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2784回复:44

泪洒招工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2-02 19:08
       1975年夏天,火热的太阳照耀着增城县南香山脚的土地。在这片山村贫瘠的土地上,我和我们广州市第一中学的老三届知青同学们已经辛劳地耕作了七个年头。除了个别被招生读书、迁移别处、冒险逃港的同学,依然有三十多位同学在此日起而作,日落而息。
    原本一起分配到我们生产队的七个知青已经走了四个。和我一起下乡的妹妹扬扬在1974年冬天被招生回广州读中专了,文华顶职去了湖南铁路局做巡路工人,海清病退回城了,阿强逃港去了以后杳无音信,生死不明。还剩下的男生曾明和阿帮,每天在生产队里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俨然成为老农了。而我已经在这里成家了,在这年的端午节后生育了小儿子,我的女儿送回广州父母家养育着。知青生涯不同的遭遇让我们曾经年轻而朝气蓬勃的性格变换为深沉的漠然。
    某天,大队通知我们去开会。当我们聚集在那狭窄的会议室里,管理知青的民兵吴营长给我们讲话了。他的说话大意是:“现在因为国家建设需要,开始对知青进行招工了。被成功招工的同学将回到城市工作,还没有招到的人要继续安心在农村劳动等待消息。”他的话恍如一颗重磅炸弹,让沉闷的知青群体骚动起来。在那如死水一样沉寂失去了希望的心灵里激发出沸腾的浪花:终于有机会可以回城啦!
    我们每个人认真地填写着招工的表格,把离开农村回城工作的热切希望倾泻在这张薄薄的纸片上。
   
(待续)

最新喜欢:

沙发#
发布于:2013-12-02 22:50
知青下乡多年?有招工到来!真高兴!泪洒招工路 ?一定是遇到麻烦了?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板凳#
发布于:2013-12-02 23:17
     当我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我的家公老祥很不解地说:“*主席不是说知识青年要扎根农村干革命的吗?怎么现在又要走了呢?”我没有许多的语言给他解释,我深知知青的心愿他不会明白的。这个在农村披风沥雨辛劳了一辈子的老农,为了养活他的一窝孩子,练就了一身本领,他会造房子、榨油、耙田驶牛、插秧,所干的一切农活都是年轻人的师傅。但是他不明白,知识青年有更大的抱负,他们不甘心在农村耗费一辈子,他们要读书,要做工人,要学技术,要回到城市、回到父母的身边。如今这朝思暮想的机会已经来临了,谁会不愿意走啊?
     过了两天,大队部通知我:因为我是与当地的青年结婚的,所以我要比其他同学补充两个文件:一个是夫妻不会因为招工而离婚的保证书,一个是我广州的父母家庭同意接纳我回去居住的同意书。这两个文件写好以后还要盖上所属单位的公章的。
     当天晚上我们夫妻就写好了保证书,保证无论我分配到任何地方,都不会与老公离婚。并双方按下了红红的手指模。其实我心里觉得这样的保证书是很荒诞的,夫妻感情能够用一张薄纸来维系吗?但是为了完备手续,我们只能屈从了。
     我把需要写接收证明的事情写信告诉了父亲。父亲很快地回复我:“你是我的女儿,我们无条件地迎接你回家。即使你把孩子和丈夫一齐带回来,我们也可以接受。无论目前家居怎么的挤迫,我们即使一齐睡地铺,也要把你迁回来!”不久,广州方面就寄来了“接收意见书”,上面盖着我父亲的单位“广州市电信局”的鲜红印章。
     我把所有文件交给了公社知青办公室。然后心情平静地等待着那招工的好消息。

(待续)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地板#
发布于:2013-12-02 23:20
     从夏种到秋收,稻子在田垄里渐黄。知青们悄然离别了农村。不清楚是谁先走谁后走,不清楚大家被安排去了什么单位,一切在默默地进行着。只有我家隔壁住着的知青曾明在离开前的晚上来告诉我:“明天我就会走了,被分配到建筑公司。再见了!”我心情复杂五味俱全地送走了我们生产队的最后一个同甘共苦的同学。从此一排知青住房变得孤清寂静。
     直到秋收结束,我的招工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我去新塘公社知青办询问,办事员告诉我,我的档案已经被分类到了广州市房管局,就等他们来拿了。叫我回家等通知。我就毫不怀疑地安心地返回了。最后,在元旦前,全大队的知青就走剩我和我们班的同学亚辉了。
4楼#
发布于:2013-12-02 23:25
我是75年4月顶职回城的。在等那一纸顶职证明寄过来的那些晚上,怎睡得着觉?!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5楼#
发布于:2013-12-02 23:49
    亚辉的遭遇很悲惨。读书时他是我们班最斯文的男生,性格文静内向如姑娘,学习成绩很好。他务农的生产队距离我们生产队大约2公里的路程。来到农村一年多以后,不知道他是思虑过多还是遇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患了精神分裂症,偶尔会出现危险的行为。善良的农民怕他发生意外,总是自发地伴随在他的左右保护着他。他也回过广州治病,经治疗有所好转。由于他的病况,令来招工的单位不欢迎了,所以他也迟迟没有动静,被遗留在农村里。
    他来到我的家向我倾诉郁闷的心情。看着他垂头丧气的面容,听着他焦虑的无助申诉,我安慰着他,叫他多来我这里玩,来我家吃饭,别一个人憋坏了。我的丈夫阿罗高中回乡在生产队当会计。他很同情阿辉,就相约他一起到增城县城的县知青办了解情况。某天,在冬日的寒风中,他们每人骑着一部借来的单车出发了。顶着北风骑行来回90公里路程去到县知青办,却是无果而归。
    春节过去了,当我再去公社查询的时候,却听见了坏消息:1975年的广州知青招工已经结束了。由于上级有通知,已经在当地结婚的女知青春节后暂停招工,所以我的档案已经被抽了出来,不能参加挑选了。我很失望,伤心,无奈。我猛然明白,我的命运完全操纵在别人的手中。
    我的第一次招工就这样夭折了。

(待续)
6楼#
发布于:2013-12-03 08:43
听嘉嘉JJ慢慢道来。(我的回城路就冇甘复杂)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7楼#
发布于:2013-12-03 12:58
      我的招工失败了,却无意之中成就了丈夫阿罗的职业路。
     阿罗是生产队唯一的高中生,大家推选他当了会计。在1975年正是中国大地兴起“批林批孔”的火热时期。大队组成了宣传队,抽调阿罗去参加了。他每天带领着一班刚刚毕业的学生哥写文章出墙报。他的积极表现让大队支书安书记看在眼里,很欣赏他的。安书记就对阿罗说:“你老婆已经准备招工了,以后她回到广州工作,你在家耕田,如果你去探望她,连车费也没有,空着双手,怎么行呢?安排你去信用社工作吧,有份工资帮助你啊!”阿罗就这样成为了集体企业的职工了。
     阿罗每个月有30元的工资,对于我的家庭是很兴奋的事情。但是他经常要去开会学习,又要买米买油买家庭日用品买饲料,工资就每个月都花光了,我们没有积蓄。我自己一个劳动力在生产队劳动,要支撑全家三口人(我、女儿、儿子)在生产队的开支,很吃力。为了多挣工分,我背着一岁的儿子去劳动。但是儿子身体弱,经常生病,在夏天猛烈的阳光下他的头上长满了疮。我不得不常常歇工照顾孩子,劳动收入就减少了。在夏收以后生产队的分红预算中,我家超支了。超支就是把我的工分值扣除在队里的口粮杂粮支出以后,收不抵支了。我辛勤地劳作着,却欠了生产队的钱了,以后拿什么去归还呢?我很彷徨啊!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3-12-03 13:09
“敏感词”,我被你搞死了,发帖好辛苦啊!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9楼#
发布于:2013-12-03 19:18
     过了1976年的中秋节,某天,大队副书记来福给我送来一份表,他说:“这是专门指定给你的,全大队就这一份。”我看看,原来是“知青招工表”。我又遇到了招工的机会了。这个时候阿辉已经在我们知青同学的努力游说疏通下被吸收回广州上班了,全大队就只剩我一个未被安排工作的老三届知青了。我认真地填写了表格交到公社去。这时新塘公社已经划分为新塘、永和两个行政区,我们划属永和公社知青办管理了。
     我细细回顾第一次招工的经历,觉得当时自己太胸有成竹了,自以为是政策公布大规模招工万无一失,因此消极等待失去良机,以至后悔不及的。这次,我要吸取教训,主动积极地活动联络,免得又空欢喜一场。我就把我的打算告诉了丈夫阿罗,争取他的支持。
     从此我频繁进出公社知青办公室,办事员小钟每次看见我,不等我开口,就安慰我:“慢慢等候啊!”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所有的知青资料已经送到增城知青办了,我只能去那边询查了。我就准备上增城去。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