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790回复:9

【代贴】寻找先辈的足迹 纪念黎明烈士 ( 谢 海 稿)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2-06 09:22

寻找先辈的足迹 纪念黎明烈士       谢 海 稿

2012年10月底,刚结束了大学同学的武昌聚会,我乘上去青岛方向的快车,奔烟台而去。第二天我在潍坊下了火车,转乘巴士去烟台。

山东是我的出生地。1948年初,我出生在山东单县,后来随父母去了北京,再后来回到广州。在广州从小学读到高中毕业,然后在南京读了大学。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访问山东。我对齐鲁大地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如果按出生地来统计籍贯的话,山东是我的故乡。但如果继承父亲的籍贯,那我属东莞县东坑镇井美村。且慢,那也有些问题,因为从我往上倒推26代,祖先谢氏太祖公因中原战乱由河南陈留郡南迁到珠三角地区,建井美村,繁衍至今,整个村都是谢氏后代。按第二种算法,那是否意味整村的居民都是河南籍人士?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此次赴山东,一是探亲友,二是寻找父辈们当年的足迹。我的父亲谢阳光和母亲赵学随东江纵队北撤,父亲被任命为北撤干部大队队长,母亲为北撤妇女队队长,两千多指战员和家属于1946年6月在深圳湾沙鱼涌登上三艘美国登陆舰开赴山东,来到胶东半岛解放区,在烟台登陆。我的外婆陈淑也加入北撤队伍,她的名字也刻在了北撤纪念墙上。她原是西式妇产医师,北撤时作为随军医生,她为很多山东出生的东后子弟接生。我的长兄谢志平也随子弟小学北撤,不算指战员,他的名字没有上纪念墙。这样,我家四口人参加北撤,三个人的名字刻在了北撤纪念墙上。

沙发#
发布于:2013-12-06 09:27

(接上)

烟台巡礼

10月31日,我来到烟台市的海边,那里是北撤队伍上岸的地方。

海不扬波,浪拍三尺,华南子弟兵的登陆地点

图片:1.jpg

六十多年前,华南的子弟兵上岸时在这里受到胶东解放区老百姓的夹道欢迎。当年的硝烟早已散尽,历史的痕迹无法再寻。海边已建成了漂亮的滨海广场,宽敞的滨海大道以及漂亮的海景楼。

由滨海广场望去,旧貌换新颜

图片:2.jpg

站在海边,呼吸感受空气中的负离子,让人觉得心旷神怡,那是一种在广州找不到的感觉。而那海边的楼房,每平米只要七千元,也是令广州人羡慕的。非常希望能在烟台的滨海广场树立一块登陆纪念石,例如写上“公元1946年某月某日,两千多华南子弟兵北撤在这里登陆,加入华东野战军战斗序列”与北撤纪念墙南北遥相呼应,也算有始有终吧。

当年上岸后,部队去华东党校整风,算是补了“延安整风”的课。然后每人重新分配了工作。由于北撤部队官多兵少,一部分队伍编入两广纵队,而很多指挥员被分到华野战斗序列。父亲没加入两广纵队,而是去了华野任团级指挥员,先后参加了豫东战役,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而母亲则参加了土改工作队,后来又作为华南代表参加妇女代表大会,跟随中央在西柏坡活动。

11月1日,在友人的陪同下参观了烟台附近的蓬莱阁和海洋公园。

笔者在蓬莱阁

图片:3.jpg

蓬莱阁北部面临大海,是传说中八仙过海的地方。传说的故事虚无缥缈不可寻,而六十多年前日本投降后却演绎了一场“八路过海”的现代剧,成千上万的八路军指战员从胶东半岛乘船去了辽东半岛,开辟东北根据地。

板凳#
发布于:2013-12-06 09:32

(接上)

济南祭英烈

以前常听父亲讲起东纵战友黎明的故事。北撤后黎明被分配到华野十纵,任团级指挥员,不幸在济南战役中牺牲。.文.革.在警司被关押期间父亲曾写过一首七律“悼黎明”,大意是昨晚梦见了黎明,(他)依稀犹是旧时颜,自惭鬓白音容改(注:梦中黎明定格在以前年轻时的容貌,而本人变得衰老让黎君难以相认而觉得惭愧)。诗中道出了黎明牺牲的时间和地点:“济南城外攻坚夜,卡子门西敌胆寒。”父亲和黎明当时都在济南西面的主攻部队,他们是友邻部队。卡子门是济南西面外城的一道城门,是主攻部队要攻占的要冲。黎明牺牲在夜间,卡子门外。父亲有幸率队攻入卡子门,而后攻破济南内城,和各路大军一起全歼济南国民党守军十三万。

11月1日深夜,我乘烟台的火车,赶赴济南。2日清晨,到达济南。大学同学、济南大学吕教授及夫人在火车站接我。事先吕教授已联系过济南战役纪念馆,查找了有关黎明的的线索。早饭后我们直奔主题,乘巴士去济南战役纪念馆。

济南战役纪念馆

图片:4.jpg

纪念馆周围有烈士墓地,内有展馆,烈士骨灰堂。对面山有纪念塔。

 

革命烈士纪念塔

图片:5.jpg

由于还未到开馆时间,我们找到纪念馆的办公室,小陈科长接待了我们一行人。我说明了来意,要寻找黎明烈士的归宿,陈科长一口答应,她让我们先去参观纪念馆,回头再提供黎明的详细资料。这样,我们成了当天第一批参观者。

展馆内战役主攻的沙盘示意图,

图片:6.jpg

左下城门为卡子门,右边为内城,箭头为突破卡子门后解放军主攻内城的运动方向。黎明牺牲在外城的阵地。除了参观展馆,我们还观看了3D的战役场景再现,坐在旋转台上,观看360度的战役油画,周围有灯光和音响,观众仿佛置身于六十多年前的那场战斗。

3D油画的截图

图片:7.jpg

参观完毕,我们回到陈科长的办公室,焦急地等待有关黎明的最新消息。陈科长告诉我们,黎明的骨灰安置在骨灰堂,308号。她让工作人员带我们进入骨灰堂。骨灰堂位于展馆的后方,沉重的大门平时都上了锁,今天为我们这批特殊的访客而开启。

骨灰堂内的铜像,背后是存放骨灰的壁柜

图片:8.jpg

我们很快找到了黎明的308号柜。

黎明烈士的骨灰盒

图片:9.jpg

黎明叔叔,我代表父亲、你的亲密战友来看望你了,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这里要说明一点的是,黎明的骨灰盒是原始版的,没有生平文字。大概有三分之一的骨灰盒与之一模一样。而其它一些骨灰盒都升了级,质地较好颜色各有不同,并伴有生平的文字说明和照片。另外,盒上的标签是李明。为此,我询问了展馆工作人员,他们说计算机内的资料是黎明,“李明”是以前的标签,只有亲人才能改动,他们只能保持原状。我想,可能北方话和山东话的“李”和“黎”同音,而且“李”是大姓,以至于写错名字。另外,六十多年来千里之外的亲人很可能还未来济南探望过黎明,因而骨灰盒还保持原状。我意识到,六十多年过去,烈士灵前没有鲜花和文字。而随着父辈的离去,英雄的历史正在从记忆中消逝。真心希望有人能出面收集黎明的生平事迹,烧成瓷片放在黎明的骨灰盒前,有可能的话把他的骨灰盒升级,藉以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

告别了黎明叔叔和济南战役纪念馆,我们一行参观了解放阁、济南城唯一保留下来的城楼。那里曾是当年东路大军佯攻济南的战场,楼内也陈列了济南战役的图片和资料。城楼外是以前的护城河,济南的名泉由此展开。由解放阁下来沿护城河一路步行,经过福泉,黑虎泉等名泉,跨过泉城广场,来到最著名的趵突泉。趵突泉园区很大,很漂亮,非常值得一游。本想在济南多玩一天,但第二天寒流将至,我临时改变计划,当天深夜我上了南下的快车告别了英雄济南城

地板#
发布于:2013-12-06 09:35

(接上)

广州寻仙踪

回广州后一直忙于见中学校友和研究生同学。我将于11月12日晚离开广州回美。离开前我要尽可能多地收集黎明叔叔的资料。11日深夜我还在翻阅父亲留下的手稿,相信能找到有关黎明的线索。“哦,找到了。”“黎明”出现在其中一份手稿。但仔细一读,这里有两个“黎明”-东莞黎明和海丰黎明,到底是哪一个?我心有不甘,继续翻阅父亲的手稿。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第二份有关黎明的手稿。

有关黎明烈士的手稿

图片:10.jpg

手稿有关内容如下:“三,海丰黎明与黄敬 甲海丰人的黎明,原名黄献群。四二年在宝安大队第三中队任政治服务员四五 - 四六年曾任六支队参谋长,北撤后参加十纵 一九四八年攻济南战役中,约九月廿日深夜牺牲于济南商阜之卡子门敌阵前。”这里道出了黎明烈士是海丰人,原东纵六支队参谋长。牺牲时在华野十纵任职。

另一份手稿道出了父亲和黎明的战友情谊。

有关黎明烈士的手稿

图片:11.jpg

内容如下:“我(注 谢阳光)于四六年一月到六支队时,国民党已有两个正规师对六支扫荡,六支已减员到不足二百人了。当时我与黄献群(海丰黎明)率一短枪队绕道敌后汕尾及陆丰一带,连队则留在白水寨山上坚持。与敌人遭遇战斗是常有的。约在四六年三月下旬敌两个正规师撤走,我们就集结了兵力打大安洞的反动地主武装。四月间我调离六支,……”短短几行字,写出了父亲和黎明生死与共的战斗友谊。当时,国民党不承认华南抗日武装,污蔑抗日游击队为土匪武装,并派大量正规军来剿灭抗日游击队。国共和谈期间,国民党用两个正规师围剿东纵六支队,六支队减员严重。此时,父亲临危受命接任六支队支队长与国民党军队周旋,那是一场九死一生、以一当百(不足两百人对国民党正规师两万人)的战斗,若按短枪队的人数来算,恐怕就是以一当千了。父亲联手黎明带领六支队渡过了最艰难的岁月。这就不难理解父亲在被关押期间梦见黎明,醒后写下了悼黎明的诗。作为东纵的英烈,黎明在东纵史和海丰党史中应有他的一页。在东江纵队成立七十周年之际,仅以此文纪念我们的先烈。

4楼#
发布于:2013-12-06 09:37

(接上)

后记

去年我在省实校博上发表了“山东行”的游记,并介绍了寻找黎明的过程。后来北京有位梁女士与我联系,她母亲也叫黎明,更巧的是她母亲也参加了东纵北撤,后留在北京工作。与她通话后,我马上在网上查找北撤墙名单,果然发现有两个黎明,其中“黎明(女)”毫无疑问就是她母亲的名字。梁女士现在东莞开厂,得知北撤纪念亭后,她说要去访问那里,寻找她母亲的足迹。

 

                                               作者 谢海 ,2013年11月15日

5楼#
发布于:2013-12-07 08:56
        敬、谢海!当年,谢(阳光)叔叔和袁(庚)叔叔都是从南撤北又从北打回华南的劲旅(两广纵队)!我还记得:一个是步兵团长,一个是炮兵团长。
6楼#
发布于:2013-12-07 11:24
关于谢阳光南下参加解放广州,东莞党史纪录有误。第一,谢不在两广纵队编制,而是在华野二纵,第二,淮海战役后,他被李克农部召去(延安时他是李的部下),在中央情报总署任职,在北京工作,没有参加解放广州,没有参加四野。谢和赵学参加了开国大典,不可能去南下打广州。赵学在开国大典纪录片还有几秒的特写镜头。谢在53年左右回广州工作。
7楼#
发布于:2013-12-07 20:39
    《寻找先辈的足迹 纪念黎明烈士 》一文,记述了作者到存放烈士骨灰的纪念馆悼念先烈的全过程,很感人。在那个年代,有许多先辈像黎明烈士一样在战争中献出自己的生命,却没有留下为后人所知的生平资料。作者仅凭父亲留下的一些手稿,将黎明烈士的点滴生平事迹展示给后人。在此,对作者表达万分敬意!
      多谢代帖此文的王小英朋友!
8楼#
发布于:2013-12-08 08:38
海洋之子:关于谢阳光南下参加解放广州,东莞党史纪录有误。第一,谢不在两广纵队编制,而是在华野二纵,第二,淮海战役后,他被李克农部召去(延安时他是李的部下),在中央情报总署任职,在北京工作,没有参加解放广州,没有参加四野。谢和赵学参加了开国大典,不可能...回到原帖
        你好!因我先入为主地把谢(阳光)叔叔套在另一位谢叔叔头上,请谅!手边的《两广纵队史》,我看了又看,依然是有谢(阳光)叔叔的名字。
        另一位谢叔叔(当时他在深圳市政府工作,我是在深圳大学打工),蒙他不弃,曾共同生活七天,受教多多,而他的小儿子,更是我夫妇的恩人。
yau
yau
付片长
付片长
  • 社区居民
9楼#
发布于:2013-12-08 17:20
海洋之子:关于谢阳光南下参加解放广州,东莞党史纪录有误。第一,谢不在两广纵队编制,而是在华野二纵,第二,淮海战役后,他被李克农部召去(延安时他是李的部下),在中央情报总署任职,在北京工作,没有参加解放广州,没有参加四野。谢和赵学参加了开国大典,不可能...回到原帖
       谢阳光(1917—1982),原名谢煦祥,东莞东坑人。1934年8月,谢阳光在上海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曾在法明区任共青团支部书记。后因组织遭到破坏,奉命转移回东莞,与香港“南委”取得联系后,于193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初,成立中共东莞临时工作委员会,谢阳光任书记。同年底,他与赵学、李任之、陈和兴4人同往延安学习。
 谢阳光1938年底从延安回到广东,参加东江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曾任中共东莞县委武装部长、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中队长。东江纵队成立后,他先后任铁东大队和第三大队大队长、第四支队副支队长、第六支队支队长等职。曾率领铁东大队,跨过广九铁路以东,亲自动员张一雷率部起义,开辟了路东游击区。随后,又与政委何清带领第三大队开进水乡地区,一举攻克冼沙据点,全歼“抗红义勇军”一个团,在群众中产生很大影响。东江纵队北撤山东后,谢阳光先后任华东野战军三纵九师二十五团副团长、第四野战军两广纵队教导团团长等职,后随军南下解放广东。
 建国后,谢曾任中央军委情报总署翻译室主任、华南分局组织部处长、广州重型机器厂厂长、中南局科委工业局长、广东省机械厅副厅长等职。“文化大革命”中遭批斗。1982年1月14日在广州逝世。


http://baike.so.com/doc/1548124.html
  莫非此谢非彼谢?!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