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965回复:35

鲁迅与沙飞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11-02 21:46
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重要事件,都会留下一桢代表性的图像为其象征符号。这样的史迹图像,必要经过时间的筛选而浮现于人们的记忆中。例如日本侵略中国的代表图像是1937年王晓亭拍摄的《日机轰炸下上海南站的儿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代表图像是1937年沙飞拍摄的《八路军奋起抗战——战斗在古长城上》。还有沙飞1936年拍摄的《鲁迅先生和青年木刻家在一起》,也已经成为该时代重要文化事件的代表图像。(王瑞)
  
近年来,沙飞这个名字已在我国摄影、新闻、艺术、出版以及革命史学等领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也同时引起世界上有关方面的关注。因为这个名字联系着中国现代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更确切地说是这个名字使中国现代史上的这些重要人物和事件得到了真实的形象记录,以摄影的特殊形式载入了史册。
新闻摄影使沙飞短暂的人生道路,显得无限宽广和悠长;新闻摄影的生命力正继续着他的活力和生命。在沙飞留下的这部永恒的历史巨制中,他将无数伟大的瞬间,连同他自己永远地载入了史册。(丁允衍)
  
青年沙飞以其先声夺人之作跻身于中国摄影界!
如果说是沙飞留下了鲁迅的永恒形象,倒不如说是鲁迅指引沙飞踏上了寻求永恒的道路。
——鲁迅之于沙飞,乃是心中的永恒!(魏若华)

沙发#
发布于:2012-11-02 21:55
[font=;quot]1.      201259,継201254北京国家博物馆举办《百年沙飞——纪念沙飞诞辰百年摄影作品捐赠展201254——64》后,上海鲁迅纪念馆举办“鲁迅精神影响下的摄影家沙飞生平与作品展暨纪念沙飞诞辰100周年纪念座谈会”。“鲁迅精神影响下的摄影家沙飞生平与作品展”正式开幕。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4_副本.jpg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10.jpg

 

图片:2043_c98aa05eaf86161_2.jpg



                             
板凳#
发布于:2012-11-02 22:04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7.jpg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8.jpg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9.jpg

部分展板
地板#
发布于:2012-11-02 22:05
 

图片:2043_16aa9cb50bf2289.jpg

 

图片:2043_18eb9f2c9c2f9e7.jpg

4楼#
发布于:2012-11-03 09:59
           深刻,感动! 瞬间,永恒!
           值得尊敬的伟人鲁迅   !        
           值得尊敬的摄影家沙飞!
           烽火中的每一个影象都刻骨铭心!
5楼#
发布于:2012-11-03 10:14
             老一辈的忘我、老一辈敬业、老一辈的英勇…老一辈有更多的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的地方!-------正是现在容易失去或正在失去的,
            摄影不光仅是记录优美的视觉画面,
            不光是抒发自己心中的情怀,
            还有一份更重要的是唤起人们的觉醒!

6楼#
发布于:2012-11-03 19:14
 

图片:沙飞展海报(2012年5月9日)(1)_副本.jpg

海报
7楼#
发布于:2012-11-03 19:55
1936年10月8日,在上海第二次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上,24岁的沙飞第一次见到鲁迅,并为他拍摄了一组照片。这后来成为鲁迅留在人们心中的永远的最为传神的肖像。这也是沙飞拍摄的第一组新闻照片。
十一天后,这位被称为我们“民族魂”的鲁迅先生走了。当时,沙飞得知鲁迅刚刚去世的消息,随即背上照相机,直奔鲁迅先生寓所。他默立在先生遗体前,深深鞠了躬后轻轻打开照相机,连按了几下快门。沙飞对鲁迅始终怀有一颗挚爱、景仰的心。他参加了鲁迅丧礼的全过程,并用相机作了记录。也许,这是心灵的接触,沙飞从此成为鲁迅精神的继承者、实践者,直到最后。
8楼#
发布于:2012-11-03 20:04
沙飞把照片投寄给上海、广东各大报刊。孟十还编的《作家》1936年11月号“哀悼鲁迅先生特辑”,邹韬奋编的《生活星期刊》1936年第1卷第21号和22号,马国亮编的《良友》1936年121期 ,黎烈文编的《中流》1936年11期,《时代画报》1936年11期,《光明》1936年第1卷第10号“哀悼鲁迅先生特辑”,《文季月刊》杂志1936年11期等报刊,刊登了署名沙飞拍摄的《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鲁迅遗容》等照片,有的登在封面。司徒乔画的鲁迅遗容、画像也发表在这些报刊上。
广州《民国日报》1936年10月28日艺术版“悼念鲁迅专刊”刊登沙飞的文章,同一版有李桦的文章《鲁迅先生是一面镜子》及他的木刻《最后的鲁迅先生》。编者志:根据10月8日下午2时在上海全国木刻联合流动展览会场上摄的照片刻,距离死时只有10天,恐怕是最后的一个遗照。广州《民国日报》1936年10月29日“哀悼鲁迅先生特刊”刊登了沙飞拍摄的《鲁迅先生死后遗容》。香港《大众日报》1936年11月10日副刊《大众动向》版“追悼鲁迅先生特刊”,刊登署名沙飞的文章《鲁迅在全国木刻展会场里》。汕头《先声晚报》副刊《海岸线》1936年11月1日发表沙飞拍摄的《长眠了的鲁迅》、《他正在和青年木刻家说话》两幅照片。《海岸线》主编杜桐后来成了王辉的妹夫。
9楼#
发布于:2012-11-03 20:16
 
  

图片:2043_a81464f1ef7d378_6.jpg

 

图片:1160986559_2043.jpg

 

图片:1160986601_2043.jpg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