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320回复:40

当年~用传递纸条方式谈情说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12 11:48
                                   当年~用传递纸条方式谈情说爱 (重播)
          在生产建设兵团年代,开始时,男女知青之间都很少说话或是打招呼!虽然同在一个连队工作和生活,也同在连队的知青食堂里进进出出和打饭吃,大家都是些少男少女,低头不见抬头见,让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不同现在的少男少女,才十二三岁的中学生,人细鬼大,在公园,在车上,在路上,依依熠熠,卿卿我我,就学会拍拖了……

         当年~我们武装连是新組建的连队,基本全部是各连队抽选出来的知青为主体,男女之间基本相互不太认识,开始时,知青的男女之间都是谁也不理采谁,有条件,有机会面对面时,都只是擦肩而过,加上我们武装连里的指导员,对男女关系问题特别的敏感,无论是男或是女的知青,稍微有一点谈得来,或是多望了一眼,均都被视为有男女关系质疑?或男女授受不亲之想法,甚至视为资产阶级严重,乱搞男女关系,或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他认为,你们的知青是来接受“再敎育”的,不能拍拖、不准谈情说爱……
          我们的武装连里,有三个男子排,一个女子排组成。男子三个排共一百二十几人,一个女子排三十几人,还有几个勤杂工,加上正付连长和正付指导员,约是170人口。男女比例严重的失调!生产建设兵团时期,阶级斗争复杂因素的影响,和指导员坐阵在连队里,知青里很难制造条件,创造爱情浪漫事!很难越雷池半步,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连队里一百多知青男女,能造就成为夫妻的,也只有那么三对……
          男女知青不声不响地工作,生活经过三、四年以后,一百来个男女知青才逐渐进入了正常化。但那时开始有了读书、招工、顶职、或是其他的"曲线救国"回城等出现了,知青们把目标也转移了,想说悄悄话已经来不及了,也很少机会了……

          约是1972年初吧!我们连队有位知青大哥!已经是25岁人了,他看上了连队里一个女知青,又不敢同人家讲,老是暗恋人家。他写了一张纸条,摺成了像蚂蚱形象的东西,叫我帮手将那蚂蚱家伙传递给某女知青。当时我是在连队里做卫生员,也就利用工作之便,帮他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将那张纸条摺成蚂蚱东西传递给了那个女知青。后来那女知青也按着蚂蚱里的时间、地点赴约了。知青大哥就算是谈情说爱和拍拖的开始吧!他(她)们传递纸条或是那个蚂蚱实也费心思的。地点、时间、要清楚地考虑周全,不能马虎,粗心大意。每次将纸条传递出去以后,又是紧张 ! 又是期望 、盼望 ! 当年那位连队里的知青大哥说是也谈了几天的恋爱吧!但没有拖过手仔,也没有排排地坐过。最后因各种原因,各自先后都回城去了,只能默默地宣布谈情说爱和拍拖失败了!他(她)们只好各奔前程去……
          回城以后,我和几个知青朋友谈论过当年的知青岁月里,有的知青用纸条的方式谈情说爱和拍拖问题!发现了连队里的某男知青和某女知青,在我们众多知青的眼皮下,也是用纸条传递方法谈情说爱和拍拖的,但他(她)们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没有露出了马脚!后来在众知青威胁和审判下,他(她)们也认可有那么的一回事。艰苦的知青岁月,和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年代,用纸条的传递方式谈情说爱和想去拍拖?他(她)们像是小孩般的玩耍着摺纸游戏?他(她)们是鬼鬼祟祟的?他(她)们像是在搞地下党活动似的?他(她)们能够真正地成为夫妻和眷属的?请问能有多少人啦……
                                                              真实故事  ~  作者:桧仔     2013 ·10 ·10 已发表过     2015 ·6 ·12 中午修改重发

          不知当年的难兄难弟、姐妹们:老岳、老叮、老桥、老3、老五、老龙、老胡、老中、老萍、老兰、老海、老西、老南、等等大侠!有否经历过如此类似的经历和故事?

       

                          

              
              
                                                                                                                                                                                                                                                          

沙发#
发布于:2015-06-12 12:50
                                   关于在海南“谈恋爱”之情况

       1;本人在连队属于最底层人士,没有美眉看得上俺,虽说后来也当了一年副班长,却从未以此权利写纸条或语言搭讪女知青或未婚女职工。
       2;七三年调去收胶站工作后,分场一拖拉机驾驶员(他每天去我们连队拉胶水送分场制胶厂)曾许诺介绍分场一个老职工侄女见面,本人那段时间盼星星盼月亮,终未见其芳影,也不好意思询问,究其原因,无非是职位低下矣
          以上句句属实,仅呈老大明鉴
板凳#
发布于:2015-06-12 13:05
3814:关于在海南“谈恋爱”之情况
 
        1;本人在连队属于最底层人士,没有美眉看得上俺,虽说后来也当了一年副班长,却从未以此权利写纸条或语言搭讪女知青或未婚女职工。
        2;七三年调去收胶站工作后,分场一拖拉机驾驶...
回到原帖
           照老3这么说,您在海南这些年一直是王老五?像您这么一表人才、才华横溢的作曲家没有一个小姑娘看上,说啥俺都不信!
地板#
发布于:2015-06-12 13:13
岳峙:照老3这么说,您在海南这些年一直是王老五?像您这么一表人才、才华横溢的作曲家没有一个小姑娘看上,说啥俺都不信!回到原帖
                           岳老师,我们连队人才济济,我只是小虾小蟹而已。
            不过,说实际,那时候,本人根本没有扎根海南的心思
4楼#
发布于:2015-06-12 15:05
在农场谈恋爱是和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和道德败坏划等号的,我们连队的指导员就曾经在晚上用手电筒照在黑暗处谈恋爱的情侣。
5楼#
发布于:2015-06-12 15:23
路过,来捧场啦!
6楼#
发布于:2015-06-12 15:24
海上明月:在农场谈恋爱是和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和道德败坏划等号的,我们连队的指导员就曾经在晚上用手电筒照在黑暗处谈恋爱的情侣。回到原帖
你们连队的指导员咋这样呢?老海?
7楼#
发布于:2015-06-12 15:30
岳峙:你们连队的指导员咋这样呢?老海?回到原帖
我们连队的指导员很另类,他竟然将上面分配到我连队的招工、招生指标全部给了别的连队,说什么我的连队的知青个个都很安心在农场扎根,不愿意回城。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5-06-12 18:21
在那个年代,能够传纸条已经是很大胆的行为了,我们生产队的男女知青开始是共一个大锅煮饭吃的,却差不多 2 年以后才互相打招呼呢。
9楼#
发布于:2015-06-12 18:55
嘉嘉:在那个年代,能够传纸条已经是很大胆的行为了,我们生产队的男女知青开始是共一个大锅煮饭吃的,却差不多 2 年以后才互相打招呼呢。回到原帖
                    唔,这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爱情观,两年的观察期虽不长,在人生旅途也算是宝贵一课。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