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171回复:44

沙飞照片背后的故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10-20 16:12
  2006年4月,王雁和我一行十多人在去河北涞源追寻沙飞拍摄的长城途中,得知威廉·林赛要回英国,英女王要给他授勋。

作家兼摄影师威廉·林赛毕业于英国利物浦大学地质地理专业。1987年,他独自一人步行考察了长城全线,从嘉峪关到山海关行程2470公里。从1990年起他在中国定居,专门从事长城学研究,长城现场考察、长城文化景观保护等工作。2001年,威廉·林赛创立了国际长城之友协会,该协会与北京市文物局和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等机构合作,开展长城保护项目。
威廉·林赛20年如一日,始终满怀激情地从事长城保护工作,其中有1200天用于长城的现场考察。他出版了若干部以长城为主题的著作,包括《独步长城》(伦敦Hodder出版社1989年出版)、《万里长城 -- 亚洲的形象》(牛津大学出版社[香港]2003年出版)等。作为长城保护方面的先驱倡导者和活动家,1998年威廉·林赛荣获中国国务院颁发的友谊奖章,因为威廉霠孧保护世界文化遗产——长城、促进英中友好关系,2006年7月12日被英女王授予大英帝国勋章O.B.E。获此殊荣的必须是英国公民中的社会杰出人士,2005年球星贝克汉姆获同类勋章。
  2007年1月5日,王雁应邀出席了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万里长城 百年回望》摄影展开幕式,并获赠画册及记录片光盘。
影展由国际长城之友协会与北京市文物局共同主办,至2007225日。
影展作品以威廉·林赛15年来收集的长城历史(老)照片为基础,在同一地点拍摄新的照片,进行长城变化的对比;同时,通过见证人的故事,讲述长城为何发生变化。通过这个展览,不仅唤起人们对昔日长城的浪漫情怀, 而要围绕长城百年的变化展开的研究,引发讨论,促进长城保护工作。
展览展出68组(一张老照片和一张新照片为一组)照片,并展出威廉·林赛的个人珍藏品:老地图、地图册、珍贵书籍和长城老照片珍品。
沙发#
发布于:2012-10-20 16:18
         我在“学习园地>《人文图书馆》”一文里,有“沙飞文库”。链接:
 
           http://bbs.yhnkzq.com/read-htm-tid-61591.html
板凳#
发布于:2012-10-20 16:41
 
    

图片:DSCF9458_副本.jpg



 


 
地板#
发布于:2012-10-20 16:42
 

图片:DSCF9434_副本.jpg

图片:DSCF9437_副本.jpg

 
4楼#
发布于:2012-10-20 16:43
 

图片:DSCF9440_副本.jpg

图片:DSCF9445_副本.jpg

 
5楼#
发布于:2012-10-20 16:43
 

图片:DSCF9446_副本.jpg

图片:DSCF9449_副本.jpg

 
6楼#
发布于:2012-10-20 16:44
 

图片:DSCF9452_副本.jpg

图片:DSCF9455_副本.jpg

 
7楼#
发布于:2012-10-20 16:51
《万里长城 百年回望》画册关于老照片的文字说明:

插箭岭城门
1937年秋季,沙飞拍摄了这幅插箭岭照片,照片的说明是“夺取插箭岭战斗胜利的我军向前推进。”从画面上看,我们看到正在行军的八路军部队穿过插箭岭村。插箭岭村位于涞源县南面长城脚下,在这个地方,长城从山谷两端陡然跃起。八路军战士身穿棉上衣,足登帆布鞋,背着背包和草帽。
照片的聚焦点是一座保存相当完好的长城敌楼,其拱门、射孔以及顶部的工事等等均清晰可见。从画面上方蜿蜒向下的长城(现代建筑物的上面)却遭到了严重破坏,很可能是村民为获取现成的建筑材料把它拆了。
我和严欣强到这里重摄,发现敌楼已被平毁,只剩下拱门。左边紧靠敌楼、绿色棚屋的后面,可以看到几乎完全用长城砖砌就的长城内墙。受自然力的破坏,附近长城建筑物已经崩塌,如今成了一堆废墟。残留的拱门,成了这漫长岁月中长城遭到摧毁的物证。其花岗岩石块上仍能见到当年用红颜料书写的“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的标语。拱门下的遮阴处,是村里的一个屠户卖鲜猪肉的摊位。
  三座敌楼
 这又是一幅沙飞拍摄于1937年的老照片,它不仅再现了这座长城建筑物的雄姿,而且与沙飞的其它作品相比,更能显示作者高超的摄影技术和艺术品味。这幅照片曝光精确,光线明暗处理完美无缺,角度的选取和失真控制无可挑剔。还要说明,这幅照片本身就有许多有趣之处。
 画面左边的那座巨大的敌楼近乎完美地保存下来。由于曝光准确,我们能看到长城基石上的苔藓,甚至能区分向阳、背阴两面墙的砖。长城在画面中心位置拐了一个弯,接着爬上山。长城外侧的城堞依然完好,长城上芳草萋萋,9名战士排成单行在行军。顺着战士们前进的方向往上看,我们能看到山顶上有两座敌楼凸现在天际。
 重访此地,我发现只有长城的墙体尚未彻底破坏,三座敌楼中有两座不见踪影,只有山颠上的那座残留了一部分。变化实在太大了,要不是长城拐的那个弯,找到这个地方将是极端困难。
 
8楼#
发布于:2012-10-20 16:52
杨家庄战斗中的八路军战士
这幅老照片是沙飞1938年春拍摄的,画面是浮图峪以南,杨家庄以西的长城。在沙飞拍摄的反映八路军作战的照片中,数这一幅最有名,曾经无数次被用在宣传革命的招贴画中。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邮票也用了这幅历史照片。
画面上有三名士兵或身体前倾,或卧在地上,正在用机枪和毛瑟枪向敌人开火。背景是蜿蜒向上的长城,长城上耸立着两座保存完好的敌楼。但画面上整段长城城墙已经破损了。
 重摄此地,我发现长城变化不大:两座敌楼依然雄伟,但是它们的上层遭到了某些破坏,因此敌楼内的拱结构开始受到影响。
欢呼楼”
 1938年春,沙飞拍摄了这幅“八路军欢呼浮图峪战斗胜利”的照片。画面上有分为两组的大约30名八路军士兵在高举枪支欢呼胜利,八路军的旗帜在敌楼上高高飘扬。
 从画面上看,这座敌楼从门的上方到顶部裂了一个三米长的大口子。门上面凹下去的地方过去有写明敌楼编号或名字的匾。沙飞拍摄照片的时候,这匾己被拆除。
 重访此地,我们发现整座敌楼已经崩塌,剩下的只有外墙下面的部分,还有一面内墙和残存的门窗。当年八路军战士欢呼胜利的地方,如今成了一堆残垣断壁。敌楼的后面出现了两座新建的输电塔。
9楼#
发布于:2012-10-20 16:55
插箭岭八路军指挥部
老照片是沙飞1937年拍摄的,说明是“插箭岭八路军指挥部”。画面上有六名八路军战士,其中四名站立,两名俯卧,面向山上有四座敌楼的长城。左数第二人,也就是最高大的那个人左手拿着望远镜,看来是指挥员。他和五名手持步枪或毛瑟枪的战士目光警惕,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关于这座敌楼的遭遇,当地流传着两种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八路军自己上把它破坏掉了。八路军曾经用过这座敌楼,后来奉命撤离,为了不让敌人使用,便把这敌楼破坏了。还有村民说这敌楼是日本人破坏的,可能是日本人自己动手干的,也可能是强迫老百姓把它破坏掉。
 
展板 老照片威廉盖尔摄,新照片威廉霠孧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