莫斯科东流的人群。
         你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
         腿不停手不停歌也不停。
       
         啊!琴弦断了!心弦也断了!
         这才震惊,我们又牺牲了
         多少未完成的艺术杰作,
         倒下了,又一个乐坛巨人。
       
          在那如火如荼的年代,
          你的声乐节奏似警钟长鸣。
          如今太平洋的东西南北,
          仍传唱中国人民的战斗歌吟。
       
          歌声打动海外的炎黄子孙,
          含着泪眼呼唤祖国母亲。
          黄河召唤,长江珠江在召唤,
          一股暖流贯通九万里风云。
       
          啊,星海,你还来不及歌唱,
          人民的胜利,新中国的诞生;
          这本是你梦寐以求的啊,
          你为此熬过多少难熬的星辰。
       
          应该有冼星海式的大手笔,
          来歌唱四十年的光荣历程。
          其中有欢乐颂有英雄交响乐,
          也有不测的命运轻轻叩门。
       
          啊,光荣的四十年,要是都能
          像开国年代那样万众一心;
          要是新中国长保风调雨顺,
          新中国更是何等繁荣昌盛。
       
          我们开创社会主义新时代,
          大地在改革中推陈出新。
          二十一世纪正向我们招手,
          这新的长征可得要聚精会神。
       
          啊,星海,苦命的战友,
          这白云山下是多么安静。
          你一生不停奔波流徙,
          终于拥有鸟语花香的园林。
       
          这是你的故乡啊,星海,
          你从山坡凝望五羊城。
          改革巨浪这次从珠江掀起,
          羊城是珠江巨浪的中心。
       
          我似乎听到一曲珠江大合唱,
          乐句用改革者的心血组成。
          每一个乐章都有起承转合,
          唱出大众喜怒哀乐的激情。
         
     
         你的故乡人民的大手笔,
         在党中央指引下苦心经营。
         全国江河湖海此呼彼应,
         新时代的大合唱深入人心。
       
         仰望你凝神沉思的目光,
         我正接受你严峻的拷问。
         改革的大船能否闯过暗礁?
         你对光辉的前程是否坚信?
       
         我刚到南粤名地旅行访问,
         多少新鲜印象使我动情。
         我看到江上海上千帆竞发,
         水手们迎风拼搏眼亮心明。
       
         只要水手不迷失水性,
         船不离水,党不脱离人民。
         不管有多么险恶的急风恶浪,
         都不能阻挡我们既定的航程。
       
         我们的党有伟大的生命力,
         我坚信,因为我相信人民。
         尽管我的诗只抓住吉光片羽,
         我坚信彩凤一队队奋翔凌云。
                                 
                                    写于19915
                                   载《光未然诗存》

                                                      (未完待续)
西舟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6-01-25 21:30

      好久未见楼主“蒲头”,好文!期待继续。
钟情乃坚 西舟唱晚
9楼#
发布于:2016-01-26 15:17
西舟:好久未见楼主“蒲头”,好文!期待继续。回到原帖
多谢西舟朋友关注!前段时间我的电脑出了问题,准备换电脑,花了许多时间把存在旧电脑里的各种资料找出来另存到移动硬盘中,买新电脑后又把移动硬盘中的资料一点一点归类转到新电动中。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