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83回复:7

十万大山,我回来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10-19 14:10

图片:大山.jpg

(回乡之路三
 老知青
    19495月,在云南麻栗坡中越边境的崎岖山路上,行进着一只数千人的部队。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滇黔边纵队第一支队第一团和滇东南指挥部所属第八团,以及桂滇边工委机关。这支部队,前身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从广东雷州半岛西征到广西十万大山,再入越南,行程数千公里,参加过多次抗击日寇、法国殖民军和国民党顽军的战斗。现正奉命进入云南,前往罗平与前委部队会合,参加解放云南和昆明的战斗。战士们气喘吁吁,疾步飞走。他们离开创建的根据地和依依不舍的老区人民,向着新的战斗目标,绝尘而去。…………
    在部队中,有一个不满2岁的孩子。这个出生在越南高平的孩子,刚出生就经历了战火的洗礼法军空袭,部队转移,他的童年,伴随着硝烟和战火。
    那个孩子,就是我。
    1948年8月2日下午,母亲在越南与部队转移途中,从河阳乘一艘木船南下,途经当地人叫“鬼门关”之地。此处经常出事,过往船只通过时,船家一定烧香放鞭炮,祈求神的保佑,平安渡过。果然,船过“鬼门关”时,不幸触礁了,船底破了一个大洞,河水汹涌冲进船里,船内群众乱作一团,部队的同志和我的一个姐姐阿萍不见了,母亲已经惊呆,只抱着不满周岁的我,紧紧抓住船边的木条,站在船旁的一边,船的另一边挂着一条小木船,不少群众争着冲过去,船失去平衡立即倾斜翻转,直到船底朝天,不少人被覆盖闷死在船下。一些同志本会游泳,也无法生还。母亲因站在船边,当船翻身时,也落在水中,但很快头部露出船外,用尽气力攀上船底。船如离弦之箭,继续向前冲下沉,幸好碰到河中的一块石头阻挡一下,一瞬间停了一下,当时石头上已有几个逃生的人,他们帮我母亲跳上那块石头,随后,船很快被翻腾的河水淹没了,这时母亲才醒悟,看看手里一直抱着的我是否死了,没想到居然神奇地活着。战争,使我失去了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此时,父亲还远在外地指挥部队战斗。
    65年过去了。
     2012年初,我们,一群南路,桂滇黔和粤桂边纵子弟们,计划重返当年父辈战斗过的地方,沿着革命老一辈的战斗足迹,重新聆听那激昂的战鼓,战马的嘶鸣和嘹亮的号角,重新体验那八千里路云和月。
     从公元2012719日,到公元2014818日,历时两年,我们北上云南,过盘江,抵昆明,直赴麻栗坡,南走雷州半岛老马村,西奔十万大山,及至龙州和那坡北斗村。我们收集资料,探望、拜访老同志,参观革命历史博物馆。我们拜谒革命烈士纪念碑,在芹菜塘深沟的乱石中寻找当年硝烟弥漫的战场;在江水滔滔的江面上眺望威震粤西的勾镰岭烽烟;在百合的大山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边纵的战士们如猛虎下山,直捣敌巢,....。两年来,我们爬山涉水,行程近万公里,我们接受了一次革命的洗礼。
     在茂名,我们看到了102岁的革命老人邱慧文,她是一个把一生献给南路人民解放事业的革命老战士,她是南路革命的见证人。见到我们,她巍巍站立,向我们细说当年和我们的父辈一起度过的战斗岁月,她说:“你们的父辈我都见过,周楠、唐才猷、陈醒亚、庞自、廖华…………。”眼里对我们充满了慈祥、怜爱和期待。
     在湛江,我们见到了90多岁的李光炳老人。他从小参加革命,老马村举义旗,跟随老一团打遂溪机场,西征十万大山,入越南,上云南,铮铮铁汉,为革命,九死而不悔。他语调铿锵地用俚语为我们唱起了当年的战斗歌曲:
            我们当兵去杀敌,
            一、二、三、四、上战场,
            我们不怕他的飞机和毒气,
            他们来一个我们杀一个,
            我们死了一个还有十个,
            保我国家保我家乡。
    在昆明,我们拜访了卧病在床已不能言语的梁家老前辈,当听到我们父母的名字时,他用专注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战友的情谊唤醒了他多年的记忆。他强撑病体,在床榻上为我们写下了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铁旅风华
    在南宁,我们看望在医院养病的谢王岗老人,他在十万大山坚持革命斗争,迎来了胜利的那一天。
    此外,我们还分别拜访了庞自、陈兆荣、李灏、唐才猷、陈超、杨应彬、欧初、邓刚等南路、桂滇黔和粤桂边的革命老前辈。
    我们不少是年过五六十的老人,已两鬓染霜。我们为何不远万里,千里迢迢,爬山涧,钻密林,来到这荒山野岭?
    那是心灵的呼唤,那是一种历史的使命感,那是对峥嵘岁月的一种缅怀。青山处处埋忠骨,那边,有着我们父辈和他们的战友们洒下的鲜血和献出的生命。
    在麻栗坡、丫呼寨;在邱北、砚山、阿猛;在遂溪老马村、泮北遗风小学、深泥塘;在平孟、南坡、弄栋、龙州、贵台、防城、那良、大勉…………,我们看到了很多的纪念碑,记载了我们父辈和战友们的战斗历程。我们抚摸着那斑驳的碑石,父辈们曾经穿过的军衣和使用过的武器,他们住过的木楼,历史在此刻重现。

   我们走在陡峭的山路上,穿过荆棘丛生的密林,眺望十万大山,那里峰峦叠嶂,云雾飘渺,我们的南路纵队,缺衣少粮,凭着一双脚,从高雷走到这里,开始了悲壮的十万大山西征,他们打顽敌,杀倭寇,办公学,建部队。在绿野茫茫的大山中,开创了他们人生辉煌壮丽的篇章。有的人倒下了,就再也没有起来,他们多么渴望看到那胜利的一天。

 我们遥望越南的高平,河阳(今河江)。先辈们数出国门,打击法国殖民者,谱写了革命的壮丽诗篇。不少战士,倒在了异国他乡。

我们在文山市追栗街镇丫呼寨的“文山县民主政府纪念馆”(1949年4月,滇东南护乡3团在西畴活动后,迂回到丫呼寨,奉命整编为边纵队第10团,简称解10团,在丫呼寨建立了文山县民主政府。),看到了陈列在纪念馆里的父亲的照片和革命史绩。看着父母亲60多年前在文山战斗和工作的照片,边纵子女们情凝心头:“爸爸妈妈,我们在文山见到你们了……”他们凝视着父母的照片,在纪念馆里陈列的史料中追寻父母60多年前的革命风采。

我们来到麻栗坡县城郊外的山坡上,在立在这里的桂滇边区公学纪念碑前寻访。站在纪念碑前,曾任文山地委副书记、边纵队迎军工作团团长的庞自的儿子庞松用洪亮的声音朗读碑文。子女们仔细阅读着碑文,眼眶湿润了,他们在碑文中看到,在“桂滇边区公学”办学期间,任滇桂黔边纵队政委的周楠亲主校政,任滇东南工委书记的饶华任校长,碑文记载了周楠、饶华在“桂滇边区公学”培养党政军干部的情况。1949年2月下旬,麻栗坡县的200多名民兵自带工具、行李、伙食,来到麻栗坡县下金厂乡太平庄,只用十五天盖起了二十几间房屋,建盖好房屋,平整好训练场,打制了数百张竹床,中共桂滇边工委迁到这里办公,并创办了一所干部培训学校“桂滇边区公学”,为滇东南乃至整个云南的解放培养输送了400多名骨干力量。

感谢文山州和麻栗坡县的有关部门,将我们父辈的革命史绩树碑立传,使我们今天追寻到父辈60多年前在这里的革命历程。(注1)

图片:周聪.jpg

   是什么让我们南路的子弟兵南征北战,坚忍不拔,视死如归?

南路人民从来就有着抗击外敌求解放的革命传统,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他们为人民舍身,人民在心里怀念着他们。老区的老同志见到我们,无不感慨地说:见到你们,就好像见到当年你们的父母。现仍在昆明的滇桂黔边纵队四支队老同志郭明进见到我们,激动不已。他说: “今天见到你们,我们仿佛见到和我们分别了60多年的老领导、老战友,也就是你们的父母亲。”

李光炳老人见到我,说:当年我因作战英勇,你父亲周楠政委还表扬了我,说是要给我奖状,可是,那个环境下,哪有奖状呀? 我知足了,比起牺牲的同志,我是幸运的了。

南坡乡小学老师赵明忠带着儿子冒雨赶了十几里路,在那坡革命纪念碑处迎接我们。纪念碑是当地老百姓捐地,政府资助建立的。他们还在达腊村弄栋屯建立了一个“南坡人民革命史陈列室”,室内陈列有“桂滇黔边纵战斗序列”、“南坡籍革命烈士名录”,还陈列了桂滇边二支队支队长廖华当年所穿戴的衣服和竹斗笠。

这是一个贫穷的山村,乡亲们并不富裕,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只是要证明,他们不会忘记那些同样是农民兄弟姐妹的烈士们为他们献出的生命,他们要把这份殷殷之情传递下去。

我们来到大山中的靖镇区北斗镇北斗村。1948年,桂滇边工委在北斗村召开了第一次扩大会议,确定了“大股插出,小股坚持”的战略方针,主力部队准备转入云南,参加解放大西南战斗。时任第二支队政委的梁家后来回忆说:“这是一段相当困难、艰苦的坚持斗争时期。如果没有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的支援,是谈不上胜利的。”

北斗会议旧址仍在,是一栋壮族木楼结构房屋。年轻的屋主对我们说:虽然这里没有挂牌,也没有人来参观,但我从父亲那里就知道,这是当年的革命遗址,我们一直在尽心地保护它。

图片:南路.jpg

   旧址附近小学有一口水井,是当年南路部队帮助老百姓挖的,现仍可饮用,井旁刻着“吃水不忘挖井人南路部队共建水井”。(注2

在战争年代,南路、桂滇黔和粤桂边人民为了支持革命,把赖以生存的口粮,谷种拿出来献给部队,而自己忍饥挨饿。他们把亲人送到部队,为革命作出牺牲,义无反顾。

在今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缅怀和纪念那些烈士们,在寂静的大山中,在山野乡村中。

1944年的一天,日军扫荡深泥塘村,发现了躲在甘蔗地的老汉卜炽,几个日本兵扑上来拳打脚踢,卜炽老汉没有屈服,在日军指挥官没有防备之际,猛地夺过他的刀,向他头部砍去,刀光过处,指挥官的耳朵被削了下来,左肩上还挨了重重一刀,日军指挥官当场毙命,两旁日军惊魂未定,卜炽老汉一个箭步跃入蔗田,消失得无影无踪。

南路、桂滇黔、粤桂边人民和部队,牺牲了很多人,他们有的躺在了泥泞的山路旁,有的躺在了大山中,有的被汹涌的河水淹没,但他们用自己的生命,燃起了解放的大火,他们,就是中国的脊梁,多么伟大坚强的人民,多么淳朴的人民。

我们是南路、桂滇黔和粤桂边人民的子弟,我们身上流淌着父辈们的血脉。我们追随他们的足迹而去,在他们的墓前清草添土,寄托我们的哀思和怀念,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寻根之路,也是回乡之路。

我们寻找历史,历史是证据。有人选择有针对性的遗忘。但历史存在于人民之中,存在于代代相传的民间之中,存在于青山绿水和大地之中,化成了这个民族的文化和精神。

我们寻找出生和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溯源追本,续写历史。我们的根,就在大山中,就在人民中。

我们寻找父辈的战友,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共和国的缔造人。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父辈的身影。

我们重走父辈们的路,体验中国五千年来的造反者们如何前赴后继,用自己的双手和双脚缔造了共和国。

我们进村入寨,拜访老乡,带去我们的问候和敬意。

公元201381日,在建军节的当天,当我们把这一切在广州以《南路-粤桂边革命风云录》展出时,我们还是被踊跃的人群和他们激昂的热情所震撼,所感动。人们的生活变了,所谓物欲横流。但无论是小学生,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均用他们的语言,表达了他们对革命者的崇敬没有变,对民族自强,复兴强盛的理想没有变。看到这一切,我们感到欣慰,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虽说我们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但位卑不敢忘忧国。先辈们的在天之灵感到欣慰,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的理想即将实现。想想这一切,任何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4年的816日,我们的寻根之旅行程即将结束。遥望南天,越南高平近在咫尺,我出生在那里,我是军队的儿子,被战士们背着走过了万水千山。

今天,60多年后,我回来了,我对着高山呼喊:“你的儿子回来了!”大山在回荡。大山下,静静地躺着无数的英烈。不,他们枕戈待旦,蓄势待发。我仿佛看到,只要祖国一声令下,只要嘹亮的号角再度吹响,他们必定一跃而起,为了民族,为了人民,为了中华,重跨战马,驰骋疆场。我们虽已过“少年头”,但仍需莫等闲。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注3

是的,残阳如血,这就是红尘万里英雄血。

                                                        201410

部分内容参考:

1:王勇:《文山,我们来看你了》,摄影:王勇

注2:“寻根之旅”报导组:《“桂滇黔边纵子弟重走西征路”活动记实》,

      摄影:刘泽让 张巧珍 黄义彪

3:毛泽东词

  [img]http://bbs.yhnkzq.com/attachment/2007-6/200762021382032025.gif[/img]
沙发#
发布于:2014-10-19 19:43
感动!楼主幼年时历尽人间艰难险阻。相信楼主人生一定辉煌。
板凳#
发布于:2014-10-19 22:46
大山的儿子回来了,感情深!
地板#
发布于:2014-10-20 06:10
五指山下:大山的儿子回来了,感情深!回到原帖
历史英雄不能忘!
请老网主多多指教,并多联系沟通。谢谢!
4楼#
发布于:2014-10-20 07:47
此文作者是我们晨星场8队的广州知青。
  [img]http://bbs.yhnkzq.com/attachment/2007-6/200762021382032025.gif[/img]
5楼#
发布于:2014-10-20 08:07
寻找父辈的战友,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共和国的缔造人。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父辈的身影。----  分享十万大山,我回来了!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被挤压成任何形状,可以接纳任何污秽,可以消磨任何棱角。人经历的沧桑太多,苦难太多,所以学会了宽容和谦让,懂得了适者生存的.于是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6楼#
发布于:2014-10-21 13:54
龙的传人:寻找父辈的战友,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共和国的缔造人。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父辈的身影。----  分享十万大山,我回来了!回到原帖
南路子弟这样的活动确实很有意义。
  [img]http://bbs.yhnkzq.com/attachment/2007-6/200762021382032025.gif[/img]
7楼#
发布于:2014-10-22 17:26
与你同行:此文作者是我们晨星场8队的广州知青。回到原帖
再补充一句,此文作者也是当年粤桂边纵司令员的儿子。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