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049回复:28

知青生涯----鸿沟岭北面的故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4-29 12:41
   


   鸿沟是战国时期的人工运河,后来到了楚汉相争,又以它为界河,这就是楚河汉界的由来。而白沙县大岭农场11队的鸿沟岭则是一条山岭,它也成为界岭:北面是儋县(今儋州市),南面是白沙县,它同时也是当时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的州界。
   鸿沟岭横亘在大岭农场11队的北面,其实它并不是很高,只是比附近的山岭稍高一些吧了。在鸿沟岭北面的儋州地界里,还有两三百亩橡胶林段是属于11队的,
后来回归儋州了。想当年,我场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大开荒,种下胶树,而且经营管理了十几年,大部分胶树可以割胶了,全部付之“北”流了。

   鸿沟岭北面的儋县,地势较平,又临近大海,可以说是鱼米之乡。但在那个年代,村民的生活甚是艰难。因我们经常去儋县,同他们有来往,是比较清楚的。吃的是
番薯粥,无肉无菜,住的是很旧的泥墙屋,有的甚至残破,也有少量的旧砖屋和茅屋。他们有一条规矩:吃饭时男的先吃,女的不能同男的一起同台吃,老太婆除
外。等男的吃完以后,女的才能吃。女的不给上学读书(穷是另一个原因),男丁才可以上学读书。挑东西来我场卖,是女的挑担子,男的跟在后面走,交易时由男
的计数,因女的没文化。

   儋州妹(女)头戴一顶当地特色的竹笠,用一块布包住头脸,以遮挡太阳。上衣是中袖的大襟衫,颜色多是天蓝,浅蓝,深蓝和蓝黑色。衣服左膊上,有一块明显不
同颜色的方布缝在上面,大约20公分长,15公分宽。不知是当地的风俗特色,还是时兴?不穿内衣。下身穿一条花布短裤,也没有内裤。可能是布票不
多的原故,所以连内衣裤都省了。她们小便时不用脱裤子的,只要将一只脚抬高,象金鸡独立,把宽阔的短裤用手往上一挠起,就可以轻松解决,连肩上的担子都不
用放下来。真乃一奇观!我们在山上工作时看得很清楚。儋州女人最具特色的是她们的眉毛,又弯又长又细又清晰,是真正的鹅眉!她们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叫人用两
条线来修理眉毛,一直到年老。至于好不好看就见仁见智了,反正我不觉得怎么样。

   儋州男人,一般衣服是白色或深色的单一色,长袖长裤;头上的发型是象文*革前的西装头差不多,但我看更象是越南人一样;戴一顶草帽遮挡太阳。他们为了卖高一些价钱,宁可多走8公里的路程,挑到我场的场部去,也不肯降价出售。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由于我们经常同他们买东西,互相讲价,所以多多少少也学了点儋州话,如“一二三四五”就是念“热呆胆顶敖”(用粤语读),如“全部”就念“列列”(用国语读),再如“吃饭未”就念“辣塌毛”(用粤语读)等等。
   每年的三月三,是当地青年男女快乐的日子。天黑以后,青年男女穿上漂亮的衣服,聚在一起唱情歌和玩耍,这时候只要是男女双方同意的,就可以双双到无人之处寻欢到天明。过后若是有缘的可以结婚,若无情意的,就各奔东西,互不相问。
   在嘉乐村里,我们遇到一个58年下乡的广州知青,他是广雅中学的高中生。只见他外形同当地人已差不多,皮肤黝黑,30岁左右就象40岁一样,唯一可辩认的是略带土音的广州话。他娶了一个儋州妹为妻。看到他这样,我们都感到十分悲凉:难道我们以后也是这样的归宿?
   儋县的海头是一个渔港,不算大,但人口比附近其他地方多,店铺也多些,有海鲜和海味卖。海头港在11队的西北面,离我队约有3个来小时的路程。当年我们为
了吃海鲜和买海味,都不辞劳苦的,利用休息日长途跋涉步行而去。天刚蒙蒙亮就出发,沿着牛车道而行,有时也要脱下衣服趟过齐胸水深的水沟。大约十点钟左右
才可到达,先逛一下街市。其实所谓的店铺,很多都是渔民和居民在自家的门前或屋里摆个摊子,有为数不多的东西卖,稍大一点的店是供销社的。主要的
顾客是农场的职工和知青。相对于渔民和农民,我们是“有钱一族”了,我们的到来,对他们来说是上帝。因除了我们,渔民和农民那有钱来光顾?可以想象,除了
节假日,平时这里是一片萧条!当年也限制自由买卖,说这是资本主义,是要批斗的。所以他们都是小量偷偷的卖。

   我们找到一家稍好一点的小饭店,点了海鲜称了后,叫店家加工。大家饱餐一顿,待吃足饮够了,就到处去买鱼干和鱿鱼等海味。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就冒着毒热的太阳,沿着来路返回连队。一天下来,其实比开工还要辛苦!
 
 初到农场时,老工人就绘声绘色的同我们讲述“保卫三红”的事件。说的是68年时,部队和农场共同对儋州佬采取行动,缴了他们的枪和抓了为首的部分人。由
于真枪实弹的干,对方肯定有伤亡,但具体多少不清楚,而我场被打死了一个人,说是“烈士”,并在场部为他立了一个高约5米的大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大家都不清楚。以后也就渐渐的被人淡忘了,无人再提了。但我们同儋州人接触时,从他们的言谈中,就表露出对大陆人淡淡的仇怨。不知是否是因这件事还是
土地纠纷问题。改革开放后,农场将我队鸿沟岭以北的两三百亩橡胶林段回归儋州了。当时那些胶树大部分都可以割胶了。79年我回城时,这些胶树普遍有手腕一样粗。

   历史上,大文豪苏东坡曾流放在儋州三年。既然是流放地,肯定是一片瘴疠的不毛之地和未开化的蛮荒。但经东坡老先生设堂讲学,传播中原文化和先进的农耕技
术,这以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过上千年,到今天,甚至比邻近的几个县都要富裕和文明得多。东坡老先生留下不少的遗迹,可惜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封资修的东
西,基本没人提起,更不要说去观瞻了。

   鸿沟岭未被大开荒以前,是一片原始的丛林植被,有很多野生动物。记得刚到11队不久时,我的班长约我到那地方打了一次猎。班长是68届30中高一的知青,
姓鲍。他不知从那里弄来一枝粉枪,在星期天邀我一同去那里转了半天。山鸡,灰鸽和毛鸡等就看到了,但一点收获却没有。几年后,我们就在鸿沟岭上,偷吃了老
百姓套住的山猪,那味道,至今都回味无穷!

   鸿沟岭留下我辛劳的汗水,留下我沉重的足迹,留给我太多的回忆!它见证了我十年青春的蹉跎和煎熬。鸿沟岭北面的故事将会继续,而且会越来越好听,越来越精彩!    


最新喜欢:

福山咖啡福山咖啡
沙发#
发布于:2015-04-29 13:02
谢谢湖光兄的回忆录,感同身受,我知道的没有那么清楚,
板凳#
发布于:2015-04-29 13:03
       分享了您的佳作,欣赏!十年的蹉跎和煎熬一一不堪回首但刻苦铭心!
蔡金生
地板#
发布于:2015-04-29 13:40
中国心lm:谢谢湖光兄的回忆录,感同身受,我知道的没有那么清楚,回到原帖
多谢中国心捧场!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感受是一样的!
4楼#
发布于:2015-04-29 13:44
蔡金生:分享了您的佳作,欣赏!十年的蹉跎和煎熬一一不堪回首但刻苦铭心!回到原帖
多谢蔡局浏览!“十年的蹉跎和煎熬一一不堪回首但刻骨铭心”
说的真好!
5楼#
发布于:2015-04-29 14:33
蔡金生:分享了您的佳作,欣赏!十年的蹉跎和煎熬一一不堪回首但刻苦铭心!回到原帖
老兄好久不见了,近来还好吗?
6楼#
发布于:2015-04-29 14:49
湖光山色:多谢蔡局浏览!“十年的蹉跎和煎熬一一不堪回首但刻骨铭心”
说的真好!
回到原帖
      是你的佳作打动了我,虽平实但有血有肉,都是我们亲历的曾经。
蔡金生
7楼#
发布于:2015-04-29 17:07
儋州人属古南越(粤)俚人的后裔.其实也和我们广府人袓先有血缘关系.他们讲话的音调和广西壮,苗族语,越南语甚至广州话,特别是粤西地区的白话方言音调都是很接近的.可说是我们千年以前是一家呢.
儋州人袓先于1500年前随冼夫人渡海征服琼崖时,便留在今天的儋州地方落籍.他们比从福建泉州来的今天的海南人更早在海南岛生活.而儋州的客家人更晚过儋州佬千几年,才从兴梅地区迁徙而来的.
当年也有一部份俚人进入海南深山,仿原土著安营扎寨在此落籍,形成今天的黎族.但他们是有分别的.黎人称原土著为熟黎,渡海而来的俚人称生黎.
黎话与儋州话称吃饭都是"辣塌".黎族女子也是冇着底裤穿'桶裙'.亦都是如公狗射尿般,站着抬起一条腿小便.所以考究今天儋州人与黎人同是历史上的粤西俚人之后裔.确实无疑.   因而 在此奉劝各位老友切莫嘲笑她们哟,其实我们粤人袓先亦是此生活习惯呢.
湖光兄提及的海头港较少听,但当年儋县洋浦港的白马井就比较出名,这渔港七十年代初就已经建有大型的雪库,专雪藏冰冻鱼. 我们兵团四师,五师不少农场就常派车往那拉冰鱼,再分到各连队. 记得1972年夏天,我们连队伙房烹饪冰鱼时处理得不妥当,全连队有2/3人中毒,个个又屙又吐.真不走运,当年我也都中招.
再来谈谈海南1968年的保卫三红事件.其时海南文 革武斗进入尾声,但全岛各县有一群众造 反派组织,害怕革委会秋后算账,便拒绝交出武器,这如同反对中央命令的两派大联合.于是海南革委会联糸要求农垦局,调派各地农场的干部,转业军人,参与收缴该县造 反派武器的工作,违抗者格杀勿论.
由于当年海南党政军部门,指令各农场不准成立派性组织参与夺 权.故此农垦系统各农场都比较安稳太平.当接到上级指令,各农场的转业军人再拿起武器,由场领导带队到地方围剿造 反派,我们东方县据闻造 反派龟缩在一个叫感城的小镇,由广坝,东方,红泉,尧文等农场的精锐之师参与围剿,闻说双方驳火厮杀了几天几夜,造 反派终被农场富有经验的武装击溃而举白旗.死伤方面不明,只知道广坝农场(四师一团)场长被打断一条腿.后来公家配了一台三轮的轻骑摩托车给他,方便出入. 我们下乡到了农场后,曾见过他带着墨镜,咬着烟斗,轻松地骑着那三轮摩托,穿梭在东方的小镇上.令人仰慕.
bengliu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8楼#
发布于:2015-04-29 17:37
哈7楼位仁兄见过广坝场的老场长?你一定是离广坝不远的农场啦!莫非你是普光场的吧?
9楼#
发布于:2015-04-29 17:58
我在海南吃过很多次山猪肉,但不像湖光山色所说的“回味无穷”。我感觉山猪肉的味道还不如当时的家猪,而且又硬又韧。幸亏当年年轻牙口好,要不然真消受不起。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