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阅读:2502回复:30

[转帖]回忆"文革"前后的男女"作风问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12-19 21:43
<p><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003300" size="5">这可是一个曾经很敏感的话题。</font></p>
<p><b><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21pt; COLOR: #004499; FONT-FAMILY: 'Times new=" 宋体? mso-fareast-font-family: AR-SA; mso-bidi-language: ZH-CN; mso-fareast-language: EN-US; mso-ansi-language: 1.0pt; mso-font-kerning: Roman?; New?> </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90%" border="0">
<tbody>
<tr>
<td valign="top" width="502">
<p align="center"><font size="5"><b>回忆</b><b>"</b><b>文革</b><b>"</b><b>前后的男女</b><b>"</b><b>作风问题</b><b>"</b></font></p></td></tr>
<tr>
<td valign="bottom" width="502">
<p align="center"><font size="5">  来源:新华网</font></p>
<p align="center"> </p></td></tr></tbody></table></div></span></b>  
<p align="left">  <font face="幼圆" size="4"> 这种现在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亲昵行为,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却会被看成是伤风败俗的大事,甚至会上升到政治的层面。</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作风问题”这个词,这几年不怎么见有人再用了。在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它还曾经是常见的。如果仅从字面上看,这个词儿并没有一点肮脏的意思。但谁也知道,它是一种指代。它是“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代称,特指那种男女之间的暧昧亲系甚至奸情。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那时诬人清白的最有效的手段,莫过于散布对方男女关系的传闻。而如果是被组织或者对手结结实实抓住了这一方面的的把柄,不只单位要“严肃处理”,周围的同事也要同仇敌忾,愤怒谴责。甚至一些闲人也喜欢指指戳戳,奚落嘲笑。唾沫星子淹死人,组织处理和民间舆论两面夹击,犯错误的当事人不但降职降薪,处分开除,侥幸换一个地方吧,也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人生在世,犯错误不可避免。这错误,当然也包括男女关系方面的错误,即所谓“作风问题”。犯错误,组织当然要处理,同志们当然要批评。问题在于,从五十年代开始,我们对于“作风问题”的处理,一直是偏于严酷宁左勿右的。对于和配偶之外的异性发生性关系,我们的态度是,未发生时,刻意防范,互相监督,如同恩格斯所说的人人戴一副“妓院眼镜”。既发生时,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组织处理从重从严,更严格的是思想批判大会检查这一关。深挖“思想根源”,才能痛改前非么。这种思想根源,有点文化的,还会用一个文绉绉的词儿,叫“资产阶级淫乱思想”,大老粗的批判火力更猛,一般都会痛骂“禽兽不如”, “和畜生一样”。我也参加过难以计数的批判会,惟独这类批判,是可以放开痛骂,不论怎么难听都不过分的。一个人被众人指着鼻子痛骂,本来已经足够丢人败兴。出了门,丑事一传开,如果犯法,还有人同情,这是犯淫,人们连施以怜悯的胆量都没有。如同古人说的“人人轻且贱之”,这是要毁了你一辈子的。(未完待续)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font> </p>
沙发#
发布于:2008-12-21 10:13
<p> </p>
<p> <font size="5"><strong>在中國式的社會道德觀念上是完全缺乏*性*方面的教育,男女之間的正常友情被視為淫亂或小資思想,難道戀愛也分什么什么的正确模樣才是真正的,想到一個笑話,男女之間的愛,(熱戀到終點)......純正和不純的那還不是同一回事嗎?!   <font size="2">ny友</font></strong></font></p>
兔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板凳#
发布于:2008-12-22 20:29
  
<p><font face="幼圆" size="4">  “和畜生一样”。我也参加过难以计数的批判会,惟独这类批判,是可以放开痛骂,不论怎么难听都不过分的。一个人被众人指着鼻子痛骂,本来已经足够丢人败兴。出了门,丑事一传开,如果犯法,还有人同情,这是犯淫,人们连施以怜悯的胆量都没有。如同古人说的“人人轻且贱之”,这是要毁了你一辈子的。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七十年代初我在部队,我们的文化干事因为长得黑,大家都叫他杜黑子。杜黑子能干,那个时候的文化干事,实际上是部队一切大型活动的组织者。部队的每一项集会井井有条,繁复有序,和杜干事的调度当然分不开。人们调笑他是“吹拉弹唱,打球照相,迎来送往,布置会场,首长讲话,带头鼓掌”。偏偏杜黑子的老婆是农村妇女,两人没话说。杜黑子很快结识了唐山市的一个女大学生,两人书来信往,不久成了相好。文化人交好,免不了互传情书,打情骂俏的。有一阵,杜干事的信多了起来。那时的个人,没有私密空间可言,家信也经常乱拆了传看。一天杜干事又来了信,政治处李干事带头起哄:“拆开大家看!”拆开念了没几句,李干事愣住了。原来,这是那个女大学生写给杜干事的情书,深情回想他们交欢的经过。有句话说:“每当回想起我们在一个被窝里翻滚的时候,我总是感到无限甜蜜。”此信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李干事手把朋友隐私,尴尬慌乱。依照那时的规矩,这类事情是绝不能隐瞒组织的。李干事于是持信向组织举报。奸情败露,舆论大哗。“每当回想起我们在一个被窝里翻滚的时候”作为名言传遍部队。在“司政后”三机关的联合批判会上,团长几次宣读“被窝翻滚”的原话,大骂杜黑子“不要脸”。当年他就被处理复员。部队官兵的对象多在老家,常年隔离,小伙子大姑娘都正在青春期,性躁动格外强烈。年轻人干柴烈火,异性身体的神秘诱惑点燃了偷尝禁果的欲望,每当女方来部队探视的时候,这类事情就时有发生。我们通讯连有个副指导员,年轻有为,已经内定再提职。喜上加喜,未婚妻来部队探视。小伙子把持不住,住队期间便冲破了禁区。小两口的秘密,甜在心里,连里也没人知晓。不料女的返回以后,突然来信说怀孕了。看来纸包不住火了,副指导员连忙向组织坦白交代,同时打报告要求结婚。几番检查终于过关,背了个处分,提拔也就自然泡了汤。于是回去办喜事吧,月余以后回来,看他吊着个长脸,我明知故问:嫂子有喜了吧?他怒气冲冲地回答:喜个??,说是肚子大了,放了个屁啥也没啦!原来这女人全然不懂男女之事,月经晚了几天,就惊恐莫名,连忙向丈夫告急。这下可好,孩子没怀上,丈夫的前程也毁个干净。 </font></p>
heiyi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地板#
发布于:2008-12-22 20:44
<font size="5">我们连队一个优秀团干因偷吃禁果,至女方怀孕做人流,消息传开,我们大吃一惊,觉得这事丑恶极了,一个优秀人物,怎可做出这种令人不耻的事。其实,即使当年我们已有20多岁,对男女之事还是懵然不知的。</font>
兔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4楼#
发布于:2008-12-23 17:38
  
<p>  <font face="幼圆" size="4">我们电影队有个战士小张,高中毕业,“文革”时期,当兵的高中毕业就算高学历了,学技术来得很快,有希望提拔电影队队长。小张的女友是高中同学,两人爱得那叫个如火如荼,情书不断,那信中思念挑逗,小张每次都看得火烧火燎的,得意时也悄悄地让我开开眼。偏巧在讨论提拔小张的时候,女友来相会了。大家最担心这两人“提前接火”,无奈事情还是发生了,小张和对象不但“初试云雨情”,而且女方真真切切怀了孕。坦白交代检查这一关一关要过自不必说,那时节正好刚刚推出革命样板戏《龙江颂》,第四场演的是阶级敌人搞破坏,要提前把储备的柴草烧了砖,女支书动员社员们不要上当。这里有一段情深意切的唱。唱腔大家很快学会了,不过倒不是因为剧情,而是唱词中间有两句特能嘲弄小张。从此大家见了小张,碰了头就唱: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咱们想啊一想,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提前烧窑对不对?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要警惕,阴暗角落逆风吹——</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唱腔很快传遍部队,小张没有脸面不说,部队首长也觉得“影响太坏”,当年决定让他“复员算了”!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欢送小张,政治部聚餐,小张明显喝多了。为了活跃气氛,有人提议:欢迎小张唱个歌好不好?好!小张醉眼迷离,一张口就唱:“咱们想啊一想,提前烧窑对不对?——”朋友们顿时目瞪口呆,接着是长久的沉默,大家还能说什么呢? </font></p>
雅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5楼#
发布于:2008-12-23 18:49
<p align="left"><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800080" size="5">    我和男朋友同行到海南,恋爱在兵团,结果在广州。期间十个年头,我们没有现时的浪漫,只要延续传统的含蓄。因为我头上还冠着“兵团积极分子”的光环,所以时时处处都倍受关注,行为上自然就多了约束。由于大环境大气候的影响熏陶,我们多年默守着老祖宗的家规条教,经受十个年头的严峻考验后,两个大好青年终成眷属。</font></p>
<p><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800080" size="5">    特此,为自己送上闪花一束</font></p>
<p align="center"><br/></p>
6楼#
发布于:2008-12-24 00:10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青春兔</i>在2008-12-19 13:43:29的发言:</b><br/>
<p><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003300" size="5">这可是一个曾经很敏感的话题。</font></p>
<p><b><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21pt; COLOR: #004499; FONT-FAMILY: 'Times new=" New? Roman?; mso-font-kerning: 1.0pt; mso-ansi-language: EN-US; mso-fareast-language: ZH-CN; mso-bidi-language: AR-SA; mso-fareast-font-family: 宋体?></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90%" border="0">
<tbody>
<tr>
<td valign="top" width="502">
<p align="center"><font size="5"><b>回忆</b><b>"</b><b>文革</b><b>"</b><b>前后的男女</b><b>"</b><b>作风问题</b><b>"</b></font></p></td></tr>
<tr>
<td valign="bottom" width="502">
<p align="center"><font size="5">  来源:新华网</font></p>
<p align="center"> </p></td></tr></tbody></table></div></span></b>  
<p align="left">  <font face="幼圆" size="4"> 这种现在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亲昵行为,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却会被看成是伤风败俗的大事,甚至会上升到政治的层面。</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作风问题”这个词,这几年不怎么见有人再用了。在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它还曾经是常见的。如果仅从字面上看,这个词儿并没有一点肮脏的意思。但谁也知道,它是一种指代。它是“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代称,特指那种男女之间的暧昧亲系甚至奸情。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那时诬人清白的最有效的手段,莫过于散布对方男女关系的传闻。而如果是被组织或者对手结结实实抓住了这一方面的的把柄,不只单位要“严肃处理”,周围的同事也要同仇敌忾,愤怒谴责。甚至一些闲人也喜欢指指戳戳,奚落嘲笑。唾沫星子淹死人,组织处理和民间舆论两面夹击,犯错误的当事人不但降职降薪,处分开除,侥幸换一个地方吧,也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  人生在世,犯错误不可避免。这错误,当然也包括男女关系方面的错误,即所谓“作风问题”。犯错误,组织当然要处理,同志们当然要批评。问题在于,从五十年代开始,我们对于“作风问题”的处理,一直是偏于严酷宁左勿右的。对于和配偶之外的异性发生性关系,我们的态度是,未发生时,刻意防范,互相监督,如同恩格斯所说的人人戴一副“妓院眼镜”。既发生时,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组织处理从重从严,更严格的是思想批判大会检查这一关。深挖“思想根源”,才能痛改前非么。这种思想根源,有点文化的,还会用一个文绉绉的词儿,叫“资产阶级淫乱思想”,大老粗的批判火力更猛,一般都会痛骂“禽兽不如”, “和畜生一样”。我也参加过难以计数的批判会,惟独这类批判,是可以放开痛骂,不论怎么难听都不过分的。一个人被众人指着鼻子痛骂,本来已经足够丢人败兴。出了门,丑事一传开,如果犯法,还有人同情,这是犯淫,人们连施以怜悯的胆量都没有。如同古人说的“人人轻且贱之”,这是要毁了你一辈子的。(未完待续) </font></p>
<p><font face="幼圆" size="4"></font> </p></div>
<p> </p>
<p> </p>
<p><strong><font color="#ff6600" size="6">常言道:“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嘛。</font></strong></p>
<p><strong><font color="#ff6600" size="6">呵呵,现在改革开放啦,同样如此规律。</font></strong></p>
穷欢乐
7楼#
发布于:2008-12-24 01:59
好看!最佳文章!<img src="images/post/smile/dvbbs/em57.gif" />
咣噹,咣噹,咣噹噹。
8楼#
发布于:2008-12-24 03:55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茂里穷欢乐</i>在2008-12-23 16:10:17的发言:</b><br/>
<p> </p>
<p> </p>
<p><strong><font color="#ff6600" size="6">常言道:“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嘛。</font></strong></p>
<p><strong><font color="#ff6600" size="6">呵呵,现在改革开放啦,同样如此规律。</font></strong></p></div>
<p><font size="6"><font face="黑体"><font color="#0000ff">改革开放前有流言道:“风车转得快,全靠马达带。”</font>  </font><img src="images/post/smile/dvbbs/em55.gif" /></font></p>
咣噹,咣噹,咣噹噹。
兔子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9楼#
发布于:2008-12-24 17:37
  
<p align="left">  <font face="幼圆" size="4">六十年代和“文革”时代对性越轨行为的严酷处理,有时竟然到了毫无人性、只有荒唐的程度。它连人之作为人,甚至作为动物的天性都一律不予考虑。它把人的一切活动都和世界观相联系,即使作为人的生理需求,肉体发育,也成了思想品德问题,年轻人成长时期的性发育现象,也要纳入道德品质的范围去衡量裁度。这里,不知制造了多少荒诞和残酷的人生悲剧。 </font></p>
<p align="left"><font face="幼圆" size="4">  我们部队历史上有过战功。有个连队,在粟裕指挥的豫东战役中阻击打得漂亮,当年有过光荣称号。这个连的一班自然是英雄连队的英雄班。班长姓任,是个机枪手,有文化,人也精干。毛病是自由散漫,说话随便,属于所谓“大错不犯,小错不断”那一类。一天突然听说,任班长终于出大错了。那是有一天闲了逗笑,连里一帮光棍,少不了谈说女人,有两个战士发愁退役后找不上老婆。任班长顺手拿起一张报纸,慷慨地要给他们一人分配一个。报纸头版是中央领导人节日出面的照片,这小子一时犯愣,指着其中的两位女性首长,说:这个给你,那个给他。这下可闯了大祸。两位女性首长正凶焰万丈,连里哪敢保护他,汇报到政治部,当然要处理。组织部门的同志认为,既然有这样反动下流的思想,肯定还有其他言行,动员任班长彻底交代,彻底清理。无奈这小任只是说话随便,实在没有其他流氓行为。政策攻心思想工作,任班长终于交代他去年在军训期间曾经有过手淫。几次检查批评,终于结案。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在组织部门填写任班长的档案时,无意中我看到了任班长记录在案的错误,除了侮辱中央首长外,还有另外一条:1971年某月,不顾紧张的军事训练,在小山子洼地草丛玩弄生殖器一次。 </font></p>
<p align="left"><font face="幼圆" size="4">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想起任班长的不幸遭遇,我都不禁有一种无边的愤怒和悲凉涌上心头。那是什么年月,人活得不如一条狗。我们的单位,实在是法力无边,它全知全能到了无以复加无微不至的地步。它连这种青春期的生理现象也要管,它连这种纯粹的个人私密空间都要照亮,让每一个人的私处都无情地暴露在阳光下。有学者统计,“文革”中间,青少年的自慰率比建国初期还低了六个百分点。这一极端个人化的生理欲望,竟然也成了社会规范打击的对象。 </font></p>
<p align="left"><font face="幼圆" size="4">  任班长只有灰溜溜地回村,接着去做他的农民。改革开放以后,部队曾经找到他的那个山村,组织部门宣布给他平反。听说他外出打工,没有见人。他一个农民,无职务可恢复,无工资可补发,有什么“反”可平。 (待续)</font></p>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