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296回复:12

战斗的《日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12-14 10:57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4.jpg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5.jpg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6.jpg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7.jpg

沙发#
发布于:2012-12-14 11:00
     1941年大年初三,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在河北省平山县演出曹禺名著话剧《日出》。
 
  抗敌剧社演出曹禺名著话剧《日出》。导演汪洋。胡朋饰陈白露、吴畏饰方达生、刘佳饰潘经理、赵瑛饰顾八奶奶、胡可饰胡四、方璧饰小东西、陈群饰李石清太太、刘肖芜饰李石清、郑红羽饰黑三、徐曙饰张乔治、歌焚饰翠喜、崔品之饰小顺子、杜烽饰福生。舞美工作者:赵森林、季明、赖智有、李心广等。1941 沙飞摄
板凳#
发布于:2012-12-14 11:01

  刘肖芜文章:战斗的《日出》(摘选自《抗敌剧社实录1937—1949》)
那是一九四一年春节的前一天,也就是除夕了。当时,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政治部都住在平山县的陈家院,“抗敌剧社”住在小北头。这天司令部举行会餐,我和汪洋参加了,既是庆贺春节,又是庆祝反“扫荡”的胜利。大家兴高采烈,笑语喧闹,胜利者的豪情,战斗的意气,充满了每一个房间。正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之际,有人来找汪洋,说:“司令员请你。”汪洋走了,会餐继续进行。四十年了,我还记得那一餐,最佳的明肴是红烧狗肉,当我刚刚把一块肉放在嘴里的时候,汪洋兴匆匆地回来了,说了声:“有任务”,拉起我就走,一边走,一边跟我说:“聂司令员一看见我,就说:‘汪洋呀,给你个任务。’司令员指了指在座的同志说:‘你看他们经常战斗在敌人心脏里,他们是来自冀中、平西、平北、冀东几个军区的领导同志。有的我认识,有的第一次见面。司令员说:‘这次他们来开会,三天以后,仍然回到他们的战斗岗位上去,下次再开会,就不知谁能来谁不能来了,他们要看一出好戏,我不能不答应他们。戏是黄敬同志点了,要《日出》。几个同志都齐声说:‘我们都同意。’司令员对我说:‘这个任务只能完成,不能强调困难。’我说:‘司令员放心,我们一定完成。’司令员说:‘那好,三天以后,我们看戏。’这可真没想到,三天,连台词也背不下来呀!这话我没敢说出来,司令员的战斗命令呀!对这,黄敬同志是内行,他了解其中甘苦,他拉我坐下,说:‘汪洋,只要你们能演出,演员拿着剧本上台也可以。’司令员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想了想,别的还好办,就是没服装……”
地板#
发布于:2012-12-14 11:03
那时我们演的戏都是反映边区现实生活的,演员需用的服装都向老乡借。要演《日出》可不行了,男的西装革履,长袍马褂,女的要穿旗袍,在这农村环境里,是没有。
汪洋说:“我向司令员说了,司令员马上叫来供给部长,你看……”
说着,他扬了扬手上拿的一张纸,黑夜,我看不出是什么。他说:“批了三十匹冀中的大布。”
从陈家院到小北头,要过一条河。现在,虽然结了冰,仍有一线潺潺流水,汪洋拉着我(我是一个高度近视眼)过了河。他说:“肖无,这次咱们的政治工作可要创个新,为演戏,发挥保证作用。”那时我正代理政治指导员。
我们两个对接受这个任务都非常兴奋,的确考虑不多。说实话,时间也不允许我们更多的考虑。一回到驻地,就叫通信员何国昌去召集全体同志。这时,大家正在包饺子,过年三十。一听说紧急集合,都来了。汪洋讲清了任务,我进行政治动员,说了些什么,现在是回忆不起来了,总之,大家都很兴奋,这个表决心,那个要任务。不知是谁,忽然说:“剧本呢?没剧本,拿什么演呀?”看看,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怎么都没考虑呀。当时我们剧社没有这个剧本,全社的每一个人也都没有这个剧本。这可怎么办呀?汪洋忽然想起来了,去找沙可夫,他一定有。当时,沙可夫是联大文艺学院的院长,住在滹沱河畔的一个村里,离我们这里几十里地。那时,我们的交通工具最快的是马,因此汪洋大声地问:“谁会骑马?”白万才同志应声站起来,说“我会,让我去吧,保证完成任务。”汪洋叮嘱了一句:“要连夜赶回来。”白万才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夜深人静,山路悄悄,他策马奔驰,马不停蹄,午夜 ,赶到沙可夫同志家,一敲门,把岳慎同志吓了一跳,以为是又发生了什么新情况呢!等白万才同志说明了来意,沙可夫同志披衣起床,翻箱倒柜,找出这个剧本。
白万才赶回来时,太阳刚刚出山。看!这次任务他完成得够多么漂亮!当时要能拍电影,是多么好的镜头呀!
4楼#
发布于:2012-12-14 11:04
白万才是在开会中间走的,他走了,会并没有停。汪洋是导演,分配演员,第一个点的就是胡朋,扮演陈白露,胡朋是演老太婆的,尤其是农村老太婆。虽然那时她还年青,演老太婆在边区却坐了第一把交椅。因为演高尔基的《母亲》时,导演崔嵬走遍边区,挑选“母亲”的演员,当选的正是胡朋。可这次让她演的却是和以前演过的完全相反的人物,一个十里洋场中的年轻的交际花。胡朋丝毫没有示弱,当众表态:三天之后,台上见,保证不拿剧本,背会台词。也许今天听一个艺术家表决心,只是背会台词,未免要求太低了,但在当时的具体条件下,这却起了很大的模范作用。于是,每一个演员都有这一条,这就使三天以后出现在台上的是戏,而不是在台上开读书小组会了,虽然累坏了提词的林韦同志,这是难免的。
   再应该提到的是方壁同志,分配给她的角色是小东西。这个角色她演得很好,从一个事实可以说明。一次演出,剧本规定,第三幕小东西就死了,她卸了装,想到台下去看戏,谁知人山人海,已无立锥之地。不想坐在第一排的抗大二分校校长邵式平同志一眼看到了她,连忙喊了一声“小东西,到这儿坐。”说着,拍了拍他的大腿,他真的把她当成小女孩儿了。闹得方壁脸涨的通红,溜走了。这还不算,更为难的是她和车毅同志担任了这个戏全部服装的设计和制作。那时我们剧社的女同志都是女学生,缝纫技术至多不过是钉个扣子,打个补钉。方壁与众不同,她当过童养媳,学得一手好女红,她自报奋勇,承担了这项任务。一方面背台词,拍戏,一方面做服装,就用那些冀中老乡手工织的大粗布,做出式样美观,质地看着象呢绒绸缎一样的服装,戏中有句台词:“洋服最低限度要在香港做,价钱至少也要二百七十元一套。”这样的洋服我们却在山沟里做出了。(方壁同志不愧是革命队伍中的一位才女)。
5楼#
发布于:2012-12-14 11:49
我不记得刘佳是什么时候归队的了,要不是在接受任务的后一天,就是在前一天。他和其他几个同志(好像有演方达生的吴畏)在反“扫荡”开始时因病不能随军行动,被“坚壁”在老乡家中。(坚壁这个词儿,那时候我们是常用的,若干年后,不加解释,人们就不一定能懂了。坚壁清野本来是打仗时把粮食藏起来,制造敌人进攻的困难,我们反“扫荡”也这样做,同时也适用于人,把伤病员交给老百姓,就像把粮食藏在最严密的地方一样,敌人发现不了。)刘带领的一些病号就这样安安全全地度过了反“扫荡”,现在一回来,不顾久病初愈的身体,不顾多少天连续行军的疲劳,就接受了任务,投入排戏。刘佳演的是潘月亭。
剧本拿来了,一块石头落了地,但又是一场战斗。刻蜡版,油印剧本。人们等不及,就先把自己的台词抢着抄下来。实际等剧本全部印出来,戏已经上演了。
这个戏就是这样演出的。首场演出是在北方分局驻地的村庄,离小北头一里地,村名我忘了。村边上搭起蓬帐舞台。正是正月初三呀!天气冷得滴水成冰,可演员只穿一身单衣裳,象陈白露,胳膊腿儿露出半截。我记得有一幕戏,从头到尾,陈白露就没有下台,冻得直打哆嗦,说话时牙齿打战,观众都听出来了。军区政治部主任朱良才同志到后台找我,其实我们在后台已经燃起一堆火,演员一下来,就坐在那儿取暖,可她一直不下来,就没办法了。朱良才同志说:“你们准备点酒,上台的时候,喝一口,只要别多喝,是可以御寒的。”据说长征时,这个办法是曾经救过人的生命的。可我们没有呀,也买不到。朱良才说:“我给你们批个条子,到供给部去领。”从此,每演这个戏,供给部就供给我们几瓶酒。有一次就出了问题。那次,我演李石清,第四幕,李石清当了襄理,摆阔气,一上场,和陈白露互相打了招呼,按剧本规定,福升跟进,李石清对福升说:“福升,你下去叫我的汽车等着我……”谁知我一看,福升没来,胡朋戏熟,对门外喊了声“福升”,谁知福升一边烤火,一边喝酒,已经微有醉意,后台发现,推他上场,我说了那句台词,本来应该他不说话,可这时他却说了个“没有汽车呀!”还是胡朋来得快,斥福升“下去看看!”戏这才接下去。演福升的是老杜,事后没有批评他,因为演这个戏,喝酒是允许的。
6楼#
发布于:2012-12-14 11:50
首场演出,一直演到天亮。这是不奇怪的。演员虽然把台词背下来了,常常卡壳儿,只好“做戏”,等待提词。闭幕了,观众满意地走了,大家松了一口气。导演一声令下,“什么东西都不要动,回去睡觉。”都是三天三夜没阖眼了,这口气一松,困劲儿就来了,有的同志连装都没顾上卸,说了声:“太阳出来了,我们要睡了!”有的同志仅仅一里地都走不了,不顾寒风,坐在路边石头上就睡着了。那时行军打仗,政治指导员要走在队伍的后面,收容掉队的同志,我一个个的叫醒睡着的同志,把他们“收容”回来。
《日出》不是写战斗的,但我们演《日出》,却是一场战斗。
 
   胡朋“我的演员生活”:《日出》一剧是在三天内突击排出来的,当时是一面分头刻印剧本;一面分头对词,走地位;一面赶制布景服装。同志们发挥了极大突击性创造性,果然,以三天时间排出了全剧,在党代会上演出了。在敌后的条件下,排演这样的大戏,困难是很多的,就拿布景来说,在农村到哪里去找沙发呢?负责舞台工作的季明同志使舞台上出现了逼真的沙发,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把骡马的鞍架翻转来,绑上我们的背包做成的!而对我来说,三天时间背下全部台词,倒在其次,最困难的莫过于掌握陈白露这个人物了。我在上海的一年间,对这种人物的外表好像也见过,但生活上毕竟是太隔膜了。我只有依靠剧本中对人物的说明,导演的阐述,依靠看过的小说、电影中类似人物的印象,来进行揣摩。我同情她的命运,却不喜欢她的软弱。演这种人物,我的信心是不足的,直到演出后没有听到大的挑剔的意见才定下心来。
7楼#
发布于:2012-12-14 11:59
《日出》有关人员照片 沙飞摄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2.jpg

  汪洋(左)、刘肖芜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9.jpg

    胡朋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10.jpg

  郑红羽
8楼#
发布于:2012-12-14 12:08
7楼二人照应为刘佳、陈群。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8.jpg

汪洋(左)、刘肖芜

 

图片:2043_e4c26e18bf41645_8_副本.jpg

抗敌剧社会餐,左站立者为汪洋 1941 

照片、文章真实再现当时的情景。现在的人是很难想象到的。这就是历史!一代人走过的历史啊!敬重这些老前辈!(完)
9楼#
发布于:2012-12-14 12:10
 [upload=2] 汪洋(左)刘肖芜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