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720回复:0

原创小说(伴你风雨行)完整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11-15 03:25
                 

图片:伴你风雨行图.jpg


                                               (完整版)
                                                  引子
       我几次都告诫自己,以后不再写作了。创作其实是一件很艰难的工程,特别是写陈年往事,都会让我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七月二日,我突然接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电话,晚上七点,我和居住深圳的原队友,老纪和老李驱车赶往罗湖,在假日酒店终于见到阔别几十年的广州老知青老余夫妻,后来才得知当年他们回城后不久,就移民到了美国,这次夫妻俩人回广州特地参加当年队里老知青们举行的聚会活动。老余从不少老知青那里获悉我喜欢写作,于是返回美国之前特地从广州来到深圳,除了很想见到昔日一同并肩风雨兼行的老队友,更重要的是找我谈论一个问题,想通过我去写一部有关他们的过去。
       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晚很晚,在老余夫妻和队友长时间的一再鼓励下,我只有重提放下已几个月的笔,用它去重现老知青们当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执笔后我一直忐忑不安,因为自己没有历经过知青那一段艰苦历程,只凭童年时一点一滴的记忆和他们讲述的零零碎碎的故事与感受。如今这些往事,我就要像一只孤舟在一条汇集成波涛汹涌的江河里艰难前行。
       每当想起那晚见到老余夫妻俩一头已爬满银丝的白发,想起他们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喝望的目光,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们。    

其实很多年前,在我心里面一直就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直很想在有生之年写一本书,写一本有关知青的小说,每当回想“知青岁月伴随着我的少年和青年时代一起成长,自己曾经目睹知青与老职工;知青与归国华侨;知青和职工子弟那一段艰苦岁月里结下的深厚友情,心里面总是涌动着一股热流。而那种在风雨中并肩前行、同甘共苦中结下的情,是那么得白璧无瑕,这一切无法用金钱去衡量、是用多少金钱也买不到的真情。每一次,和老知青相聚时,都能让我对昨天悠长的沉湎中和艰苦岁月里结下“情结”的真情流露与释放;也是人们在无言的思念中,情深厚谊的升华。没有距离便没有思念,也正是有了思念,才有了久别重逢的欢畅、意外邂逅的惊喜,才有了相聚时的推杯换盏和举杯畅饮的场面。然而,当看到了一张张已开始变得苍老的老知青们的容貌时,我的视线己变的模糊,感慨万千。已经无法寻找他们昔日充满阳光和彩虹般靓丽的身影,只有在记忆中努力去寻回已渐渐远去的故事……
      农垦人忘不了知青带来的快乐、信仰、单纯、幼雅的心情。也能理解知青带走一片疲惫、迷茫、无奈的心境。我们永远也忘记不了今天把毕生献给农垦事业仍留守在农场的老知青,更不能忘记那些巳永远长眠在那一片红土地下的英灵。
“ 知青”这名词在捌零后年轻人的脑海里早已是一片模糊,可对于七十年代前的人们来说,“知青”是一个响亮的音符。是“青春无悔”?还是“不堪回首”?是课堂,还是炼狱?这一些,我没有资格去评论。在我这一生中只知道;“知青”虽然带来的不是财富,却带来了青春、快乐、知识、文雅和斑斓色彩。我相信农场老一辈和他们的后人,心里永远会蕴藏着那份情结,那一段同甘共苦的艰苦岁月以及与他们结下的深厚友情!
        在写这篇有关知青小说之前,本人一直都在纠结中,我想了很多,也担心很多,能不能写好?能不能写下去?
知青,这是个生不逢时的群体,他们用艰苦和无奈酌造出一坛坛苦酒,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品尝出酒的苦涩。每当想起曾与他们一同风雨兼程走过的那些艰苦岁月,因此,我还是下决心写下《伴你风雨行》这篇小说。
                                              第一章


                                                离别


       1968年冬季,余阳和千千万万的知识青年一样,随着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红色浪潮上山下乡。
       11月7日,广州珠江上空一片藯蓝,上午九时,锣鼓喧天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彻整个码头,一团团黑烟冲上云端,掩盖了蓝蓝的天空。

       望着码头上空已经渐渐散去的烟云,余阳的心情开始忐忑不安,他知道马上就要登船了,就要阔别养育自巳整整十七年的妈妈和幼小的妹妹了。余阳紧挨在母亲和在母亲身边已哭肿了脸的妹妹余婷,仨人紧紧相拥,同时他还时不时用手轻轻抹去源源不断从妈妈和妹妹眼睛里涌出的泪水。
      码头四周挤满了人群,很多父母和兄弟姐妹为自己的亲人送行,团团地围在一起,人群里有兴高彩烈的,也有挥洒着热泪, 欢乐笑语与悲伤的哭泣混杂着一种让人很难解释是苦涩还是酸甜的滋味。这个时候余阳突然想起了他的父亲,要不是文时期因所谓的学术权威,遭遇造X派的革命,接着又被关进牛棚成了牛鬼蛇神,今天爸爸一定会陪着妈妈出现在他的眼前。      
      余妈妈从儿子眼神里流露出不安和焦虑,她知道儿子一定在想他的爸爸了,母亲松开了紧抱在怀里的儿子,从绿色的挂包里拿出精雕细琢过的小木盒,从里面取出了已经有些久远的怀表。
“阳阳,(余阳小名)这是文
革抄家时,唯一保留着你爷爷留下的珍贵遗物,你可要好好保存好,到了农场后要好好工作,听从领导的分配,要和与你一同上山下乡的知青们搞好团结,保重自已的身体。”母亲擦拭着自已淌存的泪水,又一边轻轻用有些颤抖的双手整理着儿子的衣领;“你爸爸不在家,余婷还有我在,你就放心走吧。”
       一提起父亲,妈妈的泪水就像决了堤的大坝又一次蜂拥而出……余阳低着头看了一眼母亲已稀疏露出的丝丝银发,很快把头转开,他得使劲不让自己的泪水淌下,他说:“妈,你放心,我会保重好自己,况且还有我那一群同学,还有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知识青年。”他不想妈妈看到他脸上流露出难受的样子而让她更加难过,于是装着很开心的样子,“我不在家了,你自已可要保重身体。”余阳弯下腰一手抚摸着只有六岁的妹妹的头,接着又说;”婷婷,哥哥不在家,可别再像以前那样淘气了,哥很快会回来看你和妈妈的,”余阳一脸慈祥地望着余婷,“答应哥,要听妈的话。”他最后说道。
“恩,哥,我不会再惹妈妈生气了,”余婷扁着一直抽搐的小嘴直盯盯看着比妈妈还高出一头的哥哥,“哥哥你能不能不走?什么时候才回来?”长得非常清秀可爱的余婷说完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妈妈。      
        看到妹妹眼睛里的晶莹泪珠凄然而下,一股股酸流直涌向余阳的心头,他知道婷婷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妈妈,他知道那是妹妹想通过这种微小动作在无声地乞求妈妈不让他离开这个家。
他又一次把脸转向一边,只有这样才能不使得自己泪水流下,“一定要坚强起来,千万别流泪。”余阳一直在提醒着自已。      
广播里的喇叭不停地播放出当年最为流行的歌曲;到农村去,到边疆去……
        一遍遍广播掺杂着人们的喧哗声,余阳听不清广播到底在喊着什么,不过随着人头的开始涌动,他知道要登船了。

图片:QQ图片20151115032134.jpg


       余阳一直镶在眼睛里没有淌下的泪珠,很快让船仓里的一片沸腾蒸发了,他扒在船窗里伸出头,睁着一双大眼使劲寻找着母亲和妹妹的身影,可是她们早让成千上万的人流淹没了。
随着激情万丈的人流,余阳就这样迷迷糊糊,登上了停靠在码头多时的万吨级建华号邮轮,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待续)
不详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