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79回复:0

知青歲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11-10 15:03


 不知何故,每當我執筆起來寫這篇知青歲月的時候,心潮總是異常澎湃!盡管穿越這段時光隧道只是短短的二年多時間,但它卻給我的人生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印記!也許是那段經歷太過沉重了吧,以至那時我們幼嫩的心靈幾乎無法承載它的重量!生活如同希臘神話中的潘多拉盒子一樣,在充滿好奇與求知的心理驅使下,我們試探性地揭開了它神秘的蓋子。於是,我們看到了苦難、艱辛和祈盼。而在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及血與火的洗禮之後,我們似乎也朦朧地看到了劫後餘生的那線新的希望!

图片:p1.jpg



    (左起:作者與李天樂)    
1     969年我初中畢業了。說得難聽點是小學畢業了!因從66年上初一的三年時間裏都在搞文化大革命運動,基本就沒上過課。只是69年復課不到幾天,我們就半生不熟的領了畢業證,算是完成了初中學歷。

因不獲分配上高中,社會上又覓不到工作,故上山下鄉除了是響應時代的召喚外,似乎這也是我們這一代畢業生唯一的出路了罷!19707月,我相約幾個少年時代的好友一一李天樂、洪烱、梁平、許彩燕(蓮娣)等一起,頂著滿腦子美麗的泡泡夢奔赴海南島軍墾農場去了。
這是臨行前,與好友李天樂在公園的留影。我人生的故事就是從此刻開始的!那年我只有16歲。

图片:p4.jpg



(六連的部分知青)
和我一起的上千名知青,還有退伍兵及他們的家屬,被分配到了海南樂東縣福報農場。那是個新成立的場。確切地說,我和其中一百多名兄弟姐妹,是被分到了當時號稱: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三師十九團六連了。在家鄉時,我們的靈魂就是被這軍綠色的外表深深地吸引過來的!
到了目的地,當我們把行囊從大卡車上卸下來的時候,呈現在我們眼前的,竟是一片荒無人煙古木參天的原始森林!沒有住房,只能擠身於幾間當地農民之前在此維修水庫時臨時搭建的一些A型茅寮之中。沒有門窗,內裏只有幾根木丫支撐起來的所謂床架。我們意識到:這個陌生荒涼的原始之地,就是我們未來的新家了!
        豐潤多姿的理想與骨感異常的現實,無情地把我們當初的狂熱一下冷卻到了冰點!面對這冰火兩重天的差異,女知青和著眼淚與哭泣,男知青抱著無奈與失望,在遙遠的天涯海角裏,驚恐地渡過了我們出徵後的第一個難忘的夜晚!

图片:p3.jpg



(左起:陳惠琳,陳惠芳)
為了改善居住環境使大家能安心下來,我們開始的首項工作是上山伐木蓋房子。房頂用山上割下來的茅草編織成片狀蓋頂,牆身用稀泥伴著碎茅草糊在橫間的木條之上。短短的時間裏,我們竟然把房子建在三座成品字形的山坡上了!女知青、男知青、家屬宿舍各佔一個山頭。這些雖不是什麽紅牆綠瓦的房子,但它畢竟是能遮風擋雨,並能使我們的心靈得以慰藉的居所啊!


宿舍的旁邊是一條小河。離宿舍後面幾百米處是當地農民修建的一座大型水庫,依山儲水,堤壩朝著我們宿舍的方向。有時我們三五知己在晚飯後也會到水庫的堤壩上散下步,一覽大自然的美麗風光,借此暫且忘卻了那些盤居於我們頭腦裏的揮之不去的煩惱!

图片:p2.jpg



(六連的部分知青準備上山開荒)
一切準備就緒,戰鬥開始打響!一聲令下:向荒山要橡膠! 於是千軍萬馬奔向連綿的叢林戰場!砍樹一一任憑它倒在地上讓烈日把它曬幹。燒杷一一放把火將漫山遍野的幹樹燒成灰做基肥。 開墾荒地一一在山坡上挖出寬1.8米,內斜15度的環山帶。每隔3.5米挖一個80x80x60公分的橡膠窩,用以日後栽種橡膠苗。
我們每天每人要完成挖五個橡膠窩連環山帶的任務。可別小看了這五個膠窩的數量,你得從早到晚花大力氣,流大汗才能勉強完成任務。如遇小石地,樹根多的地帶,說不定你一天還挖不到三個窩呢!
說到上山開荒,不得不提海南山林裏的山螞蝗了。細長的身軀像火柴棒般長短。平常靜靜地蜷縮在雜草叢中,一但有人畜經過,它便會快速地粘附在你身上,用那帶有麻醉功能的吸嘴慢慢地吸吮你的鮮血,直至吸飽得像大拇指般粗時它才離棄你的軀體!我們大夥百份百的都領教過那小東西的厲害。在遠離親人的異土他鄉,似乎只有奉獻我們的體力與鮮血來祭祀那無形的精靈,我們才可以在此安身立命了!
夏天,海南的氣候特別熱,再加上雨天把剛長出的菜苗全打爛,我們經常面臨著不但沒菜吃,而且營養也嚴重的得不到補充的窘境!要知道我們正值青春期,正是發育與長身體的關健時刻呵!
所吃的大米基本是碎米,有時還夾著沙粒。沒菜吃的時候,就只能從炊事班裏領回一匙面醬。或者就和著家裏寄來的豬油或白糖當下飯的菜吃了!遠方的父母喲,你們是否想像得到平常在家被你們寵慣了的兒女們,此刻在接受再教育的紅爐裏,是經受了怎樣殘酷的千錘百煉的麽?
由於水土不服,不到一個月,女的開始雙腳長水泡、男的雙腿內側生癬了。勞作時,汗水浸泡到患處那是錐心似的癢痛!都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面對這般景象,你難道還會懷疑:這不是上蒼在無情地折磨著我們苦難的靈魂?!

图片:p5.jpg



(知青:王劍平)


我們六連的所在地四周荒蕪,人跡罕至。唯獨離我們幾公裏外有一黎族的村寨,正好座落在我們去團部時的必經之路。我們初到貴境時,此地還十分原始。男人腰間常別著砍刀以方便勞作。女人臉上刺著各種圖案的刺青,她們下穿桶裙,上穿不繫鈕扣、不配內衣的開胸衫。男女均喜好咀嚼檳榔。刀耕火種,民風淳樸。他們對我們漢人都十分友善,只是礙於語言故彼此少有溝通。但文明與原始的微妙交融,卻又每每生動地譜寫出許多漢、黎兩族友好與和諧的動人贊歌!
待续
廖明輝
游客

返回顶部