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790回复:18

洋八路—奥地利大夫傅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1-23 21:24
父亲沙飞拍摄的照片:
1. 奥地利医生傅莱(右)1942 
2.奥地利医生傅莱(右)与燕京大学英籍教授林迈可(左)1942 
3.奥地利医生傅莱给八路军战士看病 1942夏
4.(左起)殷希彭、印度援华医生柯棣华、傅莱、江一真合影
沙发#
发布于:2013-11-23 21:42
   我第一次见到傅莱大夫是在1985年北京中国摄影界为沙飞举办的《沙飞艺术摄影展览》开幕式上。正当我聚精会神看爸爸的作品时,突然有人用很标准的普通话问我:“是您找我吗?”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老外”跟我说话。我回答说,我没有。事后我赶紧问我大姐,这老外是谁?她说,是奥地利大夫傅莱。
  直到1995年广州沙飞石少华摄影展览开幕式上,我再次见到傅莱大夫。这次他是作为王雁邀请的嘉宾来参加开幕式剪彩的。这期间傅莱大夫专门到家里来拜会妈妈。
王雁95年专门采访过他:
傅莱高1.92米,外表是地道的外国人,但一接触就知道,他是一个中国人!他不但会说流利的中国普通话,还因在四川工作多年、太太是四川人,会说四川话;他的思维方式极中国、极老八路!
他告诉我,194312月父亲住院时,他正在医院工作,父亲当时是冻伤,斑诊伤寒,高度神经衰弱;他还说在张家口时去过我们家,见过我妈妈,也见过我哥哥、姐姐;他清楚记得父亲给他拍摄的为八路军检查身体的照片,是1942年在唐县葛公村和平医院内科病房拍的;对于父亲194912月的事件,他表示遗憾,他说,他当时调走了,他要还在和平医院,与沙飞熟、对他情况比较了解,可能不会出事。他还谈起如何来中国、怎样到晋察冀边区参加八路军。
板凳#
发布于:2013-11-23 21:54
傅莱大夫1921211日于奥地利维也纳出生,20041116日于中国北京逝世。在中国度过了整整65年。

2007723日,河北唐县军城晋察冀烈士陵园举办奥地利裔中国人傅莱墓地落成典礼;傅莱的前妻李滨珠于2007712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去世,于723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726日举行骨灰安葬仪式。异国情侣(尽管已离异)——傅莱与李滨珠,在同一天举行墓地落成典礼、遗体告别仪式。两位曾经的患难夫妻、抗战老兵彼此长眠在对方的祖国,怎一个字了得!
地板#
发布于:2013-11-23 21:57
李兵弟在河北唐县傅莱墓碑揭幕仪式上的讲话
今天,一个老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我们的父亲,终于又回到河北唐县这块热土、回到了他66年前同边区军民并肩战斗过的抗日前线、回到了这块安葬着战争时期在他怀抱中牺牲的战友另一位来自于印度的国际主义战士柯棣华医生、和长眠在这里的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医生、护士琼尤恩女士、以及这块安息着许多抗日将领的革命根据地。
两年多前父亲在北京因病逝世。生前他曾提出,死后首先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国家作医疗科研所用,之后将骨灰撒在唐县葛公村的田野之中。他希望能回到这块他曾战斗过的地方,希望能常伴这块可爱的土地和这里的人民。父亲去世后,为了肯定他的历史功绩,赞扬他的国际主义精神,以他的革命事迹教育子孙后代,在唐县修建了这个傅莱纪念墓碑。希望这个纪念墓碑还能成为象征中奥人民友谊的一座桥梁,成为中国与国际间相互援助的又一个见证。
在此,我代表全家,衷心地感谢***主席及其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父亲去世时对他所表示的哀悼和敬意;感谢黄华先生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以及老前辈们为父亲在唐县的纪念墓碑题词。感谢奥地利国家总统菲舍尔博士先生在父亲去世时对他所表示的哀悼和敬意,感谢总统先生为奥地利维也纳父亲的纪念牌题词。
我同时要感谢全国政协出资为父亲在奥地利维也纳修建纪念牌,感谢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唐县人民政府为父亲在河北唐县修建纪念墓碑。感谢中奥两国大使馆对纪念父亲的活动所给予的支持。在此,我特别要感谢唐县的人民,感谢白求恩校友会和所有的单位及各界人士,感谢父亲的老战友和老同志,感谢大家对修建这个纪念碑所给予的关注和支持。今天我还利用这个机会,感谢卫生部、中国医学科学院以及国家外国人专家局对父亲多年的关心和帮助。
4楼#
发布于:2013-11-23 23:29
87年前,父亲出生于奥地利首都,美丽的维也纳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我爷爷是奥地利军队里的一个小军需官。战争结束后,爷爷留在他服役的维也纳市,作了地方财税官员。之后爷爷同一个当地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儿,我的奶奶结了婚。奶奶是个裁缝。1920年的初春,父亲就在这个幸福温暖的小家庭里出生了,取名为理查德•泰因。
1934年,在父亲十四岁的那一年,奥地利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萧条和日益上涨的法西斯势力而爆发了国内战争。争取民主自由的社会民主党人和劳工阶级,罢工游行走上了街头,并展开了与政府军队殊死搏斗的巷战。坚守在卡尔•马克思大院里的革命军中,有一个红小鬼正拼命地搬运着弹药,他就是我的父亲。经过四天的激战,政府军无情地镇压了人民;社会民主党人和劳工阶级的鲜血又一次教育了父亲,他已开始意识到自己对社会的责任,萌生了要为和平和正义而奋斗终身的人生选择。
当时还在上中学的父亲是一个很有礼貌,不愿出众和比较内向的好学生。为了实现自己将来从医的理想,他除了上好文化课外,还同时在校外参加了专科医学的培训。从学生时代起他就秘密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并先后加入了奥地利的青年进步组织和奥地利共产党。在学校里他秘密地宣传共产主义的信仰,在校外积极参加各种反法西斯主义的地下活动,由此他遭到了纳粹独裁统治的迫害。
1938年底,为了逃避纳粹盖世太堡的追捕,党组织通知他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奥地利。他告别了故乡,放弃了所热爱的学习和医务工作,离别了父母和正在热恋中的女友,一位坚强的反法西斯主义的女战士。几经辗转他终于来到了中国,来到了这个他希望能继续革命,能继续反抗法西斯的国家。到了中国后,为了帮助战争中受难的中国人民和从欧洲逃来的外国难民,他在上海,天津,北京和邢台等地的医院里一面从事抗日救援的医务工作, 一面积极地设法寻找奔赴抗日前线的途径。
5楼#
发布于:2013-11-24 07:42
洋八路—奥地利大夫傅莱
 
 1941年的深秋,父亲终于在北京地下党的帮助下,冒着生命的危险,穿过敌人的封锁线,历尽艰辛来到了晋察冀抗日前线,也来到了我们今天所在的唐县。从此,他开始了与边区前线的军民们一道,肩并肩地反抗日本侵略者。四十年代初,晋察冀边区流行麻疹和疟疾,由于日本侵略军的军事封锁,前线的药品非常缺乏。父亲通过向当地老中医请教,找到了用针灸治疗疟疾的方法,并亲自到作战部队去进行实验和推广,从而有效地控制了病情的蔓延,取得了边区根据地战胜疟疾流行病的胜利。为此他得到了毛泽东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特别嘉奖。四十年代中期,他为了解决部队缺医少药的困难,在延安当时极其艰苦落后的条件下,成功地研制出自己的粗制青霉素,解决了前方军队和根据地军民急需外伤药品的问题,挽救了许多在战场上负伤将士的生命。在晋察冀边区八路军的白求恩学校里父亲教授医学。为了搞好教学,他刻苦地学习汉语和中国的文化,努力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他在当时医学教材和实验器材奇缺等种种困难的情况下,同白校的其他教员共同努力,为部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培养了许多急需的医务工作人员。
1945年抗战胜利后,许多支援中国抗战的国际主义战士都先后离开了中国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但那时父亲已深深地眷恋上了中国这块土地,爱上了这里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他毅然放弃了回国继续深造的计划,决定留在仍需要他的中国。 在边区,聂荣臻司令员按父亲母语自由的语音给他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傅莱。父亲从此很满意和很骄傲地使用这个新名字直到他在北京去世。父亲曾是一个奥地利的共产党员,经聂司令员的介绍和中央组织部彭真同志的批准,又加入了中国的共产党,终于实现了他作为一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也能在中国继续革命的宿愿。在延安他与妈妈李滨珠,一位抗日老战士结了婚,从此在中国有了自己的家。
6楼#
发布于:2013-11-24 10:25
敏感词审查不知何时了,先上照片。
1.5岁的傅莱和父母在故乡
2.八岁的傅莱在维也纳美泉宫
7楼#
发布于:2013-11-24 10:27
1.1945年傅莱与抗日老战士李滨珠在延安结婚

2.解放战争初期,傅莱、李滨珠夫妇的长子在战火中诞生(张家口),在战马的马背上成长[font=ˎ̥]
8楼#
发布于:2013-11-24 10:30
1.傅莱的母亲与从军的孙子兵弟在北京
2.傅莱参加全国政协会议
3.外国血统的中国抗日老战士合影,左起:傅莱、巴苏、艾黎、马海德
9楼#
发布于:2013-11-24 10:37
1.19958月傅莱出席广州沙飞、石少华影展开幕
2.19958月深圳沙飞、石少华影展开幕式上 傅莱发言
3.1995年两个异国抗战老兵相聚在羊城:王辉与傅莱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