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66回复:4

原创散文小说《寻找童年足迹》6、7节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16 14:08
                        

图片:1.jpg




                                                                                (六)

       我站在长满杂草的岸边,默默地遥望着眼前的水库,平静的湖水如一面大镜。
      带着一种沉静的心情,我开始缓缓绕着岸边静谧中行走,脑际里的一切烦杂思维,瞬时被四周一片碧绿清晰和幽静思绪同化了。
       不久,一块露在水面上的呈圆状形的大石展现在我的眼前,久违而又熟悉的石头,晃眼间触动了我对远去童年往事的回忆:是它,像一座紧靠在我们身后的靠山,时刻都扶着我们勇敢地游向前方。它又像一处避风港,迎接着己精疲力尽的小小舢板。
       我用手轻抚着己经让岁月风霜洗刷的苍老石面,随手从它的身边检起一块残瓦,学着孩童时常做的姿
态,斜着身向宁静的湖面扔去,随着湖水发出滴、滴、滴滴清脆响声,跳跃的残瓦在眼帘里仿佛变成一条贴着水面游荡的鱼,荡出片片粼光岸边水草被往四面延伸的圆圆水纹波浪,推动的摇摇晃晃……
      终于又闻到了久违从草丛里散发出的一阵阵腥香味了,我微笑着低下头,一直望着被湖水推余溢出脚下的圆石,湖水又缓缓退落。
     此时的湖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
       一只孤独的白鹤在视线里飞向不远处的竹林,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慢慢从裤兜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随着烟雾漂散,脑海里的画卷渐渐把我从记忆中带回到从前……
     五十年多年了,这里给我留下的一串串令人欢乐、喧哗的音符,此刻余音仿佛又重在我心间、在这蔚蓝色的天空上萦绕。
       六十年代初,印尼归侨回国后,从此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记得每年夏季来临,酷热阳光蒸发着夏日的红土大地,太阳公公尽情散发它那永远都充满激情和灿烂笑容,每当红霞渐渐出现在夕阳西下时,水库较浅的一边,总会出现一群青春靓丽、情窦初开的妙龄归侨少女。
       碧蓝的水面上,打闹、嘻戏掺杂着尖叫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少女们身边,几只燕子一会贴近水面轻盈飞翔,一会又高高跃起,姿势婀娜妩媚。
       水库较深的另一边,水面上,年轻的归侨子弟更为疯狂,追逐和喧闹声荡起了一圈圈波纹,在他们身后溅起一朵朵浪花,有放声高歌、也有向着对面的少女们发出大声喧嚷的,挑逗和刺耳的口哨声响彻云霄……。
       一片欢跃气场构成的一幅幅优美图画,为宁静的水库增添了许多生趣。    
       随着冬去春来,哥哥们娶妻育儿,姐姐们都出嫁远走了,但这里的欢乐场面并没有因他(她)们的离去而失去往日绚烂色彩。
      从此,这里的舞台成了我们这些渐渐长大的孩童和从城里来的知青们的快乐天堂。
       直到今天,我对这里碧蓝翠绿的景象情有独钟,她就像一幅色彩绚丽的画,让我留恋忘返,令我梦绕魂牵。

                                           (七)


       在往返大哥家的途中,我一边缓慢行走,一边目视着两旁都长滿杂草的羊肠小道,时尔又回过头去遥望身后己象一粒空壳的花生,彷佛早被遗弃在荒山野地里的旧舍;心头涌出的却是一股酸楚楚、凉涔涔、苦涩涩的感觉。

图片:20.jpg


       一棵四十多年前自己亲手种植的椰子树前,突然让我悄然停下脚步,望着四周长滿杂草丛生而干瘦、苍老的高高椰树,它,早已变得孤独凄怆。我抬头与之相视苦笑着,哑静中,终于让我清晰地领悟到一条真理;我们不得不承认时光流逝所带来的岁月开涮,新鲜事物的崛起,必然导致旧的一些事物逐渐消失。      

     不远处,传来了隐隐约约、一声声久违而又亲切的呼唤,声音渐渐变得越来清晰了,充满温馨的声音震荡在四周一片幽静的生产队,似乎连自己都遗忘曾经的童名,此刻又再我耳边响起,让人心醉神迷、喜笑颜开。      
     我朝着余音走去,老归侨张占恒的妻子早已站在低矮的厨房门口微笑着迎接我的到来。
“你又长胖了”

“是吗?”
“老张呢?”
“在里屋呢”    
      跟随着张嫂,俩人绵言细语踏进了她的厨房……
     眼前是一个大概二百来尺的天井,天井左侧是用木条搭建的三层鸡宿,一大群鸡在地上窜动着,右边堆放着杂物,整个天井杂乱无章,此时一股能让人窒息的腥恶臭味迎面扑来,我小心翼翼跨越着满地鸡粪的地板,迎面朝站在住宅门口的老张走去。      
 

图片:21.jpg

 

     屋里头三间卧室,足有一千多尺,遗憾的是每个房间都象天井一样,到处堆满杂物,凌乱不堪,把原本宽敞的空间硬挤得窄小,变得暗淡。      
     老张个头长的矮小,回国那年,不知是谁就给他起了个绰号“排骨张”。别看老张瘦骨如柴,身子骨可硬朗着,想当年在众多归侨中他的文凭最高,能一口气写出一首好诗,还有他那一手好字。记忆中;很多不识字的老归侨都习惯找他写家信,他也很乐意也从不推辞。      
      望着己经八十三个岁高龄、身子骨仍硬朗的老张,我俩开始语重情深、畅所欲言谈论着旧日往事。直至现在,我才知道当年家住印尼PASAR SEIVEN的老张,在八个兄弟姐妹中唯独一人鬼迷心窍地卷入回国浪潮。      
     我和老张同样都来自印尼雅达加,不同的是回国那—年,他已经二十八岁,而我才刚满三周岁。      
      在和老张寒暄中,一件隐藏在生产队已整整四十八年的迷,今天终于在我和老张不经意的交谈中揭开了他的迷底。        
      一九六六年,一场轰轰烈烈文浪潮,乌云般席卷了整个华厦大地。
     九月的一天,队里男厕内墙上的一首“反动诗歌”如一枚重磅炸弹,把整个生产队炸掀了锅。农场保卫科万科长在队领导引领下来到了男厕所,尽管臭气熏熏,厕所外仍站满着看热闹的人群。
南国农场好风光,
一月做来一月光。
若知回来此冤枉,
不如南洋刷粪缸。      
       这首打油诗反映出当年人们对贫困生活中一种复杂思绪的释放与排解,然而在红色风暴年代里,那可是一枚重型炮弹,写词人纯属是罪恶滔天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一经查出非得蹲监狱的事儿。      
       其实队里的归侨们都心如明镜,只有“张秀才”的文采才能写出如此精彩,当年也确实反应出一种活生生的真实写照,赤裸裸的肺腑之言,同时也代表着当年众多归侨们内心的傅纳以言。      
      案子查了一阵,最后不了了之。从此,再也没人谈及此事,当然,当年大家都只是猜测,老张也装聋作哑,今天在我的追问下老张终于对着我点头笑了,他笑得如此灿烂、如此自信。      
       如今,老张对现在的生活巳感到非常知足,两个女儿都生活在深圳,早已成家立业,小俩口退休后过着悠哉游哉的日子,用他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还是祖国好,人身有保障,老了有退休金,虽然不算富裕,但活得很开心。”多么淳朴和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使我感动、让人感到欣慰
                                                                            待继                                                      
不详
沙发#
发布于:2015-06-16 14:42
继续捧场!
板凳#
发布于:2015-06-16 14:49
大岭桧仔:继续捧场!回到原帖
不详
地板#
发布于:2015-06-16 16:12
             有滋有味,欣赏!
蔡金生
4楼#
发布于:2015-06-16 17:24
蔡金生:有滋有味,欣赏!回到原帖
多谢品尝远久的苦涩的乌龙茶
不详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