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444回复:25

妈妈的战友:越南人李班(李碧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1-23 09:42
 

图片:_DSC0117_副本_副本.jpg

沙发#
发布于:2013-01-23 10:02
第一次听到“李班”的名字是在上世纪60 年代初。那段时间妈妈在省人民医院住院,一个星期六的傍晚,妈妈突然手捧着一大束鲜花回到家来,我真是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听说是老战友看妈妈送的鲜花,我想,老战友很多,不至于这么隆重吧。妈妈说,他是个越南人,越南政府的高官,我翻看当时的报纸,原来他是越南的外贸部副部长李班。第二天,妈妈给我说我们家与李班的渊源。
板凳#
发布于:2013-01-23 10:15
这是妈妈在1944年写的《自传》中的一段话:在参加工作当中我认识了李碧山同志,他是安南人。现在闽西南,曾应之同志现在广东养病,方朗同志现在党校。。。。。。。等等。在这些同志当中给我影响最深的为李碧山同志。他年纪不大,才二十岁左右,本来在汕一个日本办的商店工作,后因参加工作被开除无家可归,我们因看见他甚是前进对他特别同情,在他向我们表示没地方住的时候,我就请他到我家里来和我们同居住,他工作积极性甚高,整天不停的工作学习精神也甚好,加以他甚聪明,进步甚快,现听说懂得我国文字,大都是自修得来的。有一天晚上十一时许他突然跑至我床前把我叫醒,告诉我他今晚要工作整夜,但因肚子饿(一天才吃一顿饭,他是在我家里住,但不在家里吃饭,也怕增加我们的负担)无法支持下去,我被他感动得甚利害把家里存下来的饼干都拿给他吃。回床后整夜不能合眼。想起他处境这样艰苦还不停地为社会服务,自己处境比他好不知几倍,还不时自怨自艾,相形之下觉得自己太落后了。
从那时起我对他的信仰更利害,他讲什么我都听从,要我做什么事情都替他做得甚好。一位朋友看了很惊奇说“四姐从来在家里做大不肯轻易接受人的意见,想不到被这个小鬼教得这个顺服”。实在我无形中变成他的义务交通呢。转信收信,找人带人这些我过去不轻易代人做的事情,现时都为他做得很好。这是思想意识转变的原因呢。
地板#
发布于:2013-01-23 10:29

电报局工作我也没有像过去那样努力做那样起劲了。有时还怠工,当然工作还是按时交出。和同事相处更觉格格不入。开口革命,埋口救国,许多同事都说我变了。李碧山和我接近后,常常告我一些国内外的消息,我听了很感兴趣。有一次他到香港去找了一本斯诺著的西部印象记回来给我看,那时起来开始认识共产党是真正为国为民,对党员的不怕艰苦与牺牲精神起了无限的敬仰,而希望来延受教育锻炼也从那时开始了。
二十六年春由李碧山的介绍参加义勇军,工作除了教夜校外还组织歌咏团读书会。
4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1
李班住在我妈妈家,对她们三姐妹(王辉、王勖、王勉)影响很大,三人均走上抗日救国的革命道路。我妈妈1940年离开潮汕到了桂林、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后,再也没有见到李班。想不到二十年后竟然见到李班老战友,那种激动是很难形容的,那次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以后经常给我们提到李班。听到李班受到迫害致死的消息,更是很悲痛。
5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3

        李碧山同志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战友
              王勉(王辉的妹妹)
今年五月间,我应邀去上海开会,来回经过广州时曾三次去探望了不久前由越南回来中国定居的李碧山同志的战友、爱人温碧珍同志及其子女。四十多年的别离,人事沧桑,感慨万分,我们怀念李碧山同志,共同回忆了李碧山同志的一生事迹,不禁肃然敬仰。回到家里又接到梅县地区党史办公室的通知:拟在今年九月三十日李碧山逝世五周年开展纪念活动,嘱写纪念文章,我义不容辞的接受了这一任务。但因事忙,没有时间很好组织材料,便匆匆写了这篇纪念文章,作为我悼念老首长、老战友的一点衷情。
         (一)
李碧山是越南共产党员,是个卓越的国际主义者。他早在一九三二年前就参加了越南革命活动,一九三二年他遭到越南反动派的迫害,由人介绍只身逃亡来到我国汕头市一家台湾人开设的太原牙科医院做杂工,维持生活,继续进行革命工作。当时正是日本人发动“九 歎”事变,侵吞我东三省后不久,中国所有爱国儿女都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李碧山与中国人民同仇敌忾,毅然参加了汕头市各种救国团体,结交进步青年,奔走呼吁抗日,反对侵略者,深得人们的尊敬和信赖,都以为他是归国的爱国华侨青年,而他自己则认为自己是共产党员(虽然是越南的)应是个爱国主义者,同时也是个国际主义者,不论身在何国,都应与当地的人民站在一起,反对强暴,同甘共苦。他在中国期间,确是这样做了。但他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够,深感到没有党的领导,孤军作战是事倍功半的。因此,他到处找寻中国共产党,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多作贡献。可是当时潮、汕、兴梅一带的党都受国民党残酷迫害和破坏而停止组织活动了,但他找寻党的意志非常坚强,终于在一九三四年春与王建良等一起,由陈仲平设法送到了江西瑞金红都,分配到中央党校学习,他在这里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当时由于敌人的封锁和进行第五次大“围剿”,中央苏区物质缺乏,生活艰苦,李碧山却非常愉快和乐观,废寝忘食地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准备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更大成绩。但是,由于敌军“围剿”的不断深入苏区,日本帝国主义的亡华阴谋的不断升级,党中央根据形势需要,于那年十月英明决定北上抗日,同在一起学习的王建良随军长征(王在北上途中牺牲),李碧山则因病掉队,被敌人逮捕,但不管敌人如何严刑毒打,李碧山只认自己是个小兵,敌人找不到其他证据,只好把他释放。李碧山获释后即艰难地越过崇山峻岭,回到汕头市,再回到太原牙科医院做杂工掩护,继续参加各种进步团体活动,一九三六年冬李平回到汕头恢复建党后,即恢复了李碧山的党籍,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李碧山为中国的解放事业奋斗了十四年 (1932—1946),为潮梅闽西南等地的党的建设和发展壮大,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6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5
       (二)
梅县/兴宁/蕉岭/大埔/五华/平远各县的党,连年遭受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破坏后,也和潮汕各县一样,在一九三二年后就停止了活动,党团员都各自转移地方或就地隐蔽下来,但他们无时无刻不想念党,满怀热情想回到党的怀抱里,他们倾注着真诚注意党的言行,响应党的每一个号召,并自发地联络各地爱国人士,组织公开的.隐蔽的救国团体,在其中起着领导骨干作用.梅县的松口/松源/梅城/丙村/南口等区的抗日救国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就是苦于没有党来统一领导,深为苦闷,日夜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党早日派员来指导工作.一九三七年一月终于盼到了中共汕头市工委派李碧山专责来梅建党.
李碧山首先到松口找到当时在松口区立学校教书的老党员陈仲平,倾听了他的全面分析和介绍,对可以作为发展党员的对象,作了慎重的审查,排了队,然后做出决定:首先恢复陈仲平的党组联系,然后在松口发展第一批党员王勉、陈海平(李东明)李显云(李锋)、林汝舜、连同张仲平成立梅县第一支部。然后派陈仲平在松源恢复他原领导的党员并发展新党员王宝钦、王维、陈振厚、陈秉銓等同志,成立松源支部;李碧山则与王勉同到梅县城恢复王 祥的党籍,同时发展黎邦、黄芸等同志成立梅城支部,三个月内党员发展很快,先后成立了松口等区委,三月间李碧山转达了上级指示,成立了中共梅县县工委、指定王勉为书记。此时李碧山同志已是负责韩江工委书记了。“七七”抗战后,碧山带了陈仲平、王勉到香港,参加南工委扩大会和华南救国总会的会议。李碧山和梅县党都受到表扬。由于上级党的正确指示和李碧山的努力,梅县党在年底已有党员三百多人了。兴宁、蕉岭、平远也建立了党的领导。十二月上级决定成立梅县中心县委,领导梅、蕉、兴、平各县。十四年中李碧山曾任韩江工委书记,两度任梅县中心县委书记,闽粤赣省委宣传部长、青年部长,潮汕中心县委书记、闽南特委委员、闽粤边中心县委书记,南委联络员等职,碧山曾为潮汕各县的党不断壮大出过力,使梅县的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闽粤边分散在高山峻岭的党团结起来,建成武装的根据地。李碧山是十多年如一日,与党共患难,当我们的党在兴旺发达时,他满心喜悦,但保持冷静,绝不盲动。而党遭受挫折期间,他也从不悲观消极,仍是机智乐观。当一九四二年六月发生南委事件时,他机警的指挥党员转移、撤退、隐蔽、保证了党组的安全,中央决定闽粤边及广东白区地下党停止活动后,李碧山承担了上级党和方方的指示,作为党的联络员,隐蔽在闽粤边各处,联络党员,奖励党员实行“三勤”,坚持各种活动等待时机。一九四四年碧山与朱曼平、魏金水、林美南等同志认为应恢复闽粤党组织的活动的时机已成熟,开始分别审查党员,分批恢复组织活动,成立党支部。在一九四五年夏成立闽粤赣中心县委时,碧山为书记,统辖梅埔、丰、饶、兴、蕉、武平等县党,团结各地党员,壮大党的力量,同时建立韩江纵队武装组织,反击敌人疯狂的迫害,李碧山在中国工作期间,为闽粤赣、潮汕、兴梅的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7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6
           (三)
李碧山不但是国际主义者,同时也是个爱国主义者.他虽然离开越南多年,而他火热的爱国心却永远是强烈的,他忘记不了法国殖民主义者蹂躏越南的魔影,更忘记不了太平洋战事后日本的屠杀越民,践踏越南土地的罪恶.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了,但法国帝国主义者不甘心失败,准备卷土重来,他要求中共中央批准他回国革命,经批准后他于一九四六年冬返到越南,参加了越南武装斗争.转战越南北方战场,中国解放后,碧山同志受胡志明主席委派到北京,请求中国全面援助,得到中国共产党的同意,全力在军事和经济上援助,并派了以罗贵波为首的”慰问团”与李碧山到越南太原解放区,具体协助越南抗法战争.越南北方解放后,李碧山以越南经济代表团副团长的身份到北京访问,受到我党政军首长的欢迎,增强了中越人民的友谊两国人民始终如兄弟般站在一条战线上反对侵略者.但是,曾几何时,中越的上空,掀起滚滚乌云,中国人民和碧山同志的战友们都很气愤,但都深信天空中的乌云是会澄清,碧山同志仍会作为中越友谊的象征,国际主义者的典范和我们见面,共庆中越友好.
8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7
可是一声晴空霹雳,传来了李碧山于一九八一年九月三十日晨病逝的噩耗,中国人民为失去亲密的战友而痛感悲悼,我们闽粤边的战友们更觉悲痛至极,怅望南天,泪洒胸襟,无限悼念。
李碧山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好战友、好兄弟、好同志。他在中国十四年如一日,衷心耿耿,任劳任怨为中国的解放事业努力奋斗,他艰苦朴素勤奋工作,作风正派,坚毅明确,从不为个人及家庭谋私利,全心全意为党工作,他的爱人温碧珍长年与他一起工作同样艰苦自爱,把两个儿女交岳母梁伯母养育,使之不妨碍他们夫妇的工作,李碧山对人和善,但严格要求自己和党员遵守纪律。执行上级指示,他勇于承担责任,是非分明,不论何时何地党需要他,他即无条件服从组织,坚决完成任务,成绩归同志和党,从不居功自大,缺点和错误自己承担,绝不推诿他人。生活上从不要求享受,总是清淡度日,依着简朴,很少自制新衣,工作需要的钢笔、怀表也是同志们送的。和他相处过的同志没有一个不尊敬他,信赖他,都喜欢和他一起工作,接受他的领导。无怪一九四六年七月他离开梅县回国时,同志们都舍不得和他别离,他也依依惜别,最后大家都大哭一场。这是真情的表露,战友的挚意。别后,经常怀念他,把他当做学习的榜样,当做前进的动力。
碧山同志,你安息吧!你的丰功伟绩,是会长留人世,长留在我们老战友的心中的,你的未酬的壮志,我们一定会完成的,请放心吧,相信我们及你越南兄弟、战友吧,中越将会重建友谊,携手前进的。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于肇庆
9楼#
发布于:2013-01-23 10:58
      孤 慕 和 哀 悼
        ——纪念父亲李班逝世五周年
           李新华
我父亲李碧山(李班),不幸含冤逝世五周年了。他是我的“严父”,又是引导我走向革命道路的“启蒙者”。很多往事是值得我永远回忆和怀念的。
早在一九四三年,抚养我五年的外祖母(人们都叫她温若成伯姆)把我从老家梅县松口带往我父母进行革命地下活动的住处—大埔大麻镇郊莲塘陈明伯亲戚家,初次认识,我只肯称父母为“叔叔”、“姑姑”。当时我母亲以教书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我常跟她一起去钟兰小学——我母亲教书的学校,听她讲课。妈妈在家里教我识字和写字,爸爸则在外活动奔波较多,没有时常在家里,而一旦在家则对我的知识教育要求非常严格;一开始就要做加、减、乘、除的算术,还要自己学会运算,一有差错,少不了要受体罚,为了此事,父母间有时也会闹分歧,妈妈总是向着儿子多。所以我喜欢妈妈,对爸爸则敬畏多些。幸好我学习进步快些,不到一年功夫,简单的加、减、乘、除算术都能对付了,这使我还不到八岁就插班读完小学三年级。爸妈还教育我对人要有礼貌,不能轻易接受老乡送的红薯,平时要有劳动观念,譬如扫地,早上起来要撕日历和学会扎叠被子等。更有趣的是,晚上睡觉时要是把被子踢开,则父亲总要叫醒我,自己重新盖好被子才行,所以我总是怕同他一起睡觉。七、八岁后则学会自己洗衣服,料理自己起居作息和家务卫生等。所有这些,刚开始时难免是强制性的,但稍长大后,我才体会到其中的好处。平时,他同妈妈教我唱抗日歌曲,讲“朱、毛”故事和抗日故事,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九四四年我妈妈生下妹妹念芸时,爸爸给我讲了黄芸叔叔革命事迹,说给妹妹起名“念芸”就是为了纪念黄芸叔的。所以在我的幼小心灵里,不但憎恨日本强盗,也憎恨国民党反动派。从此我亦知道了父母的工作是秘密的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一有闪失,要是给国民党抓去,是要杀头的。以后,我有机会随同外婆返乡里时,也懂得了要严守秘密。不同外人讲我父母的住处和其他情况。好在我外婆本身就把家里当做地下交通站,两位舅母又都是同情和支持革命的人,再加上全屋人都识大体,心里明,没有告密者,尽管在新屋就常有国民党兵驻扎,也从未发生什么事情。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