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738回复:12

怎样才能为他们评定为烈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08-29 14:54
       晨星农场徐闻知青互助基金会在多个栏目提出要为当年晨星场22位遇难者申报烈士,这个提议很难得,做好此事实属不易。恳望知青们都能关注此事,并群策群力,特别是如何按相关法律、政策,做到有理有据申报。如果粤海知青网能促成此事,真是功德无量!
为使讨论更集中,请大家点击下面网址,发表高见:
http://bbs.yhnkzq.com/read.php?tid=80196&fid=118
谢谢各位的鼎力相助!
  
沙发#
发布于:2014-08-30 01:14
我认为首先是农垦局,他们要肯定这些壮举是为祖国橡胶事业而献出生命,这点就可以定性为烈士的,没有结果就上 访,我不相信知青出身的老习会不管此事。
板凳#
发布于:2014-08-30 08:03
         集中集体智慧,以晨星农场的知青们牵头,抓紧时间从农场办起是个好主意!快点办理啊!有些事情一上、二下;再上又下的,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办妥。
         那个海南民政局办事情好象不咋地,上次台风救灾物资里发的发霉面包,不就是他们办的?所以要想困难多一些,准备要充足一些,也许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地板#
发布于:2014-08-30 09:11
那22位兵團時期的知青遇难者,可借鉴69年汕頭牛田洋在特大台風侵襲下而遇难的解放軍戰士,大學生他們日后的處理情況.因為當年大家都屬廣州軍區轄下.遇难情況極相似,如果牛田洋遇难者被封為烈士.那兵團遇難的22位知青,理所當然也追封為烈士.決不能厚此薄彼. 因為兵團戰士不是二奶仔呀!
我建議有心人先去有關部門或從其它途徑了解牛田洋的情況.如果遇难解放軍確封為烈士.那以此為依據,再以廣州軍區,海南農墾局或當地縣市政府交涉,這才是促成22位知青身后名正言順的烈士英名.
走筆至此,想到仍留在異鄉那22位天涯孤客,已是黃土一堆,無不感慨萬千.如果說:當年上山下鄉對我們知青來說只是驚濤駭浪,但對22位英烈來說,則是生死劫難了.
yau
yau
付片长
付片长
  • 社区居民
4楼#
发布于:2014-08-30 11:23
大家都冷静的想想,一场主要由选址错误和天灾造成的重大伤亡事故,遇难者是不可能被评定为烈士的,最多是作为因公牺牲来处理。当年可能也是这样处理的吧?!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lss
lss
付局长
付局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楼#
发布于:2014-08-30 12:10
不是烈士的“烈士”
yau:大家都冷静的想想,一场主要由选址错误和天灾造成的重大伤亡事故,遇难者是不可能被评定为烈士的,最多是作为因公牺牲来处理。当年可能也是这样处理的吧?!回到原帖
台风中抢修电线,在现南林农场境内牺牲了七位青年人的生命。
不是烈士的“烈士”
文\海南日报记者  符耀彩


1971年9月29日,当时的25号台风,风猛雨急,摧屋拔树,地处太阳河上游的兵团工师九团(南林农场)所在地区的立新河河水猛涨。当日下午,该团团部派人给连里送达紧急通知:靠近立新苗寨的地方有一段很长的电线杆被台风摧倒,电线也被折倒的橡胶树扯断了,团部命令连里立即派人抢修。并强调,如果电线没有,电话不通了,党中央的声音、上级的有关精神就听不到了,这是严肃的政治任务!
连里接到命令,立即派出副连长谭习原及女职工封运兰,带领七名知青带着工具,赶到河对面去完成团部交给的抢险任务。这时候,已是傍晚五时许。从连队过立新河有一座立新桥,建桥时桥面未设栏杆。这时河水已开始淹没桥面。大家淌过河去后,在抢险工地上忙碌了几个小时,终于把电线杆扶起来,把被扯断的电线重新接好,其时,已到晚上九时许大家没吃晚饭,就赶回连队。他们往立新桥走时,水已淹没桥面达齐腰深了。副队长谭习原领头,打着手电,首先带头跳到齐腰深的桥面上,大家也跟着跳进水里,他要求各个知青都要手拉着手,慢慢地往对岸挪动过去。
不幸的是,偏偏此时山洪冲下来了。因为是晚上,大家看不到这一险情,还一个劲地高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语录歌,洪水冲到大桥时,走在前面的谭习原被大水卷走了。因为大家都是手拉着手,结果全部卷入洪水中,卷入水底。河面上水势汹涌,一切呼救都来不及。
一名汕头知青会点水性,被水冲到下游后,拼命爬上岸回来报告。
连队马上紧急行动,冒着风雨,沿河岸一路呼喊他们的名字,进行寻找。在很远的下游的地方,一名稍识水性的湛江知青,被大水冲到一片小树丛,他拼命地捉住一棵小树,捱到第二天才被人们发现救起。其余的五位知青连同两名职工都与大家阴阳两界了。这五名知青的名字是:广东知青涂锦初、陈激、杨煌昌、郑少英(女),湖北知青路运为。
延伸采访
近日记者就当 年 的事件电话采访了南林农场党委书记罗南英,她说发生这桩事故时,她还在上初中,团部、机关、学校都号召学习这几位烈士为了抢救国家财产,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精神,兵团战士报还报道了他们的先进事迹。但是,后来,团部(农场)在给他们申报烈士的时候,上级民政部门不认可,不予批准,其理由是:明知洪水要来,明知过这座桥会有危险,为什么却在这个时候去拼命抢救几条电线杆,白白搭上几条年轻人的生命,不值得。如果电话线不通了,等到第二天洪水退了再去修就是了,又不是十分火急的事。
虽然没有将他们评为烈士,但在农场领导及群众心目中,仍认为他们是为了抢救国家财产而牺牲的烈士,于是,由农场捐款修建了一个墓碑,还郑重地在墓碑上刻上七个“烈士”名单,包括五名知青和两名职工。每年的清明节,农场机关干部职工、学校师生都会组织去那里给这几位“烈士”进行扫墓。
lss
lss
付局长
付局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6楼#
发布于:2014-08-30 14:01
{历史的沉痛}七二八--1969年7月28日汕头牛田洋台风
samlaw:那22位兵團時期的知青遇难者,可借鉴69年汕頭牛田洋在特大台風侵襲下而遇难的解放軍戰士,大學生他們日后的處理情況.因為當年大家都屬廣州軍區轄下.遇难情況極相似,如果牛田洋遇难者被封為烈士.那兵團遇難的22位知青,理所當然也追封為烈士.決不能...回到原帖
周恩来的电话
汕头地区革命委员会办公室接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电话:“喂!我是周恩来!告诉你们,第三号台风,正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前进,在27号到28号晚登陆,地点是泉州到珠江口一带,但也不排除在闽北、浙南登陆的可能。中心附近风力12级以上,并有暴雨。如风力不减,破坏力将很大,希望各有关部门注意,要积极做好防风抗灾的准备工作!”
周总理亲自来电话了!汕头专区革委会负责人听完电话,马上召开紧急会议,部署防风抗灾工作。下午,潮阳县委打来了电话。“强台风,12级以上,有大海潮,还会降暴雨。我们以为你们早知道了,怕你们刚调防来不久,防风经验不足,有什么需要地方帮忙的,尽管说吧。可要认真准备哟!”
“七二八”强台风高达18级!6点整,牛田洋响起了嘹亮的军号。住在中牛田洋的战士和学生们照常出了操并下田插秧。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万一台风没来或不像预报的那么厉害,那就多插几亩秧。
7点半,风开始越来越大,并伴有暴雨。呼啸声一阵猛似一阵。住在营房的人们都感觉到有只巨手在拔房子。住草栅营房的人很快感到事情的不妙,他们几乎还没来得及提出撤出草房的意见,草屋顶掀走了,而且被吹得看不见了。楠竹扎的屋墙也成排成排地倒下,那断裂声在风的狂啸中变得十分脆弱,有的甚至被淹灭得听不见一点声音。
电线和电话线被刮断了!战时用的电台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台对多台。各种情况的汇报吵在一起,比没有电台还让人六神无主。到后来,台风中心登陆时,无线电波**扰得失去了作用,变得无法联络。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只要有险情出现,原定怎么办还怎么办。 http://tieba.baidu.com/p/1120379376
7楼#
发布于:2014-08-30 14:02
lss:台风中抢修电线,在现南林农场境内牺牲了七位青年人的生命。
不是烈士的“烈士”
文\海南日报记者  符耀彩


1971年9月29日,当时的25号台风,风猛雨急,摧屋拔树,地处太阳河上游的兵团工师九团(南林农场)所在地区的立新河...
回到原帖
死难者郑少英(女)是我的小学同学,事件发生前她回湛江探亲,路经海口时到医院来看我(我刚刚调到海口农垦医院,在发着疟疾,住院在传染科),她回家后到我家里去,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父母,我老妈吓坏了,赶快从湛江摸到海口来看我......。郑少英回到农场后不久就出事了,没想到那次短暂的见面是我们的永别,深切怀念我的同学郑少英和其他长眠在海南的知青农友!!
lss
lss
付局长
付局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4-08-30 14:15
莫老爷:死难者郑少英(女)是我的小学同学,事件发生前她回湛江探亲,路经海口时到医院来看我(我刚刚调到海口农垦医院,在发着疟疾,住院在传染科),她回家后到我家里去,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父母,我老妈吓坏了,赶快从湛江摸到海口来看我......。郑少英回到农...回到原帖
不能评为烈士的“烈士”,  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9楼#
发布于:2014-08-30 17:23
谢谢各位的指点!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