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x
ygx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阅读:5666回复:16

(代帖)我所知道的“兵团足球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1-22 19:02
我所知道的“兵团足球队”
兵团曾经有过一支能歌善舞的宣传队,相信不少知青场友都知道。因为他(她)们曾经不辞劳苦,巡迴下基层到海南、湛江各师、团(农场)演出。每次到来,灯火辉煌,人山人海呀!人们就会象过节一样高兴,穿得漂漂亮亮的出来迎接。从五指山下,大边河旁,三五结群,成行成列,一队接一队,象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兵团曾经也有过一支男子篮球队和一支女子篮球队。同样相信,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因为当时兵团篮球活动异常活跃,师与师之间,团与团之间,甚至连与连之间的篮球比赛,尽管生产再忙也从没间断过。由各师抽人组建的兵团篮球队更是响当当!名噪一时!个个英姿飒爽,神高马大。就连当时的广东队也敬畏3分,不敢轻易言胜。
但是,如果我要说,兵团也曾经有过一支足球队,一支日后证明是挺捧的足球队,这也许就鲜为人知了。不过也並不奇怪,这支球队从集训选人建队到解散,只有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而且几乎从未与对手交锋,进行过正式比赛,说是昙花一现实不为过。
但当我提起这段为人所淡忘、渐渐远去的往事时,这些曾经参加过集训而又被选中成为兵团足球队队员的场友,眼睛为之一亮,顿时精神和兴奋起来,如数家珍似的向我讲述当年集训队点点滴滴、支离破碎的经历和故事。
A君说,球队集训是在1972年还是1973年,现在记不起来了,总之大概半年左右时间。集训地设在海口市,与兵团篮球队和宣传队住在同一个地方兵团招待所。那时,我们一有空,就会去看他们比赛、排练和演出。那时的待遇还算不错,住得舒服吃得也好。不过,竞争却十分激烈甚至残酷。
这时,A君喝了囗水接着说,当时进进出出的前后共计有过百人,最后真正留下来的不到五分之一。来选人的是从广州来的广东足球名宿陈福来(音)。此时,坐在一旁的B君也见逢插针说了几句,说起这位陈教练,我有印象,平时说话时很温柔,训练时却很凶,要求很严,个个都怕他。A君频频点头称是,那时训练时大家都很认真很自觉很刻苦,生怕稍有疏忽,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一脚踢回连队,那就会变得前途茫茫。于是我问:“最后留下来的是哪些人?”
A君回答说,除了我们烏石农场(六师十团)广州体校8位同学,广州市五中也有7、8位……。那时,大家都想自巳学校的人多留几个,与五中的同学发生过口角。如今,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大家在球场上见面,有说有笑,踢完球一起去吃饭,过去不偷快的事早就烟消云散了。
A君接着说,后来,我们有几位被挑中,五中的也有,代表广州部队参加全军运动会。这次比赛成绩不太理想。别的队都拉专业队员加盟,我们哪能踢赢?比赛完后,有些人被广东队要去,有些人被退回原单位,我和几位幸运留了下来。新的广州部队队按部队供给制,我戴过五角星军帽,穿过四个囗袋的军服,只有这时,A君才显得特别自豪。
除了A君和兵团足球队几位留在广部一呆就是几年外,其他呢?据我所知,加盟广东队的有一位后来穿上国字号球衣,曾代表中国国家队与容志行一起征战过世界杯外围赛,成为广东、国内著名球星。
而兵团足球队其它球员去向怎样?兵团解散前夕,也就是在1974年至1975年期间,兵团足球队的一些队员曾先后代表海南队参加过省运会,代表海南苗族黎族自治州参加过比赛。兵团解散后,球队的许多球员纷纷自谋出路。凭着一身球艺,被有关企业招工回城。有的打湛江市队参加省运会,有的代表工交系统代表局队参加市运会,参加全国航空、铁路系统足球赛……。
这些由原广东队右边锋程鸿森、前卫王福孝亲自到全省各地挑选出来,到广州体育学校(校址在广州体院内)足球班培训的学生,以及在广州市内中、小学学生中挑选出来的足球苗子,如果不是因为文革,那该多好。他们之中许多人肯定可圆职业球员梦,作球星梦。没有也许,只有现实。
如今,这些原兵团足球队的队员现巳步入晚年,大多退休在家。近年来,他们常聚在一起品茶、踢球,享受人生。在燕子岗、海珠体育中心、市五中、鹅掌坦、三元里的足球场上,常可见到他们的身影。
去年12月12日一20日,广州燕子岗体育场举办广州足坛60岁以上第二届“健康长寿杯”元老赛。他们得知后马上报名参赛,在打进冠、亚军决赛时,加时点球见负,着实把由广东足球队退役球员组成的百胜多元老一队吓出一身汗。在广州足坛元老赛中初露锋芒。
在此,我们衷心祝愿这支由原兵团足球队队员、广州知青场友、广州体校校友组成的足球队再接再厉,健康成长。打响广州知青足球队的旗帜,广交朋友,继续活跃在广州足坛绦茵场上。原兵团足球队的队员们,广州知青热爱足球的场友们,你们对足球是那样旳酷爱,始终不舍不弃,注定今生与足球结缘。继续努力吧!你们热爱足球,足球给你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乌石农场 广州知青:谢崇勤
附:图一为“广州体校65.66元老队”全家福。图二为“广州体校65.66元老队”与“百胜多元老一队”决赛前合影照。

描述:图一

图片:DSC_6912副本.jpg

图一


描述:图二

图片:DSC_6926副本.jpg

图二


最新喜欢:

启栋启栋
沙发#
发布于:2013-01-22 19:44
谢谢介绍,老当益壮,厉害啊!
(图一)后排左二是保显农场的梅县知青高兴禄吗?
我农场还有广州知青“蔡头”也是球队的吧?
好像他们两个都去过《广州部队》踢波啊?
嘢! 嘢!
音乐无国界之分,艺术无年代之别。音乐是:“乐神-阿波罗——献给人类的宝贵财富”。《外国民歌200首》是我的音乐启蒙,它的美妙旋律必将流传百世。
LYN
LYN
一级农工
一级农工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板凳#
发布于:2013-01-22 21:04
回 1楼(保显和尚) 的帖子
(图一)后排左二确是保显农场的梅县知青高兴禄。广州知青“蔡头”?知道全名吗?是哪个学校去的?
地板#
发布于:2013-01-22 21:18
Re:回 1楼(保显和尚) 的帖子
引用第2楼LYN于2013-01-22 21:04发表的 回 1楼(保显和尚) 的帖子 :
(图一)后排左二确是保显农场的梅县知青高兴禄。广州知青“蔡头”?知道全名吗?是哪个学校去的?


朋友你好!
想想先——
庆国——好像是广雅中学68届去的,对吗?
音乐无国界之分,艺术无年代之别。音乐是:“乐神-阿波罗——献给人类的宝贵财富”。《外国民歌200首》是我的音乐启蒙,它的美妙旋律必将流传百世。
4楼#
发布于:2013-01-22 23:23
七八十年代时,曾效力国家足球队的那位兵团知青是何隹,归侨身份,从省体校下乡到海南,曾任广东足球队队长,,他与容志行,欧伟庭,蔡錦标,陈熙荣以及后來之古广明一众粤将,代国家队征战各项球赛,印象最深刻八十年代初苏永舜率队打世杯外围赛,国队一球落败于纽西兰而饮恨新加坡球场,无缘进军世杯决赛.后來何佳申请來港,于愉园,南华落班继续足球生涯. 退役后当过教练,后來返广州开酒吧而退出球坛.

天风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忠实会员
5楼#
发布于:2013-01-23 17:11
——留下青春的影子,引起人生的回忆!……

图片:顾康强A2M 拷贝2.jpg


图片:顾康强B2 拷贝2.jpg

 
6楼#
发布于:2013-01-25 19:10
引用第4楼samlaw于2013-01-22 23:23发表的  :
七八十年代时,曾效力国家足球队的那位兵团知青是何隹,归侨身份,从省体校下乡到海南,曾任广东足球队队长,,他与容志行,欧伟庭,蔡錦标,陈熙荣以及后來之古广明一众粤将,代国家队征战各项球赛,印象最深刻八十年代初苏永舜率队打世杯外围赛,国队一球落败于纽西兰而饮恨新加坡球场,无缘进军世杯决赛.后來何佳申请來港,于愉园,南华落班继续足球生涯. 退役后当过教练,后來返广州开酒吧而退出球坛.

 

        我们这些当年在南区玩球(基本是宝岗、洪德的)的“球场小孩”,现在都老了!他两兄弟(何老佳、何老亨)到现在还能得到尊敬(尤其是何老佳)、非虚名也。
7楼#
发布于:2013-01-26 06:39
深深感谢楼主这个帖子,我一直奇怪怎么兵团没有足球队!!!这个珍贵的帖子必须置顶!
每天锻炼半小时,健康生活一辈子!
8楼#
发布于:2013-01-26 06:44
怎么我们版主没有置顶的权限呢?

每天锻炼半小时,健康生活一辈子!
ygx
ygx
一级胶工
一级胶工
9楼#
发布于:2013-03-09 20:13




我当裁判时那几张老照片
人老了,喜欢怀旧。于是有时闲着,便翻出几张老照片瞧瞧,看看自己年轻时的样子,让它出来晒晒太阳。这样,不知不觉中,便勾起了一段往事的回忆,扯出了一个个的故事。

图一:为2005年12月,广州足协裁判组片与片之间举行五人制足球赛前,作者在越秀山体育场的留影。虽然此次比赛当替补没上场,但也曾在球场的另一边与同伴三对三,玩了近半个小时,总算过过脚瘾。
记得年少时,每逢周日越秀山有球赛,常单个步行一小时到场门口,牵着大人的衣角,混进球场看比赛,有时看了上半场便被请出去,也赖在场边不肯走,听听场内讲波佬的讲解,球迷的掌声与欢呼声,也高兴和知足。如今回想,感慨万千……。

图二:为2004年4月回母校广州中山大学担任达能少年国际标足球赛裁判赛前的留影。这次比赛,我曾与儿子同场披挂上阵,父当主裁,儿做边判……。如今,我巳告老还乡,儿子也因工作关系于数年前退出。
记得2003年初,广州足协裁委会在市内某酒店召开裁判员年会。在签到桌旁,足协裁委会一名工作人员亲口对我说,广州足球裁判员队伍中有两对父子兵,一对是南片你们父子俩,另一对是……。这,我认识,2000广州市长杯(可囗可乐)三人足球擂台赛在天河体育场举办,我们曾一起当过裁判。这就是说,十年前,广州足球裁判队伍两对父子兵均为粤海农垦(兵团)广州知青及后代。这在当时来讲,也算得上是条新闻了。

图三:为30年前,作者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某企业足球赛当裁判时与伙伴合影照。几年后,也正是在这个足球场,我与我的体育老师(国家级裁判),为即将赴台湾访问的广州足球裁判队与当地一支企业冠军队比赛时,同场执法,各吹半场。记得比赛一结束,足协裁委会一位领导随即从观众席走入球场,邀请我加入……。若干年后,我报名参加了市足协举办的足球裁判员培训班,自此,在裁判圈里混了许多年。

图四:为2005年3月,笔者作为广州足协裁委会代表团成员之一赴港交流,与香港华人足球裁判队在皇家警察足球场进行足球比赛前合影留念。相片中,有一位是我十分崇拜的广州藉国际裁判。记得在我大约40岁左右那年,有位国家级裁判介绍我与他认识,拜师会上我沉默不语,决定放弃,以致造成终身遗憾。


图五:为2003年在广东教育学院足球场进行体能测验后,南片裁判组全家福。看着一张张笑脸,回想起与他们在清新足球训练基地,以及在市内大、中、小学足球场等共同担任裁判工作的日日月月,幸福时光,不禁十分留恋。
然而,十分可惜的是其中有一位,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的高先生,竟在两年前担任主裁的一场足球比赛中突然晕倒,不久便远我而去,令人惋惜与悲痛。如今,我们只能通过一张张的相片,回忆起他的风趣的话语与音容笑貌了。
                          烏石农场  广州知青谢崇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 条评分 隐藏


getObj('pingPageNum_tpc').value = 2;

收藏 新鲜事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