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439回复:20

怎样辨认普通话中的入声字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07-30 18:16
           
                   入声字的记忆与识别


    第一、查工具书。
商务印书馆印行的《辞源》,三联书店出版的《三联字典》,以及各种版本的韵书,都是能帮助你分清字的四声的工具书,它对每一个字都注明是什么声,什么韵。
        第二、形声字类推。
凡用入声字作偏旁的形声字,大部份可类推为入声字。如:
可类推:绌、黜、茁、屈、窟、倔、掘、崛等;
可类推:握、渥、喔、幄等;
可类推:百、伯、柏、拍、帛、泊、珀、迫等;
可类推:腹、馥、覆、蝮、鳆等;
可类推:洽、恰、答、塔、鸽、蛤、郃等;
可类推:格、恪、胳、洛、络、貉、骆、烙、略、珞、落等;
可类推:葛、喝、渴、偈、遏、歇、褐、羯、蝎、揭、碣、谒等;
可类推:鸭、狎、押、钾、呷、匣等;
可类推:喋、蝶、谍、牒、堞、蹀、碟等;
可类推:佛、拂、咈、怫、艴等;
可类推:滴、镝、摘、敌、适等;
可类推:活、括、刮、聒、鸹等;
可类推:僻、癖、霹、壁、璧、劈等;
可类推:福、副、幅、辐、蝠等;
可类推:汲、吸、趿、笈、级、圾等;
可类推:朔、刖、膝等。
    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大家可自行归纳。不过此法并非万无一失,如是入声字,以它作偏旁的摸、膜、漠、寞、幕、蓦是入声字,而同样以它作偏旁的模、谟、馍等却是平声字,这就需要硬记了。
    第三、背诵入声字做韵脚的诗词
    如背诵陆游的《钗头凤》可以掌握恶、薄、索、错、落、阁、托、莫八个入声字;
    背诵柳宗元的《江雪》、岳飞的《满江红》和毛泽东的《忆秦娥·娄山关》可掌握“绝、灭、雪、歇、烈、月、切、缺、血、阙、咽、铁、越”等十三个入声字;
    背诵杜甫《北征》和《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这两首诗包括入声韵字一百二十个,去除重复的也有近百字。
    第四、按地域区分
    现代江浙、福建、广东、广西、江西等处都还保存着入声。北方也有不少地方(如山西、内蒙古)保存着入声。湖南的入声不是短促的了,但也保存着入声这一个调类。
    如果你的方言里是有入声的(譬如说,你是江浙人或山西人、湖南人、华南人),那么,问题就很容易解决。在那些有入声的方言里,声调不止四个,不但平声分阴阳,连上声、去声、入声,往往也都分阴阳。像广州入声还分为三类。这都好办:只消把它们合并起来就是了,例如把阴平、阳平合并为平声,把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合并为仄声,就是了。
    北方的大部分和西南的大部分的口语里,入声已经消失了。北方的入声字,有的变为阴平,有的变为阳平,有的变为上声,有的变为去声。就普通话来说,入声字变为去声的最多。其次是阳平;变为上声的最少。 西南方言(从湖北到云南)的入声字绝大部份变成了阳平。
    如果你是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的人,那么,入声字在你的方言里都归了阳平。这样,遇到阳平字就应该特别注意,其中有一部分在古代是属于入声字的。至于哪些字属入声,哪些字属阳平,就只好查字典或韵书了。
    如果你是北方人,那么,辨别平仄的方法又跟湖北等处稍有不同。古代入声字既然在普通话里多数变了去声,去声也是仄声;又有一部分变了上声,上声也是仄声。因此,由入变去和由入变上的字都不妨碍我们辨别平仄;只有由入变平(阴平、阳平)才造成了辨别平仄的困难。我们遇着诗律上规定用仄声的地方,而诗人用了一个在今天读来是平声的字,引起了我们的怀疑,可以查字典或韵书来解决。
    注意,凡韵尾是-n-ng的字,不会是入声字。如果说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来说,aieiaoou等韵基本上也没有入声。

                  入声字辨别规律
  (一)凡bdgjzhz六母的第二声字,都是古入声字。
   (二)凡dtlzcs等六母跟韵母e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
   (三)凡kzhchshR五母与韵母uo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
   (四)凡bpmdtnl七母跟韵母ie拼时,无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
   (五)凡dghzs五母与韵母ei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
    这些没有明显规律的入声派平字一般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来自象形或会意等造字法,如""字,所以感觉没有规律。二是古今读音发生了变化,如"",本是从""得音,《史记》里的《滑稽列传》正读是要读"gu,ji"的。还有""""""""等。在一个就是字型简化变化的原因。如""字本来是从""得音的,写做"",简化后才成""的。所以要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那么这些所谓"没有明显规律"的字就几乎都有规律了。当然也肯定有一些个别现象,没有个别也是不现实的。
   (一)在现代汉语里,凡是是鼻音(-n -ng)的都不会是入声字。因为入声字在其韵尾-b-d-g逐渐变化脱落后,不可能又加上一个辅音韵尾。入声字发展到今天只可能是开音节。
   (二)现代汉语里,以bdgjzzh等不送气塞音为声母的阳平字都是入声。这是因为现代汉语阳平声字的来源有二,一是古时的浊音平声字,一是古时的部分入声字。古浊音字在现代汉语里已全部变成清音。其中平声塞音字变为送气音,仄声的塞音变为不送气音。显然,根据浊音清化平送仄不送的音变规律,古浊平声字在现代汉语里进入阳平后,其声母只能是送气音,这也就是说,以不送气为声母的阳平字只可能是古入声字了。如鼻、薄、白、毒、笛、独、国、决、昨、识等。
    (三)在现代汉语里,韵母为的卷舌音(即读 zhuochuoshuoruo的字)基本上是古入声字。在现代汉语里以uo为韵母的字有两个来源,一是古入声字,一是非入声字。那些非入声字在现代汉语里都没有变为卷舌音,也就是说,以为uo韵母的卷舌音都是从古入声字变化来的。所以我们碰上如"拙、桌、说、弱"等字,就可以判定为入声字了。
   (四)现代汉语里以ue结尾的字基本上都是入声字。因为现代汉语的ue韵字,绝大部分来自古入声字,来自非入声韵的比较常见的字有"瘸、靴、嗟"三个。所以对于"虐、略,绝、雀、雪、月等ue韵的字,很容易判断为古入声字。
        (五)现代汉语里,以mnl为声母的字,在阴平、阳平、上声里一般都不是古入声字,而在去声里则可能是入声字,因为mnl 三个声母在古时属于次浊音。古时次浊音入声字在现代汉语里都归到去声里了,所以我们碰到"麻、马、泥、米、乃、牛"等字,就可以判定不是入声字了。
具体如下:
   (一)凡bdgjzhz六母的第二声字,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b:拔跋白帛薄荸别蹩脖舶伯百勃渤博驳。
    d:答达得德笛敌嫡觌翟跌迭叠碟牒独读牍渎毒夺铎掇。
    g:格阁蛤胳革隔葛国虢。
     j:及级极吉急击棘即脊疾集籍夹夹嚼洁结劫杰杰竭截局菊掬橘决诀掘角厥橛脚镢觉爵绝。
    zh:札扎扎铡宅择翟着折折蜇轴竹妯竺烛筑逐浊镯琢濯啄拙直值殖质执侄职。
     z:杂凿则择责贼足卒族昨。
   (二)凡dtLzcs等六母跟韵母 e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例
    de:得德。
    te:特忒慝螣。
    le:勒肋泐乐埒垃。
    ze:则择泽责啧赜笮迮窄舴贼仄昃。
    ce:侧测厕策策册。
    se:瑟色塞啬穑濇涩圾。
  (三)凡kzhchshR五母与韵母uo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例
   kuo:阔括廓鞹扩。
   zhuo:桌捉涿着酌浊镯琢啄濯擢卓焯倬踔拙斲斫斮鷟浞梲。
    chuo:戳绰歠啜辍醊惙龊婼。
    shuo:说勺芍妁朔搠槊箾铄硕率蟀。
    ruo:若鄀箬爇蒻。
  (四)凡bpmdtnL七母跟韵母ie拼时,无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只有「爹」ㄉㄧㄝ字例外。例如:
       bie:鳖憋别蹩瘪别。
       pie:撇瞥。
       mie:灭蔑篾蔑蠛。
       die:碟牒喋堞蹀谍鲽跌迭瓞昳垤耋绖咥叠。
       tie:帖贴怗铁餮。
       nie:捏陧聂镊臬闑镍涅蘖孽啮啮。
       l ie:列冽烈裂洌猎躐捩劣。
   (五)凡dghzs五母与韵母ei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dei:得。
      gei:给。
      hei:黑嘿。
      zei:贼。
      sei:塞。
   (六)凡声母f,跟韵母ao拼合时,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fa:法发伐砝乏伐阀罚发。
     fo:佛缚。
   (七)凡读ue韵母的字,都是古入声字。只有“嗟”jue,“瘸”que,“靴”xue三字除外。例如:
      ue:曰约哕月刖玥悦阅钺乐药耀曜跃龠钥钥瀹爚禴礿粤岳岳鸑軏。
    nue:虐疟谑。
     lue:略掠。
     jue:噘撅决抉鴃诀玦掘桷崛角劂蕨厥橛蹶獗噱臄谲鐍珏孓脚觉爵嚼爝绝蕝矍 攫躩屩。
     que:缺阙却怯确榷壳悫埆确阙鹊雀碏。
     xue:薛穴学雪血削。
  (八)一字有两读,读音为开尾韵,语音读iu韵尾的,也是古入声字。例
   读音为e,语音为ai的:色册摘宅翟窄择塞。
   读音为o,语音为ai的:白柏伯麦陌脉。
   读音为o,语音为ao的:薄剥摸。
   读音为uo,语音为ou:肉粥轴舳妯熟。
   读音为u,语音为iu:六陆衄。
   读音为ue,语音为ao:药疟钥嚼脚角削学

   附 古汉语入声字现代汉语读平声的常用字表
   古汉语入声字现代汉语读阴平的常用字表
  A
  B 八、捌、剥、逼、憋、鳖、瘪(瘪三)、拨、钵
  C 擦、插、拆、吃、出、戳、撮
  D 答(答应)、搭、滴、跌、督、咄
  F
  G 疙、胳、鸽、搁、割、骨、刮、鸹、郭、聒、蝈
  H 喝、黑、嘿、忽、惚、淴、唿、豁
   J 击、迹、唧、积、屐、绩、缉、激、夹、浃、疖、结、接、揭、掬、鞠、撅
  K 磕、瞌、哭、窟
  L 邋、勒、捋
  M 抹、摸
  N
  P 拍、劈、霹、撇、瞥、朴、泼、泊、扑、仆
  Q 七、戚、嘁、槭、漆、掐、切、曲、蛐、屈、缺、阙
   S 撒(撒手)、塞(瓶塞儿)、杀、刹(刹车)、失、虱、湿、叔、淑、刷、说、缩、朔
  T 塌、剔、踢、帖(服帖)、贴、凸、秃、突、托、脱
   W 挖、屋
   X 夕、汐、矽、吸、昔、惜、析、淅、晰、息、熄、悉、蟋、锡、膝、蜥、瞎、歇、蝎、楔、
   Y 压、押、鸭、噎、一、壹、揖、约、曰
   Z 匝、咂、扎、摘、汁、只(一只)、织、粥、拙、卓、桌、涿、捉、作(作坊)


    古汉语入声字现代汉语读阳平的常用字表
   B 拔、跋、白、薄、雹、鼻、荸、别、蹩、勃、渤、博、搏、膊、帛、泊、驳、伯、箔、舶
   C
   D 达、得、德、狄、荻、迪、的(的确)、涤、敌、嫡、笛、籴、迭、谍、堞、牒、碟、蝶、 叠、毒、独、读、渎、犊、黩、夺、度(忖度)、踱、铎
   E 额、
   F 乏、伐、筏、罚、阀、佛、弗、怫、拂、伏、茯、服、幅、福、辐、蝠
   G 轧(轧帐)、阁、格、蛤、革、隔、嗝、膈、葛、国、掴、帼
   H 合、盒、颌、核、涸、阂、閤、阖、貉、囫、斛、滑、搳、活
   J 及、汲、级、极、吉、即、亟、急、疾、嫉、棘、集、瘠、藉、籍、荚、颊、嚼、孑、节、杰、劫、洁、诘、捷、竭、截、睫、局、菊、决、诀、抉、觉、、珏、绝、倔、掘、崛、厥、獗、镢、蹶、爵、嚼、攫、孓
  K 壳、咳、
  M 没、膜、
  P 枇、濮、璞
  S 勺、芍、杓、舌、十、什、石、识、实、食、拾、蚀、孰、塾、熟、赎、俗
   X 习、席、袭、媳、檄、匣、侠、峡、狭、硖、辖、胁、协、挟、穴、学、噱(噱头)
   Z 杂、砸、凿、责、则、泽、择、贼、扎(挣扎)、轧(轧钢)、闸、铡、宅、翟、着、折、哲、蜇、蛰、辄、辙、执、 直、值、殖、侄、职、妯、轴、竹、竺、烛、逐、灼、酌、茁、镯、啄、琢、卒、族、足、昨

 

最新喜欢:

一叶轻舟一叶轻舟
沙发#
发布于:2008-07-30 18:32
<font size="5">沙发!!斑竹老师的学养,令半闲钦佩!</font><img src="images/post/smile/dvbbs/em218.gif" /><img src="images/post/smile/dvbbs/em218.gif" />
能得未曾有 知无从始来
板凳#
发布于:2008-07-30 21:12
<p>板凳!!</p>
<p> </p>
<p>第一次见可以这样分入声字,谢谢,下载,好好学,学不会,就死搬硬套。</p>
<p>再谢!</p>
饥则食,困则眠;热取凉,寒向火。
地板#
发布于:2008-07-31 00:01
<p><strong><font face="黑体" color="#993300" size="3">    哇!常用入声字1300多,入平就有600多,楼主也明确了:“现代汉语(普通话)没有入声。”,既然在大多数汉人(70 0/0以上)使用的语言中没有入声,如果仅仅学会辨认却没得“念”又有何用呢?是不是只用于写旧体诗填古代词呢?还是作为标尺量度他己之作有无合规出律?</font></strong></p>
<p><strong><font face="黑体" color="#993300" size="3">    现代汉语中入声消亡,从元代就开始了,并非谁“乎悠”的结果,语言声调简为四声,乃是好事,入声“复辟”的可能性为负无穷。粤语九音,多为沉促,音感也不觉特别悦耳。看来语言文字仍有必要进一步改革、进化。</font></strong></p>
<p> </p>
4楼#
发布于:2008-07-31 02:51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长梦长空</i>在2008-7-30 16:01:23的发言:</b><br/>
<p><strong><font face="黑体" color="#993300" size="3">    </font></strong><strong><font face="黑体" color="#993300" size="3">粤语九音,多为沉促,音感也不觉特别悦耳。看来语言文字仍有必要进一步改革、进化。</font></strong></p>
<p> </p></div>
<p><font size="5">此论不敢苟同。正因为声调多,才使得广州话抑扬顿挫,韵律和谐。保留广州话的语言美,与推普并不矛盾。</font></p>
5楼#
发布于:2008-07-31 03:34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四三居士</i>在2008-7-30 18:51:08的发言:</b><br/>
<p><font size="5">此论不敢苟同。正因为声调多,才使得广州话抑扬顿挫,韵律和谐。保留广州话的语言美,与推普并不矛盾。</font></p></div>
<p><strong><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993300" size="4"><font size="5">   同样难以苟同,语言抑扬顿挫,韵律和谐,不取决于声调多少,主要是看文章水平、情感、节奏、声量重轻高低和诵读技巧功底。此外,语言美不美,也与是否“普”“广”无关,君不闻粤语粗口贼X级难听?</font></font></strong></p>
<p><strong><font face="楷体_GB2312" color="#993300" size="5">    此处的砖瓦金玉共存且和谐,感觉好极了!谢四三居士版主!谢粤海知青网站!</font></strong></p>
6楼#
发布于:2008-08-01 10:41
<p><font size="4">保留入声字,保留平水韵和按照近体诗词格律使用它们与采用新韵且不安近体格律作诗填词,其实并不矛盾。关键是命名,还是不要新旧混淆的好。</font></p>
<p><font size="4">前人也有在不按格律作诗而立“古风”一说,今人若有不按格律作诗者,何不来个“今风”或“新风”之名以冠之?</font></p>
能得未曾有 知无从始来
7楼#
发布于:2008-08-01 17:42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半闲</i>在2008-8-1 2:41:23的发言:</b><br/>
<p><font size="4">保留入声字,保留平水韵和按照近体诗词格律使用它们与采用新韵且不安近体格律作诗填词,其实并不矛盾。关键是命名,还是不要新旧混淆的好。</font></p>
<p><font size="4">前人也有在不按格律作诗而立“古风”一说,今人若有不按格律作诗者,何不来个“今风”或“新风”之名以冠之?</font></p></div>
<p><font size="5">同意。</font></p>
8楼#
发布于:2008-08-01 17:59
<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_GB2312;"></span> <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_GB2312;"><font size="5">很有用。收藏了。</font></span><br/>
william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9楼#
发布于:2008-08-07 21:35
多谢大哥赐教,令小弟耳目一新,谢谢! <br/>
上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