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99回复:0

知青岁月 (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11-22 18:00

图片:p10.jpg



(作者與部分知青的合影)
  因山路難行,那天,團裏的汽車把大米拉到地勢較平坦的一連後,便電話通知我連派人前去把米運回駐地。於是沙場點將,連長點了包括我在內的十幾名男女知青前往一連運米。我們拿著鐵桶、繩子、扁擔等工具於早飯後便上路了。
 有道是:秋天的雲,少女的心。去程時天清氣爽,到埗後卻風雲突變下起了滂沱大雨。為了不讓大米淋濕,無奈之下等雨稍停,我們只能拿著所帶的工具,頭戴笠帽原路折返了。
 過了黎族村寨,我們必須趟過一條橫斷公路的河流。為了方便人畜行走,連接兩頭的部分公路被當地的村民用碎石墊高了河床。平常行走時,河水也只過小腿。但這次由於雨勢特大,導致山洪暴發。橫衝的河水已及腰際!
  被洪水擋著去路,大家只能望水興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眼看大雨又要來臨。於是我自告奮勇,第一個用扁擔頂著身軀,試探性地向河的對岸摸索前行。
  由於河水混濁,無法看清腳下的情況,突然一腳踏空,我的身體頓時失去了重心,被猛烈攔腰而來的洪水一下沖進了沒頂的河床!
緊接著在河底喝了兩口水,腦中第一時間閃現的是:唉呀,今天可能要命喪於此了!求生的欲望使我奮力從河底躍出水面。自小就深懂戲水的我,怎麽也無法展平了身軀在河面博水,只能像根冰棍似的豎直著身子任憑洪水推向下遊!有道是欺山莫欺水。有生以來我第一次領略了山洪的威嚴與無情!
與我一齊同行的知青們,此刻只能站在岸上驚惶失措地目送著我載浮載沉的隨波逐流,當時這陣勢,那怕是遊泳健將下去也只能與我同一命運!
 手指般粗細的小樹被洪水沖得搖搖擺擺,剛用雙手抓實,卻是連根拔起!心一虛,又被沖落十幾米!時間就是生命!我清楚地知道,一旦撞到河床裏的大石或樹枝就一切都完了!
 似乎上天可憐我是個入世未深的少年罷,不忍心就此結束了我短暫的生命。慌亂中我看到前面的河岸上有一樹斜身橫生,樹幹緊貼水面似是上帝之手!一瞬間來到它的前面,像絕望中的孤兒見到了救星,我死死地抱住了它的軀體,生怕這一線生機會稍縱即逝似的。我用盡吃奶的氣力一個翻生跨上了它的身上。
 在順著樹幹下到地面後,這一刻我才真正體會到生命的可貴,感受到了上帝始終還未離我而去!

P7

图片:p9.jpg



(知青:許彩燕)
 雨過天晴,枯木裏長出了木耳、靈芝。殷紅的小花開遍了山林荒野,那是海南特有的五指山參。據說這種山參能補身,於是連裏的幾位男知青就利用休息日挖了二十幾條參,放在鍋裏加水煮成“補品"喝了。结果,集體足足拉了几天的肚子!
山野的生活雖苦澀,奈何少年的情懷總是詩!趁著風雨過後出彩虹的日子,相約好友許彩燕上山採擷木耳、磨菇等山珍。深谷密林之中留下了二行長長的腳印和一串脆鈴般的笑語歡聲!
P8

图片:p8.jpg



               (作者本人)
  知青點的生活異常枯燥單調。白天除了繁重的體力勞動,夜晚根本就沒有娛樂活動。處於好動的年齡段,我們渴望能補充到精神的營養。但每當夜幕降臨時,女知青多數在洗滌衣服,或在油燈下縫縫補補。男知青要麽打下撲克,要麽三五知己聚在一起天南地北的聊個夠。如果衣服破了,他們也懶得補,幹脆用小繩綁著就算了。所以當你外出勞動時,見到男知青所穿的衣服顯擺著幾個繩疙瘩,你就會知道那是穿了洞的地方!
  其實,只要有年青人的地方,就不會永遠是一潭死水的。他們高興時會哼哼小調,情之所至就亮二嗓子粵曲選段。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女知青李偉榮自唱自跳的〈大刀舞〉了。她借助女宿舍裏幾張並排的床作為舞臺,手執衣架算是提了大刀。高唱:“大刀一一向"!一個烏雲蓋頂準備弓步亮相,不曾想那衣架卻死死地鉤住了她的頭發!情急之下怎麽也無法解脫。使得觀賞的知青們笑了個前仰後翻。在密林深處的這一角落,我們年輕的群體就是以這種形式,編排了他們那苦中帶甘的歡樂時光!
為了度過百無聊賴的夜晚,及在好友洪烱的啟迪下,我終於下定決心寫信給家裏,幫我買了把小提琴寄到農場來。於是,我開始嘗試著走進這曼妙的音樂世界,讓山泉河流伴著柔美的琴聲在工餘閑時為我訴說衷腸,使心靈的音律得以升華、得以延伸。
P9

图片:p7.jpg



(知青:程芝蓉)
  離我們下鄉到農場將近一年的197175日,這是個我們連隊所有知青永遠都無法忘卻的日子。在之前的好幾天,這裏一直都下著傾盆大雨。老天板著個黑面孔,不停地用電鞭抽打著蒼涼的老林!
入夜後,風聲、雨聲,催使人們早早就鑽入了被窩裏,於半夢半醒間傾聽那大自然特有的交響樂。
雨越下越大,水庫裏的水位不斷上漲!眼看水位就要漫上堤壩了。半夜時分,當地值班的黎族村民提著馬燈氣喘喘地跑到我連的連部,要求連長帶領全體隊員前往水庫搶修水壩!
  連長在聽了來人的請求後,腦際在飛速地運轉:派人去搶修吧,那要冒天大的險,甚至有可能搭上隊員的生命。不去吧,又恐當地村民說我們於危難時不伸出友誼之手,見死不救!
  正所謂急中生智。連長突然想出了一個無法辨駁的理由去力挽這一進退兩難的局面。他對來人說:“好吧,我們馬上召開黨支部大會,統一思想後再報請團部批復。如無意外,我們很快就會派人前去搶險的了。你先回去等我們的消息吧!"這一化解千鈞之力的招數,事後我們全體人員都為連長豎起了大拇指!我們相信,那個打往團部請示的電話,是永遠都打不通的。他,就是神明,就是我們的救世主!
不出連長所料,不到三個時辰,這座依山截流的大型水庫終於全線崩堤了!
 崩堤後的水庫,一瞬間像條發瘋了的銀龍似的,夾帶著滿腔屈辱和怒火直沖向我們的知青點!看其來勢兇兇的樣子,仿佛要把我們年輕的生命全部吞噬了。沉睡中的兵團戰士還不知大禍即將臨頭了喲! 然而,冥冥中似乎早有定數!幸虧當初我們把宿舍建在了品字形的山頭上,故而得以逃過了這一劫!
  呑噬不到我們,銀龍咆哮著沖向下遊。原本二十幾米寬的河床,經過它瘋狂的蹂躪之後變了上百米寬!。天亮起床後我們走出宿舍一看,眼前的情景把我們嚇了一跳。無數的巨型大石不知從何處被推到了河中。深淺不一的水窩裏塞滿了各種淡水魚,只要用鐵桶一瓢便是滿滿一桶的河鮮。那陣子吃的魚太多,以至很長一段時間,一說到吃魚我們就反胃!
其時正值全團開荒大會戰,沿河下遊的知青點,有幾位知青因這次水庫崩塌而犧牲了年輕的生命。其中有二位湛江的知青犧牲時才年僅16歲啊!他們用自身的熱血,譜寫了一首壯麗的青春之歌!事隔幾十年之後,我們每次重返當年的農場時,都會自發地到他們長眠的地方,去拜祭那些令人愐懷的英靈!
P10

图片:p6.jpg



     (十九團宣傳隊的部分隊員)
 在水庫崩塌後不久,我和李天樂,洪烱,謝木水,謝佩銀,胡瓊香等幾位知青,被抽調到團部組建的宣傳隊了。
脫離了艱辛的體力勞動,整天跳跳唱唱的,日子倒也过得多姿多彩。
但世事變幻無常,人生旅途並不平坦。有些事情的發生,往往是在毫無徽兆的情勢下突發而至的。記得那年正流行八個樣板戲,我們宣傳隊的幾位骨幹,在隊長的帶領下到縣文工團學習及排練好了一臺拿手好戲,準備前往二十團與本師的同行切磋匯演。
  風雲際會,當晚前來觀賞的知青與民眾人山人海。本隊出場表演的是大家都熟識的樣板戲:李玉和怒斥鳩山!李玉和由洪烱扮演,鳩山由李天樂扮演。當二名憲兵把剛受刑完畢的李玉和押上場後,鳩山便聲嘶力竭地叫道:“快把密電碼交出來!"按劇情,此時李玉和應舉拳怒斥鳩山。怎知當李玉和見到平時愛搞笑的鳩山那晚的化妝特別趣怪,竟忍不住沖口大笑了起來!臺下一片驚訝,觀眾開始議論紛紛。臺上演員自知闖禍,急急謝罪,再重新把李玉和押上場。再笑,再謝罪!再押上場,再笑!至此,戲是無法再演下去了。帶團的鄭幹事慌忙上臺向觀眾表示歉意。說了一通道歉的說話之後,便草草收兵回朝!
 在那個以政治掛帥的年代,這“三笑鳩山"可算是一起政治事故了!回團後我們心懷不安地等待著暴風雨的到來。然而,事件又一次出現了峰迴路轉的契機。鄭幹事在黨委會上把責任全攬上了身,加之我們當時年紀還小,於是團黨委決定免除我們的處分。但宣傳隊卻因此而遭遇了解散的命運!
   

廖明輝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