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600回复:20

重返黎明农场____寻找四十年前的记忆(六)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11-12 20:08
黎明农场往事杂忆
今年五月留守者及原19连的安铺知青等数人,回连队探望留守的战友们,并把其时的情景摄录成影像发放上网。我看见老工人和战友们的影像以及连队里昔日的一些生产工具、生活设施、生活用具和景物,触景生情,观人睹物思往昔感慨甚多!勾起我对往事的一连串回忆………..
一、   人物:
在照片上认出了老工人国辉姐、及庆哥、庆嫂、翠明姐等。看见
战友们精神面貌尚算良好,历经四十多年岁月风霜,战友们大都年逾花甲或古稀,但依然神情矍铄,尤其是国辉姐,满头银发,身板硬朗,神采奕奕怡然饱满,非常上镜!让人感到欣慰。
   二、景物:在照片背景上看见了雷州青年运河支流引水渡槽。往事的印象由依稀变清晰,亲切感油然而生!渡槽位于连队东面,呈北南走向,长达二百多米,径宽约二米,用水泥混凝土预制圆筒衔接而成。槽外径顶部有一平面,宽约一米,东侧有栏杆,可供人行走。渡槽跨越公路和小河,小河两岸分别是胶林和竹林,渡槽离地面最高处约十多米。西边是连队和军民团结桥。东边是平坡村,其村后有一高约二十米的浑圆山岗,上面长满高大挺拔、苍翠茂盛的树木,风水极佳。我们平时登临槽面漫步散心,迎风伫立,凭栏观赏周边景色,或向东北方眺望远方的家乡以排谴思乡的愁绪!
偶遇心情不佳,情绪低落时,此处便是消愁解闷的好地方。沐清风、赏明月,让人心旷神怡!每到盛夏,更是消暑纳凉之好去处。水从二十公里开处的河唇水库蜿蜒而来,流经麓岭道公坳、新娘坟背面,继而注入渡槽流向远方……。我与贵哥就在槽南端山岗旁胶林处猪场宿舍居住。夏日傍晚,吃过晚饭后,我们即从南端槽内淌着齐胸深的水走到北端,而后顺流游回南端,颇觉清爽凉快,十分惬意!乐趣无穷……。
三、生活设施:
一、排走廊式砖、瓦、木结构的平房映入眼帘,似曾相识,细看之下,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曾参与亲手建设的房子。此房建于七一年夏秋季节,建成后用作办公室、医务室、女知青宿舍兼图书室,以及指导员家属宿舍等。宿舍位于收胶站南边,面向篮球场,门前一大片空地,栽种着几棵芒果树和菠萝蜜树,后来此处成了连队开大会的聚集场地。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连队里的房子几乎全部是凹斗式造型,形如一个平放的凹字。大多为泥砖、红砖、瓦、木混合结构而成。直至七一年才建了这排走廊式平房。连队派我到海康纪家林场去押运一大车木材回连队作房顶桁樑之用。车是老式解放牌卡车,司机不知姓甚名谁,仅闻人称其绰号——“大鼻龙”。虽然历经几十年风雨侵蚀,房子已变得残旧破败,却犹能唤醒我们记忆深处的美好生活片段……。
四、生活用具:
“朝朝只与磨为亲,推转无边大法轮,碾出一团真白玉,将归回向未来人。”《全宋史》上的这段文字,分明是描述磨豆腐的情形。
眼前一台青石磨盘静卧于墙角里,这就是当年连队伙房用以磨豆腐的石磨盘。时光流逝了几十年,仿佛仍能让人听到那吱吱隆隆的旋转声响,闻到那雪白芳香的豆浆味儿……。
此石磨为改善我们的缮食生活立下了不朽的功勋!那时食用的蔬菜和农作物都是自已栽种;牲畜自已饲养,以南瓜、椰子菜、豆角、通心菜、木薯、红薯、黄豆、花生等居多;肉类是猪牛肉。
五、生产工具:
胶灯、胶刀、小竹篓、胶乳桶、帽子、雨鞋、雨衣、锄头、牛车架等一组生产工具赫然醒目!锄头是金鸡牌,钢质优良,经年使用残损后,仍可回爐锻造成菜刀,非常锋利。凭借如此优良的锄头,班长检叔和龙仔才能一天最多掘出了三十多个“坎仔”。
眼前这乘牛车架,对于笔者而言最熟悉不过了!很有可能就出自笔者之手, 是达琴叔、笔者和欧君的“杰作”!我和欧君刚分配到连队,就跟达琴叔学习制作牛车,地点是收胶站,时间长达一年半;后来又跟振贞叔学习驾驭牛车。而且,有时放牧员休假,我曾多次顶班替岗放牧牛只,与牛结下了深厚感情!牛,吃苦耐劳,憨厚老实,一生劳苦,服务世人,死而不已——其皮肉供人食用,骨骸犹被烧成灰用作肥料。其无私品格堪让世人讴歌赞颂!牛而且颇具灵性。割胶期间,连队每天都用牛车载运胶乳到团部,路程约五公里。偶尔,也到廉城载运货物回连队,更是十多公里。那时汽车很少,极少发生交通事故。除了途经“老虎坎”约一百多米险要路段时,必须特别小心留神外,其余里程大可放心。牛很听话,一直靠右边行走而不会“越轨”,驾驭员甚至可以处于半睡状态中而优哉悠哉!
胶桶是铝质金属桶。割胶工作鞋,其实就是黑色中筒橡胶雨鞋。平时干其它工作就穿解放鞋。雨衣是黄绿色军用橡胶雨衣。帽子,女工戴布帽,男工戴用席草编织成的草帽,样子怪怪的,很有特色。男工大多不愿戴帽子,贪凉快,理短发“小平头”“陆军装”。如果头发稍长就麻烦了,强风起处,胶树杈裂断,胶乳往下滴,滴在头上,凝结干涸后,头发结成一团,梳不开,理还乱!以致我们到县城去理发,理发师傅就猜中我们的身份,心中暗道:“这小子十有八九是黎明农场的割胶工!”
竹篓子用来插胶刀和装盛剖面割线上凝结的干胶线和胶杯里前天或昨天二次滴流剩余胶乳结成的干胶片。胶灯有两种:一种是呈金黄色铜质外壳胶灯。另一种是黑色塑料外壳胶灯。胶刀,最常用的是三角形槽坑式推刀,钢质上乘,极其锋利,可剃胡须。另一种是拉刀,较少人使用,只有安铺籍知青“瘦鸡仔”最喜欢使用。割胶季节,其情景仿如一幅充满南国特色的田园风光图画,漾溢着旑旎美丽的亚热带风情。明月洒银光,胶林似绿海,晨风吹拂,偶尔听到年轻人的歌声,漫山遍野灯光闪烁,宛如一颗颗硕大的流萤,也恰似天上星辰撒落凡间璀璨光芒!枝叶摇曳,清风送爽,青春的身影在腾挪跳跃,晨雾如轻纱般缭绕飘荡!若仙若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现在的选美与车展活动,靓女们身穿紧身时装或比基尼优雅亮丽登场而毫无顾忌,充分展示美的魅力,给人以视觉上美的享受!然而,我们那个年代里的姑娘们当中最前卫的分子,割胶时为贪凉快,也或许贪美,仅敢脚蹬中筒雨鞋,下身穿短西裤,上身穿一件“的确凉”短袖上衣,内里真空,遇上下雨,衣服紧贴胴体,曲线尽显,娉娉婷婷,婀娜多姿,朦朦胧胧,隐隐约约,透发出诱人的青春气息……。这就是那个年代里最大胆的爱美表现!
春夏季,气候潮湿炎热,真菌病毒滋生繁殖。此时胶树易患“白粉病”。我被选送到团部去学习操作使用喷粉机。东方红牌四冲程背负式喷粉机,重约二十多市斤,体积不算大,却声如狮吼,剧烈震动,简直令人撕心裂肺!另一种是杠抬式喷粉机,体积大,非常沉重,需要三四人才能够抬上山岗去。夜幕降临,全连年轻人一齐出动,进胶林,上山岗,顺着风向喷洒药粉,突然风向转变,情况糟糕!粉剂漫天飞舞,一片迷茫!人睁不开眼睛,泪水直流,气味呛人!身上遍布粉剂,满头黄白,经过几个晚上的义务奋斗才完成了任务。
冬天到了,胶林满目残枝败叶,落籽遍地。物以稀为贵,建场初期,胶树种籽极其珍贵,其价值几乎等同黄金。如今多了,不再金贵,却仍有不菲价值,据说可以提炼成工业用油。此时,正收刀封树,在剖面上涂上防冻油,进行防护保养。把胶林梯田里的土壤挖掘翻转,在树干旁挖一个坑坎,把草和其它植物铲掉填到坑坎内,并施上化肥或咸鱼肥等,此举谓之“翻耕与压青”。连队曾派我和彬章、龙仔到湛江市押运磷肥回连队……。
明年是黎明农场建场60周年。到时,,我们一定重返农场,看下农场近年来的变化和发展。並与昔曰的战友们再度相聚,举杯同庆,重温昔日之情怀…………!
                                    (待续)


                              2011年11月6日

清远知青、撰稿:崔仔   整理:鸦髻岭人

沙发#
发布于:2011-11-12 23:00
鸦髻岭人 离开农场已几十年,但对农场仍十分熟悉,可见对农场和老工人情深意厚!

板凳#
发布于:2011-11-13 11:04
    崔仔:你的记忆如此深,文章写得如此细,让我含泪连拜读几遍,望续上......!

  
地板#
发布于:2011-11-13 11:45
    借此感谢崔仔和鸦髻岭人
4楼#
发布于:2011-11-13 13:38
感谢西江月版主及留守者农友的关注和跟帖,望多多指教!
5楼#
发布于:2011-11-13 15:47
再熟悉不过了,那经历那景物每个农场工人都大同小异,忘不了!今生都忘不了!
6楼#
发布于:2011-11-14 14:13
引用第5楼贤哥于2011-11-13 15:47发表的  :
再熟悉不过了,那经历那景物每个农场工人都大同小异,忘不了!今生都忘不了!

有空多回黎明看看...
7楼#
发布于:2011-11-16 12:36
引用第5楼贤哥于2011-11-13 15:47发表的 :
再熟悉不过了,那经历那景物每个农场工人都大同小异,忘不了!今生都忘不了!

离开第二故乡的场友们是应该常回家看看。
嘉嘉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8楼#
发布于:2011-11-16 16:32
黎明农场,我有同学在的.
9楼#
发布于:2011-12-18 11:29
引用第8楼嘉嘉于2011-11-16 16:32发表的  :
黎明农场,我有同学在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