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443回复:89

一不留神掉进摄影圈的人——我的“傻”二姐王雁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8-27 09:50


朋友告诉我,在2013215《中国摄影报》里有我二姐王雁的消息,赶快找来看,果真如此。
  在三个版面中,我看到了熟悉的面孔:一版:晋察冀画报创始人之一、父亲的老战友裴植;中国红色摄影史专家、父亲的学生顾棣;跟沙飞、王雁有关联的著名军旅摄影师孟昭瑞。三人因在2012
年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而榜上有名;还有延安时期老摄影家程默

  二版有我的二姐王雁。
  作为王雁的妹妹我很清楚,她原本只是进出口公司的经理而已。她除了是摄影师沙飞的女儿身份之外,跟摄影圈根本不搭界。
记得在2006年4月一次王雁策划的到河北涞源长城追寻沙飞的活动后,在
回程的514次列车上,火车即将进入北京西站。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的小丁正在采访王雁:“最后一个问题,请在一分钟之内用一句话评价一下你的父母。”王雁的回答干脆得让我和小丁吃惊,她说,“就两个字:一个精,一个灵。我妈妈是精,我爸爸是灵。”小丁追问一句,“那你呢?”
   “傻”!她脱口而出。哇,实在是太棒了!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智慧,我认为她简单而精准的概括了我们家这三个人的特性。
所以说,她是一不留神“犯”了“傻”掉进摄影圈里,故而榜上有名的。
  我的二姐王雁1946年出生,她是爸爸妈妈抗战胜利后在晋察冀破镜重圆复婚后孕育的精灵。才当了几天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因为国共两党即将开打,就被送到张家口老乡家抚养。爸爸去世后,孟昭瑞受石少华派遣把她接回北京。妈妈远在香港、广州工作,王雁不到4岁,就开始在北京军区八一幼儿园和学校“独立的”过了12年校园生活,直至读高二时才回到广州妈妈的身边.
   我记事是1953年从我即将离开北京随妈妈回广州开始。我出生不久就被送往人民银行总行幼儿园全托。我只知道阿姨和小朋友,根本不知道有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突然有个人说是我妈妈要接我回家,我抱着我的枕头棉被,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幼儿园。到了招待所,我突然面对4个比我大的人,都说是我的哥哥姐姐,我很茫然。第二天照了张“全家福”后,我就随妈妈离开北京到广州了。哥哥姐姐们都留在北京。

]
  • ]

沙发#
发布于:2013-08-27 10:00

妈妈与三个最小的孩子在八一幼儿园。(右1王雁、2王少军)



板凳#
发布于:2013-08-27 10:02

妈妈与三个最小的孩子在八一幼儿园。(右1王雁、2王少军)



地板#
发布于:2013-08-27 10:16
 1956年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后,我的哥哥姐姐陆续回广州探亲度假,我才有机会再见到他们。。
  1963年,王雁回广州来读书。我很高兴有人陪伴我、不再孤单了。
  王雁读书天赋很高,在八一学校读书时,初中毕业获得金质奖章被保送进北大附中。人们还在埋头复习功课考高中时,她已回到广州潇洒了。她转学回广州后,跟我同在广州一中读书,也不知她是咋读的书,考大学的紧张时刻,她天天晚上在“刨”世界名著至三更半夜,而且读书的速度极快,没几天就读完一本“大木头”。
王雁性格开朗,激情满怀,记忆力极强,头脑敏捷,会玩、会来事,转学来没几天,就当选为班团支部书记。
  上大学才一年,就碰上文化 大 革 命,这样的机会让她的天性那可是发挥得够淋漓尽致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敢当敢为,很快就成为中山大学四大天王中的大天 王,也很快就成阶 下囚,荣当了“反 革命”。幸运的是,毕业前夕,“走 资派”妈妈“被 解放”为革命干部,王雁没有判 刑入狱,被发配到海南岛当老师。她成为了我们家最让妈妈头痛的孩子。
  1981年新华社研究员蒋齐生首次公开评价沙飞,1985年11月中国摄影界在北京举办《沙飞摄影艺术展览》。当时沙飞错 案尚未平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发出“沙飞是解放后我们处决的,历史情况复杂,新闻单位不要报道”的指示,各大报纸均不予报道。沙飞的战友、著名摄影师高粮在人民日报该版面未接到通知前抢先发出了报道。这是北京影展唯一的没有执行上级指示的新闻报道。就是这一篇不足二百字的报道,已经令沙飞的战友们欢欣鼓舞了,他们奔走相告,通知更多人去参观。
4楼#
发布于:2013-08-27 10:22
5楼#
发布于:2013-08-27 10:28
未完待续,谢谢!
6楼#
发布于:2013-08-27 14:49
恭侯少军再续。
7楼#
发布于:2013-08-28 08:56
1986年沙飞错 案 纠正。但有四不准规定:一,不登报;二,不广播;三,不开追悼会;四,不移葬。
  与沙飞同时代的老摄影家们从1985年始为沙飞举办摄影展,编著沙飞摄影集、以及1992年沙飞诞辰80周年研讨会后,均认为沙飞的事可以划上句号了。当局当然认为更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王雁曾写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渴望了解自己的父亲。1965年夏天我高中毕业前夕,趁母亲出差时,偷偷打开了一只从未见她开过的旧木箱。在一个黄色的牛皮包里有个小铁盒,里面果然有我坚信应该有的东西:父亲年轻时穿西装的照片,父亲母亲哥哥姐姐的合影,父亲在广州、桂林影展的会刊,父亲未写完的自传,1950 110华北军区政治部关于开 除 沙飞 党籍的决定、1950224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关于判 处沙飞极 刑的判决书、1950227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训令等文件。

  我受到强烈的震撼。我终于知道了自己父亲的生与死!第一次看到父亲的照片,发现自己长得那么像他!我感觉到血管里流淌着父亲的血,血缘把我和他紧紧地连在一起。我把照片拿去照相馆翻拍,把文件都抄下来。夜深人静之际,我常常把照片、判决书拿出来,看着,吻着,流着泪,这是我少女时代最大的秘密。
  父亲,对我是永恒的。从知天命之年,我开始了对父亲生命的追寻。”
8楼#
发布于:2013-08-28 08:58
一、初生之犊不怕虎

     1995年,在全世界庆祝反法西斯战争暨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的时刻,有个叫“王雁”的人横空出世,不鸣则已,鸣则惊人。
       她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不懂,却策划和操持了在中华大地上二战时期最富盛名的八路军战地摄影记者在广州、深圳、汕头及中山大学巡展的《沙飞石少华摄影展览》。
        同时,她还专程由深圳前往北京,仅仅两周时间里,即看望、摄像采访了几十位抗日老前辈:杨成武、吕正操、肖克、王平、陈锡联、刘澜涛、马文瑞、叶飞、张宗逊、耿飚、刘志坚、黄新庭、苏静、孙毅、熊向晖、李默庵、石少华、罗光达、蒋齐生等人。在关键历史时刻较早地留下了他们口述抗战历史的最珍贵的影像资料。(岁月不饶人,此后他们中很多人已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当年,多家媒体报纸杂志争相报道,或报道该影展、或刊登、介绍摄影家的作品、或介绍沙飞的生平、或转载有关的文章,更有多家报纸杂志大篇幅整版或多版面的报道。
       王雁、刘驰锋编辑的专题电视片《血与火——沙飞石少华摄影作品展》在影展期间在广东电视台播出;根据王雁采访的素材与广东电视台合作的五集专题片《浴血抗战》、与深圳电视台合作的《历史的证言》、《照片中的历史》,在观众中有很大反响。其中电视片《浴血抗战》收视观众逾四千万,成为1995年广东电视台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
        影展在各地引起轰动,成为了当年一大盛事,为世界世纪庆典增添了光彩。许多观众还说:“过去只知道摄影界石少华大名,原来还有个沙飞呀”。“沙飞的女儿王雁”的名字开始引起社会的关注。
        这幕庆祝浪潮过后,我们本以为生活恢复平静了。然而,这仅仅是王雁“追寻父亲足迹”梦想刚迈出的第一步。
9楼#
发布于:2013-08-28 08:59
        是啊、“父亲对我是永恒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