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051回复:7

我们的“第二次召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6-06 09:36
我们的“第二次召集”

这几天,武汉正举办亚洲田径锦标赛。运动会的各项比赛前有句行话:男(或女)子,XXX赛,第几次召集。借用这话,本文是“男老师,35年后聚会,第二次召集”。因为“第一次召集”是21天前,513日(见我的帖子《有朋自远方来》)。
6月3日晚上,原龙江农场场部中学广州地区的知青老师再次聚会(女教师都有事来不了),欢迎重新联系上的两位外地老师——原梅州的温俊麟和原五华的古锦荣。

图片:1.jpg


温俊粦老师(见下图),在场中时,被戏称为“客家才子”,善于写文章。退休前先后担任过嘉应大学政史系讲师、梅州市政协委员、深圳深长实业股份公司总经理秘书、安全主任兼企管部副部长(后来公司并入中石化深圳市石油公司)。现全家居住在深圳。

图片:2_副本.jpg


图片:3.jpg


古锦荣老师(见上图),退休前先后任五华县华西中学、兴华中学、五华中学校长,五华县教育局副局长,曾获南粤优秀校长、全国优秀归侨教师称号,当选梅州市第三、四届人大代表。我们原来有他的电话,但久无联系,现在都打不通了,最后在五华县教育局的帮助下,才联系上,才知道他现在居住在广州,近在咫尺。
久别重逢,大家十分兴奋,场面热闹,气氛热烈。回忆起既有艰辛、又有欢乐的场中教书生活,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旧,道不完的情——
锦荣一见到陈武霖和李穗东(见下图),就高兴地说:“我们是同房!难得重聚一起!”当时场部中学从查苗搬去高丰,我们几个就是住在一间课室:我与锦荣住里头两个角,武霖则睡靠门的位置。那时候,我们课余除了带学生种菜,一有时间就去打篮球、踢足球。

图片:4.jpg


讲起那时有老工人常用几多只鸭、几多只鸡来考知青,我们用代数的计算方法很容易就得出这些算术题的答案。说到这,何子富老师又回忆起我们自学微积分的情景。其实,学过微积分的,又很容易解代数题。
温俊麟和欧步凌老师都是在农场结婚成家的。回想起恢复高考后,他们如何争取高考报名的批准、如何在完成工作和家务后的艰难复习、毕业后又怎样想法子返城工作,真是感慨万千。

图片:5.jpg


……
不知不觉中,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温老师还要赶回深圳,大家才依依不舍地道别:保持联系,注意身体,生活开心,家庭幸福!
沙发#
发布于:2015-06-06 10:30
路过!全文已阅!捧下场吧!
xd
xd
管理员
管理员
板凳#
发布于:2015-06-06 18:26
古锦荣老师我认识,和年轻时的相貌差不多!
地板#
发布于:2015-06-06 19:52
xd:古锦荣老师我认识,和年轻时的相貌差不多!回到原帖
是他当工作队的时候吗?他到过很多连队和农场(金波、牙叉),也在武装连干过,是场中男教师唯一的共产党员。

图片:C17古.psd_副本.jpg


xd
xd
管理员
管理员
4楼#
发布于:2015-06-06 21:59
我和古老师曾经在同一个查账组合作过!
5楼#
发布于:2015-06-09 18:00
转录参加这次聚会的温俊麟老师的一段感概——

广州东山口重聚小序:当年余为知青赴海南兵团白沙县四师十团。后改为国营龙江农场。1974年入农场第一中学任教,1978年上学离开海南。迄今已有三十七年之久了。2015年6月3日与当年场中学老同事重聚于广州东山口。大家分别三十余年今日相聚,实属不易。席间喜悦之情不胜言表,别后絮语哽咽难叙。当年青春豪气犹在,而今花甲之躯相嘘。举杯欢饮同忆当年,回首过去百感交集。执手相庆漫话时空,交杯起舞抱首相携。嗣后合影留念不亦悦乎!王羲之说: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此言可鉴也!今日之聚,欣喜忘形,快意悠远。聚毕当归矣!归后夜不能寐,作词一首以纪其事。


金缕曲
广州东山口重聚

世事谁能久。问苍天,几经绝处,何能复救?天涯漂零白沙客,莾莾胶林对酒。心伤泪,瘴江洒袖。掘井开荒农基地,挑灯下,会战胼胝手。场中事,君记否?——所幸天眷仍相受。奔前程,驰卅余载,几家能够?今夕重聚东山口,把盏飞扬舞就。叹耄期,勤生还有。若喻韩李虽不达,欢聚乐,醉影同回首。踏月归,开心透。
自注:韩李即唐代韩愈、李德裕先后曾被贬海南儋州。

6楼#
发布于:2015-06-11 10:47
词写得很好,情意绵绵,欣赏了。
7楼#
发布于:2015-06-13 12:00
转录步凌老师看法:
老温一曲,浸透人生五味。往事之伤感,今时之欢怡,使人悲喜交集、久久不能忘怀。很好!不愧嘉应文人,可贺!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