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786回复:107

少爷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3-02 21:25
                                                         少爷

                                                                                                       作者:夏目漱石
                                                                                                        翻译:岳峙
                                                        (一)
            
             因为我是个天生的冒失鬼,从孩提时代起净吃亏。念小学的时候,曾经从二楼跳下来过,瘫软了大概一个星期直不起腰。
             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要那么胡来?其实也没啥特别的理由,就因为我从新建的二楼伸出头往外探望,一个同学开玩笑地嘲笑说:不管你怎么逞能,也不可能从那儿往下跳!喂,胆小鬼!被勤杂工背回来的时候,父亲瞪着大眼珠子说“还有从二楼跳下来就把腰给摔得直不起来的人?”我回答说:“下回再跳个不摔坏腰的让您瞧瞧。”
             从亲戚那儿得了把西洋制的小刀,将锋利的刀刃举在额前,迎着阳光让朋友们看了后,一个人说:“光亮是光亮,好像不怎么快,往往切不了东西吧?”
             “管保啥都能切给您看!”
             “那么,就切一下你的手指头看看!”
               因为下了赌,“没啥了不起的!手指头算啥?”
               就这么斜着,切进了右手大拇指的指甲,幸亏小刀小以及由于大拇指骨头硬,大拇指至今还在手掌上,但是,创痕却到死也不会消失......
               经过院子向东走20步到头儿、南面的尽头有一小块菜园,在当中,立着一棵栗子树,这是一棵比生命更重要的栗子树。果实成熟的时候,一起床就溜出后门来捡掉落的果实,在学校吃。菜园的西侧,连着叫‘山城屋’的当铺的院子,典当铺有一个叫‘勘太郎’的十三、四岁的儿子。当然,勘太郎是个胆小鬼,胆小鬼却越过方格篱笆偷栗子来了。
                一天傍晚,我躲在折叠门后面,终于捉住了勘太郎。那时,勘太郎无路可逃,拼命地猛扑了过来,对方只比我大两岁,虽说是胆小鬼,可是,力气很大,刚用斗大的脑袋冲着我胸部接连用力撞击,勘太郎的脑袋滑偏了、钻到了我的夹衣袖口里,由于碍手,手不听使唤,于是,我胡乱地摆动手,在袖子里的勘太郎的脑袋也随着左右摇晃。
               最终,因为在袖筒里感觉痛苦而咬住了我的胳膊,因为疼痛,我把勘太郎顶在了篱笆墙,然后,下绊子将他绊倒,倒向了另一面。山城屋的地面比菜园约低六尺,勘太郎把方格篱笆毁坏了一半,倒栽葱栽到了自己的领地,哼了一声。勘太郎跌落时,我的夹衣袖脱落了下来,手忽然变得自由了,那天晚上,母亲到山城屋道歉去了,就便把一只夹衣袖取了回来。
               除此之外,还干了很多恶作剧,领着木匠‘兼工’和海味店的‘角’去糟蹋‘茂作’的胡萝卜地,胡萝卜芽还没长齐的时候,就给铺上了层草,紧接着,三人在上面玩了半天相扑,所有的胡萝卜都被踩毁了。曾经填埋了‘古川’庄稼地里的井,被找到家,要求间接相关人员承担责任。拔掉了深埋地下、粗大的孟宗竹节,水涌了出来,那时候,由于不懂是什么装置,将些石头、半截木棍插入井里,塞得满满的,一直看到水不出来了才回家吃饭。‘古川’气得满脸通红,来到家大吵大闹,大概交了罚金才算完事儿。
                父亲一点儿都不疼爱我,母亲只是偏爱哥哥,这个哥哥长得很白,喜欢模仿戏剧中的旦角,每次见到我,父亲都说:“这个家伙,反正是不象个正常的人。”
               “胡来、胡来,前途令人担心。”母亲说。
                正如您所看见的情形,前途令人担心也不无道理,只是够不着判刑地活着而已。
                母亲病死之前两三天,我在厨房里玩空翻,肋骨撞到了炉灶的角,痛得要命,母亲非常生气,因为说过“像你这样的人,我不想再见到你的脸”,于是,把我送去了亲戚家住,结果,传来了母亲的死讯,没想到那么快就死了。回来的时候,还想:要知道那么重的病,再乖一些就好了。
                那个哥哥说我“不孝顺,都因为我,妈妈过早地死了”,我忍不住煽了哥哥的嘴巴,遭到了狠狠的斥责。母亲死后,父亲和我们兄弟俩一块儿生活。
                父亲是个啥也不会干的人,只会逢人便念叨:“无望了!无望了!”像口头禅似的。什么无望?始终没弄明白,真是个怪里怪气的老头子!
                哥哥说什么要成为实业家,一直在学习英语。生来就是女子的秉性,因为滑头,所以,和我没什么感情,跟我大概十天干一仗。
                一次下棋,他使了个卑鄙的棋子堵住了退路、把我将死了。人陷入困境,他好像幸灾乐祸似的嘲笑。由于我很生气,就将手上拿着的‘飛車’摔到了他的两眉之间,眉间裂口,出了点血。哥哥向父亲告状,父亲开口说要把我赶出家门,那时候,已经没办法,不抱希望了。
                正如对方说的,我快要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使唤了十年的仆人阿清边哭边向父亲求情,父亲好不容易才消气。尽管那样,我仍然不怎么怕父亲,反倒觉得叫阿清的仆人可怜。这个仆人原来好像有来头,听说幕府崩溃时期,家道衰落,当了佣工,因此,成了老奶奶。不知道是什么缘分,老奶奶非常疼我,不可思议。
                母亲去世前三天,已经很讨厌我了,父亲也是一年到头没法儿处理。对全街道都厌恶的、净胡来的顽童的我,老奶奶却特别器重。由于无论如何我都不是讨人喜欢的品行,心已死。外人像看待木屑似的看待我,我也不在乎。反倒是像这个阿清那样地溺爱我,令我感到不解。
                每当厨房没人的时候,阿清常常夸我:“你很直率,好秉性!”可是,我却不明白阿清的意思,我想:如果是好秉性,那么除了阿清,别人大概也能对我好些吧?常常在阿清说那样的话的时候,我却回答:讨厌恭维!
               说起来,老奶奶因为说我好秉性,还很高兴似的看着我的脸。
               仿佛夸耀似的能看见以自己的力量制造的我,少许令人不快......

                 (待续)


沙发#
发布于:2013-03-03 07:44
              夏目漱石(1867-1916),英文学者、小说家。

              1000日円纸币上的头像就是夏目漱石。(上面第一张照片)
板凳#
发布于:2013-03-03 10:36
又看到你老弟的译作,好,继续。期待中。
地板#
发布于:2013-03-03 15:21
            谢谢ben姐的关注和强有力的支持。
4楼#
发布于:2013-03-03 15:54
          引用第40楼岳峙于2013-02-12 09:31发表的 :
    啥叫光棍?(无头火柴——光棍?;无皮柴——光棍?)...... 这要找叮姐来解释。  

          我在“随笔版”的回复:现在才看到,迟复为歉。

          2013-02-12年初三啊,我在去鼓浪屿的路上啊!再说,我也不懂这些“歇后语”!
5楼#
发布于:2013-03-09 11:50
                                                           (二)

                     母亲去世之后,阿清越发疼爱我了。为什么对孩子那么疼爱?我常常感觉不可思议。要是不瞎胡闹就好了,觉得很可悲。尽管如此,阿清还是很疼爱我,常常用自己的零花钱给我买金锷烧和红梅烧。寒冬的夜晚,悄悄地买来荞麦面,不知不觉地把荞麦面汤送到我的枕边,有时甚至给我买砂锅面条。不光是吃的东西,还给我鞋和日本式短布袜,还给了我铅笔、笔记本,再到后来,甚至还借过三円给我。也没说是借给我,是对方拿来我的房间给我的,跟我说:“没有零花钱不行,请拿去花吧!”我当然说不要,可她非要让你拿去花不可,就借了。
                    其实,非常高兴。将那三円塞进蛙嘴式的小钱包揣进怀里到便所后,一下子就掉进便所里了。没法子,慢吞吞地出来了,跟阿清一五一十地说了实际情况,阿清立刻去找来了竹竿,说:“我给你捞去!”
                    不大一会儿,井边便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出去一看,正在用水冲洗竹竿前头钩着吊带的蛙嘴式小钱包。然后,打开钱包口检查壱円纸币,都快变成茶色花纹状了。阿清用火盆烤干,拿给我,说:“这样可以了吧?”我稍微嗅了一下,刚说了声臭,
                   “那么,请拿来,给你换换。”
                    也不知道在哪儿、怎么蒙混过去了?把纸币换成了银元三円,拿到手了。这三円是怎么花出去的,忘了......只说过不久就还,但是,没有还。即便现在再想要以10倍奉还,也不可能还了......
                    阿清给我东西,一定是当父亲、哥哥都不在的时候给我。说起来,我不怎么喜欢,也并不是背着人、只是自己占便宜那样讨厌的事儿。哥哥,当然,感情不好,可是,我也问过阿清:“没给哥哥吗?”于是,阿清满不在乎地说:“因为父亲给哥哥买了,不要紧。”这样不公平!虽然父亲是个老顽固,但是,也不会做不公平的事儿,是那样的男人。可是,以阿清的眼光来看,大概就是那样吧?!无疑,确实是溺爱。
                    虽然,过去是有身分的人,可是,由于是没受过教育的老奶奶,没法子。不光这些,偏袒的看法,总是可怕的。阿清带着我,深信我将来会出人头地、成为杰出的人物。尽管用功学习的哥哥只是皮肤白皙,可是,她断定:无论如何也是没啥用的人。遇上这样的老奶奶,真吃不消!坚信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能成为伟人;不喜欢的人一定是败落的人。
                   从那时候起,我便没有了什么特别的主意,可是,因为阿清总是“成为成为......” 这么个人,所以,依然认为:大概能“成为”什么吧。至今,每当想起,便觉得荒谬。
                    有的时候,我也问阿清:“成为怎样的人呢?”可是,阿清好像并没有想法,只是说:“坐手轿子、盖建有豪华大门的家。”
                    从那时起,阿清开始反反复复地恳求我:“要是有了家、独立生活了,也希望有个住处,请雇用。”我也觉得好像有家似的,所以,只是“嗯”了声回应。可是,这个女人是个颇具想象的女人。我独自随意地罗列着规划。
                    “你喜欢住在哪儿?麹町还是麻布呢?在您的院子装上秋千让您玩,一间西式房就足够了......等等。那时候,一点儿也没想要家啥的,我经常跟阿清说:“西式房和日本房都不要,那些东西不想要。”于是乎,阿清说:“你的欲望少,心灵美”,还表扬我。无论怎么说,都是称赞我。
                     自母亲死后五六年,都是这样的状态生活着。被父亲责备、和哥哥打架、从阿清那儿得到点心、常常被称赞。也别无所求,认为:这样已足够,其他孩子也无例外、不也是都是这些东西吗?只是因为阿清随口说:“你像是很可怜、不幸似的”、照管着各个方面。我认为:那就是可怜、不幸吧!除此之外伤脑筋的事儿一点儿都没有,只是为父亲不给零花钱犯愁。
                    母亲死后第六年的正月,父亲也患了脑中风。那年四月,我在某私立大学毕业,六月,哥哥在商业学校毕业,某公司在九州的分社有工作,哥哥非去不可。我在东京还必须念书。哥哥说了:要把家卖掉、财产处理掉赴任。我回答说:“怎么都可以。”反正不打算求助于哥哥,因为照料我的时候会吵架。要看说什么而定,丝毫不接受勉强的保护,才能让那样的哥哥必须低头。我已经有了精神准备:即便送牛奶,也能吃上口饭。
                    后来,哥哥叫来了旧货店的人,把祖祖辈辈的破烂,一文不值半文地卖掉了,卖给了房产中介的富豪,这个人好像相当有钱,详情一点儿都不知道。我从一个月前开始,到前途的方向有眉目为止,一直在神田的小川町租房子暂住,虽然,阿清常常劝我:“住了十多年的家转让给别人是很大的遗憾,因为不是自己的东西,没法子。你要是上了岁数的话,这儿是可以继承的东西。”
                    要是年纪再稍微大些、可以继承的话,现在就应该可以继承。由于啥都不懂,老奶奶相信:只要上了年纪,哥哥的家也可以得到。
                   哥哥和我就这样离别了,感觉为难的是阿清的将来......    

                  (待续)                

6楼#
发布于:2013-03-09 14:50
              上面的第二张照片就是“蛙嘴式小钱包”和现在的“一円”硬币。这个蛙嘴式小钱包是用作装硬币,已跟随我30多年,每次去日本都把它带去装硬币,很好使。

                  
          
                在第二集中,提到过“金鍔焼き”和“紅梅焼き”。注释如下。

                金鍔焼き:用水和面粉,抻薄后放入小豆馅,包成刀的护手形状、圆形、压平,然后,在金属板或平底锅上浇上油煎成的点心。

     紅梅焼き:在面粉和米粉中掺进砂糖,揉搓至坚硬,抻薄,冲压成梅花状,在铁板上抹上芝麻油煎烤成的一种煎饼。现在多切成长方块儿。
7楼#
发布于:2013-03-10 16:40
                 由于老眼昏花、打字有误,又因文章已不能删改,特此更正以下两处,敬请原谅。
 
            1。自母亲死后五六年......不也(是)都是这些东西吗?       应该删掉括弧里的“是”字。
 
             2。母亲死后第六年,父亲也患了脑中风(去世了)。 那年四月,我在某私立(大)学毕业......        应该加上“去世了”;还应该把“大”学改为“中”学。
 
 
             注释:
                        麹町:地名,东京千代田区的一个地区。
 
                               麻布:地名,东京港区的一个地区。
 
            
8楼#
发布于:2013-03-16 10:55
                                                           (三)

                  哥哥当然没有带她去的身分,据说阿清也丝毫没打算过紧跟在哥哥的屁股后头出门去九州那么远的地方。这时期的我,憋居在四块半席的廉价出租屋,就连那种出租屋,也是一旦有情况,就必须立即搬迁这么一种状况,无可奈何。
                  我试着问了一下阿清,她说:“不想到别的地方去当佣人了,直到你有了家、娶了媳妇为止。”因为没有办法。
                  她回答说:“总算打定主意了,决定寄居在外甥家。”这个外甥是法院的书记,因为目前暂且没有什么不方便地生活着,此前,曾两三次劝说阿清:能来就来。阿清说:“纵使当女佣也还是多年来住惯了的家较好,没答应。”
                  但是,与其说如今到陌生的宅邸、换个佣工工作,重新调整未进入时的顾虑,觉得:还不如求助于外甥反倒好些。
                  即使那样,她还是说:快点儿有个家、娶妻、过来照料。相比亲外甥,不如说,更加喜欢外人的我吧。
                  动身去九州的前两天,哥哥来到出租屋,拿出六百円,说:“这个给你作本钱,经商也好、作为学习的学费也好,随便咋花都行,不过,以后就什么都不管了。”
                  作为哥哥来说,这是令人称赞的做法。虽然,我想:区区六百円,不要也没啥了不起的,可是,由于喜欢不像往常恬淡地处理,所以,道谢之后就拿着了。然后,哥哥拿给我50円,说:“顺便把这50円交给阿清。”我毫无异议地答应了。
                  过了两天,只是在新桥的停车场离别了,此后,再也没遇到过哥哥一回......
                  关于六百円作何使用?我一边睡一边想,经商极其费事,不是我干得来的,并非用这六百円就能做成像样的生意吧?即或能做成,象现在似的在人前露面,因为没有自吹自擂接受过教育,总之,净吃亏。
                  由于资本怎么都行,就把它作学费、用作学习吧!将六百除以三,一年花二百円的话,够学习三年,三年时间,要拼命学习的话,总感觉:能成!
                  然后,就考虑:进哪所学校?说起学问这玩意儿,天生哪门都不喜欢。尤其是语言学啦、文学之类,实在对不起。提起新体诗等的话,里面有二十行,一行都不懂。反正,我觉得要是不喜欢的东西......不管做什么都一样。
                  幸好,恰巧打物理学校前路过,因为打出了招生广告,觉得全都是缘分,拿了简章,马上就办理了入学手续,现在想想:这也是因为天生的鲁莽所产生的失策。
                  三年时间,嘿!虽然是普通的学习,由于也并不是特别好的成绩,排名也总是倒着数计算方便。可是,不可思议的是:三年过去、总算毕业了。即便自己也感到奇怪,由于没有理由抱怨,也就服服帖帖地毕业了。
                  毕业后的第八天,因为校长叫我来了,还以为有啥事儿呢?出门去了才知道是找我商量,在四国附近的某中学需要数学老师,月薪40円,如果上那儿去,如何?虽然,我学习了三年,但是,说实话,即没考虑过当老师,也没考虑过到乡下去,什么都没想过。不过,除了教师以外,由于没有打算干什么的目标,于是,在接受这次谈话时当场回答:“去吧!”这也是天生的鲁莽在作祟。
                  既然答应了,就必须赴任。这三年间,蛰居在四块半席,只是一次也没听到过申斥、也没有吵架就过去了,在我的生涯中是比较悠闲的时代。但是,变成这样,四块半席也必须离开。有生以来,迈出东京以外的,只是和同学郊游时到过镰倉一个地方而已,这回岂止镰倉,必须去得很远,根据地图看,能够看见在海边像针眼般大小,反正不是好地方。是怎样的町?谁住在那儿?不知道。尽管不知道,也不感到困难,不担心,只管去。不过,有点儿麻烦。
                  收拾好家,也常去阿清那儿。阿清的外甥是个意想不到的好人,我每次去,只要他在,对我都很热情地款待,阿清便将我摆放在前头、告诉外甥:我的种种优点。还吹嘘说,从学校毕业,到政府机关上班,早晚要在麹町附近买房。因为是独自断定、自己在说,所以,我被整得表情困窘、面红耳赤。那还不是一两次,甚至常常谈及我小时候尿床的事儿,真受不了!外甥想些啥?对于阿清的夸耀听进去没有?不知道。只是认为:因为阿清是老派的女人,本身,和我的关系就像封建时代的主从似的。要是自己的主人,由于是外甥,也好像一定要认可似的,外甥就当活该!
                  终于定好了约,快要动身的三天前,找阿清去了。她正患感冒,在北向的三块席上躺着,也许是看见我来了,迅速地坐了起来,问:“少爷,您什么时候成家?”她以为:只要毕了业,钱就自然会涌进衣袋里来,紧抓住那么一个‘伟人’,还称作‘少爷’,越发荒唐可笑。
                  “我暂时没有家,到乡下去。”刚简单地说了句,她便显出了非常失望的样子,不断地梳整着花白蓬乱的鬓发。因为很可怜,她安慰我说:“去是去,不过也很容易回来,明年暑假一定回来。”虽然那样,却显现着一种奇怪的表情。
                   “给您买什么礼物好呢?你喜欢什么?”我试问了问。
                   “我想吃越後的竹叶饴糖。”她说。
                    我没听说过越後叫‘竹叶饴糖’之类的,首先,方向不对。我告诉她:“我去的乡下好像没有竹叶饴糖。”
                    “那么,大概是哪儿呢?”我反问道。
                    “西面呀!”她说道。
                    “在箱根前方还是跟前?”我问道,真是伤脑筋!
                     出发那天早上她来了,帮这帮那,把来时从途中妇女用品零星杂货店买来的牙刷和牙签、布手巾给我放进了帆布提包,虽然,我说不要那些东西,但是,她怎么都不答应。
                      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到达停车场,出到站台上的时候,她凝视着坐在车内的我的面孔,小声地说:“也许马上就要离别,特祝你一路顺风!”眼里含着泪花。我没有哭,可是,已经差点儿像要哭似的。火车快要开了,我觉得已经不要紧了,便把头伸出了窗外,回头一看,她还站在那儿,总觉得似乎很小......

                       (待续)

                    
                  
9楼#
发布于:2013-03-21 14:44
                                                         (四)

                       “呜”——的一声,轮船一停下,驳船便离岸、划到轮船跟前来了。船老大赤裸着身体,系着红色的兜裆布。是野蛮之地!不过,这么热,也不能穿衣服。烈日炎炎,水闪着讨厌的亮光,即便凝视也会眩晕。
                         向办事员打听了一下,我好像是在这儿下。看地方,像大森那样的渔港。
                         不是愚弄人吗?虽然觉得:我哪儿能忍受在那样的地方?可是,没办法。我劲头十足地第一个跳了进去,接着,大概五、六个人坐了进去。此外,还装载上来了大概四个大箱子,之后,红兜裆便向岸边划了回来。到达陆地的时候,也是最先跳上岸,马上就叫住了立在岸边岩石的鼻涕鬼,打听中学在哪儿?
                        “不知道。”小毛孩儿呆呆地说。
                         是个愚蠢的乡下人!在本来就跟巴掌大小的町内,竟然还有连当地学校所在都不知道的人?正当这个时候,因为来了一位穿着奇怪的筒袖衣服的男子说:“到这边来”,所以,我就随他去了。他领着我来到了一家叫‘港屋’什么的码头客栈。因为听见女人们异口同声地说:“请进!”所以,对进去就变得厌烦。一到门口站下,刚请教学校在哪儿?就听说中学从这儿乘火车还得走二里地就变得更讨厌去。我从穿筒袖衣服的男子那儿把我的两个提包抢了回来,慢吞吞地走了,客栈的人一脸奇怪的表情。
                          很快就知道了停车场,车票也不费事地买到了。坐上去一看,像火柴盒似的火车,轰隆轰隆,感觉只走了五分钟就快要到站了, 必须下车。我想:难怪车票这么便宜,只是三钱。
                          然后,租了台车,到学校来了,由于已经是放学后,谁都不在。勤杂工告诉说:“值夜班的人有事儿出去了。”是个非常轻松的值夜人!
                          想要去找校长,又因为太疲倦了,所以,坐上车,吩咐车夫把我带去客栈。车夫精神十足地去到了叫‘山城屋’的客栈里停靠了下来。因为‘山城屋’和典当铺堪太郎的商号相同,我觉得有点儿滑稽可笑。
                          把我领到了二楼楼梯底下的昏暗的房间,总感觉热的不得了。刚说了句“不喜欢这样的房间。”
                         “不巧,全住满了!”一边说着,一边把提包扔在外面就走了。因为没有办法,只好进到房间汗流浃背地忍着。
                          他们叫我马上去洗澡,扑通一声跳进浴池,一下子就上来了。在返回房间的途中,我窥视了一下,很多凉快的房间都空着。没有礼貌的人!完全是瞎说!
                          然后,女仆把饭菜端来了,房间虽然热,但是,饭比供膳宿的公寓好吃多了。听见伺候我吃饭的女仆问我从哪儿来?我回答说:“东京。”于是,
                         “东京是个好地方吧?”
                         “那当然!”我答道。
                          撤下了饭桌的女仆去厨房的时候,我听见了响亮的笑声。
                          因为无聊,马上睡下了,但是,怎么也睡不着。不光热,而且吵闹,比出租屋吵闹五倍。
                          迷迷糊糊地梦见了阿清,阿清正在大口大口地吃细叶竹包裹的越後竹叶饴糖。说是细竹有毒,还是别吃为好。但是,她说:“不!这种细竹叶是药,像挺好吃似的。”我十分惊讶,张着大嘴,哈、哈、哈、哈笑醒了。
                          女仆打开了木板套窗,依然是像穿透了天底似的天气。
                          听说旅途中要给小费,把我关进这么狭窄、黑暗的房间,大概是因为没给小费的缘故吧?!大概是因为寒碜的打扮、提着帆布提包和锦缎布伞吧?!
                          本来就是乡下人,别瞧不起人!我要给最高的小费,让你们感到惊讶!纵令这样,从东京出来,我还有学费的余额大概三十円左右在怀里揣着,扣除火车票、船票和杂费,还有十四円左右,全都作为小费送上,从今以后,因为有月薪,没关系!
                          因为乡下人吝啬,就是给五円也一定会令他们惊讶至昏过去。怎么办呢?等着瞧!
                          我一板正经地洗了脸之后,返回了房间等待。昨天傍晚的那个女仆把饭菜端来了,一面拿着托盘伺候用餐,一面离奇地、默默地笑,是个没有礼貌的人!
                           举行庙会啥的也没打我脸上过去,即使这张脸,也要比女仆的脸‘优秀’的多!本想吃完了饭再付,但是,因为惹我发了火,便在中途拿出了一张五円,
                          “一会儿,把这个拿到柜台去!”我说。
                           女仆显出了奇怪的表情。吃完饭后,鞋也没擦,马上到学校去了。因为昨天坐车到过学校,大概知道地方,拐了两三个弯儿就到门前了。从校门到玄关,铺满了花岗岩石,由于昨天车子走着这种铺设的石面,咯噔咯噔过去时,发出的乱糟糟的巨响,有点儿受不了。
                           途中,遇到了许多身穿厚棉布制服的学生都从这个门进去,当中有个头儿比我大、好像很健壮的学生。一想起要教那样的人,不由得令人害怕起来。
                           拿出了名片,走到校长室。校长是个胡须稀疏、肤色黝黑、眼睛大得像狸猫似的男子,摆着令人讨厌的臭架子。
                          “啊!好好努力学习!”说着,毕恭毕敬地把摁上了大印的任命状递给了我。这张任命状,在返回东京时,叫我给揉成了团扔进了海里。
                           因为校长告诉说:不久,将向职员介绍我,让我把这张任命状一一出示给他们看。多余的麻烦!与其说那么麻烦,还不如把这张任命状张贴在教员室三天更好。
                           全部教员在教研所室集中,必须得在第一个小时响喇叭后。还有很长时间,校长拿出表看着,渐渐地、慢慢地打算说话了:“希望记住大致的东西!”
                           然后,就教育的精神,听了很长的讲话。当然,我是耐着性子去听的。可是,中途,我觉得来到了意想不到的地方,像校长说的那样,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揪住我这样的冒失鬼,要成为学生的典范呀!必须要尊为一校的师表呀!除了学习之外,如果不能达到个人的德化、就不能成为教育工作者呀!等等过高的要求。那么伟大的人,40円月薪,怎么会大老远的跑到这样的乡下来呢?
                           人大概都相似,我感觉:生气时,不管谁,都会吵一场架,这种情况时,很少说话,散步也不能。那么困难的工作,要在聘用前一一说清楚就好了。因为,我讨厌撒谎,没办法。我认为是受骗来的,现在,应该果断地拒绝,回去!
                           给了客栈五円,钱包里大约只剩下九円了,要是九円,就回不了东京,不给小费就好了,真可惜!但即便是九円,也不是什么都办不了的,旅费即使不足,我觉得也比撒谎好,怎么也不像您所说的那样。干不了!刚说把任命状还回去,校长眨巴着狸猫似的眼睛看着我的脸,不久,一边笑着说:“现在也只是希望,因为我知道,你不可能达到要求,不必担心!”这些要都知道的话,当初不吓唬我多好?
                           对了!就在这时候,喇叭响了,教室那边,忽然喧嚣吵闹了起来,因为说教员也已经在教研所室了,所以,我便随着校长进了教研所室。
                           大家正坐在宽敞细长的房间、排列在四周的桌子上,都看着我进来,像商定好了似的,不是出洋相。然后,按照嘱咐的那样:拿出任命状,在每一个人面前走过,打个招呼。多半也只是离开椅子弯腰,慎重一些的则接过任命状,大致上看看,然后,恭恭敬敬地归还,简直是模仿在神社里演戏。
                           当绕到第十五个人、体操教师那儿的时候,因为同样的事情已经重复了好多遍,变得有点儿不耐烦,对方一遍就完事儿,相同的动作我得重复十五遍,要能稍微体察一下人的心情就好了......

                          (待续)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