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471回复:102

兵团时的奇事轶闻(六十三)盘丝洞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9-14 22:08
              盘丝洞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搅得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很多东西都变得模模糊糊。懒得带雨具的男知青们早就将锄头朝灌木丛中一塞,然后冒着暴雨,顺着山间小路飞奔直下,逃回队里去。
      矜持的女知青们不慌不忙地藏好锄头,然后一手拽紧塑料雨衣,一手扶着斗笠,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尽管有雨具,可回到队里,比男知青们更惨!因为雨具闷着,头上、身上冒汗,照样浑身湿透,还散发汗臭气,真难受!更难受的是,进屋你还不敢坐,一坐湿一片。她们取出干净的衣服,却望着雨幕发起愁来:冒雨去两百米外的女浴室倒没什么,可回来呢?雨衣一罩又是一头大汗,跟没洗的一样!怎么办?她们只好站着生闷气。
      对面二三十米的男知青宿舍隐隐约约传来歌声、嘻戏喧闹声。透过瓢泼的雨幕,依稀可见他们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前后也就相差十几分钟,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洗完澡,换好衣服的呢?要知道,男知青没有浴室,他们洗澡在几百米外的河道拐弯口----不过,就是不拐弯他们也不在乎!
      朱艳芳双手捂成喇叭形,用她那尖利的女高音“野狼嚎”起来,顿时,对面出现了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她的“一对红”李胜。尽管李胜听明白了她的问话,也指手画脚地叫着,可是一点也不管用,朱艳芳听不清。没辙了,他只好进了屋。不一会儿就脱剩一条裤衩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三个铁桶。只见他将铁桶放在门前走廊的屋檐下,去承接瓦房屋顶倾泻而下的雨水,不到一分钟,就提起左手第一个铁桶,“哗”的一声淋透全身,接着是第二桶、第三桶。没容朱艳芳反应过来,他又一次提起第一个桶,开始第二轮冲淋......
      “哈!”朱艳芳大叫一声,:“姑娘们,跟我来!”她三下五除二地脱去外衣裤,将铁桶排成一排,真的不到一分钟,水桶就满了,提起来当头一淋,那痛快劲就别提了:凉飕飕的,真棒!这班混小子,怎么就想得出这个妙招!
      女知青们在屋檐下排满了铁桶,走廊里响起了枪水的尖叫声、嬉戏的泼水声,还有笑声和歌声。
      “停!”随着胡小玲一声尖叫,走廊静下来,女知青们顺着叫声朝她手指的对面望去,傻了,对面屋檐下站满了男知青,还指手画脚地议论着。
      有几个胆怯的女知青已经开溜了,但朱艳芳却叫起来:“怕啥?谁看见蛇在眨眼睛?”说着,她猛地提起一桶水,迎头淋下,然后高声笑骂着喊:“猪----八----戒!”
      对面响起噼噼啪啪的鼓掌声,却没人临阵逃脱......
沙发#
发布于:2012-09-14 22:25
   全文充满知青生活气息,唯妙唯肖。好文章!-----类似这样的生活我想每位知青都可能经历过。
板凳#
发布于:2012-09-14 23:05
引用第1楼周健真于2012-09-14 22:25发表的 :
   全文充满知青生活气息,唯妙唯肖。好文章!-----类似这样的生活我想每位知青都可能经历过。

        您也这么骂人“猪八戒”?也在屋檐底下接水淋个痛快?有没有人在看蛇眨眼睛呢?
地板#
发布于:2012-09-14 23:40
我也说说我的经历,那是我在一队时,一队的冲凉房在水井旁,公路边,那天傍晚,我挑着两桶水去冲凉。半路上碰一个汕头男知青,也挑着桶,大声唱着歌,也走向冲凉房,男和女一墙之隔。我心里暗暗高兴,终于旁边有人,我进去之前,每个房都照了一下,确定旁边没人后,我选了一间,听着隔壁那男高音,我放下马灯。开始扒衣服,一件一件挂上,做这一切都是低头的,但当我撩水到身上的一霎,我抬头一看,一双手正扒在隔墙上,一双眼正望下来,而我~~~ 突然我大喊一声,音调都变了。恐惧,大声的一喊,只听隔壁的男高音嘎然而止,“怎么啦?”“有人。”“别怕。”“我过来”“别,”我急忙套上衣服。那边的男高音也跑到,看到的是一双湿脚印,记忆中最恐惧的一霎那。人吓人,吓死人。若干年后,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身上的皮和脸上的胳膊上的均是一张皮,这样的作为,实在会吓死人的。又过了好多年,我又听到了那种惊恐的尖叫。那是早上六点半在公交车上,一个小偷抢去一女孩的包,发出的尖叫。想起当年的我的尖叫,太恐怖。
4楼#
发布于:2012-09-14 23:47
引用第3楼benben于2012-09-14 23:40发表的 :
我也说说我的经历,那是我在一队时,一队的冲凉房在水井旁,公路边,那天傍晚,我挑着两桶水去冲凉。半路上碰一个汕头男知青,也挑着桶,大声唱着歌,也走向冲凉房,男和女一墙之隔。我心里暗暗高兴,终于

        看来有精彩----且听下回分解。 期待着。
 
5楼#
发布于:2012-09-15 00:00
你的速度。你也太着急了点
6楼#
发布于:2012-09-15 00:07
引用第5楼benben于2012-09-15 00:00发表的 :
你的速度。你也太着急了点

        终于看完了。悬念还在,抓到坏蛋了吗?可恶,也可怜。
 
7楼#
发布于:2012-09-15 00:12
引用第6楼贞观沙龙于2012-09-15 00:07发表的 :

        终于看完了。悬念还在,抓到坏蛋了吗?可恶,也可怜。



        人吓人,吓死人。您说得对。常常是活人给活鬼活活吓死了。我写过一篇《一棺两命》,在第十四页,请看看。

8楼#
发布于:2012-09-15 00:21
唉,什么都没有,一切又恢复了原状,我连吭一声也不敢吭啊。真的是可恶,可怜,可悲,只是看到你的帖,想起了当年发生的事,一句话栓释,青春的躁动,
9楼#
发布于:2012-09-15 00:51
引用第8楼benben于2012-09-15 00:21发表的 :
唉,什么都没有,一切又恢复了原状,我连吭一声也不敢吭啊。真的是可恶,可怜,可悲,只是看到你的帖,想起了当年发生的事,一句话栓释,青春的躁动,

        我很少在浴室洗澡,通常是到河里洗,或者在井边冲个一塌糊涂,然后回宿舍换衣服。我最喜欢的是雨天,尤其是暴雨天,在走廊接屋檐的雨水,冲淋个够,真爽!我想,大多数人都洗过这种淋浴吧?或者至少用这雨水洗过衣服吧?印象里,这雨水真清澈,比自来水还干净。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