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56回复:0

[代帖] 《岁月甘泉》为什么能打动那么多人的心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10-15 11:06
《岁月甘泉》为什么能打动那么多人的心

左一心

      这一向的大华府太热闹了!尤其艺文舞台上五光十色,明星大腕风采照人,人们眼花缭 乱都不知该选些什么来满足自己的艺术情怀。然而在群星璀灿的艺林里,吹来一股清新激越的风,撩拨得人坐不住了,就连心里那尘封多年的角落也仿佛春日复苏了一片小草,痒痒的、热热的,暖暖的。人们想着它、谈着它、盼着它──快来吧,《岁月甘泉》!

       当然,也有人不懂(尤其来自台湾或其他地方的华人),一个普普通通管弦乐伴奏的组歌为什么能牵动那么多人的心,甚至被誉为“继《黄河大合唱》和《长征组歌》以后最好的组歌”,还都是廖昌永、范竟马那样的大腕来领唱?于是,很多人细看关于《岁月甘泉》的报道,有些人更到网上查出大量有关的文章。慢慢的,他们明白了:原来,这组歌唱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唱的是一代人用生命、青春、鲜血和汗水谱写的不朽篇章。这样用无数人的魂魄,无数人的黄金岁月浸泡出来的东西,不打动人心才难!

       “知青”,在中文里是一个特别的称谓。在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城镇的家庭几乎无一 例外地与它连在了一起。下乡的子女、兄弟姐妹、亲戚、朋友、邻居……你似乎找不出一个与“知青”没有丝毫关联的人;中国的农村、农场也几乎到处都有了这些没根没绊、非亲非故的年轻人。在那个不正常的年代里,这些并没有多少“知识”的年轻人演绎着一出出惊心动魄的现实剧:火车站送别千人同哭、愚昧屠杀中千里逃亡、无情火焰或洪水一下子吞没十数条生命、百人无奈的卧轨抗争,更不用说披星戴月的田间劳作、没日没夜的疲惫与饥饿、亲情爱情惨遭扼杀、求知的道路被无情阻断……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一代人却没有颓丧,没有沉沦,今天肩挑社会重任(甚至包括共和国副主席)的,很多都是这一批人!其中也还有不少负笈或移民海外,继续着他们生命中的精彩。不管今天他们在做什么,在怎样的环境里生活,这一代人的心灵深处,都一定会有一个永不磨灭的知青情结。

       就象前不久《岁月甘泉》词作者苏炜来华府讲演中说到的:他的家门永远向知青敞开。 因为只要是知青,就有一种自然的亲近,一份基本的信任。经过了那个大时代,大家很容易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语言、共同的道德基准和价值观。“山有山的壮美,海有海的沉醉”,苏炜和霍东龄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与艺术天才相结合,创作出的是有血有肉、有泪有笑的时代“史 诗”。有这样共同经历的人和他们的亲朋又怎能不被《岁月甘泉》所感染,所激动呢!

       况且,“艺术无国界”,好作品冲击的是人的心灵。当《岁月甘泉》的旋律响起,耶鲁管乐团与管弦乐团的两位“洋”指挥立刻被感动,争相要求排练演出;在耶鲁和卡内基音乐厅里,那么多美国人听得热泪盈眶,这难道是偶然的吗?我想,这就是真情的感染,是人性的力量。相信演出前就如此人气旺的《岁月甘泉》一定能在大华府演出成功,也一定会在大华府人们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

                      (此文由华盛顿中国知青协会提供,苏炜转传)

钟情乃坚 西舟唱晚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