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栋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1159回复:4

过期肉的联想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07-24 13:40
听到过许多“洋插队”到美国创业的经历。其中,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朋友们在食品店的后面“收集”了许多过期的食品,许多甚至还没有开封,回到自己简陋的蜗居里,做出令人垂涎的红烧食品,并吸引了许多外国的同学一起就着啤酒大吃一顿。
看着中央台的“舌尖”我老是想,如果报道这样的故事多好啊!中国人的胃是铁打的。红军长征时皮带皮鞋都能吃。卓别林在《淘金记》吃皮鞋带也是别有滋味。
在农场,那时没有电冰箱,从百多公里外的三亚渔港海边拉回来的海鲜,由于日晒以及随意的堆在车厢地板上等原因,分到手时大多变质,有的鱼吃了以后,还会满脸通红,心跳气喘。有的朋友只好遗憾的倒在林段里做鱼肥。不料,附近的黎族百姓居然把这些腐坏的鱼从土里挖了出来,随便的在小河里洗一下,就做了吃起来。第二天,我们看着满脸通红的黎族同胞,大家相视一笑。认真的农场人,如果再丢这样腐败的肉,会撒一些666,不让他们再吃。可还是没用。洗了照吃!真不知道他们的胃是什么材料做的!
我探家回海南,妈妈都会最后那天再杀一只鸡,煮成香喷喷的红烧鸡,妈妈细心的放进医院的大口茶色药瓶里,给我带到路上吃。那时的火车轮船汽车等交通都没有什么现在的空调。等回到海口,早就变味了。那时的心情确实非常非常的伤心!鸡肉不是太贵重,热心的农民朋友卖的才七角多一斤。唯有遗憾的是妈妈的那片心.....。
后来调到湛江,我探家不带鸡肉了,改带活鸡。这是好方法。用肥皂箱做的鸡笼,每天喂一些菜叶饭碎,还有鸡蛋吃。看着那只鸡就想起妈妈的爱。
有一天发现那只鸡不辞而别,“光荣牺牲”在鸡笼里。是热死的还是渴死的不得而知。正准备“厚葬”之时,扬琴-我的农场好友来了,他怜悯得拎起它,口里念念有词“塞左了!”(广东话,浪费了!)一下子,僵硬的母鸡立刻“全裸”的出现在面前。“吃活鸡的肯定不是人!都是狐狸黄鼠狼!”对!有道理!“怎么做才好吃呢?”“唓!飞机草煮鸡都好吃!”放姜放蒜油盐一爆,鸡肉的香味弥漫在小院里,口水不由自主的滴落下来 ...“试一下先,熟了没有?”围观的我们看着他吃了第一口香翅膀,没有翻白眼的表示,接着,大家的筷子不约而同的都伸进锅里,不用多久,汁都没剩,只有人们满意的用舌头清理嘴角的遗留物质.....。

写到这里,电视上显示出美国福喜领导的话:不会做这样的事,但不解释,不辩解。(大意)以小人我之见,我真的相信他说的话!因为许多朋友都说过前面说的那些故事。现在?好像很少了。据说,许多外国朋友也会做这样的事,早等在那儿了!
虽然,我知道资本主义的价值观。虽然,1949年前也卖给我们许多过期奶粉。虽然,许多洋垃圾也会卖给我们。虽然,有朋友的孩子沉迷在可乐之中到严重的糖尿病晚期。虽然,即使现在的负面报道下还有许多铁杆的麦迷啃迷。虽然上海的那几个中国职员供出来是上头指示,(估计他们过去是知青?)除非展现出确实的证据,否则,我还是相信。
“国内消费与国外出售是两回事!”有人说。“中国的法律有规定吗?”哦?不知道。
沙发#
发布于:2014-07-24 15:24
当年吃死鸡、发瘟鸡相信凡是知青以及家人都经历过。那是饿的没办法,在饿的前面,任何道德底线、卫生标准都要让步。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所谓“保暖思人肉”。当然要提高卫生标准。听说M记和啃记是标榜食物不过夜的,过夜就宁可倒掉也不再出卖。因此在外国,M记后门常常有一群流浪汉等着捡拾扔掉的食物。这已成为M记的招牌和风景线。
谁知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偷把过期甚至一年的肉品重新卖掉,的确也是道德丧尽。
有人说,那是在中国这样,在外国不敢搞。那不明摆着不拿豆包当干粮么。该罚,发到他倾家荡产、两眼发光,让他们长点记性。
不拿咱中国老百姓当人看,这些老外也忒歹毒了。
板凳#
发布于:2014-07-24 19:20
是该议论议论!
lss
lss
付局长
付局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地板#
发布于:2014-07-24 20:01
阿茂哥:当年吃死鸡、发瘟鸡相信凡是知青以及家人都经历过。那是饿的没办法,在饿的前面,任何道德底线、卫生标准都要让步。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所谓“保暖思人肉”。当然要提高卫生标准。听说M记和啃记是标榜食物不过夜的,过夜就宁可倒掉也不再出卖。因此在...
回到原帖
呵呵,我不由想起在海南兵团期间,连队有头牛因病死亡,下午连队领导叫了几个老工人弄到就近的林段挖坑埋掉,还撒了消毒粉,第二天听老工人说被老百姓挖走了。
4楼#
发布于:2014-07-25 13:01
lss:呵呵,我不由想起在海南兵团期间,连队有头牛因病死亡,下午连队领导叫了几个老工人弄到就近的林段挖坑埋掉,还撒了消毒粉,第二天听老工人说被老百姓挖走了。回到原帖
那个年代!现在不同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