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5141回复:50

‘较脚’、义气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10-26 15:15
当年去较脚的农友,我身边就有几个。(照片上的就有三个,折腾了几年吧,‘坚’咗一个。)


S哥是我们的‘头’,钢条身材好力气,困难工作带头上,是连队的重点培养的什么对象。可他也倒流回城去较脚了,可运气不够,在就快到达彼岸时被‘捞虾饺’,解回海南。
在进入白沙牙叉的陡峭九架山公路上,S哥和7团那个一起被解的农友跳车逃走了(负责押解的警通班知青没有开枪)。S哥他俩逃到九架队找到同学蓝布(化名)求助。(当时团里已知道有押解回来的较脚知青跳车逃跑了的事,但我们武装连却没有动静说要去搜人什么的)蓝布是个义气仔,先让他俩吃饱了藏起来,然后给我摇了个电话,告诉我,老S跌咗返来,现在牙叉某处,望你们拿些‘兵’和‘钢’出牙叉给他们‘较’回广州。于是我们班弟兄们连夜把自己的钱和粮票集中起来,第二天就托人交到S哥那里。结果他俩就没被解回连队就又逃回广州去了。
年代久远,有些细节已记不清了,但今年初有个嫁到阳江去的清远女知青探亲经过广州约我们几个农友饮茶聚旧,再次提起当年S哥较脚跌咗逃到九架队的那件事,喔!原来这个女知青(当年的武装连女排排长)竟也是个讲义气的女农友!
沙发#
发布于:2013-10-26 18:33
后排左手第二位是否后生时代的鹩哥?一睇就似。
板凳#
发布于:2013-10-27 08:42
阿茂哥:后排左手第二位是否后生时代的鹩哥?一睇就似。回到原帖
呵呵,阿茂哥好眼力!
天涯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地板#
发布于:2013-10-28 14:35
    我场也有人偷渡不成,押送回来就企波台。
4楼#
发布于:2013-10-28 19:33
天涯:我场也有人偷渡不成,押送回来就企波台。回到原帖
其他连队的,我不知,就我们连队,较脚跌回来的没有一个要‘企波台’的。
5楼#
发布于:2013-10-28 20:29
liaoge:其他连队的,我不知,就我们连队,较脚跌回来的没有一个要‘企波台’的。回到原帖
        我们连队也没有一个企“播台”的。。。。。。鹩哥、敬!
6楼#
发布于:2013-10-28 20:32
团里的咩(政治)工作队那时刚好在九架队蹲点,武装连女排长排长阿竹(化名)就是工作队的,蓝布把S哥跳车逃跑来了九架的事同阿竹说了,好个阿竹竟敢和蓝布一起掩藏这件事!这是我是几十年后才听阿竹亲口和我说才晓得,你说此事当时要是泄漏了出去,阿竹这个女排长兼工作队的该受多大的处分!所以我觉得阿竹非常讲义气!
7楼#
发布于:2013-10-28 20:38
谢谢!龙G!
8楼#
发布于:2013-10-28 23:35
S哥潜逃后没两天,连队学习日(武装连周三下午政治学习,雷打不动),连长在大会上说,现在有人给逃港的知青送钱送粮票!原来,当时S哥找到蓝布,蓝布给我电话时,团部总机就监听到了,连我们通话中讲的S哥的另一个粤语绰号‘团丁’也被翻了出来,无他,警通班总机那个女广州知青原来就是从我们武装连调出去的,对我们几个人的情况非常了解。(旧时旧日,今时今日,我们在这事上从未对该女支青说过一句什么,呵呵,不知何解?总之现在连队聚会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提。)不过,连长讲完就算了,这事连队也没再提过,也没有干部找我们谈心什么的,烟消云散了,呵呵。
我想,连队干部,特别是指导员同志最不想的是把那S哥押回来了,一个连队重点培养的知青被‘押’回来,你叫连队的长官们的脸往哪搁!再一个,指导员老张同志对我们这几个知青特好,我们做错事他一般是板着脸呵斥两句就拉倒,从不上纲上线的。所以我们那时接受工作任务从不讲价钱的,甚至星期天加班,在S哥带领下都主动参加。(我连队68届的老知青做工够拼命的)。我想,这件事我们没有被追究,或许有这些因素在内吧。
9楼#
发布于:2013-10-29 13:00
当年有义气义举的人都是要冒大的政治风险的,难得!我们连队较脚被抓回来的也无“企波枱”。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