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95回复:9

知青泪:要回城,先献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3-27 21:09
早春三月,几老表茶楼叙旧,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不经意进入了知青话题,忽然老知青表姐一面严肃发话,她要向众人公布一件埋藏在心里40年,从未对任何人讲过的事,这是一个恶梦,不讲出来的话,这恶梦还将缠住我,席间一下静下来,等着听下文。表姐语言沉重,打开话匣子。
        我是1966年9月下乡去博罗县农场的知青,文化程度小学。熟知那段历史的人会记得,文 革期间不是有个“66.9”的群众组织吗?他们不是趁文 革大鸣大放机会闹回城的知青组织吗?不错,我就是这批知青知青中的一员,只是我没有加入“66.9”组织。
      亲戚们都知道我是水上居民,我是家庭老大,你们都知道,我很小时候,约40年代末期,国共内战,亲生父亲不知去向,母亲带我改嫁到我后来的继父。我自小跟母亲,每天撑艇为市民过珠江出力,赚微薄的钱养家,当年小学毕业,我没能进入中学,成了社会人员,耳闻目睹母亲摇橹划桨的艰辛,紧接着几个弟妹相继来到人间,做搬运工人的父亲,没有住房,一家几口就食住在艇上,日子十分艰辛,有一天,街道通知,政府无办法解决你们就业,动员社会人员上山下乡 去博罗县地方国营农场,你们在水上生活很辛苦,住房也无法解决不如去农场啦,.......1961年以来,广州对下乡人员签发户口保留证,3年可以回城。听罢动员,我有点心动,要报名上山下乡,紧接着,街道通知,,现在文 革 开始,这批暂不发户口保留证,现在广州那么乱,离开也好,去农场有工资大米,情况明朗时再回来吧。就这样,我去了博罗。
      到农场后的情况不多讲了,没多久,场社分家缩编,我们这批人归农村,也就是说我们是插队落户知青了。真好笑,我这个小学生成了知识青年。来时承诺的户口保留证没有了下文,1967年,文 革进入了疯狂武 斗阶段,农村农场也不例外,到处人心惶惶,,父母担心我下乡身边无亲人,容易出意外,托人介绍了一位广州的退伍军人给我,男方承诺娶我之后将户口搞回广州,因为按当年政策,城市退伍军人配偶有机会从农村照顾回城。就这样我以农村户口身份嫁回城了,次年产下第一个儿子,由于我长期在城市丈夫家生活,几乎与农村脱节,消息闭塞。1975年的一天,同村知青告诉农村知青大招工了,你还不回生产队?当时我已为人妻为人母,怎可能回农村等招工,,但不回去,户口又怎样签回城市?思前想后,决定还得去一趟,刚好生产队的 农村好友发来电报,速回办招工手续,我马上收拾行装赶回博罗。
     好友见面,带我去见队长取招工表格,寒暄几句之后,好友借故告辞,留下队长三个孩子和我,队长一直不拿出表格,支使几个孩子出去后,叫我入房给招工表我,我天真地跟他入房,做着回城梦,心想以后一定得报答队长。
    进得房来,队长不安分了,摸身摸势,我躲着他,讲着好话,多谢队长给招工表。哪知这只禽兽,得一想二,一把将我扑倒床上,欲行不轨,我想高呼救命,但理智告诉我,这样处理,只能一拍两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谁对谁错,无人会为你公正当判官,我回城也落空了,我告诉队长,我已经是孩子的母亲,我要对得住丈夫,禽兽说,哪个男人都一样啦,你是女知青里最漂亮的,你要答应我,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开始撕拉我的衣裤,我奋力反抗,前面我讲过,我从小就帮妈妈摇橹撑艇,手臂力特大,禽兽队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几番挣扎,从床上打到床下,始终未能让队长得手,几个回合下来,我也渐渐体力不支,就在我即将就范之际,救星来了,队长的孩子回家拿玩具,趁禽兽一下子呆住,我一手抢过招工表,夺门而出,次日填好表格交到队办公室盖章,在场的有队委,会计,出纳,队长等人,他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与我打招呼盖章,我也不便当众人面揭穿他。就这样,我搞好了基层的招工报批,后面的手续就免讲了。这件事,我对丈夫都无讲过。(表姐转头对她妹妹讲)啊妹,我以前也没有跟你讲过啊,今天当住众老表讲这件事,你未听过吧,我今天一定要讲,讲出来,放下心头石。
     听罢表姐一席话,没有当过知青的妹妹及老表们一面迷惘,惊呼有那么可怕的事情?这时我发话了,表姐讲的知青当年回城心酸事是真实的,我当年所在海南军垦 农场就有些军人诱奸强奸女知青,后来在中央干预下,在全国范围内,枪毙了若干生产建设兵团团级干部,农村也不例外存在农村干部诱奸强奸女知青情况,由于此前我已知道知青年代有那么个事,今天听起来不觉奇怪,但想不到的是,这样的事会曾经发生在表姐身上,唏嘘。表姐讲,有个叫“情满珠江”的电视剧,讲到女知青为回城献身村干部,而我与她恰恰相反,极力反抗性侵,讲出来了,我心平静了,表弟做过知青,理解我的经历。
      想起来了,前几年,我们当年的插队知青结伴回博罗下乡故地重游,看不到队长出现,我向老乡们打听,老乡们问我找他干什么?我说没什么。其实我在想,见到他,我要剥他的皮,我要将他下体撕下来............(不过想想而已,哪敢做啊,犯法的,他都不敢见我了,放他一马吧)
**************************************************************************************************************************************
以上是录自我知青表姐的发言。
沙发#
发布于:2015-03-27 21:34
无人监管,违法违纪之事到处有,知青时代更是悲哀!
板凳#
发布于:2015-03-27 23:43
看了這篇自述,真是唏噓!文中寫道:"表弟做過知青,理解我的經歷",我也十分理解.我們回顧一些往事,不是算舊帳,而是記住歷史教訓:無法記,是國家和人民的悲哀.幸得現在大講和執行法記了.更欣慰的是粵海知青網能容得下這樣的議題,開明!正如文中又寫道:"講出來了,我心平靜了".
地板#
发布于:2015-03-28 02:29
这个“队长”简直是:和尚打伞——无法(髪)无天!
4楼#
发布于:2015-03-28 03:03
ykl:看了這篇自述,真是唏噓!文中寫道:"表弟做過知青,理解我的經歷",我也十分理解.我們回顧一些往事,不是算舊帳,而是記住歷史教訓:無法記,是國家和人民的悲哀.幸得現在大講和執行法記了.更欣慰的是粵海知青網能容得下這樣的議題,開明!正如文中又寫...回到原帖
改正:法紀,不是法記.---ykl
5楼#
发布于:2015-03-28 09:29
表姐下乡经历艰辛,搞回城曲折,震撼我心。回城后的苦楚,粗重的工作,下岗的到来,再就业的艰难,尽力抚养两个儿子,与丈夫的裂隙,终致与枕边人分手,一年前,前夫恶疾去世。烈女子当年反抗性侵经历终于见光。表姐如今已苦尽甘来,她说,我很满足现在的退休生活,老人免费卡,为我省钱。但40年前的恶梦久久不能平静,今天说出来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我说,我与你一样满足目前的退休生活,但知青年代的恶梦久久不能忘怀,不时梦到还在上山下乡。我不知该怎样才能彻底忘记过去?
6楼#
发布于:2015-03-28 10:14
       说来也巧,昨天晚上我做了个夢,又回到了45年前的知青年代,站在保亭七指岭下的小山上凄怆悲凉地高声唱着: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
                                  蓝格莹莹的《线》……”
       突然感觉:“不对!好像歌词唱错了!”
       半夜里一下子惊醒了,坐在床上想了想,啊,应该是:
                              “蓝格莹莹的《彩》!”……
7楼#
发布于:2015-03-28 12:41
当年有多少女知青就是这样才得以回城的!我场就有被劳资科长搞大肚子而回城的女知青。呵呵,上山下乡就是恶梦一场啊!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5-03-28 14:23
知青在农村是得不到任何的人身安全保护的,特别是女知青。当时住的房子门扇简陋不能关严,劳动安排艰苦苛刻,没有任何照顾和关怀,如果遇到不良分子,的确是遭殃啊!
我作为农村知青的一员,深深为知青曾经的遭遇而悲哀。
9楼#
发布于:2015-03-28 20:01
当年的知青为了回城, 想尽办法:有装病弄假证明搞所谓“病退”的、有走后门招工的、有买通知青办的人搞回城的、有偷渡到香港的、有父母平反官复原职后马上把子女搞回城的、女青年除了上述被禽兽糟蹋后回城,还有就是嫁给比自己大十多二十岁的男人而回城的......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