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82回复:20

知青生涯——难言之痒的汗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4-27 10:21
   知青年代, 由于当时的医疗卫生条件比较落后,很多疾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和控制,很容易传染漫延开来。
   大约是在73年---75年时期,大岭农场十一队就发生了疟疾和汗廯大面积的传染,全队近半人先后都患上和染上这两种疾病,一时使到大家痛苦不堪!
   
这里只说汗廯。这种皮肤病传染是很快的。因十一队的职工都是在珠碧江里洗澡和洗衣服(女知青是挑河水到茅屋里洗澡),在上游洗的人如果患有汗廯,就会传染
给下游洗的人,结果全队很多人都染上这种奇痒无比的皮肤病。它主要是感染在人的裤裆里两腿之间,这个敏感部位的两侧。一个圈一个 圈的又红又肿,表面是湿
润的,每当 出汗时就奇痒无比!有的人感染得很严重,好象是一条三角内裤一样大的面积,甚至有人生在脸部,相当痛苦!

   我们干的都是体力劳动,加上海南天气很热,所以很容易大汗淋漓。这时裤裆里这些汗廯就十分痒。因当时我们是青年男女一起干活,如果用手去挠这个部位很不雅观和尴尬。所以每当痒得受不了时就去防风林里,脱掉裤子来挠痒。但越挠越痒,甚至挠损出血都不解痒。
   
    收工回来后,冲完凉就马上到卫生室去拿廯药水来搽,当年也只有这种唯一的药水了。这种药水一搽到患处,就会刺激这些皮肤,痛得患者嗷嗷大叫,连忙用大葵扇
来扇,才稍为好受些 。一般我们都是躲在宿舍的蚊帐里来搽药水,同时准备一把葵扇来扇凉。有的知青由于太严重,便自己搽前边,叫人搽后边,再叫人在一旁用
两三把扇来扇,但都痛的嗷嗷大叫。这种廯药水搽过几次后,可将患处表面暂时控制一下,脱掉一层皮。但没过多久,它又再复发,反反复复,就是根治不了。所以
越来越多的人被传染上这种皮肤病了。

   
    那年,我探亲回到广州。我父母亲的一个朋友来看望我,他是广州明兴制药厂的技术员。他看了我的患处后,就回厂里自己调剂了两大瓶白色透明的药水,好象叫
“奎黄莲素药水”,拿来叫我带回海南去搽患处。这种药水涂上患处不会产生痛苦的刺激,只有微微发热和小痒,用葵扇一扇就很舒服。搽过几次后,脱掉一层皮就
痊愈了,真是神奇!我就把这种药水给同宿舍的知青搽,大家都觉得很好,搽了几次后都先后痊愈了,而且不会复发。其他的知青知道后,都到卫生室拿两枝棉签来
找我蘸些药水,拿回宿舍去搽。结果不长时间内,这种困扰大家两年多的皮肤病,大部分人都先后痊愈了,只有小部分人还差小小,而我那两大瓶药水已经用完了。

   
    患上这种汗廯,在洗澡冲凉时是不能用肥皂洗患处的(当年没有香皂用),  这样会很容易刺激和复发的。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不敢用肥皂来洗患处,即
使痊愈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也是这样,就是怕它复发。见过鬼还不怕黑!那种痛苦的滋味,那难言之隐的奇痒,那搽上廯药水时发出杀猪般的嗷嗷大叫,都会记得很清
楚!

   虽然不能说十一队的汗廯是我那两瓶药水而得到控制(而且有些人没有用过这种药水),但是至少可以说能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特别是用了我的药水的人,基本上是解除了痛苦,大家心里都是感激的!    

最新喜欢:

枫林夕阳枫林夕阳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沙发#
发布于:2015-04-27 13:00
当年缺少药物和治疗,害苦了许多人。看来这藓是可以治的,为什么农场医院不帮大家治疗啊?
板凳#
发布于:2015-04-27 16:01
生癣那是常见。而且是不分男女只要是在生产一线做体力活出大力,流大汗的沒有几人能不中招。当年我们住的茅草房宿舍半搭泥墙后就是女生宿舍,一到中午放工回来,在“复方土槿皮酊〃旳作用下'男`女宿舍二边都响起了猛烈旳葵扇拨风声'大伙听到彼此的扇风声都咬住牙耐着笑和痛'那时的表情最古怪了。后经驻当地的中央医疗队医生曹军医取了我们食用井的水去化验,结论是井水质量的问题,人食用后皮肤容易生癣。几年后多亏新药“灰黄霉素软膏”的出现才帮我们脱离了苦海。
bengliu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地板#
发布于:2015-04-27 16:04
嘉嘉:当年缺少药物和治疗,害苦了许多人。看来这藓是可以治的,为什么农场医院不帮大家治疗啊?回到原帖
老嘉,你有所不知当年跑一趟场部医院容易吗?生产队有卫生员,帮病员搽药水拔火罐,扎扎干针,也无需山长水远步行走去场部医院啦…除非…
4楼#
发布于:2015-04-27 16:46
应该是'奎黄霉素药水'吧?搂主.  
因为在七四,七五年期间,我们农场有些逃港失败知青被押送回来时,他们把在收容所染到的皮肤'疥疮'病菌迅速传染给别人身上.在农场折腾了一段时间,后来人们就是靠搽这'奎黄霉素药膏'治好这皮肤病.
印象中,当年我场的男知青主要生汗斑的较多,多数生在脖子上,严重的身上各处都有,高温天气流汗时,汗斑一块块微红色突显出来,但冲凉降温后,汗斑便平复成白色的一块块. 其时我也曾领过此皮肤病. 只用些火水(煤油)沟硫磺,搽在患处两三次,脱皮后便会治好,但有一段时间身上会有一股难闻的硫磺味.需要忍耐.
5楼#
发布于:2015-04-27 19:07
                            看来我们农场对生活环境卫生工作还是比较重视,连队生活营区,每个星期六下午,全连职工必须把包干的地段垃圾,杂草,污水清理干净,除了刮风下雨,这个规定必须执行,连队很少人到河边冲凉洗衣服,只有黎胞和连队的水牛才会到河里洗澡,连队有两口水井,一口紧靠连队伙房,只供伙房和职工饮水煮饭,不能洗澡洗衣服,另一口水井在吃水井不远的下方,专门用作洗衣服洗澡,还有洗刷收胶桶,这严格规定,每一个初到连队的人多会被告知,不得违反,我在连队七个年头,没听说过有职工患上老湖说的那种疾病,这就是得益于卫生工作防患于未然的结果。
6楼#
发布于:2015-04-27 21:19
               老湖说的那个药叫“灰黄霉素片”,我吃过。好像含激素,不可长期服用,伤肝且伴有呕吐……(现身说法)
7楼#
发布于:2015-04-27 21:23
岳峙:老湖说的那个药叫“灰黄霉素片”,我吃过。好像含激素,不可长期服用,伤肝且伴有呕吐……(现身说法)回到原帖
                         已禁用
8楼#
发布于:2015-04-27 23:38
练忠:生癣那是常见。而且是不分男女只要是在生产一线做体力活出大力,流大汗的沒有几人能不中招。当年我们住的茅草房宿舍半搭泥墙后就是女生宿舍,一到中午放工回来,在“复方土槿皮酊〃旳作用下'男`女宿舍二边都响起了猛烈旳葵扇拨风声'大伙听到彼此的扇风声都...回到原帖
呵呵,你们那里也是这样,真是难言之痒啊!多谢捧场!
9楼#
发布于:2015-04-27 23:42
嘉嘉:当年缺少药物和治疗,害苦了许多人。看来这藓是可以治的,为什么农场医院不帮大家治疗啊?回到原帖
队里的卫生员不向上反映,不太关心,又不是他的病,痛苦的是我们。多谢浏览!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