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1382回复:20

老黄牛与精灵妹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30 11:05
 
     在动乱后的1968年秋季,山村里来了七个落户的广州知青。他们年纪才18岁,却是历经沧桑的模样,沉稳而低调,深藏不露言语不多。在农民面前他们谦虚有礼,对队长的排工无条件地遵从,从来没有怠工偷懒。那个年头“农业学大寨”,无论寒暑都是清晨6点钟到田头,收工时间不定,只看太阳公公下山为准。农忙时节更是开夜工,吃完晚饭躺下还未有转侧就听见鸡啼,爬起来又开工了。生产队的活计他们都有份,男生要驶牛、莳田,女生要割山草、挑粪肥干杂活。夏收秋收更是日夜奋战抢收抢割,冬天担塘泥修水利筑山塘。只一年半载,他们个个被培训成为一等劳动力,手上长出了老茧。但是在评工分时他们只能被评为每天8分,吃三等粮。皆因上级号召知青“扎根农村一辈子”,对于这些外来人,被认为是分薄村民的利益,自然是被排斥低人一等的,所以也是不能特别照顾的。老农都称他们是“老黄牛”,吃的是草,付出的是大力气。
    到了1975年夏天,国家调整政策,知青可以招工了。七年多的农村生涯,七个男女知青已经各觅出路。顶职的、读书的、转调回家乡的、嫁人的、偷渡的,剩下的2名被招到建筑公司当了泥水佬了。他们带着不同的伤痛告别了流下青春血汗的地方,昔日热闹的知青安置屋里水静河飞。
    在1976年夏天,沉寂的知青屋又热闹起来。皆因生产队又分配来了一群新知青。这是6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稚嫩的脸蛋活泼的性格,披着长发穿着彩裙活象一群花蝴蝶。他们是广州某纺织系统的职工子弟,有单位的带队干部关照着。队长和社员都明白她们在此是待不久的,终有一天会返回城市的,所以对她们管理宽松,再也不需要干重活了。这群女孩子也乐得逍遥,下雨天暑热天就躲在屋里不出勤,集体请例假去逛墟期。本来严酷的队长也改变了态度,对她们放任自流了。
    某天夜深沉,田间管理员经过知青屋,听见里边吱吱喳喳笑闹声,好奇地从门缝里瞄瞄,只见那床底下和桌子上堆满大捧半青不黄的荔枝,她们在计谋着:“这些荔枝好酸好难吃啊,扔哪里好呀?明天队长看见就惨啦!”原来是一群谗猫在趁着夜幕偷荔枝吃呢。平时她们的自留地是不种菜的,每天到生产队的菜地大大咧咧地拔菜挖薯芋,社员都见怪不怪啦。时间长了,老农就送她们一个绰号:“精灵妹”。两年以后,这群“精灵妹”一起离开了山村,结束了她们的知青生涯。
    几十年过去了,山村的老农偶尔会念叨着那群“老黄牛”的点点滴滴,怀念他们的勤恳憨厚,而对于那群“精灵妹”,却从来没有人提起,在人们的脑海中烟消云散了。
 
2015.6.30.

最新喜欢:

练忠练忠
沙发#
发布于:2015-06-30 13:47
                                  很佩服去插队的知青,个人感觉他们很勇敢,有次同学聚会,我问一个插队的男同学,他说队里分配他管理五亩地的水田,五亩地,我一听,头都大了,对于我这个懒人,五亩地,简直就是看不到尽头的茫茫荒原,每天脊梁给热辣辣的太阳烧烤,脚下踩着满是蚂蝗的水田,劳累一天还要回去生火做饭,辛苦一年,拿的工分除了吃喝,连台收音机也买不起,没法过,这日子。
bengliu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板凳#
发布于:2015-06-30 14:32
 拜读了!老嘉还记得几十年前的老黄牛还有那精灵妹的点点滴滴真佩服你。何谓"精灵姝"?相信是那些60后由那些企事业带队干部带领下到农村体验下生活的吧?
地板#
发布于:2015-06-30 17:34
                     路过!捧场来啦!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4楼#
发布于:2015-06-30 17:41
bengliu:拜读了!老嘉还记得几十年前的老黄牛还有那精灵妹的点点滴滴真佩服你。何谓"精灵姝"?相信是那些60后由那些企事业带队干部带领下到农村体验下生活的吧?回到原帖
老三届陆续回城以后,农民明白所谓的“扎根”只是哄哄学生们的,他们觉得不必对上山下乡的学生妹再“进行再教育”了,随她们去吧,别人家的子女,管那么多干什么?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楼#
发布于:2015-06-30 19:49
老三届毕竟是受过正规教育的同新中国共同成长的一代,他们有理想有热情,不怕艰难曲折,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所以能够克服困难勇敢地生存。苦难的经历是我们的精神财富。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6楼#
发布于:2015-06-30 19:51
3814:很佩服去插队的知青,个人感觉他们很勇敢,有次同学聚会,我问一个插队的男同学,他说队里分配他管理五亩地的水田,五亩地,我一听,头都大了,对于我这个懒人,五亩地,简直就是看不到尽头的茫茫荒原,每天脊梁给热辣辣的太阳烧烤,脚下踩着满是蚂蝗的水田,...回到原帖
 但是我们毕竟熬过来了。
7楼#
发布于:2015-06-30 20:02
                                从初二上学期,我们就要到农村参加“农忙”,那时还没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个理,时间是两周,好像是增城或者是番禺这些地方,记得第一次下水田插秧,歪歪扭扭的,越弄越不行,有些秧苗还浮起水面,搞的精疲力尽,看的那些农民伯伯直摇头
8楼#
发布于:2015-06-30 20:14
                              到了第三天,收工回宿舍,有个同学指着我卷起裤脚的小腿尖叫“蜞乸”,一条蚂蝗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吸附在我的小腿,肚子已经吸了不知多少我的血,鼓鼓的,这东西咬人的时候,不痛不痒,狡猾得很。几个同学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把它弄下来,嘉嘉,不知你有没有这待遇。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9楼#
发布于:2015-06-30 22:47
3814:从初二上学期,我们就要到农村参加“农忙”,那时还没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个理,时间是两周,好像是增城或者是番禺这些地方,记得第一次下水田插秧,歪歪扭扭的,越弄越不行,有些秧苗还浮起水面,搞的精疲力尽,看的那些农民伯伯直摇头回到原帖
我们读中学时每年夏、秋也去增城石滩公社劳动十多天,是去收割稻子。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