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578回复:28

知青生涯——炸鱼和毒(度)鱼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4-25 09:10
   大岭农场11队地处珠碧江的下游,当初未大开荒时,河水是较多较
满的,但是经过将树木砍光烧光的大开荒种橡胶后,河水日益减少,后来几乎挽起裤脚都可以过河而不用船了,真有江河日下的感觉!但是台风一来便山洪暴发,河
水一下子涨了6--7米深,浑浊的河水汹涌而下,有一泻千里的气势!可是当雨停后几天,又慢慢恢复原来的样子。后来河的下游,当地老百姓用沙土垒起一道水
坝,拦住了水,河水又满起来了。清澈的河水成了我们生活用水,每天收工后我们都是在河里洗澡洗衣服,嘻笑玩耍中送走了落日和黄昏。

 
有一天,大家都在午休,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就听到从河边洗衣服回来的知青说:河里有老百姓用炸药炸
鱼,有很多鱼被炸死炸晕浮在河面上。他(她)们不会游水,叫大家快去抓鱼。大家一听,马上二话没说飞一般的向河边跑去。当时正是大热天时,太阳热辣辣的直
射地面,沙滩上的气温很高,大家都不顾得这些了,冒着烈日高温在岸边观看,一发现河面那里有鱼浮着的,就冲入河里向目标飞快游去。往往是几个人同时向一个
目标游去,这时谁游得快的,谁就捷足先登!这种情况下,往往是广州籍的知青先拿到鱼。因广州知青游的是自由式,蛙式或“揽水尺”(就是自由式的手,蛙式的
脚),而其他地方的知青多半是狗仔式或其它什么泳式,游得较慢。特别是远距离的,广州知青的优势更大,他们自由式或“揽水尺”游累了可以换成蛙式。所以多
数是他们捷足先登了。而没有抓到鱼的知青继续在河里环视搜索。由于我们来得迟,大部分鱼早已被老百姓抓走了,所以河面的鱼所剩无几。

 
当时河水很清澈,太阳又大,我就吸了一大口气,潜到3米多深的水底,贴近河床边游边张眼搜索,直到将气慢慢放完,憋不住了就浮上水面,略缓过气后,又吸一
大口气再次潜入水底继续搜索。在游了几米后,发现前面有反白光的,我就游过去用手抓住拿来一看,确实是一条被炸死的鱼,有近30公分长。由于鱼肚被炸穿,
故不能浮上水面而沉在水底里。我心里一阵兴奋,左手扣住鱼腮,脚一蹬河床向水面上浮,然后单手游回岸上边,上岸后就返回宿舍,因我确定河里已没有什么鱼
了。

 
这鱼对于久未闻肉味的我们来说,简直是美味佳肴啊!吃的时候,大家都津津有味。打那以后,凡是听到河边传来炸鱼的响声,大家就象听到冲锋号一样,向河边飞
奔而去。不管当时是睡着的,吃饭的,喝茶聊天的,打扑克下棋的,甚至是在开工的,都不约而同的向河边跑去,生怕迟了就会执输一样!真是:珠碧江里一声炮
响,给我们送来了难得的美味河鲜!

  有些鱼要到第二天才浮上来,如果是在冬天的时节,鱼还未臭,还可以吃;如果是热天的,就肯定是臭了不能吃了。所以天冷时炸鱼,我们第二天便到河边观看,如看到有鱼浮在河面的,也不管河水有多冷,脱掉衣服就下河,去把鱼抓来,以改善生活。
 
经过多次的炸鱼,河里的鱼越来越少了,到后来连鱼毛都没有了,以致后来大家听到炸鱼的炮声也懒得跑去了。炸鱼确实是对河里的生态造成严重的破坏,连鱼种都
毁灭!所以我们兵团(农场)职工是不准炸鱼的,但是老百姓就不同,特别是黎族的,无人管,也管不了。这样,他们炸,我们就跑去抓。他们一般不让抓的,故很
容易发生矛盾和冲突,特别是后来鱼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但如果是儋州人炸,我们不怕,如果是黎族的,就要小心了。有一次一个梅县知青抓了一条鱼
叫黎人看见了,叫他放下,知青不肯,黎人就追过来,知青掉头就跑,黎人就用刀向知青飞去,好在不中,知青跑了回来。为了吃的,各不相让。

 
有一年,强台风直扑海南岛,岛内各地各农场都在准备抗台风。珠碧江上游的水库开闸放水,以保证水库的安全。结果大量的鱼流了出来。记得那天刚好是星期天休
息,大家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有的打扑克,聊天和看书等。忽然有人说河面有很多鱼浮着,是老百姓用药度(毒)鱼,叫大家快些去抓。大家一听就来精神了,马上
跑去河边。当我们跑到河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河面上飘浮着大大小小的鱼,我们从来未见过这么多的鱼啊!于是便兴奋的冲入河里抓鱼。但由于这些鱼还未
死,只是度(毒)晕了,当我们去抓时,便惊醒它了,一下子从我们手里挣扎出了游走了。后来我们就改用双手向鱼腮后的脖子掐去,才把鱼抓住,连忙用手扣住腮
部,游回岸边把它扔上沙滩,而女知青和不会水的男知青就在岸上把鱼打死装进水桶,我们继续下河去抓下一条鱼。一时间河里河边都是人和鱼,十分热闹!因为是
水库的鱼,故特别肥大,有一知青抓到一条重14.5斤的大头鱼,而有一知青抓到的鲮鱼重6斤!我们从未见过的。

  这天连队大部分人都抓到了鱼,只有小部分人因外出和有些老工人没有抓到,我们大家就送了一些给他们。整个连队洋溢着高高兴兴的气氛,到处都是鱼腥味。知青们大声说:“有腥气,有声气”。一语双关的暗说回城“有声气”(有希望)。
  但是当大家高高兴兴时,卫生员老杜却大声叫大家不要吃这些鱼,以防中毒生病。老杜是退伍兵,山东聊城人,曾去过朝鲜。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老百姓不会用剧毒的药来度(毒)鱼的,因他们自己也要吃嘛,只是用轻度毒性的“鱼藤精”,将鱼度(毒)晕浮上河面就可以了,这些鱼吃
了对人体是没什么影响的。所以大家不管这么多。久未闻肉味,又没钱去买。很多知青在未出粮(发工资)前十天八天早已囊中羞涩,连抽烟都是到处去黐去乞,个
别人甚至用干的木瓜叶切丝当烟抽,以解难熬之瘾。所以面对这佳肴岂肯放过!我们只将鱼肠和腮扔掉,鱼头也不放过,照吃!先大吃一顿,剩下的用小量的油煎熟
留作以后几天来吃。结果吃了后,一点事都没有发生,连肚疼腹泻的都没有。知青调侃说:“不吃(这鱼)就有病,吃了才没病!”

  是的,当年物质匮乏,油水又少,我们干的是体力活,又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没有多少次是吃饱的。所以到处找吃的,成了知青们最大的愿望,找到吃的就是幸福的了,而到嘴的肉又岂可放过?那年头,就一个吃字了得!
  过了一段时间,老百姓又故技重演,进行第二次度(毒)鱼,但这次基本上无甚收获,因河已经没有什么鱼了,反而浪费了不少“鱼藤精”的度(毒)鱼药。
  几年后,一场更大的强台风袭击海南岛,造成山洪暴发,河水猛涨,一泻千里冲去北部湾,将下游沙土垒起的水坝冲垮了。珠碧江水位马上降了下来,又恢复到原来干枯的样子。炸鱼和度(毒)自然就没有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沙发#
发布于:2015-04-25 09:57
分享了
板凳#
发布于:2015-04-25 12:05
    炸鱼和毒(度)鱼 都是破坏生态环境行为,但那时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较差,责任不在老百姓,更不在知青。
bengliu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地板#
发布于:2015-04-25 13:40
呵呵,老湖!想不到你那也有放炮炸鱼和毒鱼,想当年真是不知死字怎写,看了这小故事想起都后怕!至于毒鱼那只有黎人才干的,他们用敌百虫毒,那鱼呀!连骨都入味哦…。
4楼#
发布于:2015-04-25 13:48
萍水相逢:分享了回到原帖
多谢捧场!
5楼#
发布于:2015-04-25 13:49
              我当年是负责爆.破和保管雷.管、炸药的,有人曾鼓捣我弄个玻璃罐头(瓶)装入炸药、雷.管炸鱼,我坚决不干,所以,我们那儿没听说过有人炸鱼。
6楼#
发布于:2015-04-25 13:51
西江月:炸鱼和毒(度)鱼 都是破坏生态环境行为,但那时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较差,责任不在老百姓,更不在知青。回到原帖
穷之过加山高皇帝远。多谢浏览!
7楼#
发布于:2015-04-25 13:55
bengliu:呵呵,老湖!想不到你那也有放炮炸鱼和毒鱼,想当年真是不知死字怎写,看了这小故事想起都后怕!至于毒鱼那只有黎人才干的,他们用敌百虫毒,那鱼呀!连骨都入味哦…。回到原帖
多谢浏览!我们不敢去炸和毒鱼,只是听到一声炮响就跑去坐收渔利也。
8楼#
发布于:2015-04-25 14:13
在物质短缺的年代,凡是有河流的地区,必有炸鱼,'杜'鱼或电鱼的情况出现.也是会引来群众的哄抢.如此情况各处比比皆是.
"鱼藤精"其实是农业上用于防治农作物害虫的一种杀虫剂,但被人违法用来'度'鱼.已是公开的秘密.其实未有"鱼藤精"之时,也有人用毒性较轻的石灰或茶麸来'杜'鱼,但杀伤力较弱,故人们多在小溪河沆中施放.
炸鱼是非常危险的行为,我们农场也有人挺而走险干这勾当.如果导火线太长,鱼炮扔落河底时,会惊动鱼群逃离后才爆炸,便功亏一篑如竹篮打水.于是为缩短引爆时间,胆大者将雷 管适当切短,再插入超短的导火线来燃点, 待鱼炮未沉落水底时引爆,便是最隹位置和令鱼群走避不及,那就是炸鱼杀伤力最强,收获最多的方法. 但此危险动作,几乎用条命嚟博,值晤值得呀? 我童年时在乡间见过一位因炸鱼而失去双手腕的人.故在我的心灵里,一直对炸鱼这勾当留下恐惧的心理.
其实早于文 革前,政府已明文规定"杜"鱼,炸鱼和电鱼属违法行为.因为这三种捕鱼方式都是灭绝性的,连鱼毛仔都不放过而令鱼类全军覆没.如同农民食光谷种般. 所以我国海洋法便出台有'休鱼期'此法例.
有时细心想想,地球众多生物,不离弱肉强食.但最可怜的弱肉,非鱼类莫属.人类是掌握最多捕鱼手法. 古今中外留有大量五花八门的渔具. 除了'杜'鱼,电鱼,炸鱼外,还有各种方式的钓鱼,网鱼, 延绳法,围网法,刺网法,地曳网,焚寄网,流刺网,底拖网 ,定置网,及放鱼笼(功能是入得出唔得).江河有渔人用鹭鹚捉鱼,印度人还训练水獭捉鱼. 以上我列举的人类捕鱼手法和工具肯定千份之1都没有.    
由此可见,发人深省.人若有生命轮廻,或有选择权的话,下世切莫投胎做鱼类
9楼#
发布于:2015-04-25 15:55
                  佩服湖兄11队的勇士们,为了面包,炸 药 毒 药 都敢放进肚子里!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