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372回复:26

应该为22位遇难者申报烈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03-26 09:14
微信晨星寻梦群转帖:

晨星寻梦群的由来:
凤凰电视台《我们一起走过》节目组想采访当年的猪场事件。当节目组王编导找到我们时,大家都比较抗拒,因为媒体报道此事已很多,不愿再为此事抛头露面。后来考虑到,我们向中坤农场提交了为22位遇难者追认烈士的诉求报告,如采访对申报有促进作用,也是一件好事。于是愿意接受采访。为此,成立了晨星养猪连群商讨此事。
312日星期四晚上,在华工教工活动中心103室举行了部分遇难者亲属、晨星知青的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有:李小玲的弟弟李青、麻海晨姐姐麻海平、李力弟弟李明、张惠妹妹张琪、李成珍的弟弟李成丰夫妇、黄继文、雷佩兰、丁惠筠、司徒安德、腾毓广、谭敏、梁沛文、范宝宝、司徒锡乐、杨铭田、张思慧、何启珍等18人。
  
沙发#
发布于:2015-03-26 09:15
采访完毕,群主提出是否把此群撤掉?大家表示不要撤,改名为晨星寻梦群,与我们的书同名为好,并定义是所有晨星人的群。
  
板凳#
发布于:2015-03-26 09:22
   晨星寻梦,若问有什么梦要寻?我的梦就是:盼国家、社会还我们场22位遇难者一个公道!
   或许有人说,这是天灾人祸,他们不可能评烈士。
   是的,这确实是天灾人祸,但在天灾人祸面前,也会有不同的表现。有的人,不顾他人,只顾自己逃生没能逃脱而死;有的人死得平凡;而有的人,临危想着他人,想着集体,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死得壮烈。这22位就是死得无比壮烈。
   试想想,在那次洪水中,他们中的探险队员,为大家找出一条生路,救出了众人,而自己却牺牲了,他们是否应该评为烈士?可惜没能救出大家,自己也献出了生命。
   李力用脚探出高地,让大家站上去,自己却站在低处,如果大家因她获救,而她牺牲了,她是否应该评为烈士?可惜李力牺牲了,大家也没能因她的牺牲而获救。
   杨铭田,奋力把陈惠兰推上房顶,自己才爬上去,如果铭田因此而牺牲,她是否应该评为烈士?幸运的是,铭田救了他人,也救了自己。
   他们中不乏水性好的人,在危难中他们没想到自己逃生,撇下集体而不顾。难道他们救他人,自救互救,不应该受到褒扬?
   他们不是自己要跑到那里安营扎寨的,是领导,是组织要他们去的。领导的错误难道就该他们来承担责任?
  牛田洋不也是因领导的错误命令导致牺牲了5百多名官兵学生,他们能追认烈士,22位为什么就不能?
  马口英雄,是因为英德马口造纸厂失火,救火遇难评为了烈士。造纸厂为什么会失火?难道会因为追究起火责任,而不评救火遇难者烈士?
   2011年颁布的《烈士褒扬条例》中的第5条:“其他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堪为楷模的”难道他们牺牲情节不够突出,不能为楷模?在我的心中他们永远是我的楷模!
  
地板#
发布于:2015-03-26 14:10
        我也是华工子弟,当年三兄妹一起奔赴海南岛,没想到在这22位死难者中竟然有华工子弟,太令人惋惜了,在此对所有死难者寄予深切哀思。
4楼#
发布于:2015-03-27 06:45
广州姚飘:我也是华工子弟,当年三兄妹一起奔赴海南岛,没想到在这22位死难者中竟然有华工子弟,太令人惋惜了,在此对所有死难者寄予深切哀思。回到原帖
你是华工子弟?那么也曾在工农附小读过书?是哪一届的呢?你或许还认识我们农场不少人和我们班的同学。
  
5楼#
发布于:2015-03-27 06:57
在座谈会上大家都发了言。下面是丁惠筠的发言,她曾是我们农场20队的副指导员。
  
6楼#
发布于:2015-03-27 07:02
丁惠筠的发言:

大家晚上好!
        今天很高兴凤凰台节目组的记者朋友们能抽出时间来倾听我们的心声,实在是难得的机会,所以我还是认真地准备了一下,想把自己对申报22位遇难者为烈士一事的看法讲讲。
         首先从 22人他们自身行为的表现看,他们一贯是知青中的先进分子。45年前,他们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上山下乡,忍辱负重,艰苦奋斗,积极向上,努力实践着自己所确立的理想和信仰。他们的一贯表现以及最后的英勇献身,在我们以往的资料中已经有充分的证明。在材料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虽然一开始并没有主动抢救国家财产和人民安危的情节,但是在事故发生后,他们完全没有为了自己而逃生——他们当中有几人是泳场的健将,如果为了自己,他们完全有可能生还。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以集体利益为重,以保护他人为重。他们临危不惧,以自己弱小的年龄和身躯积极为抢救人民生命财产——抢救集体的兄弟姐妹们的生命财产而顽强搏击洪水表现突出。  他们是我们广大知青学习的榜样,他们不愧为烈士。    
        我们知道,在国家的历史进程中,每一代人都有自己应付的责任。文.革后期的知青,即“老三届”,作为我们国家历史进程中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一代,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和磨难,承载着难以背负的历史重任。这场知青运动始于1967年底。不过1966年底已经有少数北京知青奔赴黑龙江参加军垦建设,但是引起党中央重视的是在67年11月北京2中、67中等的55名中学红卫兵的代表给党中央周总理的请求到云南屯垦戍边、开辟国家第二大橡胶种植基地的报告。在周总理当即批示同意后到1968年12月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号令的发出,全国掀起了一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高潮,“老三届”学子们几乎全部上山下山(除了极个别的工农子弟留城),据说有2500万人。
  
7楼#
发布于:2015-03-27 07:02
文.革后上山下乡这一事件的出现,无疑是“老三届”的学子们在看到国家急剧动荡后,百废待兴的国家建设和发展何去何从?六届中学生的出路何在?大多数和共和国同龄的他们是急国家所急,忧国家之患,意识到自己肩上的历史责任,自愿奔赴落后贫穷的农村,以自己对祖国的一腔热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是何等的付出!何等的艰辛!何等的伟大!对于国家来讲这是面临当时“旧世界被砸烂”而“新秩序不知从何建设”的局面 ,所做出的没有出路的出路指向!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拨乱反正使国家获得了新生。从此各行各业迅速发展,突飞猛进,国家经济建设获得巨大成就。虽然上山下乡随着改革的开始而结束,但知青一代的苦难并没有随着改革的深入而终止,在一段时间里解决了国家的难题之后,国家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2500多万的上山下乡“老三届”知青们也同时陷入了人生的各个低谷——回城面临的尴尬——该读书时没书读,自身知识不完整;该工作时没工作,没有一技之长;该成家时不能成家,还为生计奔波;该生孩子时才刚结婚,已经被限制只能生育一胎;该有所成就时被下岗,无法施展个人才能……,他们丧失了最好的青春年华,他们是一轮又一轮的被耽误。他们承担了社会发展和改革的成本,做出了新的牺牲。
        22位遇难知青群体,他们实际上是所有知青所做牺牲中的代表之一:十几、二十岁就为国家捐躯,实属因公殉职,应该定为烈士。当今政府,应该给他们一个公道的认定。
       其次,他们问题的解决,这个时候提出也合时宜。 当然,在事故发生的当年和以后很多年,不但是我们,包括兵团领导农垦领导都承认他们是烈士。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为他们申报烈士的事情而努力着,但是未果。现时有人说:“毛制造的社会问题,邓带来的社会麻烦应该在习总书记时代得到处理,因为这是政府责任和社会正义所系。”我认为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代表人民的政府在对待前任历史问题上的处理是应该对人民有个正确的交代。以习近平主席为首的新一届党中央深得当今人民的拥护。近年来加大力度反腐倡廉,提倡政府官员到群众中去,接地气,办实事,求真务实。这几年来,在全方位逐步建立健全新理念、新法制、新法规、新秩序等等,在各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相信当今的政府有能力处理好这些事情。
         当年,兵团是以正规解放军建制为领导的,他们的行为应该视为是政府行为。在建养猪场时,已经有当地人告知此地不宜建连队。可是,团领导没有进行可行性调查和研究,而是坚持在此建立了养猪场;同时在台风来后并没有命令撤退,只是要求加强做好防风防灾工作而已,以致最后酿成无可挽回的重大灾难。不管他们是没有经验,还是失职,抑或是好大喜功而为,现在讲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关键的是他们的错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导致了22位知青大群体的殉职。其实我们和团的几位领导的关系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是值得我们敬重的前辈。对此事我们知道他们也很痛心和内疚。但感情归感情,问题归问题。我们认为他们的错误具有“政府的错误”的效力,所以理应由政府承担责任。我们知道,牛田阳事件,也是事后好多年牺牲的知青才被评为烈士的。22人事件和他们的情况有所类似。现在,在司法界出现的一些冤假错案都能得到纠偏或撤销或重判,国家也进行了赔偿。我们觉得对于耽误了多年的22人事件,是应该给以重新审查,重新评定,还他们一个公道的评价,并适当地给予一些补偿的时候了。
  
8楼#
发布于:2015-03-27 07:04
2011年国家最新颁布的《烈士褒扬条例》第五条中指出,“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堪称楷模”的一款,我们认为22人完全符合这一条件评为烈士。这个意见,在我们的《关于追认原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二团李灶等22名遇难者为烈士的诉求报告》中以及同时递送上去的材料中,已经有很充分的说明。对于我们的诉求报告,现在尚不知道政府有什么回应,我们知道难度会很大,但是我们会据理力争。希望媒体能为我们呼吁,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第三,最近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关于要求给文.革后上山下乡的知青补偿的舆论(比如300万元/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认为:大面积补偿是根本不可能的。虽然知青们在几十年遭难中做出了巨大牺牲,但是国家也同样是处在在劫难逃的灾难中。我们只应该要求在个别突出的待遇不公事件中能得到国家的纠正和补偿就应该可以了。对于现实生活中极困难的知青,以平均收入低于某个水准的(由国家按民众平均生活水平界定界线),国家给予一定的扶持和补偿,是应该的。广大知青是有良知、有觉悟、是通情达理的,不会提出任何过分的、无理的要求。 对于有的舆论我们也要有所警惕,有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我们要谨防有人扰乱视听,挑起知青对今天社会不满。
        当年事发后,有个别遇难者家属曾提出要打官司,是知青们说服了他们没有提出诉讼。其实如果提出打官司也是合理的,甚至有可能胜诉。但是他们最终没有这样做,反而是在97年—98年修缮墓地时捐出巨款(他们捐出一万元,这在九十年代对于知青们来说是笔大数字)。为了修缮和维护知青墓地,晨星农场的广州和汕头知青们为22位遇难知青兄弟姐妹们 积极捐资达11万多元。多年来,知青们还自备慰问金和慰问品自发组织前往遇难者家里慰问他们的亲属,这都很好地体现了与共和国同成长的知青们的胸怀是多么宽广无私、是多么有爱心有情义。
        
        第四,我们的希望。我们这些活着的知青比起葬身于那个时代的知青是幸运的、幸福的。我们毕竟迎来了祖国改革开放、飞速发展的新时代!看到了国家短短几十年时间里在很多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我们感到很欣慰。大多数知青也都尝到了改革开放的甜头。但是我们当中大多数人年事已高,所以我们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为英年早逝的战友们做一点有益的事情:为他们申请到烈士称号,他们的事迹能为后人传颂,他们的墓地能有后人打理,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告慰他们的亲属,告慰在生的已经年老的广大知青朋友们!
        这对我们国家弘扬爱党爱国爱人民的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也是有益而无害的,它将鼓舞广大知青后代和其他年轻一代,更加真诚地为祖国的发展壮大而献身。
                                                                          2015.3.12   原海南晨星农场20队丁惠筠
  
9楼#
发布于:2015-03-27 14:13
与你同行:你是华工子弟?那么也曾在工农附小读过书?是哪一届的呢?你或许还认识我们农场不少人和我们班的同学。回到原帖
     我是高中的,确实在工农附小读过书,谢载欧、高荣恩、林本栋等均是小学同班同学,这些小学同学曾于十多年前聚过一次,仅十来人而已,以后再无见过面。我在文昌东路农场,华附李婉莹、雷星也在该场。海南期间,我曾到农垦局一年,在那儿也认识华附几位同学,“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须曾相识。”彼此曾同在一间小学读过书,也许这就是一种缘分。当年如何艰难困苦都挺过去了,活着最重要,过好每一天,让我们安享晚年吧!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