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阅读:1269回复:14

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遭遇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1-10 18:24
     在1975—1976年代,农村还是集体经济的生产模式。所有的土地和植物都归于集体所有,农民家庭只能按照人口分配每人面积二厘地(大约13平方米)的自留地种植菜蔬自用。如果超过了这个面积,即使是农民自己开荒的野地或者田埂,都要归公的。饲养的禽畜,规定按照家庭人口计算,只能每人养四只鸡三只鸭,超过了就会被没收。大队的民兵经常突击到村庄里检查,把“犯规”的农作物锄掉,把三鸟捉走或者罚款,若有抗拒者,随时可以戴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大帽子而被游街批斗的。
     在1975年的春夏之交,我家养了20只小鸭子。我每天把它们喂饱,看着它们长出了毛茸茸的黄毛,很可爱的。一天中午,我拿着锄头在湿地上翻锄着,把泥土里的蚯蚓锄出来喂鸭子。那一群小东西可灵活啦,追着锄头跑,争抢着去啄那蚯蚓吃,吃饱以后就晃动着那粗大的脖子“噶、噶、噶”地跑到水井畔的沟旁去喝水了。看见它们懒懒地躺在井盘边晒太阳,我就回家去做家务了。
     不一会儿,我听见屋子后边的生产队的晒谷场上有吵闹的声音,赶出去一看,原来是几个社员在与大队的民兵在争执着,原因是他们的三鸟被捉到粮仓里去了,要没收呢。我急忙去寻觅我的小鸭子,啊,全部失踪啦。我到粮仓门口一望,那群小东西在里边惊慌地乱叫着呢。我问把门的民兵队长:“你们为什么捉我的鸭子啊?”他粗暴地问:“你家几个人?!”我回答说:“四个人。”他就说:“你家只能养12只鸭子的,你现在超过规定了,要罚款每只五毛钱,拿钱来就把鸭子还给你。”天啊,那时才0.5元一个劳动日的,我家一个月挣的工分扣除口粮也剩不到10元钱啊。我就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啊。”他斩钉截铁地说;“那么鸭子全部没收了。”
     我很不甘心地在粮仓外边徘徊着。瞅到那掌门的人在外边吸烟呢,我就抓紧机会冲进粮仓里,把我的鸭子赶出来。那群小东西好象通人性一样,“哒、哒、哒”地就跑过了地堂,我一赶就把它们都赶落了村前的水塘里啦,它们在水里翻滚嬉戏好开心。
     那看管的人看见了,急忙追过来大叫大嚷:“喂喂喂,你做什么呀?作反了呀?”他一喊,民兵们都跑前我身边围着我,喝令我:“把罚款交出来!”我远远地望见我的小鸭子在自由自在地游泳,心里“呵呵”地乐着呢。我才不管他们的凶神恶煞,一甩手说:“我没有钱啊,你们要钱就去问公社知青办拿吧!”他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我离开。
     第二天,那些被罚款的农民遇到我,都称赞我的大胆果断呢。
 
 (谨以此文纪念下乡当知青45周年)
 
                                                2013.11.6.
沙发#
发布于:2013-11-10 18:58
板凳#
发布于:2013-11-11 01:10
依靠集体却不能果腹,自己种养又受到限制,进成做工更不允许,就是要将这几亿农民捆在贫穷的土地上,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景况。
地板#
发布于:2013-11-11 01:14
             敢于和不合理的制度作斗争,精神可嘉!
4楼#
发布于:2013-11-11 06:10
看来在农村对于有知青身份的人还是网开一面、礼让三分的。
5楼#
发布于:2013-11-11 14:02
那时农村专饿单身纯强劳力户。因为自留地、口粮和养畜数量都是按人口分配,所以家里小孩多的反而有优势。一则自留地分得多,可多种杂粮充饥;二则口粮分得多,而小孩相对食量少,可相互兼济;三则小孩不用出工,可以帮放养畜牧,稍大点的孩子还可以帮打理自留地,甚至还可以做点小买卖等副业。而单身一户的纯强劳力,整天都被捆绑在集体田间,没有多少时间打理自留地和养畜。虽然工分赚得多,但那时很多农村工分值低得可怜(嘉嘉下乡地珠三角算是比较好的),而且所赚工分都是水中月、镜中花,看得见难兑现。所以出工越多越亏(劳动付出与分配不成正比,无形中帮别人养孩子了),这就打击了集体劳动的积极性。而知青恰恰是单身纯强劳力户。
天涯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6楼#
发布于:2013-11-11 16:00
    那时候超出规定就是资本主义的尾巴。
7楼#
发布于:2013-11-11 16:13
与狼共舞:那时农村专饿单身纯强劳力户。因为自留地、口粮和养畜数量都是按人口分配,所以家里小孩多的反而有优势。一则自留地分得多,可多种杂粮充饥;二则口粮分得多,而小孩相对食量少,可相互兼济;三则小孩不用出工,可以帮放养畜牧,稍大点的孩子还可以帮打理自留...回到原帖
那时我姐下乡在佛冈,一级强劳力,还被选为队长。她一天是几多工分?10分,到年底分配,10工分相当于一毫纸。刚好够买一张信纸,八分钱邮票寄一封信。那时插队的知青真是苦不堪言。有些人家中稍有条件,基本就长期滞留城市,不愿回农村。而像我家那样,老爸被关牛栏,那就连家也不管回,怕连累家人。
我还曾经寄过钱给我姐解困。不多——10元。
因此说,我们落兵团的,有些人成日喊苦喊忽,怨天怨地,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一样。比起插队的农友,别的不说,就那40斤大米,就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插队知青的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3-11-11 17:43
阿茂哥:那时我姐下乡在佛冈,一级强劳力,还被选为队长。她一天是几多工分?10分,到年底分配,10工分相当于一毫纸。刚好够买一张信纸,八分钱邮票寄一封信。那时插队的知青真是苦不堪言。有些人家中稍有条件,基本就长期滞留城市,不愿回农村。而像我家那样,老...回到原帖
我知道在佛冈的知青比我们去增城的还苦.佛冈更穷,粮食缺乏.我有个同学的邻居去了佛岗做知青,被安排落户与农民同吃同住.政府配给的6个月口粮,被那家农民用以煲粥一家人与他一起吃.他很饿,只能在墟日到墟镇里拿家里给的粮票买碗饭吃个饱.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9楼#
发布于:2013-11-11 17:53
阿茂哥:看来在农村对于有知青身份的人还是网开一面、礼让三分的。回到原帖
其实在老实的农民心中,还是有可怜我们的想法,在大广州出生却被赶落农村做苦力,远离父母,谁忍心欺负这些小青年啊?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