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232回复:16

卡尔逊——第一位到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美国军事观察家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12-10 10:07
 
《铁色见证——我的父亲沙飞》有关卡尔逊(摘选):
1938年6月底,卡尔逊第二次到华北,由刘白羽领队、欧阳山尊当翻译、汪洋担任摄影师的5人小组奉毛泽东之命陪同他远征。汪洋出发前领了几个胶卷。聂荣臻盛情接待了老朋友。
42岁的卡尔逊身材高大,手托着硕大的烟斗,穿一套帆布短外衣,衣服有很多口袋,放着《圣经》、地图、笔记本、笔、烟、药及口香糖,脚穿一双厚厚的翻毛皮鞋,肩上背一架照相机,背上一个很重的行李包。卡尔逊吹一手好口琴,大战时流行的进行曲、陆战队队歌,他最喜欢吹的是《游击队之歌》。
埃文思輠愠尔逊1896年出生于美国,1915年进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曾任美国罗斯福总统在佐治亚洲温泉公寓的卫队副官,他与罗斯福私交甚密。1937年7月他受罗斯福委托,第三次来中国,将中国战场的一切情况直接写信报告总统。卡尔逊到过延安,到过八路军总部,是到华北敌后对八路军进行实地考察的第一个外国军人。1938年1月底卡尔逊第一次到晋察冀边区,周立波全程当翻译。
沙飞的照相机记录了卡尔逊两次在晋察冀边区的活动。
卡尔逊1940年在纽约出版《中国的双星》一书。卡尔逊华北之行的报告,现全部保存在纽约罗斯福博物馆,有关照片大多丢失了,只有沙飞拍摄的他第一次到访晋察冀边区的部分照片存留。
沙发#
发布于:2012-12-10 10:16
沙飞作品:美国驻华武官卡尔逊1938年访问晋察冀边区

图片:2043_e8d64476e2cc742_副本.jpg



 

图片:2043_d2a4fb43c4d0734_副本.jpg



 

图片:2043_b3b1a02eb0244c5_副本.jpg



 

图片:2043_84a518ef4b87308_副本.jpg

 

 

图片:2043_8c7b5eedabb0e1a_副本.jpg

板凳#
发布于:2012-12-10 10:30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卡尔逊遵照罗斯福总统指示,组织海军陆战队突击队,他自已的儿子和罗斯福的儿子都参加了这支突击队, 他们成功地运用八路军游击战的经验,在太平洋的梅金岛、瓜达尔岛一举击败了日軍,名震全美国。卡尔逊获海军十字勋章。1947年5月卡尔逊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图片:2043_36c8837b5f9e208_副本.jpg


陪同卡尔逊到华北考察的5个战友:欧阳山尊、刘白羽、金肇野、林彬、汪洋(左起),1938年5月21日 卡尔逊摄于榆林塞外镇北台
地板#
发布于:2012-12-10 10:41
 

图片:2043_781eb8fc21b9448_副本.jpg


卡尔逊1940年在纽约出版《中国的双星》一书(英文版)
 

图片:2043_c99ff94f483a5ee.jpg

《中国的双星》中文版 封面照片沙飞拍摄)
 
4楼#
发布于:2012-12-10 10:44
 
尽管卡尔逊早逝,但人们没有忘记他。
沙飞之女王雁曾采访前辈汪洋、刘白羽、欧阳山尊,他们都终生难忘1938年陪同卡尔逊的华北之行。
1946年,卡尔逊病危时,美国副总统华莱士介绍年轻的医生查尔斯格罗斯曼负责医治卡尔逊,他还带去了歌唱家保罗圠伯逊的问候,这位黑人歌王是卡尔逊的挚友。格罗斯曼未能从死神手里将卡尔逊拉回来,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1974年格罗斯曼大夫成立了“埃文思愠尔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友社”。他和夫人自1974年起,每年以“卡尔逊之友”名义组团访问中国,在美中人民之间传播卡尔逊的事迹,促进美中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1986年后,他每次到中国,都与欧阳山尊、刘白羽、汪洋聚会,马海德的遗孀苏菲也参加。格罗斯曼大夫将20多年组团访华取得的成果编辑成书《埃文思愠尔逊的传世友情》。
1988年,欧阳山尊、刘白羽、汪洋于陪同卡尔逊遍历华北游击区50周年之际应邀访问美国。
1995年,欧阳山尊及夫人前往美国参加卡尔逊诞辰百周年纪念活动。
2002年7月卡尔逊的孙女凯瑞和丈夫约翰洛文第一次到访中国。凯瑞愠尔逊. 拉夫没有见过爷爷,年轻时忙于工作、生活,2002年爷爷卡尔逊开始在她的梦中出现,过了一段半夜两点即醒的日子后,她的丈夫拉夫先生说:“去做些什么吧,让我们俩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可以睡觉。”他们在北京看望了刘白羽、欧阳山尊等,到访卡尔逊曾经去过的西安、延安、太原、太行山和五台山一带。凯瑞从祖父的日记中知道他很疼汪洋,遗憾的是汪洋已经去世了;卡尔逊曾经认与自己儿子同龄的汪洋为干儿子;临别前,卡尔逊把自己最喜欢的大烟斗送给汪洋。此行作为摄影师的汪洋拍摄了很多照片,带回延安后,毛泽东看了照片,提笔写了几个字:“华北还是我们的”,其中200多幅照片在延安展览。汪洋将这批照片、底片及题词,交给孙维世的母亲任锐保管;1949年4月任锐在天津去世,像册杳无踪迹。
5楼#
发布于:2012-12-10 10:54
 
 2003年凯瑞带着她的儿子本杰明来中国。他们看望了百岁老人吕正操将军等人。
欧阳山尊1938年7月10日日记:我与卡尔逊和吕正操司令谈话,内容完全是军事的。谈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去阅兵,有四百多人队伍,非常整齐。阅兵完毕,马上赴群众大会,五六千人参加。卡尔逊演讲,我为他翻译,喉咙都喊哑了,由供给部长熊大正同志来代我,他喉咙也干了,我又接着干。(熊大正1913—1939原名熊大缜,江西省南昌人。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的高材生。1938年到冀中抗日根据地。吕正操回忆录:“熊任职后通过关系和各种渠道,购买了几十部电台的原材料,装备了部队。为解决部队黑火药威力小的问题,他动员了有专业知识的大学生和爱国知识青年到冀中军区参加各方面的工作,还成立了技术研究社研制烈性炸药,炸毁日寇火车。同时他还为部队购买了不少医药和医疗器械。熊大正为创建抗日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1939年夏熊大正被诬为特务,被锄奸部逮捕秘密处死。1980年代,其亲友、同学,尤其是钱伟长先生、吕正操将军等多次提出为其平反。1986年河北省委作出《关于熊大缜特务问题的平反决定》。)
这次,凯瑞与儿子专门见了沙飞的长女王笑利。她送给王笑利几张卡尔逊的照片,其中五张是卡尔逊第一次到访晋察冀边区时沙飞拍摄的照片,原版照片在罗斯福图书馆。凯瑞说,有许多照片及书信,都收藏在家中,我们会整理、出版。
 

图片:2043_64d933980fce31d.jpg


左起:沙飞长女王笑利、卡尔逊孙女凯瑞及其儿子 2003年8月
 

图片:2043_8cef7bec31873d3_副本.jpg



 凯瑞送给王笑利的卡尔逊的照片
 
6楼#
发布于:2012-12-10 10:58

2004年卡伦带了她所在的福曼大学20多人来中国,到了延安等地方,他们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习了三个月。
2005年8月底,92岁的查尔斯格罗斯曼大夫及女婿,埃文思愠尔逊之儿媳、85岁的珍妮和卡尔逊的孙女凯瑞洛文应邀来中国参加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活动。那年凯瑞的父亲因病逝世,他始终未能实现访华的夙愿。刘白羽在凯瑞和她母亲来北京前几天逝世,她们到他家中吊唁。
 2006年10月,美国南卡大学托马斯錠珀图书馆、南卡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和卡尔逊的后人在南卡举行纪念卡尔逊诞辰110周年活动。欧阳山尊、刘白羽之女刘丹写了贺信,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派代表团出席;在美国工作、生活的周立波的孙女周仰之,汪洋的孙子汪云,吕正操的孙子吕珂参加活动。纪念会展出了卡尔逊的许多珍贵文物。南卡大学历史系一位教授介绍了他名为“卡尔逊和罗斯福,美国和中国1937-1941”论文。另一位教授介绍了他名为“最后的战斗,卡尔逊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辩论,1945-1947”。周仰之与凯瑞是第一次见面,她们商量着要把各自祖父有关那52天的日记对照起来看及怎样找到他们的合照……
2009年6月,凯瑞愠尔逊洛文再次到中国,同行的有周立波的孙女周仰之,她们与四位“卡尔逊突击队”队员——第一次来中国的美国老兵,年龄最大的一位老兵超过100岁,重走了1937年她们的祖父共同走过的路;途中,美国老兵与中国老兵见面时,他们对素昧平生的老八路,开口闭口都称老师。六十年前,他们所在的卡尔逊突击队采用八路军的游击战,炼就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段传奇。这次的线路和行程安排,参照了凯瑞和周仰之带来的各自祖父写的战地日记,两本日记记录了一段战地历程,见证了反法西斯战争中一段中美友谊的佳话。
中、美反法西斯战士的孙女,从美国出发,到中国寻找祖父抗战烽火中共同走过的路,同行的还有白发苍苍的二战美国老兵——太牛了!
7楼#
发布于:2012-12-10 11:02
 2000年,王雁看望欧阳山尊老人,他赠送《中国之友卡尔逊》。该书封面照片沙飞拍摄,收录了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17封信,致斯诺3封信,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3封信,刘白羽、欧阳山尊等人文章,及欧阳山尊“三月日记——陪同卡尔逊巡行华北敌后”等。
 

图片:2043_b46658c67dfd246.jpg


 

图片:DSCF9418_副本.jpg


书内沙飞作品
8楼#
发布于:2012-12-10 11:05
一个崇高的美国人——埃文思輠愠尔逊(摘选)  刘白羽
 
大西洋上吹来一日豪雨,把华盛顿的天空洗得纤尘不染,晶莹澄碧。
当我站在阿灵顿公墓埃文思輠愠尔逊将军墓碑之前的时候,一片灿烂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一滴泪水却静静地流向我的心底。
50年,半个世纪,人生能经历几个半世纪?可是这50年对我来说,它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亲近,它闪着和蔼的笑脸,又亮着严峻的眼睛,历史,往往就是如此无情而又如此多情的,而我终于走过了这漫长的世纪,从战争走向和平,从仇恨走向友谊,从中国走到美国。到我想到卡尔逊时,我的心灵的钟声不得不从50年前滴答滴答地响起,那时1938年,延安一个春寒料峭的五月之夜,毛泽东同志派一个警卫员提着马灯把我找到他凤凰山下的寓所,对我说:“你不是想到敌后去吗?现在有一个叫卡尔逊的美国人要到华北游击区去,你组织几个人陪同他一道去。”是的,人生中一个重大事件,往往就这样轻易决定了。于是,被卡尔逊叫做五个“小伙子”的——欧阳山尊、汪洋、金肇野、林山(林杉)和我,从此,和卡尔逊——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事观察家这个老兵,结下了不解之缘。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这个朴实而又聪慧的美国人曾经怎样用疑问的眼光打量过我们这几个陌生人,而且问 :“你们一天能走30公里吗?”但是,在后来的从5月到8月的80多个日夜里,我们冒着弹火硝烟、急风骤雨,冲过三道日军封锁线,我们性命相依,生死与共,几个中国人和一个美国人心灵之间交织出深厚的战斗友谊。卡尔逊在晋西北会见贺龙、肖克,在晋察冀会见了聂荣臻、彭真、但真正震撼卡尔逊心灵,并给了他深刻启示的,也许要算在南宫与徐向前、宋任穷会见后,同邓小平同志那次雨中长谈。卡尔逊在《中国的双星》一书中 曾有专门记叙:“参加八路军以前,邓是个工人,他在法国呆了几年,考察那里的工人运动。他矮而胖、身体很结实,头脑像芥末一样地灵敏。一天下午,我们讨论了国际政治的整个领域。他掌握情况的广度使我吃惊。有一件新闻弄得我目瞪口呆。他说:‘去年,美国向日本提供了他们从国外购进的武器的一半以上。’‘你能肯定吗?’我问,我知道美国人的同情是偏向受侵略的中国一方的,我在内地访问八个月中,当想到这个问题时,总是想当然地认为,美国人民会拒绝把战争物资卖给一个侵略国家的。多么极端的无知啊!‘是的,’他肯定地对我说:‘消息来源是战后第一年底美国的新闻电讯。’我很尴尬,我说,‘必定是电讯搞错了,我不能相信美国人会有意地介入我在过去一年中看到的中国人遭受的屠杀和蹂躏。’”后来,卡尔逊弄清楚美国确实把大量废铁出售给日本,日本用来制造枪炮炸弹。这吞噬中国人民的鲜血与生命的废铁,毫无疑问深深刺痛了卡尔逊,他不知怎样能为自己祖国辩解。
9楼#
发布于:2012-12-10 11:07
林山因为脚伤留在晋西北,金肇野也留在晋察冀工作了。我和欧阳山尊、汪洋,一直陪同卡尔逊,艰苦跋涉,冒着生命危险,到达郑州。我们的长征终于结束,我们要在这儿分手了。卡尔逊搭火车去武汉,我们送他上了车厢。当火车慢慢开动时,我们三个人站在月台上,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和卡尔逊一路之上,经常由他吹口琴伴奏,由我们高唱的《游击队之歌》:“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这时,卡尔逊流下了眼泪,我们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战争的生活,像电影画面一样迅速旋转而过。我回到延安,收到过卡尔逊一封信和他送给我的一支漂亮的美国烟斗,但从此以后,人海茫茫,音讯渺然了。
谁知半个世纪以后,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生活,生活是充满多少偶然的机遇呀!1986年,一个瘦长身材,白发盈额的美国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就是查尔斯格罗斯曼医生。他多次到中国来,寻找被卡尔逊称为五个“小伙子”的人。可是在十亿人口中间,只凭着卡尔逊书上记下的我们的姓名来找人,那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他只有凭籍印在《中国的双星》扉页上卡尔逊拍摄的五个人的照片来寻找。据说在上海,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一位同志从照片上辨认出我来。于是格罗斯曼通过对外友协找到了我们。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